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一百六十八章 菊花夜市空袭及鸣枪

    “我们是来找人的!”

    “我们绝对中立!”

    “不要误伤!”

    因为担心自家主管许乐被群殴的人海吞没,几十名七组队员鼓起勇气,跟着脏话连连的熊临泉向混乱的夜市中间地带挤了过去他们一路顺手拾起泥地上散落着的烧烤用小铁锅,或是拣起断成两截的桌板,挡在自己的头上身侧以防止无处不在的危险,同时诚意十足地大声吼出像上面那样的自保话语。

    此时葫花夜市群殴现场,政府军方面已经取得了明显的优势,青龙山那些战士们被压制到了夜市一角,七组挤出了满身臭汗,伴着不参战的口号和乱七八糟的防护设备,居然成功地挤了进去,靠近了早已一片狼籍,满是章鱼腿与泥土的食盘转台。

    转台旁边,几名政府军军官正拍着桌子,怒意十足指挥自己的下属,向着龟缩一角却仍拼命反抗的青龙山部队起最后的猛攻,他们的额头上还在流血,明显在先前的混战中吃了不少亏。

    戴着一口大羔锅的熊临息汗流满面,身上多了很多个泥脚印,这一路挤过来,终究还是挨了几脚乱的。他凑到一名正在破口大骂的军官耳边,大声说道:“兄弟!兄弟!有没有看见我们长官?你们打之前的时候,他应该就在这块儿喝酒。”

    这名军官浑身酒精味道,黝黑的脸上因为愤怒和亢奋而通红一片,听到熊临教的大声问话,恼火地转头吼道“吼什么吼!没看见老子们马上要赢了,哪看见过什么人?”

    熊临泉没能找着许乐,电话又打不通,心里面万分担心,哪里肯刻此罢休,攀着他的肩膀讨好说道:“哥哥,那是我家长官,可不敢让他出事对了,那时候他身边应该还有个漂亮姑娘。”

    军官愣了愣,想起来先前那个试图站出来平息事态的家伙。

    在他看来,那家伙先前的表态明显有些偏向青龙山方面,自然没有什么好气,一把将熊临泉的手拉了下来,用手捂住不停流血的额头,骂咧咧说道:“我捧!就是那个管闲事儿的家伙,我不知道,说不定早被打成猪头了,我说你们赶紧给我让开,惹毛了,照打!”

    一听这话,熊临寒的脸色微变,他身后的七组队员也是纷纷怒目而视。这些年来,七组在西林打出了狠厉的名头,解散一年后重组,迎来了许乐这个敢和杜少卿对飙的主管,嚣张霸道反而更胜当年,深植入骨,无论新老队员,哪里肯受这种鸟气。

    颜两燕瞪着牛铃大的眼睛,树干粗般的胳膊一硬,拎起弹头大的拳头,便准备砸过去,作为十七师的门脸,他生的极为魁梧,此时骤然飙,气势极为惊人。

    不料在他动拳头的那一瞬间,却被熊临泉生生抱住了,熊临起比他矮了半个头,力量却更胜于他。

    “怎么?想飙?”那名军官往地上吐了口唾沫,骂咧咧道:“我捧,真当老子不敢连你们这几十个家伙一起揍?妈逼的雇佣军!”

    做为军队里的老油条,他们能轻而易举地通过军服肩章气质这些东西,判断出对方的归属。

    如果换作以往,熊临泉舁刻把面前这个军官一脚踹飞,但他此时只是死死地抱住颜丙燕,不让他动手,同时用狠厉的目光压制着蠢蠢欲动的手下。

    此时蔼花夜市的局面太过混乱,到处都是被酒精鲜血刺激的近乎疯狂的士兵,七组虽然不怕打架,但人数毕竟不少,更关键的是,今天的群殴涉及到了青龙山,熊临泉做为一名七组老队员,在此刻冷静地想到,如果自己这些人也参合到了斗殴中,或许会给许乐惹来政治上的某些麻烦。

    此时他们的头顶上戴着黑锅,却不代表真想背黑锅。

    群殴最激烈的核心区域已经转移到了夜市一角,青龙山的战士咬着牙不肯散逸或是认输,拼命的架势,将场间的气氛激到了极点,所有参与其中的人都渐渐失去了最后的理性,杀红了双眼,时不时有惨呼闷哼响起。

    蹲在转台挡板下的许乐已经焦虑地抽完了两根烟。他透过缝隙看着斗殴双方有些人开始拣锋利的破拖啤酒瓶,甚至看到有些士兵手中握着的家伙上面带着血丝,知道事态的展已经脱离了控制,只怕在宪兵赶到之前,便会闹出人命来。

    如果政府军和青龙山之间真的生了难以收场的恶性冲突,在某些有心人的操作下,可能会影响到联邦难得的大和解局面,冰冷的锋芒会指向帕布尔总经及他身旁的高官,而且必定会影响到军方对帝国的胜利军事行动。

    这些大尺度下关于政治和联邦利益方面的衡量,许乐懂得,但让他做出冒险决定,抢先平息事态的存接原因,只老夜市甲的趾和随时有可能出现的死亡。

    无论意识形态和政治理念有何不同,无论当年在口环山四州里,双方流了多少的血,但在西林大区,在与帝国人做战的时刻,他认为大家的血应该流在前线,而不应该干调在内斗与旧仇之中。

    对露露说了一声,让她和那名侍者老老实实地呆在挡板下,许乐从转台下钻了出来,浑身一颤若泥鳅般钻过那些五官兴奋扭曲的士兵,来到熊临泉之前,沉声说道:“把枪给我。”

    熊临泉和队员们惊讶兴奋地看着他,不知道他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居然身上一点伤也没有,正准备上前拍肩嘘寒离开之际,忽然听到了这句话,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联邦严格管制枪械,部队也不例外,整个七组只有爱枪如命的熊临鬼,当年把军功换了一个高权限的持枪证,身上随时都带着枪。

    许乐知道这一点,沉着脸快若闪电一探手,直接从他的衣服里掏出了一把枪。

    微热的枪在亏中有些轻,他皱眉低头一看,现这把枪是把绿星,电脉冲打火,弹剂后置液芯。

    ,声音有些小,只怕没几全人能够听到。”

    他心里这教想着,把绿星塞回熊临泉手中,毫不客气地再次一摸,摸出了一把…手枪,终于满意,紧握在身边向着那几名政府军的军官走了过去。

    熊临寒和队员们愕然,不知道他准备做什么。

    许乐走到了那几名军官面前,看着他们满是暴戾神情的脸,心情微沉,要让近千名被暴力血腥整到疯狂的军人平静下来,这真是近乎不能完成的任务。

    ,你们已经打赢了,宪兵马上就要到了,让你们的人住手。”

    二军区那几名领头的军官看了他一眼,异常干净利落地狠狠骂道:”滚开!”

    许乐的余光看见那边的流血与厮打,没有片刻犹豫,举起手枪伸向夜空,连续抠动了板机!

    迸!迸!迸!迸!”…是旧,的第一代枪型,同为长弹匣,却是最朴素的机械撞针设计,枪声格外响亮。

    他盯着那几名政府军军官,面无表情地向天连续开枪,小臂不停微颤,枪管处喷出艳丽的枪火,清脆的枪声响彻整个混乱的夜市,继而袅然,穿透无数环境杂音,清楚地震动所有人的耳膜。

    军人对枪的声音最敏感,夜市突然响起的连绵清脆枪声,让正在厮打,正在怒吼的他们,下意识里同时动作一滞,正在向前捅的啤酒瓶僵硬在了空中,正在踹向对方小腹的军靴丧失了大部分的力量。

    在这一就,混乱不可收拾的下场,终于有了极为珍贵的那么一霎那安静。

    夜市里混乱双方很多人开始寻找枪声起处,而许乐周边的人清楚地看见了这一幕,纷纷涌了过来。

    许乐垂下高举的右手,在枪管冒出的青烟中,对面前的军官们面无表情说道:“马上命令你的人住手。”

    挤进夜市的七组队员们看到这一幕,感受到了身周无数人的敌意目光,瞪圆了双眼,呼啦一声来到许乐的身后,恶狠狠地盯着四周,震慑着随时有可能爆的对许乐的攻击。

    因为枪械管制,夜市斗殴的军人们身上基本都没有什么枪。然而那名额头一直渗血的二军区军官却是冷冷盯着许乐,缓缓将军装拉开一角,露出自己的枪套,说道:“我也有枪,但我一直没动。”

    这名军官缓缓取出手枪,用枪口挠了挠被血水刺激的有些痒的额头,望着许乐不屑说道:“他们说你是长官,那你应该很清楚,打架的时候如果动了枪…这代表什么。”

    部队群殴,动枪乃是大忌,这是无数年来军营里的规矩,一是动枪容易死人,二来这与军人的尊严感有关。许乐当然清楚这一点,但问题是今天的局面,如果他不动枪,肯定会有人死去。

    他不会向这名军官和四周敌意十足的政府军们解决什么,啪的一声踏步上前,伸手扭住那名军官的手腕,肘尖重重一点对方的腋窝,左手从手腕如利索般滑下,轻描淡写地把那枝枪抢了过来,然后将冰冷的枪口对准了他的眉心。

    (做为相处多年的咱们,兄弟姐妹们应该对我的再中有很充分的心理准备吧,汗颜。另:马上准备自己开笔记本除尘,妈妈的,这么简单的活儿难道也值一百多块钱?不是舍不得,只是男人好像都有修东西的**,哪怕我是很多方面尤其是电方面的白痴和心理疾病患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