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一百七十二章 胜利的大会(下)

    都是从战场上下來的男人看过太对生死却没有谁能真的看淡生死反而更加看重难得的相遇毕竟下次相见不知何时不知在座的人又会少了几个。正因为这种情绪夜总会里的军人们放肆地饮着酒吼着歌骂着娘就在这一片热闹之中最后几名军官学员也终于赶到了聚会现场。

    最后到的是在周玉四处散坐着的军官们纷纷起身与这位毕业日军演中的指挥官笑着打招呼然后注意到他身后跟着一名西林军官两叮人长的有些相像。

    许乐站了起來张开双臂与周玉拥抱身旁的白玉兰也笑了笑他们曾经在港都工程部里就契配合工作了很长时间算得上是真正的老友。

    “周蟒我哥哥现在在西林司令部工作。”周玉那张温润可亲的脸在淡紫色的迷离灯光中依然显得那般平静他对四周的人们大声介绍然后将周箭带到了许乐的身前。

    许乐眉梢微微一挑看着这名叫做周谨的军官想到了多年以前逃离东林大区的那趟旅程沉就刹那后伸出手去微笑说道“你好又见面了。”

    周蟾看着这张朴实的面容有些吃恒地摇头感慨道:“听周玉提起过你几次最近这半年也常在电视上听到许乐这叮名字心里总觉得有些怪异但没想到居然真的是你当年古钟号上的退伍蹲坑兵如今已经变成了联邦英雄。”

    几年前许乐逃离东林大区因为收留小西瓜的缘故与西林军校的学生们生了一段冲突。事隔几年之后周寿愕然确认其人身上生了如此大的变化震惊之意十分真实。

    周玉和四周的军官们生感到有些吃惊难道这两人以前便见过?周箭自嘲所笑将当年古钟舰上生的故事简略提了一遍又引起了众人的诸多感慨他们望向许乐的目光变得更加怪异起來。

    ~许教官当年只是一个蹲蚊”兵?

    白玉兰往桌上的杯子里倒满了酒周玉赶紧说了声谢谢坐在许乐身旁低声说道:“我可能要被调到铁七师。”

    在座的军官生们大概丸杜少卿和他的铁七师都没有什么好感出自十七师的七组队员们更是如此所以周玉的声音压的极低。许乐微微一怔眉头皱着问道“你现在的编制在第一军区?”

    “是。”周业~回答道。

    “但你是西林选澡去一院的学生钟司令怎么可能同意铁七师挖你过去。”

    许乐揉了揉眉心。像周玉这样的优秀人材绝对是所有部队都想争取的对象去年在毕业日军演中杜少卿亲自下场考验周玉的战术推演能力表面上看着是在打压军官生们的气焰何尝不是另一种惜才?

    铁七师想挖周玉过去很好理解但他不能理解西林这边怎么会同意。

    周玉端起酒杯來平静的表情中带着一丝沉重低声说道“国防部直接下的合令压力太大。”

    许乐拿起手中的酒杯与他轻碰了碰一饮而尽舔了舔有些刺麻的嘴唇摇头微笑说道:“我想还是莫愁后山的意思吧铁七师确实有前途阴些。”

    周玉见他一言点出了事情的要害忍不住低头自嘲一笑仰起脖颈将杯中酒清了吐了口酒气喃喃说道“身不由己。”

    许乐与周玉平时一直有邮件联系此时也不必说太多话而且身遭那些不时來拼酒的军官们也不可能给他们太多私语的机会。

    酒过无数巡夜总会里娇俏的姑娘们根本没有什么挥魅力的机会來得一聚的军人们呼三喝四的饮着酒红着双眼讲述着自己部队在前线的经历。

    在某崖刻处战友的鲜血是何等样的红在某山林中帝国崽子工事是怎样的溃败在某某河滩处战友的身躯是如何的冰凉整个场子里充满着一种壮哉悲哉x铁血混着伤感x离歌夹着骄傲肃然的气氛。

    此地只宜烈酒x壮歌x战斗不宜红粉。

    军官们酒后纵情倾淡讲述着彼此离开基地后的人生轨迹回到各自部队拉赴前线参加惨烈的战斗许乐坐在众人正中间沉就听着听着这些曾经的学生立下的战功知道他们如今大部分人获得了晋升被酒精黄染有些开怀的心脏里很自然地生出很多骄傲满足的情绪。

    晋级最快的是赫雷这个此时喝了多酒只会傻笑的三十几岁的中校团长他的部队承担了极为沉重的任务在巫2。上面打的极苦也极漂亮。其余的军官中已经有了新团长有师部的参谋更多的是加强营的营长而且在马上就要召开的嘉奖大会后想必他们又会获得进一步的晋升。

    “赫雷你才三十出头就」已经是中校团长了还让兄弟们怎么混?”林爱把腿跷在桌子上像抱孩子样抱瓶赤珠红酒不放弄浑身酒气大声嚷叫着赫雷强行睁开快要睁不开的双眼嘿嘿笑着说道:“教官才二十几岁也已经是中校了你怎么不去问他?”

    “**谁能和那个妖怪比?”正在抓薯条往嘴里塞以压住胃中翻滚酒气的兰晓龙不屑说道:“我们这里面又没有李疯子。”

    “这话倒是。”在作“基地里便以阴酸闻名的弥塞留嘲讽望着赫雷说道:“而且我估封这次嘉奖大会你顶多得两枚勋章想要晋上校那是没什么机会了?”

    “为什么?”有一名七组队员表达自己的疑惑不解心想凭着赫雷所在自动兵团立下的战功火线晋升应该是很常见的事情。

    “很简单。”周玉微笑着插了一句话“因为我们的教官还只是个中校。七组在肥上铺网干的很漂亮按道理他应该会晋升问题是他实在太年轻而且国防部慧要顾忌一下媒体所以这次不可能轮到他。”

    “这下我不是吃亏了?”赫雷咕哝着说道忽然摇摇晃晃地站了起來一屁股坐到许乐和露露姑娘的中间抱着许乐的肩膀大声问道:

    “教官听说你把宪章局给灭了?到底是不是真的?”

    “尽瞎扯宪章局那是尸气能灭的?只不过揍了一叮宪章局的官员。”熊临鬼粗着声音回答道。

    “也很属啊!除了咱们教官谁敢揍那些王八蛋的宪章局官员。”

    赫雷瞪大了双眼大声虽叹四周的军官们的情绪也无比激昂开始拼命地拍打酒桌表示兴奋然后开始像某此动物般放肆地嚎叫着。

    许乐接了摇头懒得理会这些人的疯他眯着眼睛数了很久总觉得除了那些正在前线杀敌的家伙之外还应该少了两三个人。然而就在他问话之后场间顿时陷入了一片沉就。

    “他们两个牺牲在。奶帝国远征军的主力进行了连续十四天的反扑地面部队承受的压力太大最后他们亲自操控冲了上去阵地保住了……人却没能回來。”

    花小司低头转动着酒杯向许乐解释道:“常三也死了。就是上次在捧场卜和你较量的那个铁七师军官。”

    周玉在一旁轻声说道“听说他养好伤后从引搭运输舰來的前线刚刚归入铁七师哦。上的行动就开始好像就是第一场黄山岭狙击战的时候他被帝国人机甲轰塌的一块大石头直接埋在了山体里面身体都没挖出來。”

    许乐眯着眼睛沉就了很久想到当时自己操控着黑色像子弹一样飞舞在缓坡之上时那个骄傲而坚韧的军官巾却已经无声无息地死了或许他牺牲的地方离当时的自己并不遥远。

    他茶起满满的酒杯缓缓喝光然后揉了揉鼻子说道:“再拿一百瓶好酒。”

    满座军官俱静同时举杯整齐无比地将杯中酒一饮而光。

    夜惩会里一地狼籍一片热闹七组新队员们坐在外围抱着姑娘喝酒时不时望向那边眼里时不时闪过一丝羡慕他们羡慕老队员们和这些部队里的长官们居然能打成一片火热他们羡慕主管许乐能够得到这么多生猛人物自内心的尊敬。

    虽然他们家世不凡父辈有钱有权往日里看见团长之类的人物世不会怯但在部队里呆的久了多受军营气氛黄染总有些隐隐羡慕向往。

    “看着你天天跟着主管屁股后面跑真没想到你还在记恨他。

    从象征凑到表情复杂的锡朋身边皱着眉头说道:“算了吧虽然当初我也挺恨他可毕竟是一个部队的要没这些家伙我们只怕环」

    了多少次。”

    “我可没记恨什么。”锡朋揉着头看着不远处已然醉意十足瘫倒在女孩儿怀中的许乐恼火说道:“朋友的事儿总得帮帮再说了只不过让他闹个笑话让咱们出出当初的恶气又不会让他他少块肉?”

    “放心吧。”他有些没滋味地喝了一口酒说道:“我也是七组的人出卖战友的事情是不会做的。”

    从象征耸耸肩不再多劝什么心想也对反正自家主管身上的绯闻已经一大堆再多一出也算不得什么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