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一百六十六章 菊花夜市空袭及鸣枪

    凰酗鞘花夜市甲有符花一金灿灿地布置在转台卢旁六脚馏。

    许乐担忧着两群官兵间隐荡着的情绪,侍者表情平静地推来了十几盘吃食和四瓶冰镇的啤酒,大概是在夜市看多了亡兵闹事的戏剧,早已习,旧,绝不紧张。

    夜市两方的军人虽然在酝酿着愤怒的气氛,但大概是顾忌到遍布落日州的宪兵,所以并没有动手,许乐摇了摇头,用手指尖舌了一下微痒的浓眉,放下了心中的那抹担忧,启开啤酒给露露倒了一杯。

    金黄色的液体承着泡沫溢出杯口。此时不是金碧辉煌夜总会的豪华包厢中,他与女孩儿单独相处于海风之中,一时间竟觅不到什么太多的话语讲,他们本来就是陌生人,只不过多年前偶有相逢。

    许乐的沉就有些部队是因为紧张,硝烟战场、生死契阔很能激起人类本能的**,大抵是因为畏惧死亡而产生的传宗接待潜意识所顺延的**爆?

    他是个正常的年轻男人,值此凉夜可期之欢愉,自然有所期盼和兴奋。露露暗底里也有些紧张,还偏偏生出与她从事职业完全不符的尴尬,于是二人只好低头微笑浅笑喝着酒,闲聊着一些关于临海州的建筑风情之类,而这却不是许乐所接长,露露小姐所能知的事。

    不知道多少杯啤酒下肚,酒精上头,身旁的女孩儿又变得更加漂亮了几分,诱人了几分,许乐感到脸庞微热,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却骤然听道右手方传来一道嘲讽之意十足的声音。

    “一群泥腿子,在那破山望看来真是穷,旧了,这么多人就点这么点儿东西吃。我说你们已经生生花了我们那么多军费,何必装成这剔破模样?”说出这句话的是第二军区一名军官,大抵是喝多了酒,再也没有什么忌惮,将内心里的不屑恨意全部泄了出来。

    听到这句酸就罩极的嘲讽,联邦政府官兵们开始大声地哄笑,挑衅一般呼喊着夜市老板,要给反*政*府军那边加些菜。

    清龙山的战士们听到这此杂音,愤怒地抬起头来,盯向了那边。

    穿着单薄浅色上装的他们,看上去就像是一群杂牌兵,但他们的纪律真的异常严明,虽然愤怒,却保持着绝对的沉就,然而正是这种沉就,骤然间爆出了某种气势,压抑的整个夜市莫名安静。

    许乐看到露露有些紧张,低声解释道:“是来前线支援的青龙山反*政*府军,如今的联邦特一军。”

    听到他的解释,露露没有鼎然,清媚的脸上害怕之色更浓,毕竟是生活在c!的普通女孩儿,从小到大听多了联邦政府的宣传,很容易将反*政*府军和粗暴血腥残忍这些词汇联系到一处。

    许乐沉就无语。

    如今联邦大和解,帕布尔总统,与南水领袖历史性握手,清龙山反*政*府军被改编成了特一军,但横亘在人们心中的那道裂痕,却不知道何时何日才能真正的抹平。

    他自己都经常忘记特一军这个番号,习惯性地称呼这些军人为反*政*府军。

    夜市一角的清龙山战士们在长官的冷厉目光下低下头来,继续安静地进食,时不时拿起手边的水壶喝上一口清水口许乐看着他们桌上并不多的食盘,和食盘中那些便宜的食物,心中生出些微感慨,感慨于对方铁一般的军纪,和某些与众不同的气质那是一种朴素甚至贫穷才能衬托出来的理想主义光泽。

    可既然已经改编,联邦政府总不至于还要苛扣对方的后勤补给,许乐如墨般的双眉间闪过一丝疑惑,拿出军用加密电话拔通了施清海的号码。

    没有人接电话。

    他墨眉间的疑惑转化为淡淡担心,施公子是清龙山提名、总统官邸直接任命的双方联络官,位阶极高,难道还要去出什么危险任务?

    青龙山的官兵们刚从前线回来,身上满是风尘之色,刚下战舰随便找个地方充充饥,不料却选中了菊花夜市这个,军人最爱聚集的地方。

    这群朴素的战士们用最快的度吃完盘中食物,盘子很干净,没有浪费一粒米,然后准备列队离开。很明显青龙山部队来前线前受过严格的壬诫,尽量避免与政府军之司生冲突。

    那位没有佩戴任何联邦军衔的军官走到柜台处,掏出几张钞票结帐,对侍者说了几句什么,然后笑着点头表示感谢,下属官兵们知道说好了,取出身边的水壶走到柜台前开始排队,极有秩序地依次从夜市净水机里接水,将水壶灌满。

    看着这一幕,许乐有些动容。

    动容的不仅是他,二军区的官兵们沉就片刺后,看着这些清龙山的士兵准备离开,被酒精挑弄的异常激烈的情绪,再也无法控制。

    “我忽然明白这些只会杀自己人的泥腿子,为什么舍得花钱来这家夜市吃饭。”

    一名少校军官望着正在接水的清龙山部队,嘲讽说道:“你们明不明白?”

    整桌的军官带着鄙夷之色摇头。

    他们今夜本预备在金碧辉煌夜总会宴请几位来自三军区的战友,结果却没有办法进场,早就憋了无穷闷气,在路上却倨之溺着一个下级冻队一所以一百多人干脆就在夜市里喝正凰凛n谁料到喝至亢奋时,却看见了不共戴天的仇人,哪世肯放过羞辱对方的机会。

    那名少校军官冷笑着说道“那是因为这群王八蛋穷的没钱找女人,也没资格找文上团女目员跳舞,如今投靠了我们,更不敢去强抢女学生,这他妈憋屈的,只好自己爆自己人的甫花,蔼花夜市?我想他们住的营房大概也叫葫花营。”此话一出,政府军这边又是一阵放肆至极的哄笑。

    正在排队接水的清龙山战士们唰的一声抬起头来,愤怒地盯着他们,大部分人被这些恶毒的言语撩动的再也难以保持冷静,开始冷冷地卷起薄薄的军装衣袖,就像卷动着武力的条。

    落日州里,士兵们酒后打架是最常见的事情,看到青龙山方面似乎准备动作,政府军官兵没有表现出任何畏怯,冷冷地站了起来,握住了桌卜的冰凉的啤酒瓶。

    那名青龙山部队长官沉着脸一摆手,压制住手下的怒火,沉就片戴后望着远处的政府军官兵们说道“今天的事情,我会通过联络处向司令部进行投诉。”“欢迎投诉,这位菊花长官,不过我劝你投诉之前,最好先把联邦军队荣耀的肩章戴上,既然已经投靠了我们,就不要还想留着什么颜面。”二军区那名少校军官说道,他身后的政府军官兵开始吹起口哨,方,数污言秽语喷涌而出。

    许乐沉就片刻,离开了凳子,转向了右手方那群政府军官兵。

    依照她的性情,如果这些削意挑事儿、不顾联邦大局也要羞辱青龙山至死的家伙是别的部队,他早就会忍不住飙虽然他是联邦军方剩意培养的重点对象,虽然他对青龙J上层没有丝毫好感,杀过麦德林,整治过南水领袖家的公子,但因为张小萌和施清海的关系,他从情感上不能接受清龙山的士兵们任人羞辱。

    但羞辱清龙山的官兵们来自第二军区,所以他能理解他们的愤怒,安静沉就地听到此时此刻。

    数十年来,联邦政府一直在显上围剿青龙山反*政*府军,双方不知道死了多少人,做为主力的第二军区部队,更是与青龙山反*政*府军之间结下了血海深仇。

    这些情绪激动,渴求一战的二军匹官兵们,肯定有最亲密的战友、最敬慕的上级,死在青龙山反*政*府军的子弹之下,如此仇怨又怎是政治家们一次握手便能解决的问题。

    可这事情终究有些过了,面对着帝国人的侵略,联邦总攻正在轰轰烈烈的进行,落日州里却要上演兄弟反目的一幕,许乐无法接受,他对着紧握啤酒瓶,似乎下一刻便会冲出来的政府军卡兵们喝斥道:

    “够了!是不是要让宪兵来把你们全关进小黑屋去?”然而他只是用强力手段收拾过七组里的老爷兵,没有亲自处理过部队里的骚动事件。他并不知道,完全喝茫了的士兵们,已经天然进入了亢奋斗殴准备状态,就像东林电子墙那边被大叔撩拨的欲仙欲死的公牛般,只要稍有触碰,便会敏感地跳将起来……,这种状态下的士兵,根本不会在意言语上的惘吓,反而恰好很需要某个让事态激出来的点。

    筒花夜市里对峙的双方不知道他是谁,昏暗的夜色与酒精激红的双眼让他们看不清许乐的脸。更关键的是,他今天晚上穿的军装上面并没有佩戴中校肩章,是为低调,却是麻烦之肇。

    所以很遗憾,许乐的出面“斥,便成为了那个点。

    “你丫是谁啊?”二军区那名少校军官打了个酒嗝,斜也着眼望着他,目光又掠过他的肩膀,落到那群清龙山士兵的身上,猛然间脸色骤变,亢奋至极嘶吼道:“兄弟们,上!”上的不是人,也不是子弹,而是啤酒瓶:

    拥有成熟街市斗殴经验的政府军官兵们,嗷嗷叫着,把自己手里的啤酒瓶向为花夜市那头扔了过去,一时间,落日州的夜空里充斥着呼啸破空的声音,酒瓶砸在人身上或地面上的沉闷响声。

    有几个酒瓶有意无意向着许乐的身体飞了过来,他脸色难看至极地转身,将露露的身体全部护在怀中,任由那几个,瓶子砸到自己背上,嘭嘭嘭嘭……若听到鼓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