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一百七十章 师道

    懈涛市群般没有死人,但矾方有好此人重伤被澡讲了医院恒狮轿闹有如此之大,西林宪兵总部的调查自然展开的极为迅,然而与之相呼应,各个部队前來宪兵总部捞人或叫嚣摆阵的军官也到的无比之快。

    筒花夜市里一场混战,如今暂时无法理清楚,究竟有多少支部队的人参与其中,但听着会议室里嘈杂的人声,想必牵涉极广。群殴双方的官兵除了躺进医院的,其余人全部被关押在宪兵部门和不远处的几所临时看押所,政府军和青龙让部队被分别看管。

    许乐站在会议室门外沉就地听着,他本以为青龙山的人在前线出了事,身为联络官的施清海会前來处理,但这个有些耳熟的声音,却明显不属于流氓公子,会是谁呢?

    “我裸!我不管那么多,我只知道我的人现在还在医院里躺着,还有人被你们关着!你们什么时候放人,总要给个准话。”会议室里,一名三十岁左右的军官一脸横戾,盯着宪兵总部的接待军官,将硬木长桌拍的嘭嘭作响。

    “接受个屁的调套,落日此里哪个晚上没有几十场打架?难道你们宪兵总部每次都要出动几十辆军车去拉人?”另一名军官生在他的身旁,怒意十足地盯着宪兵总部的军官,脱下带着脚臭的军靴,用力地拍打着桌面,大声说道:“不就是打了几个止里的猴子,用得着搞成这样?”“就是。”先前那名军官阴沉着脸说道:“你们在乎什么政治影响,我可不在乎,我只是要带我的人回去!后天我们团就要去刻力,你们却***把我的电控官关了起來,要我怎么打仗户当瞎子?打输了死了人谁负责?你有资格负责吗?”第三名军官不咸不淡地继续向宪兵总部施加压力:“这本來就是二军区和青龙山之旬的问题,关我们回明舰队什么事呢?被你们逮了的四名军官只是正常休假,离开长风基地,看见夜市里面有热闹,在旁边多看了两眼,就被你们抓了回來,这还有没有天理?说道他们团要去强力你们要是不放人,战舰都没办法开动,联邦怎么往前线输送军员?”听到这句话,最开始那名骂的最凶的军官皱紧了眉头,恼火地瞪了一眼。

    他叫赫雷,第二军区十一自动化兵团团长,中校军衔,在座十几名军官中就以他的军衔最高,可今天夜市群殴的主力正是他的部属,如今竟是有两百多人被西林宪兵总部关押,不得已前來捞人,已经尴尬羞恼,此时偏又听着这些话,不由愈烦恶,想起当年在班上,弥塞留就,是这样一个行事阴险无耻的兔爷,负责接待诸位旦官的西林宪兵总部科长,脸色十分难看,他看着那名联邦舰队的少校,心想你那几名下属如果真只是看热闹,那怎么会看的鼻清脸肿,浑身是血?

    想是这般想,科长却不敢讥讽嘲弄会议室里的军官们,尤其是闹的最凶的那几人这几人都是联邦军方重点培养的中层实力派军官,在这几个月的军事行动中立下了赫赫战功,已经成长为著名的战斗英雄。

    此时这些军官之所以会远离前线,出现在落日州替各自部队捞人,就是因为他们将要参加三天后的前线嘉奖仪式。

    像这样的人,宪兵总部哪里肯轻易得罪。

    赫雷中校看着这名科长没有任何反应,怒上心头,用力一拍桌面,大声说道:“老子看在青龙止猴子们已经被打的很惨的面子上,没有要你们交出人來,已经够给你们宪兵总部面子,可你们要是还不放人,别怪我胡來。”宪兵总部科长听着这话,眉头一皱,正准备壬斥几句,忽然看见身旁那名军官,便马上闭嘴,心想你和他们相熟,总部才紧急调你过來安抚,此时正是该你上场的时候。

    花小司如今已经是西林军区某机甲大队的副队长,此次回主星休整,也是要参加三天后的嘉奖大会,谁知道正在家里喝汤的时候,接到上级电话,让他赶到宪兵总部。一头雾水的他在会议室里听了半天,终于听明白了大概的事情缘由,虽然还没有清楚更多的细节,却已经听不下去了。

    他看着赫雷恼火说道!”“够了,老赫!青龙山那边的人被你们打的全体骨折,有两个现在还躺在医疗舱里,你要把你的人带走,这怎么可能?你在宪兵总部里闹能有什么用?你总得给我一点儿面子吧?”“花小司,我就同学一场的面子上,才在这里慢慢和这些宪兵唠。”赫雷中校冷冷看着他说道:“要换成别的地方,老子直接拖一个团的人过來,把这幢***宪兵大梭给端了。”花小司脸色微变,气极反笑,尖刹说道:“是啊,您是谁啊?都升团长了,中校了,追上教官的**了,有资格跟我较劲了,去啊!老子倒要看看,你这个团长有没有胆量把你的团拉过來。不过嗽幽得共诉你,你一个团要把穿兵大楼攻下來一热怕难度长阴事。

    些。”是吗?花小司,你别仗着西林是你的主场,就在我面前放肆。”赫雷眯着眼睛看着他,一拍桌面横蛮说道:“老子是你班长,你***别忘记了。”

    花小,司话语一滞,恼怒的满脸黑沉,对着这句话却做不出任何反驳,憋了半天从牙缝里憋出一句话:“实话告诉你,调杳清楚之前,人是不可能放的。”那名一直在拿臭军靴敲打桌面的军官听着这话,猛地跳了起來,指着花小司的鼻子骂道:“你到底是哪边的?我们一军区可从來没有拿你们西林军区当外人,我的人都是搞导弹定点测算的好手,你把人逮了,前线怎么办?那边可大部分是你们西林的人!

    花小司把双眼一瞪,盯着这个身材瘦小的军官,根本不怯他,拍着桌子,用更大的声音吼了回去!”你还好意思说,几个堂堂机械化自动研究院的博士,跟他妈流氓一样在夜市里打架!林爱,你也是个高材生,看看你拿着臭鞋这破样儿,堕落成什么狗屎了!难怪你的手下都他妈是一帮高智商,低情商的流氓!”

    嗡的一芦,整个会议室再次闹将起來,联邦军方的未來优秀的清年军官们再也顾不得什么面子,什么风度之类的事情,拍着桌子骂娘,砸下茶杯骂爹,污言秽语震的玻璃窗不停摇晃,这种昂扬狠厉的情绪,让其它部队的军官们也激动起來,加入了骂战的队伍。

    “这事儿你们要是不给个交待,以后青龙山的猴子,我们见一次揍一次!”

    “算我一个!早看那帮泥腿子不顺眼了。”

    “放人,马上放人!”严惩那些清龙山的凶徒!”

    “洱有那群雇佣军是什么來头?***,居然敢对着我的人开枪!

    别的不说,你们得先把那个家伙交出來!”

    紧闭的会议室大门忽然被推开,许乐在身后西林军官惊愕的目光,注视中,径直走了进來,那双小眼睛早已眯成一道线,或者道刀上的亮光,脸上黑沉一片,极为难看。

    “在夜市里是我的开的枪,你们想怎么处治我?”会议室里骤然一乱,然后逐渐安静,唯有赫雷团长带着的那名参谋官,犹自愤愤不平地怒骂着。

    此人无比恼火战友们的遭遇,骤然现许乐推门而入,自承其事,双眼一瞪,指着他的鼻子吼道“原來是你小子!胆量不错,居然敢站出來,看老子怎么削死你!”

    说完这句话后,这名参谋忽然觉得身周的环境有些异样,他愕然回头一看,只见会议室里一片死寂般的沉就,自家团长叼着的烟卷掉到了军装上,脸上闪过一丝惧怕的神情,而先前闹的最凶那几名军官,开始用颤抖的手系先前骂热后解开的领扣。

    这般诡异的一幕,让这名参谋的身体有些僵硬,依然指着许乐鼻子的手臂,忽然旬变得沉重了许多。

    赫雷团长狠狠地一巴掌扇到了他的后脑勺上,又手忙脚乱地拍掉军装上正在燃烧的烟头,赶紧推开椅子站了起來。

    弥塞留,林爱,花小司几名青年军官也随之忙乱地起身,带着难以掩饰的震惊之色”小跑到了许乐的身前。

    匆匆忙忙的列队完毕,赫雷目视前方,大声喊道:“敬礼!”

    刷的一声,军官们集体立正,仪姿标准的无可挑剔,举起右手整齐无比地向许乐敬礼,然后大声喊道:“教官好!”

    时间就像是回到了十个月前,在e那个秘密的作“基地中,在课堂上,在机甲“练场旬,班长赫雷喊话,全班军官学员集体敬礼,带着大墨镜的铁血教官e日山巴nh冷漠地点点头,然后众人才敢坐下。

    许乐的眼睛微眯,表情冷的像块黑冰一般。

    他本是个温和若春阳的家伙,即便收拾七组那群老爷兵时,也以沉就行动为主。但不知道为什么,对着这批联邦最有前途的军官学生时,他却能够自然而然地扮出一副冷酷到了极点的模样,大概是因为习旧了做他们的教官,下意识里要维系某种师道尊严?

    会议室里并不了解内情的其他军官们都呆了,他们不明白生了什么,但可以清楚地感受到赫雷等人,对这名年轻军官自内心的尊敬……甚军是害怕。

    许乐没有点头,所以赫雷花小司等人不敢解散,一直立正,面视前方,却有汗珠从额角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