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一百六十七章 菊花夜市空袭及鸣枪

    许乐转身用坚实的后背抵抗漫天飞舞的啤酒瓶,正好看着遇袭的青龙山部队,只见无数酒瓶轰轰落下,斯处早已一片狼籍,餐桌被砸翻掀起,啤酒瓶在地面撞击碎开,溅起的玻璃碎片就像弹片一般危险至极。

    那名青龙山军官冷冷地盯着那边,根本不管那些危险的酒瓶擦着自己的脑袋飞过。

    砰的一声闷响,一个啤酒瓶砸到了他的头上,砸出一道深可见骨的血口子,军官面无表情地深吸了一口气,抹掉脸上的鲜血,忽然打破沉就,指着那边大声吼道:“给我打!”

    清龙山部队的装备远远落后于政府军,即便联邦国防部支援了很多,看上去却依然显得朴素到有些可怜,但他们的军事素养和纪律性却是远远过了政府军的平均水平,当那些凶猛的啤酒瓶飞过来时,他们或扑倒在地,或掀起餐桌,极为熟练地做起了趋避动作。

    此时听到长官终于命令开打,眼睛里早就开始冒火的青龙山士兵们高声喊叫了起来!他们拿起手边的不纯钢水壶,猛地向政府军那边掷了过去,开始了勇敢地还击。

    呼!呼!几唉……,水壶呼啸着飞了过去,这些水壶不像啤酒瓶能够炸开,但灌满了清水的不诱钢水壶,却格外沉重坚硬,去势惊人。

    紧接着是更多的不诱钢水壶,巨型冰雹般的水壶划破夜空,落在二军区官兵人群之中,出沉闷的撞击声,顿时砸的好些人头破血流,昏倒在地!

    满地残菊共泡沫溢出的啤酒一色,满天的酒瓶与不诱钢水壶齐飞。整个筒花夜市顿时陷入了一场危险的混战之中,流血的人越来越多。双方躲在各自餐桌后面,一边痛嚎,一边怒骂,短兵相接,杀红了眼般拣起身动任何硬物,砸了过去,场面极其壮观。

    夜市中其念食客,早在双方对峙时默默像飞鸟与走兽般散去,许乐则是意图调解而被困在了中间,时刻有被密集飞行物误伤的可能,幸亏大战一起,转盘里那位夜市侍者手急眼快,一把将他们两个人拉了进去,同时在头狈盖上了一片厚实的挡板。

    时不叫有沉重的撞击声在挡板上响起,拧着眉尖的许乐牟着露露的手,半蹲在挡板之下,被这些声音整的有些心慌意乱。

    偏生那位夜讧侍者倒显得比较冷静,蹲在角落里画圈圈,沉就元,语。许乐放下电话,问道“看样子好像你并不怎么害怕?”

    “咱们西林就是当兵的多,部队里山头最多,往前追几十年,几个,军区之间那些老恩怨多的数不清每次喝多了酒没事儿干,就开始痛诉当年战场上哪支部队抛弃友军,自己又是如何英勇,怎么可能不打仗?”

    侍者嘲讽说道:“听老板说,狗花夜市开了多少年,这些当兵的就打了多少年。尤其是从去年起联邦开始反攻,当兵的来的越来越多,打仗的次数也就更频繁了这不,上个,星期,西林红三师还和一军区特种机甲大队在这儿干了一架,最后救护车都来了三辆。

    “真够可怕的。”面色有些苍白的露露低声说道。

    “有什么可怕?当兵的打架也不会朝着我们这些平民老百姓动手。每次的损失自然有部队长官来赔偿,所有的设施隔两三周换批新的,老板也没有什么不乐意。至于我们就当看戏好了。”

    男侍者嘲讽着说道,看似无所谓,实际上话语里依然满是愤愤不平之意,片咧后他挠了挠头,感慨说道:“不过像今天这私场面还真少见,**,几百个啤酒瓶在天上飞,真***壮观。”

    正说着,头顶的挡板被一个重物狠狠地砸中,沉重闷响中,有灰尘簌簸落下。

    “隐蔽!隐蔽!这些龟儿子的水壶太硬咕!”

    “我**的!三班,去仓库把存的啤酒瓶运过来,弹药不够了!”

    “节约水壶!没多少了!指导员,带人去仓库抢啤酒!”

    “抢不到啤酒?给我抢烧烤用的炭!”

    “十点半方向,倾角三十度,五十米距离,给我砸!”

    无数愤怒的吼声和合令声传进挡板下方,冲突双方的官兵们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东西,在做着空袭和躲避空袭的战术动作,啤酒瓶呼啸着砸了过去,不锈钢水壶轰了过来,然后是沙滩上拣来石头,没有燃烧干净的原始烧烤炭,在这时刹,葫花夜市里的空袭弹药密度异常恐怖,甚至出现了啤酒瓶和不诱钢水壶在空中撞击同归于尽的传说镜头!

    挡板下方三个人面面相觑,许乐听着这些声音,感受着外面的混乱与危险,总觉得自己此时好像并不是在西林主星落日州,尔还是在前线的沦陷星战场之上,头顶飞掠而过的是联邦与帝国的导弹飞机,四处充满了树叶燃烧的味道,蘑菇状的硝烟。

    大混战已起,夜市里满是危险的物体在空袭,在这私时刻,面对着失去理智的官兵们,许乐清楚自己很难再起什么作用,他无奈地掏出了三七牌香烟,给那名男侍者了一根。露露颤着手指向他要了一根,点燃后深深地吸了一口,因为害怕脸色愈苍白。

    三个人蹲在挡板下,开始沉就地抽烟。

    一根烟将将抽完的时候,外面的声音终于生了变化,一片嘈杂混乱,脚步声,拳头落肉声,痛呼声,破口大骂声不绝于耳,唯独那些啤酒瓶和水壶巨大的响声再难听到。

    空袭警报解除,许乐将烟头掐熄,小心翼翼地抬起挡板往外看去。

    夜市里早已混乱不堪,先前分居两翼做远程攻击的双方,终于厮杀到了一处,开始近身搏斗,椅子砸到身上散成碎片,冷了的铁锅崩到头上鲜血横流,嘶吼声中,二军区官兵和青龙山军人们杀红眼般纠缠在了阴起。

    幸亏联邦的枪械管制异常严格,即便是前线部队,一旦撤回主星,也要执行人枪分离的规章制度,冲突双方没有人携带枪枝,只能靠拳脚来泄怒气,这场斗殴看上去状况惨烈,但应该不会出人合,许乐暂时放下心来。

    然而情况马上又有了新的变化。菊花夜市地处落日州繁华地带,四周全部是在进行休整的部队,这场政府军与清龙山之间的斗殴实况,极为迅的传播开来,秀,数看热闹的士兵都涌向了夜市。

    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总是容易被当前激烈的情簧煽动的热血沸腾,更何况政府军与清龙山之间的恩怨情仇本来就没有解决干净。

    率先加入战局抱拳的,是闻讯而来的二军区一批战士,紧接着一个清龙山后勤连队也加入了战斗,再接着又有一军区的某些战士看不下去,开始帮助一个战壕里的战友。

    革命不是请忿吃饭,聚众斗殴却真有请客吃饭的感觉,夜市里正激烈搏打的双方并没有呼三喝四,路过的旁人却是兴奋地自行加入,斗殴的队伍如雪球一般越滚越大,场面变得更加混乱!

    夜市里每个角落和空间中,都充满了拳脚腿影。二打一斗地主,三打一迹是斗地主,斗的你头破血流,顾前不能顾后,双方围攻包挡,断敌后路,偷桃袭阴,辣手黑手,鲜血横流竖流,皮带不在女王的手中,只在夜空中飞舞。

    上千号人混战于夜市之中,无数双脚将金黄色的特花踩的稀烂,再和地面的啤酒泡沫,玻璃碎碴儿,泥巴碾在一块,变成了某种难以形容的混合物,溅起在人们的裤腿上,脸上。

    “好家伙,真***壮观。”

    许乐脑中的酒意根本没有退去,昏昏沉沉地看着这幕,震惊无比感慨道,紧接着想道,接到自己电话的宪兵为什么还没有赶到?

    夜市混战激烈,在前线的政府军总是人要多很多,哪怕仅仅是二军区的部队,也要比清龙山的人多,不多时,政府军方面逐渐占据了优势,将对方压迫到了夜市西北角。青龙山战士们的头上身上,都带着或多或少的伤痕,却不肯认输,咬着牙死挺。

    宪兵还没有赶过来,七组的人却先到了。

    正在金碧辉煌里花天酒地的队员们,听说不远处有一出大戏正在上演,无论是痞气十足淡看风骚的老队员,还是纨绔无耻最喜风波的新队员,都不肯放过这个看热闹的好机会,兴致勃勃地赶了好几十人过来。

    七组队员们看着这幕感到无比兴奋,不顾四周人的脸色轻佻地吹起了。哨,甚至替双方开始加油,然而忽然间有人想到自家主管好像先前就是在这里喝花酒!

    看眼前地面啤酒瓶碎作一地,夜市一片狼籍,根本找不到一处完好的地方,众人脸色剧变,开始担心起来。虽说他们都知道许乐的战斗力极为生猛,然而上千名酒后士兵闹事,即便军神大人亲身在此,只怕也要避而远之,谁又能是真正的千人敌三

    熊临泉瞪着眼睛找了半天,没有在这一片混乱中找到许乐的踪影,打电话也无法接通,脸色顿时黑沉的像是黑糊糊的锅底,l悍勇如他,面对着疯狂的夜市斗殴现场,也不禁有些惴惴。

    他深吸一口气,痛苦地喝了一声“**!”

    然后他随手捧起脚边泥中的一口大铁锅,盖在自己的头上,向夜市里面冲了过去。

    (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