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正文 第四十七章 钟家与小狗饼干

    一辆低调中透着贵重的黑色汽车,像一个黑色的幽灵般,无声地行走在都行政区郊区的高公路上,接连几日的低温风雪天气,让平整的路面上积上了厚厚的雪层,即便是沥青底层的微热管线,也没有办法让这些雪融化的更快一些。

    “你怎么也下来了?”黑色汽车后排那位衣着华贵的少妇爱怜地抱着望着窗外出神的小女孩儿,看着对面的胖子船长,笑着说道:“一个船长不在自己的船上呆着,你也不怕被人开跑了。”

    少妇这一笑,温婉之中与年龄并不相符的娇俏之意散出,让车内的气氛顿时好转了许多。胖子船长看着少妇,谄媚地笑着说道:“小嫂子,小姐出了这么大的戍,我当然得来亲自向您赔罪。飞船反正要补充给养,我可不管它。”

    “到底是给我赔罪,还是要我向他求情?”少妇有趣地看着他问道。

    胖子船长苦着脸说道:“小姐在我眼皮子下面失踪了这么久,回军区后,头儿肯定要操练我。小嫂子一定要帮我美言几句。”

    “烟花不是好好的?他怎么会怪你,我们都知道烟花是个多么调皮的孩子,这次让田哥带她过来,本来就麻烦你了。”少妇温和笑着,看了怀中的女儿一眼,轻声说道:“烟花啊,以后可不要到处乱跑了,你是个听话的小孩子,难道不知道张叔会急成什么样子?”

    钟烟花小朋友倔犟地看着窗外无声向后掠去的雪松,不肯回答母亲的问题,她在心里想着,大概除了许乐哥哥,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人愿意相信自己说的话了,就算父亲大人和母亲大人也是这样,他们总是不听自己的意见,总认为自己是小孩子,也不征询一下自己的意见,便要把自己送来这个冰天雪地的鬼地方读书。

    似乎猜到小孩子在想些什么,少妇的脸上闪过一丝黯淡和歉意,转过头对胖子船长说道:“这孩子就是不舍得离开家,看样子没办法,我只好在这儿多陪她几年。”

    姓田的胖子船长马上听明白了这句话潜在的意思,笑着说道:“小嫂子放心,头儿那我会看的严严的。”转瞬间,他的脸色沉重起来,说道:“小姐曾经失踪的事情,司令让我们封锁了消息,那个叫许乐的小孩子我也交代过,他应该不会说漏嘴……我就是不明白,小姐不送来都,难道管理委员会的那些老头儿议员还敢怎么嘀?”

    少妇笑了起来:“联邦不是帝国,哪里有什么质子的说法,只不过我们钟家在西林驻守的时间实在太久,都这边的人总是不大放心。让烟花回联邦学习,倒不见得存着什么不好的念头,大概也是想让钟家的后代,能够自幼对联邦有更多的归属感吧。”

    说完这番话,她忽然眉头微皱问道:“那个叫许乐的小家伙,到底知不知道烟花的身份?”

    “那小子看上去老实可靠,但实际上精明的厉害,只怕早就猜到了,只是没有说出口,大概他也清楚,有些事情装不知道更好。”胖子船长耸耸肩膀,身上的肥肉又开始颤抖。

    一直盯着窗外看的小西瓜,忽然转过头来,望着车内的两个大人,用尽力气大声说道:“许乐哥哥是好人!”

    少妇笑了起来,说道:“当然是好人,明明知道我们是钟家的人,结果既没有仗着你喜欢他而要求什么,反而躲的远远的,关键是躲也躲的很可爱,不是那种虚伪的矫情……烟花,妈妈可是相信你看人的眼光。”

    小西瓜骄傲地扭过头去。少妇看着胖子船长平静说道:“既然那个小家伙不想和我们这些人扯上关系,那也就算了,我给他留了张军区驻办的卡片,将来如果他需要,也能帮帮他。”

    胖子船长点了点头,接着说道:“公司的能量配额一炮打了一半,报告我已经上去了,关键是管理委员会能源委那里,其他的部委应该好跑,能源委需要董事长您亲自去说一说。”

    胖子变了称呼,便是说到了公事,少妇的神情稍微严肃了一些,语气依然温和:“这戍交给我。不过你也真是的,一下浪费了那么多配额,结果东林警备区报销了整整一个编队的特种兵,官司可有得打,连莱克他们也被你打伤……回军区后,你自己交代去。”

    胖子船长面无异色,平静应道:“司令在这方面应该不会为难我。”

    “嗯?那个叛国机修师算是我们第四军区的大仇人,知道这个消息,他的心情肯定会好不少……”少妇的眉尖微微蹙了起来,好奇问道:“但问题是,那机修师真这么厉害?莱克带的特种机甲小队都对付不了,非得从太空动手?下个月必须让国防部出面把古钟号收编,不然解释不了这个问题。”

    “那个机修师非常厉害。”胖子船长闭着眼睛,回忆起那天在热成像仪和卫星画面上黑色机甲妖异的跳跃,沉默片刻后睁开眼睛说道:“比我强太多,莱克他们根本不是对手,联邦的这次任务可不是好接手的,难怪国防部会把这个功劳让给我们。”

    少妇的表情严肃起来,问道:“比他怎么样?”

    胖子船长知道董事长口里的他指的是头儿,第四军区的司令大人,沉忖半晌后,客观回答道:“如果在野战场上,都用机甲,头儿不是他的对手……不过董事长放心,那人死的不能再死了,十几年前军区一万多条命也总算是找回来了。”

    少妇点了点头,看着窗外的风雪,低头又看着已经熟睡的女儿,忽然轻声说道:“那个……机修师究竟怎么个强法?”

    “别的人肯定看不明白,但我少年时在李家的修身馆呆过一段时间。”胖子压低了声音,十分认真严肃说道:“我总觉得那个机修师和费城李家有关系。”

    听到费城李家,少妇也不禁有些动容,她知道田胖子是第四军区难得的高手,眼光尤其毒辣,得出来的结论应该有几分可信程度。思考片刻后,她轻声说道:“既然机修师余逢已经死了,这事便到此为止,司令那里也不要说。李家绝对不可能背叛联邦,让那些政客知道了,肯定会闹出些动静,我们身为军人,当然不能让李老陷入麻烦之中。”

    身为军人,胖子船长的心中,对于那位李姓老人也拥有无比的敬意,认真点头应下。

    ……

    ……

    联邦七大家,是没有特权的特权阶级,无数年的历史粹炼,无数的丰功伟绩,让这七个家族成为联邦的柱石。在一个以联邦法律为基石的现代社会里,这种有些古老的家族,只是安静地潜伏在阴影之中,很少展自己的真实身姿给一般的民众参观。联邦民众都知道七大家,却永远也不知道七大家究竟强大在哪里,拥有怎样的权力和势力。

    以七大家的身份地位,自然不可能去欺压一个普通的联邦公民,二者之间甚至可能永远都不会生任何关系,对于一般民众来说,七大家就像云层之上的遥远存在,存在于茶余饭后的闲谈之中,存在于非法贩卖的文学刊物之中,却不可能存在于自己的生活之中。

    七大家中的六大家族生活在都星圈三颗行政星球上,唯一不在上林大区范围的是西林钟家。

    西林只有一个钟家,和其它的家族相比,钟家在民众中显得更透明一些,因为从无数年前的联邦开拓时期起,钟家的第四军区便承担了联邦最边缘的防卫工作,除了在东林大区的那次意外事件之外,第四军区从来没有辜负联邦人民的期望。

    许乐系好了风衣的扣子,站在风雪里等着大巴,时不时抬头看一看不停落雪的天空,心里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他只是一个逃犯,谁知道竟然能够看到传说中钟家的人物,甚至还和钟家的小姐在一起呆了那么多天,而且在机场上居然看见了钟家的夫人,那可是第四军区的司令夫人啊……原来传说中的大人物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看上去还是蛮温和的。

    这时候的许乐并不知道,小西瓜的母亲不仅仅是第四军区的司令夫人,更是一间巨型公司的董事长,不然只怕他会被吓的更厉害一些。眯着眼睛看着天上落下的雪,此时少年的心里早已平静,只是有些略微遗憾,那台碎掉的m02大概会一直在太空里漂流,直到某一天被扔到无尽虚空里成为垃圾……

    替自己第一次亲密接触,第一次亲手修复的破旧机甲哀悼了片刻,许乐看了一下大巴的时间,想了会儿后,回头进机场买了一包上林特产的小狗饼干,脸上顿时出了快乐的笑容。

    以前在东林的时候,他就知道上林的小狗饼干,23频道的广告倒是看了不少次,可一直没有机会亲口尝到,毕竟两个行政大区隔的太远,不是所有商业公司都愿意做饼干这种低利润的生意。小狗饼干很脆,许乐吃的很开心,他在心里想着,自己确实是个乡巴佬啊。

    其实机场里的东西都很昂贵,只是他不在乎这一点,这一路上的消费他都是在刷卡,刷着那张老板大叔留给自己的三林联合银行卡,他也不知道卡里究竟有多少钱,不过好像怎么刷也刷不完似的。

    大巴来了,许乐跟着一个大皮箱上了车,辛苦地找到了座位,脱掉风衣坐了下来,将一整袋小狗饼干放在手边的食物架上,准备慢慢地,美美地吃一整路,忽然,他的手指忽然碰到了两根冰冷的细手指,把他吓了一跳!

    ——许乐惊愕地转过头去,只见一个戴着帽子的女孩儿正把手伸进袋子里,毫不客气地准备拿饼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