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一百七十三章 有遮

    银色的月光轻轻照在落日州华城公寓楼四楼房间外。

    这是一间格局并不大装修却有些精致的小套房许乐躺在软绵绵的大床上觉得口干舌燥头晕目眩身体每个毛孔里都在往外蒸腾着酒精的味道。

    房间内一片黑暗一具光滑火热弹嫩的身体压在他的身上女孩儿穿着一件短睡裙内里不知道可有什么布帛。

    淡淡一些光线透过落地玻璃洒入房间内将女孩儿**的锁骨处映出一弯迷人的阴影阴影中间是细细的布带似乎用一根手指便能挑断。

    许乐困难地往上挪了挪身体小腹部恰好抵住一片柔润他的双手下意识顺着女孩儿膝头往上滑去抚过丝绸般的肌肤有些笨拙而炽热地轻轻揉弄对方浑圆的臀部。

    有力的双手每一次用力地揉弄总能让怀中的女孩儿轻嗯一声他脑中的晕眩感觉更增一分。

    “露露你是哪里的人?”许乐有些迷糊地抱紧了她在她耳边沙哑问道。

    “类江人。”露露吐气如丝手指早就顺着他**坚实的胸膛滑了下去轻轻地划着圈。

    本应极痒但许乐已被酒精麻醉的丧失了绝大多数感观能力只觉得抱着一团火心里也有一团火习惯了抠动扳机的手指笨拙地机械揉动着指尖偶尔掠过女孩儿裙下臀间的布条喜悦的身体微颤……但这团火始终找不到泄的渠道。

    露露骑在他的身上坐了起来窗外有月有树影斑驳暗淡遮在她的上半身模糊里透着一种妩媚的美。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将一边的肩带轻轻放下露出半边浑圆的嫩肉抓着许乐的手轻轻放了上去然后轻轻摆动腰肢隔着衣料做着**的摩娑。

    上一次经历男女之事仿佛已是无数万年前的事情了那是一次严重打击自信心的失败遭遇虽然美好但只关乎精神在身体感观方面是一塌糊涂石头在火里烤了这般多天蕴了这般多火忽然遇见一个职业而动情的女子马上开始熊熊燃烧。

    手中盈指的柔嫩触感身上传来的醉人肉感许乐神思恍惚看着天花板上的月光树影更加恍惚竟觉得那些斑驳的影子在露露洁白的身子上开始迅飘移起来旋转的越来越快。

    “我想吐。”

    露露愣了愣掩嘴一笑翻身下床端来一个大盆搁在床边扶着他的身体向下仰着然后轻轻拍着他的背就像真是一个温柔亲贴的姐姐般。

    吐完了漱了口房间里灯光亮起许乐觉得光线有些刺眼下意识里眯起了眼睛又抱住了她沉默片刻后再次翻身上床上下求索女孩儿身体的美妙粗励的手掌与纤敏的突起不时摩擦正将**时他忽然又停止了动作含糊不清带着丝怅悔惘然说道:

    “我还想吐。”

    晚间七组聚餐喝了酒在夜总会喝了酒去夜市喝啤酒大聚会时更是不知道喝了多少。金碧辉煌将周边的三号全部调光才将将满足了这些军官借酒以压制或挑动某些情绪的要求而许乐一个人至少就喝了四瓶。

    就算是李匹夫或者封余这般喝法大概也是必挂。许乐在很多方面确实不是一般人一般不是人但面对着酒精极为公平的杀伐他若不倒那真是不正常了。

    这一夜许乐基本上都在与酒后的痛苦作战他伏在露露**的大腿上抱着她弹软的腰肢吐的肝肠寸断淅淅沥沥狂风暴雨涕泪直下。

    灯光再次关闭许乐的额上覆着一条冰凉舒服的湿毛巾模糊的目光从房间内的月光树影转移到身边的女孩儿脸上右手轻轻抚摸着她的大腿内侧直觉一片冰润沙哑说道:“不好意思。”

    洗去了眼影浓妆后的露露依然漂亮只是漂亮的极为干净她眼角媚意十足地一挑说道:“以后还我?”

    清晨时分许乐从睡梦中醒来感觉身体无比酸痛喉咙干涩疼痛就像是有无数根鱼骨在那处卡着。

    他回头望去只见床上薄被凌乱露露就像个小女孩儿双臂紧紧缩在胸前睫毛轻闭如瀑般的黑洒落在她洁白的胸脯上与自己略黑的身体上。

    许乐的身体很强悍体内那些灼热的奇妙力量对于男女之事肯定没有任何帮助却可以帮助他尽快地恢复体力。昨夜的宿醉此时只留下了时不时的头痛头脑却已经回复清明。

    他静静地看着怀中的露露感受着清晰的诱人触感听着女孩儿翘鼻里时不时响起的轻鼾忍不住咧嘴一笑旋即吞了口口水有些认真又有些紧张地低下头去准备印上那对饱满红润的唇瓣儿。

    就在此时他的左眼里忽然闪过一排白色的光符这些光符不以他的意志为转移坚定而极煞风景地一直停留。

    联邦中央电脑有事情通知他但许乐来不及去看这些白色光符是什么身体猛地一僵想到另一椿事情——昨夜床上的纠缠画面岂不是全部让那个老东西看了去?将来如果和女伴亲热岂不是身边一直有一双眼睛在偷窥?

    虽然偷窥的对象只是一台中央电脑但他总觉得对方是一个老而不修的流氓。一念及此如同一桶冰水淋上脑袋他不舍地将手臂从露露颈下抽了出来抱着脑袋坐在床上片刻才开始阅读那些光符。

    联邦中央电脑通知他公寓楼外有针对他的目标出现对方无杀伤性武器无危险。

    许乐沉默地坐在床边思考了片刻后开始起身洗漱穿衣在途中给白玉兰打了一个电话让他赶来公寓楼接自己。

    不知道是水声还是身旁的温度缺失让忙碌一夜备感疲惫的露露醒了过来她怔怔地望着门口那个年轻的中校军官撑着下颌带着一丝不自然的语气如同当年在星辰会所休息室里调戏他一般轻佻一笑说道:“晚上再来?姐姐我给你封个红包。”

    许乐正在系领结的手顿了顿。回过头来瞥到她撑颌于床胸口那抹白暂的丰软从裙口间挣将出来想起昨夜醉梦中那些未曾真个**却格外真切的亲热触摸不由心跳将快面庞热嘴唇干有些羞惭地点了点头。

    ……

    ……

    许乐夹着军帽走下了公寓楼在电梯中一直低着头碎碎念着不雅的话语心中充满了些许不舍和万分不甘的情绪。

    好不容易他才在酒精和**的双重鼓励下做了决定不料最终自己的身体却生了内讧酒精催生了**却又击垮了实现**所需要的某些机能此等遭逢何等样地令人郁郁不能结……

    站在公寓楼下侧门处他眯着眼睛看着前方安静的大街和街对面的参天青树没有现什么危险还是小心地戴上了墨镜。

    他暗想既然已经判定跟着自己的人无武器无危险为什么联邦中央电脑还要提前示警自己?

    远处那辆黑色汽车正在驶来。

    许乐走出公寓楼小区站在人行道上等待心思不期然地又飘到了四楼的那个房间与情感无关只与男人二三事有关他有些疑惑地举起右臂做了个用力的动作看着军装下鼓起的肌肉块心想自己那方面的能力好像与肌肉确实不成正比啊。

    就在此时街对面的青青大树间忽然亮起一片闪光灯若无数道闪电划破了安静的街区照耀在他的身上将他这个有些滑稽的动作定格为永远。

    自数月前那椿让整个联邦激动的国民少女绯闻事件之后许乐早已经习惯了自己是名人的事实应付记者的经验也极多然而此时依然被这一片闪光灯灼的有些眼花有些心慌。

    “联邦科技进步了无数年相机越来越小为什么闪光灯还是这么大?”

    在此时他的心里很奇怪地想到了别的事情然后看着从街道对面冲过来的十几名记者脸色变得异常沉肃。

    “许乐中校请问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许乐中校这幢公寓是落日州最出名的单身女子公寓你应该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你昨天晚上是不是在这里过的夜?”

    “许乐中校麻烦你回答一下我们的问题。”

    “那好许乐中校我想请问你身为现役军官连夜不归营房是不是已经触犯了军事条例?”

    许乐沉默站在街边根本不理会这些记者的问题当黑车来到自己身前的时候打开车门钻了进去。

    记者们摇头站在街边对着手里的录音笔快地做着记录正当他们以为黑车会挟尘而去时车窗玻璃却落了下来。

    戴着墨镜的许乐望着记者们说道:“不要忘记第一宪章对公民**的保密条款。你们可以报道我但凡有一个字涉及到别的人……我会把你们的报社告到倒闭至于你们我会送你们进监狱。”

    说完这句话黑色的汽车无声无息若幽灵般驶离。

    车厢中许乐摘下墨镜沉默很久暗自想着谁会用这么幼稚无聊的手法来阴自己他们的目的又是什么?想到某些事情他的眉梢微微蹙起对前排的白玉兰说道:“打电话给利孝通。”

    ……

    ……

    (写的不顺因为不会写这方面另就是明天补考心情有些不宁。

    崇拜更俗中不过露露这一段情节是有生活的不是我的生活但保证是绝对真实的生活。

    至于写露露姐自然是有原因的你们知道我编故事的喜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