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一百六十九章 菊花夜市空袭及鸣枪

    老胡你不要啊…………

    四周一阵惊呼,夜市里的人们一竟喜没有一叮一人能够看怖想轩乐做了什么动作,居然如此轻而易举地缴了械。身为军人,却被人空手夺了枪,这是无上的耻辱,更何况被夺枪的人是他们的长官,官兵们的震惊马上变成了无穷的愤怒,再次逼近。

    围在许乐身后的七组队员们顿时感觉压力大到了不能承受的地步,表情开始紧张起来。

    那名军官被许乐击中腋窝,痛苦地捂着嘴咳嗽了几声,却强横地马上站直了身体,脸色极为难看地盯着他,用寒到骨底的声音说道:“你他丶妈有种毙了我!”

    说着这句话,这名军官强悍地往前踏了一步,用眉心狠狠地顶了一下许乐手中的枪管。

    “不要管这些家伏,兄弟们,先把那帮山里的泥腿子给我打趴了,再来收拾这些为钱卖命的雇佣军!”强悍的军官隔着手丶枪,嘲讽十足望着许乐,大声骂道:“老子倒要看看,今天他丶妈的有谁敢开枪。

    “好!”

    本来已经暂时平缓了些的局势,因为这名军官热血十足的宣告,而变得愈亢燥,政丶府军士兵们捧起家伙,又准备朝着那边冲过去,而正在喘息的清龙山官兵们也不得不再次拿起身边的武器。

    士兵们根本理都不理拿着枪的许乐,哄的一声,人群如潮水般涌了过来。

    许乐微抬右手的,手丶枪,J不犹豫地抠动了扳机,啾的一声,一枚子弹射出,擦着冲的最快那名士兵的脚尖,射进了夜市地面,冒起一丝青烟!

    拿着家伙往战局里奋勇冲锋的战士们,明显对这一枪没有丝毫心理准备。虽然许乐这枪打的是脚前三寸地,但清脆的枪声和弹着点喷出的泥土烟尘,依然震的众人惊愕当场一对方居然真的敢开枪,而且开的如此干脆利落,毫不犹豫,这究竟是哪里来的胆子?

    人潮江h海停顿一秒钟,忽然间人群里响起几声无比危险的怒骂。

    “老子们有几十个人!他手里才几颗子弹!”

    “兄弟们,上!”

    此时的局面依然危险,甚至比刚才还要显得紧张了几分,只不过群体无意识暴戾情绪针对的焦点,从青龙山部队转移到了许乐,以及他身后几十名七组队员的身上。陷入某种疯狂情绪中的士兵们,在酒精的作用下,不说将生死置之度外,但确实很难理智地思考一旦擦枪走火,会造成怎样的后果,更关键的是,士兵们根本不相信许乐敢对他们开枪。

    人群开始躁动,但这个时候却有几名军官脸色剧变,拦在了众人之前,死死地张开双手,不让人群冲击到许乐一根毫毛。

    今天晚上第二军区宴请的对象,便是这几名军官,他们来自万众瞩目的铁七师,凭借着在西林前线打下的赫赫战功及联邦的宣传,在政丶府军内部享有极高的声望,谁也没有想到,此时此刻“他们会主动站了起来。

    士兵们虽然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却下意识里缓下了脚步,疑惑打着酒嗝看着眼前这一幕。

    许乐现在已经是联邦的名人,但得益于那副墨镜的庇护,再加上他从来没有接受过媒体采访,即便在现在热播的纪录片《七组》中,世,未曾以真实面目示人,所以并不是很多人能够将夜市斗殴现场这张朴实平静的面容,与那个传说中的人物联丶系起来。

    但铁七师的这几名军官见过他,在作“基地的毕业日军演,在5妈)

    行星的黄山岭狙击行动中,这张脸给他们留下了太过深刻的印象,太过复杂的感受。

    作为杜少卿的嫡系,他们本应该极为厌惜许乐,但每每想到山谷间那台像子弹般飞舞的黑色,他们的心中又生出某种亲近感激感。

    但他们拦住骚动士兵,并不是为了保护许乐的安全,而是他们很清楚这名年轻中校平静外表下的真实性情,如果这些士兵真的敢继续冲,这家伙,是真敢开枪的。

    此时的局面稍有好转,四处的厮打声乍痛呼声渐渐平息下来,可是被许乐抵住眉心的那名军官却依然坚拗地昂着头,不屑地看着他,不为身后的忽然平静而动。

    “看样子你是这里的最高长官,我要你马上命令他们住手,退开,等候宪兵调查。”许乐微垂枪管,平静说道。

    “我的亲哥哥死在清龙山。”这名军官冷声说道:“可我不想向你们这些雇佣军解释什么,你只需要知道我是少校,应该是我命令你,而不是你命令我。”

    “我是中校。”许乐回答道。

    军官的脸色微变,却依旧死硬的不肯做出任何让步。许乐的脸色微微白,眼睛习惯性地眯了起来,像溪水般清凉的光泽一掠而过,现在的情况很微妙,他若退一步,自己或许能海阔天空,但夜市绝对不会风平浪静,谁都无法保证再次骚动起来的士兵们,会把那边已经东倒西歪的清龙山部队怎样收拾。

    这里不是前线,却近似前线,许乐沉就想道,双手大拇指扳开手丶枪上的奖扣,退后半步,偏转身体,对准这名军官毫不犹豫地抠动了扳机。

    迸迸迸迸,一连串密集清脆的枪声响起,浓密的烟雾与雾的火光伴着一股特有的味道,弥漫在二人之间。

    子弹切削而过,嗤簌乱响,将军官背后那片无人转台射击的千疮百孔,无数木屑飞起,偶有弹片击中金属物当当作响,啾声轻鸣,不知飞去了何处,无数弹着点伴着激出的微尘,以一种电影里才可能看见的画面模式,出现在人们的眼前。

    惊吊了的士兵们愕然feiye.㏄看着这一幕,直到枪声戛然而止,才反应了过来,布满血丝的双眼圆睁欲裂,愤怒惶恐悲伤地大声喊叫了起来。

    枪管喷出的轻烟散去,正准备扑上来将许乐咬成无数片摁肉的士兵们,却现他们的长官依然完好无损原地,站在无数密密麻麻的弹引之间,只是面色苍白,似死了一遭。

    许乐沉就上前,抬起两把手丶枪抵住了他的胸膛和颈部,用力将他推到了转台处,撞出轰的一声闷响。

    嗤嗤轻响中,滚烫的枪管将军官身上的衣服烫出的脆焦绽开,烫得他的颈下皮肤焦糊一圈。

    军官闷口六一声,眉头紧皱,却没有呼痛,不知道是被这一阵乱枪震呆了,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

    许乐望着近在咫尺的脸庞说道:“我不想听你与青龙山之间的恩怨情仇故事,把帝国人赶出联邦之后,你想怎么报仇,那是你的事情,但在这之前,你的头脑最好清醒一些。”

    军官的嘴唇颤了颤,没有说话。

    “你应该很澡楚这两把枪里还剩多少子弹,所以,你千万不要高估我的耐心和理性,我没有处理过种骚动,真把我逼急了,我什么疯狂的事儿都敢做。”

    许乐晨后说道:“我知道你有多狠,但你不知道我有多狠。”

    军官脸上的声情微微抽抬,似哭泣般沙笑了两声,然后低头沉就了几秒钟,伸出被木茬割的鲜血淋漓的右手,对四周的人群挥了挥。

    夜市里的官兵们望着这一幕,下意识里缓缓放下手里举着的啤酒瓶和随身军刺,脸上流露出极为复杂的情绪。

    宪兵还没有到,许乐没有松开握枪的手,熊临泉和队员们站在他的身后,警怯地注视着四周,那几名铁七师的军官也开始帮忙维持秩序。

    夜市渐渐趋于平静,参与群殴的官兵们像木偶一样呆立原地,关于那名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胆敢横亘于政丶府军与清龙山之间开枪的雇佣军主管的身份,有一个猜测或者说是情报,在人群之中渐渐传开,时不时有窃窃私语的声音响起。

    “是七组?”

    “那这个就是许乐?”

    三分钟后,夜市外围终于响起了西林宪兵总部凄厉的军车警报声。

    “你为什么在那里?”

    “当街开枪,你知不知道这违反了哪项军纪?

    “关于今天晚上的事情,你先写一个情况说明,明天调查小组成立之后,希望你能老实交待自己的问题。”

    “你叫什么?许乐,呃?许乐中校?”。

    “敬礼!”

    西林宪兵总部幽暗的审讯室中,相关部门的军官正在调杳今天晚上的群殴事件,于是便有了前面这连续的盘问。

    很奇妙的是,那些冰冷压丶迫感十足的问话,当军官们看到许乐的名字之后,顿时变做不可思议的惊呼。他们下意识里立正,向桌后那位联邦最年轻的中校行了一个军礼。

    许乐看着这一幕,心想如果今天把肩章戴上,处理葫花夜市骚动会不会更简单一些?

    接下来是例行公事般的情况说明,证人证言收录,只是此时宪兵军官们的态度要变得温和了很多,没有用多长时间,这项上作便在许乐的配合下顺利完成。

    “中校,很抱歉,因为这件事情牟扯太大,三十,军区都有人参与了斗殴,我们受的压力也很大,所以您现在暂时还不能归营,可能要等到明天,调杳小组正式问话之后才能离开宪兵总部。”

    “没有问题。”

    “我们为您安排了一间休息室,请跟我来。”

    许乐跟着一名军官出门向楼上走去,通过询问知道熊临泉一行队员此时正在三楼休息,并没有受到任何处置,便放下心来,只是没有想到,那名叫露露的女孩儿居然也跟着过来。

    脚步声在幽暗的宪兵总部大楼内部显得格外清晰,走过一扇大门时,他忽然听到门后传来一个有些耳熟的声音,那声音此时正在骂娘,紧接着,门后便是无数声中气十足的骂娘声。

    “这里是会议室,现在坐在里面的是参与斗殴的各部队长官。”

    那名宪兵军官自嘲一笑说道:“他们是来捞人的,说起来每十,都是赫赫有名的战斗英雄,碰着这么些人物,宪兵总部也不敢太过强硬,只好任由他们拍桌子去。”

    (谢谢大家对除尘的忠告,哈哈,不过还真搞好了,但我必须承认,最后还是姐夫动的手。

    话说看着你们在书评区里揪心的反应,难道我就是这么一个不值得你们信任的男人?泪流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