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一百七十一章 胜利的大会(上)

    宗历六十八年春夏之交,在作训基地最初的两三个月中,戴着墨镜的许乐教官和课堂上骄傲的军官学生之间,充斥着对抗敌意,双方的关系并不融洽。

    随着许乐在基地里逐渐展现出來他在机甲方面的知识程度,在操场上与两名铁七师军官大杀一场展现出惊人的近战能力,这种关系开始慢慢变化,直至毕业之前那场散伏饭,军官们轮番上前敬酒,才算是真正确定了彼此间的师生关系。

    如果仅仅是这般,日后在战场上相遇,这些联邦重点培养的梯队军官们见着他,大抵也只会点点头,行个军礼,问声好罢了,绝不会像此时表现出來的这般敬畏。

    但在接下來的日子里,军官生们逐渐现,这个年纪轻轻的中校军官,竟是联邦机甲第一强者,在卡琪峰顶战胜了李疯子,被元帅大人亲召入伍的牛人

    研制成功”机甲,掀翻科学院院长,传闻麦德林的死和他有关系呃,国防部长家的未來女婿,国民少女简水儿不清不白的绯闻对象,如此总总,许乐在联邦之中已经绽放过诸多光彩,他的來历背景及履历,已经有了足够多令军官学生们敬佩的理由二

    但敬佩不是敬服,更不是敬畏。

    军官们佩且服之,直至最后自内心畏其行其心,真正关键的点是毕业日军演。

    那一日,许乐站在被羞辱为废物的军官生们身前,直视杜少卿,B的这位联邦名将,铁血师长硬是没能成飙,他带领着众人于寂宾岭清晨军演放手一战,最后潇洒破营,让所有人的骄傲能够继续。

    经此一役,作“基地坚的受壬军官们,无论他们再如何骄傲自负,一旦面对许乐教官的时候,都会变成老老实实的学生,连呼吸都不敢大声,这大概便是所谓从内心散的师道尊严感。

    他们习惯了教官在课堂上尖酸恶毒的言语攻击和训练场上强悍有力的打击,联想到先前自己几人在会议室里连番痛骂,骂的却是教官,

    众人汗水如雨般淌下,渗出纹丝不动的深色军装,如一只被冻僵了的寒蝉,忽然间进入盛夏,却不敢挣动分毫,一如作壬基地的当年。

    “好个p。”许乐沉着脸看着面前几名军官,骂道:“我开了枪,快要被人削死了,怎么好的起來?”

    这句话一出口,挂雷等几名军官反而松了一口气,极有脸色的分两列散开,让开一条道路,同时搬了一把椅子,搁在了长桌的面前。

    许乐走过赫雷身边的时候,忽然开口说道:“谁是猴子?”

    赫雷站的笔挺,一声都不敢吭,虽然他如今已经是一名中校团长,军衔与许乐平齐,职权更远在许乐之上,可是教官“话之时,他哪敢出言反驳?

    许乐又在林爱的面前停顿了一下,认真问道:“谁又是泥腿子?”

    林爱眼观鼻,鼻观心,观的极其认真而严肃,就像先前那些污言秽语绝对不是从他这名高级技术军官的嘴里说出來的那般。

    弥赛留挺着胸膛,紧张地等着教官的质问,不料许乐直接走过他的身边,坐了下來,不由有些后怕地轻轻吐了口气。

    三人之后,没有参与到这件事情当中的花小司微微一笑,看似毫不在意,实则幸灾乐祸之极。

    所有人都坐下之后,会议室里的气氛变得有些怪异,房间内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许乐的身份,但看着平日在部队中最嚣张的几名长官都在这今年轻人面前变成了兔子,他们当然不敢多话,一面紧张听着许乐的“话,一面暗自猜测许乐的身份來历。

    “泥腿子?猴子?那是特一军,那是你们的战友。”许乐说道:“三颗沦陷星上,青龙山派了多少人去铺网?他们又死了多少人?他们也是在为联邦奋斗牺牲,难道背后就只值得你们用这样的形容來羞辱?”

    酒并没有全醒,许乐的声音有些沙哑,但想到夜市里的群殴,先前在会议室门外听到的争执,心情便有些沉重“帝国大敌在前,联邦内部却还有这么多的纷争。总纹阁下付出了极大的心血精力和政治魄力,才营造出來大和解的社会基础,可在部队内部,这种基础却显得太过脆弱。

    “政治这些东西我不怎么懂,但我只知道一些很简单的道理,在战场上面,要相信自己的战友,先便必须尊重自己的战友。”

    赫雷数人对望一眼,心想教官这就是直接准备开始上政治课了?赶紧坐下,拿记事本认真地进行记录,而花小司则充当了秘书的角色,泡了一杯三叶茶放在了许乐的身前。

    “咱们和清龙山之间确实有旧怨,但你们不要忘记,学校哲学课里便曾经讲过,任何事物总要分一个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现在我们的敌人是谁?是帝国人。”

    “你们是联邦军官,不是混江湖的黑帮,把恩怨情仇变成夜市里的群殴,你当是在拍连续剧?”

    “我不是在做思想上作,我也不会做,我只知道你们这样做很蠢,很有毛病!”

    许乐越说越觉得心情有些低落烦闷,脸色越來越难看,声音越來越冷,态度越教越恶劣,几名曾经的学生脑袋低的越來越低,赫雷觑了个空子,恭敬地递过一枝烟,双手点燃。

    将香烟夹在食指间,于缭绕的烟雾中,许乐毫不客气地继续“斥这些家伏。

    如果换作别的教官,断不至于如此落赫雷诸人的面子,总要讲究一个方式方法,偶说几句便要忆一下当年,回忆一下基地生活,让师生间的关系更亲厚一些此为用人,更是治兵,国防部当年让他进入受壬基地,本就存着让这些联邦重点培养的梯队军官,成为他日后可靠下属的意思,自然愿意看到这样一幕。

    然而许乐从一开始,煎,根本没有在部队中展自己嫡系的念头,正如白秘书所担忧的那样,这块石头似乎对打造自己的团队没有任何兴趣。

    所以他很简单直接,并不粗暴,格外冷厉,可奇妙的是,骄傲的军官生们却非常吃这一套。

    会议室里的“话在继续,门外多了很多身影,整个西林宪兵总部的军官,听说这间房间里生的场景,兴奋地凑了过來看稀奇。

    宪兵总部在西林主星上维系联邦军方纪律,处理过无数次违纪事件,每次处理时,联邦各部队都是让这些国防部重点培养的军官來捞人~这些军官面子大,战功多,背景深,前途光明,经常在宪兵总部里拍桌子骂娘,弄得宪兵总部无比难堪,然而谁能想到,有一天这些家伏居然也会被人像“孙子一样“了半个…小时!

    会议室外的长廊里挂满了宪兵总部的军官,纪律最好的他们,也终于开始忍不住窃窃私语。

    许乐的身份逐渐传播开來,军官们震惊之余,复而恍然,心说犬抵也只有这样的人物,才能震得住场子。只是在众人想來,许乐中校如今至少也应该是个团长,甚至可能进入大军区司令部,至少也应该率领一支特种机甲大队,怎么如今还在果壳雇佣军里厮混着?

    教官与学生的重逢并不如何欢愉,一番训话之后,赫雷一干最嚣张的家伏,都断了从宪兵总部里捞人的想法,其余的军官们也只有郁闷离去,向自己的上级汇报。属花夜市群殴一案,还要等待着纪律部门明天的正式调查,宪兵总部终于恢复了安静二

    但既然重逢,总不可能就此分手,日后再上战场,也不知彼此还能不能活着相见。许乐去休息室接了露露姑娘,便带着这几名军官和七组一部分队员浩浩荡荡地再次杀回了金碧辉煌夜总会。

    在夜总会里的浩动很自然变成了男人间的拼酒,在会议室里像小鸡儿似的军官学员们,像提电磁手雷般提着二点五升装的酒瓶,向教官许乐起了前赴后继的进攻。

    看着许乐眼见不敌,白玉兰一挑额前秀,提瓶而上,数十名七组队员也毫不客气地动了反攻,赫雷诸人被这阵势唬了一跳,马上电话联系当年的同学,如今各部队的主官们前來支援。

    曾经在基地里受壬的军官们,如今正凑巧受召回西林主星,准备参加后日召开的嘉奖大会,一听说许教官召唤,在电话里大吼数声,毫不犹豫地从各自营地狂奔而來。

    一时间,整个金碧辉煌夜总会的门口不时响起刺耳的刹车声,十分钟后,各式各样的高级军车塞满了大门,尤其是那些代表各自番号级别的绿色军牌,更是令街上路过的行人士兵们心生诸多惊惧不解。

    不论隶属于哪个军区,前些日子正在哪颗星球上作战,或许在配合时还在通讯系统里大骂对方,所有能來的军官生都來了,还有些正在路上。

    受“军官们与七组那十八条汉子在基地里也共同生活过,并且一起参加过毕业日的军演,自不会感到陌生,一百多号人混坐于昏暗的夜总会中,无数瓶蕴含着战斗情谊的烈酒打开,灌入钢铁铸就的腹中,硬生生灌出了无数沙场气慨及粗糙沙哑别有风味的嘹亮军歌。

    街上的行人及士兵们,好奇地看着那些横七竖八的高级军车”小声议论那些军车牌照代表什么意义,忽然间听到一阵洪亮刺耳穿透金碧辉煌极佳隔音材料的粗豪歌声,不由疑惑心想,难道国防部嘉奖大会提前到夜总会里举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