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一百六十五章 人生不只初相见

    房门紧闭,豪华包厢里的乐曲声再次响了起来,却没有人唱歌,在烟草与酒水的混合气氛中,七组队员和身旁的红牌姑娘们窃窃私语,看似聊的无比热络,纵情欢愉,实际上他们的眼或心都一直瞄着那边。

    覆在沙上的高级密织纤维就像是一道道斑马身上的线条,在线条的尽头昏暗处,或者说是阑珊处,许乐双手捧着酒杯,正极有兴致地与那位黑色小礼服女孩儿聊天。

    房间里的人们很好奇,这名叫做露露的女孩儿是谁,她和许乐之间又有怎样的关系。

    “最近过的怎么样?”许乐认真看着她的双眼问道。

    因为他的态度,露露感觉无比温暖,抿唇甜笑说道:“在夜总会里做,当然要比在星辰会所里强多了,只是西林离家太远,很难回家,偶尔……觉得太无聊,没想到今天居然能看见一个认识的人。”

    那是人生偶然相逢,极久远的小故事,如果不是去年联邦所有媒体都在暴炒国民少女的那椿绯闻,电视上出现过很多次戴着墨镜的许乐形象,露露或许根本无法记起当年那个可爱有趣的男学生。

    也正视新闻,她才知道当初有过一面之缘的可爱男孩子,如今居然成了联邦里的名人,震惊之余,自然更多的关注他的新闻,所以今夜在迷幻灯光下,才能一眼认出许乐。

    当时她很紧张,依然尊敢地站了起来,自荐于灯光之下,本不希翼对方还能记得自己,但不知为何,又有着隐隐渴望……不料对方居然真的认出了自己。

    是的,这位穿着黑色小礼服的漂亮姑娘,就是当年许乐带着邰之源破处时,在会所休息室里遇见的露露。

    那个故事过于久远和细微,除了留给临海州夜场一个草鸡变凤凰的传奇之外,并无法在欢场麻木的历史中刻下太多烙印,a牌白琪成为了一个神秘年轻人的情妇,而她当年的那些姐妹依然要持续着卖笑的生涯。

    许乐本不应该记得,却真的没有忘记,人类的记忆总是很奇妙的一种事情,一面之缘或许再不相逢,却总留下几层美好曼妙的片段在心底。

    那日在会所醒后,他的指尖触过这位姑娘润嫩的大腿,这位真实年龄比他还小,却硬逼着他叫露露姐的漂亮姑娘,曾经穿着一身睡衣,跋着一双拖鞋,非要挤在他身边涂脚指甲,带着一丝戏弄的意味不停诱惑他,他还曾与她还有那些她在会所的房间里无聊却又满是荒谬意味地打牌闲聊。

    如此种种,都是回忆,,不好忘记。

    许乐给她倒了一杯酒,看着容颜未老反而更加丰艳的女孩儿,心中不由生出并不符合他年龄的感慨。

    那时他是穷门房,对方是会所里的姑娘,如今他已是联邦名人,率领着百把来人,握着好多条枪,对方却依然还是那种姑娘,只是换了工作的地方。

    时间过的太快,数年一晃既过,这世界改变了很多,邰之源那个死气沉沉的太子爷,想必再也不会如当年那般聊真正的少年狂。

    露露浅浅抿了一口酒,注意到房间里其他人的诧异表情和压抑气氛,心中难免紧张,微仰着头看了许乐一眼。

    从临海州会所里的普通姑娘,变成了金碧辉煌夜总会里的红牌小姐,想来这些年混的不错,事实上当年她就生的极为好看清媚,只是少女时脾气太硬,才一直无法出头,这些年渐渐斩断了青春的尾巴执拗,整个人显得安静柔顺了很多,却也不知是不是沧桑磨砺出来的表像。

    “这边挺正规的,东家待我们也不差,直接上的二级医保,每年都还负责一趟来回的路费。”

    露露笑了笑,继续先前的话题,大概是因为有种相逢微时的感受,她强抑紧张主动坐到许乐的身边,却不想让对方流露出一丝同情自己的情绪,所以回答的格外认真,强扮着某种风轻云淡。

    许乐本身是社会最底层的矿工孤儿,少年时随着大叔出入各种疗养中心,被那些姐姐们调戏惯了,怎会有居高临下流露同情的心思?

    “那还真不错。”

    他很认真地回答道,接着毫不犹豫地将自己的联系方式告诉了她。

    露露明显被他的举动惊的有些呆住了,这个年轻人难道不知道自己和他是两个阶层的人,难道他不是应该为了避免麻烦,和自己保持距离?

    许乐说话的语气很认真,留下联络方式的动作很自然,女孩儿被他流露本性的举动温暖的无以复加,仰着头怔怔地看着他,半晌后才醒过神来,低头倒酒掩饰自己的真实情绪,低声诚恳问道:“能不能告诉我,白琪现在怎么样了?”

    白琪当年只是会所里的a牌,连高级妓女都谈不上,一夜**之后,却成为了千世邰家的正式外室,虽然只有几个人知道她那位恩客的真实身份,但她已然是临海欢场的一段传奇。

    可露露却一直担心这个再没有任何音讯的姐妹,许乐听出了她问话中的诚挚,心想这位女孩儿的性情真是不错,斟酌片刻后,笑着说道:“据我所知,她过的很不错。”

    因为有所感慨,许乐连着喝了好几杯烈酒,醺然之意大作,腹中却感觉有些饥饿,很想吃些什么。

    他的右手不自然地揽着露露柔软的腰肢,指尖隔着薄薄的衣质,细腻地触碰着微热的滑腻,有些僵硬。

    露露清晰地感受到许乐的情绪变化,心中暗自偷笑,旋即却是真的生出一丝久违的轻羞,她好奇地仰着清媚的脸蛋,认真地看着他的侧脸,有些期待今天晚上会生些什么,说真的,她真的很愿意,不是因为当年的学生哥已经变成了大人物,而是因为今天晚上的那些细节,很美好的细节。

    许乐却注意到包厢里的气氛有些怪怪的,明明乐曲声越来越强劲,灯光越来越迷离,房间里的男女们却枯坐于沙之上,表情略显不安。

    “无上装时间早就应该到了。”露露眉梢闪过一丝难堪,轻咬红丰的唇瓣,凑到他耳边轻声说道。

    “噢。”

    许乐在都特区的时候,经常被利七少爷拖着去一些高级会所,看多了那些小明星舞台下的妩媚风情甚至是淫亵,虽未曾真的尝过肉味,却也并不陌生这种状况,稍一沉默,便知道是因为自己在包厢里,队员们有些放不开。

    他更不愿意让露露留在这里,虽然她绝不是他的谁,可想到那种画面,那颗隐性大男子的心脏便开始不愉快起来。

    他牵着露车的手站了起来,对房间里的众人说道:“我们要去吃夜宵,你们慢慢玩。”

    七组汉子们一阵愕然,怔怔看着许乐拖着那位漂亮女孩儿离开房间,看着房门紧闭,才明白生了什么,瞬间爆了一阵强烈的欢呼声。

    一直沉默坐在阴影中的白玉兰拉开身旁女孩儿放在大腿根处的手,对身旁几名老队员使了个眼色。

    夜总会大厅里的队员们,看着许乐拖着一名女孩儿往建筑外走去,在酒精的作用下,浑然忘了当初对这家伙的恨意与惧意,纷纷吹起了刺激的口哨。

    那些口哨声吹的露露前所未有的羞,双颊骤然烫红,直到走出夜总会,站在一片幽蓝之下,才被远处吹来的微凉海风吹的清醒了一些,知道这一切并不是梦。

    “虽然我知道这种时候,最好不要打扰你,但为了你的安全,我们必须得跟着。”白玉兰带着熊临泉几个人匆匆从夜总会里追了出来,望着许乐苦笑说道。

    “不用了。”许乐笑着摇摇头,“只是去吃吃宵夜。”

    众人的心里同时伸起了一根中指,白玉兰平静说道:“不要忘记上次国防部和联邦调查局过来的消息,百慕大那两名专家要杀你,在落日州是他们唯一的机会。”

    一直像温顺小羊羔般依偎在许乐身边的露露,惊讶地抬起头来,不明白他们在说些什么。

    “不用担心,那两名专家还没来落日州。如果他们到了,我会告诉你,相信你们这些真正的专家,总不会眼睁睁看着我被他们杀死。“许乐肯定地说道,却很难向下属们解释自己的情报来源。

    在某些世家势力的掩护下,联邦调查局无法查到那两名杀手的踪迹,但他是宪章的第一序列保护对象,联邦中央电脑从收到警报的第一秒钟开始,就开始对西林与百慕大边境所有的新入芯片信号,进行无差别梳理。

    面对着海量的数据流,也只有计算能力恐怖到无法想像的中央电脑,消耗大量的资源,才能做出准确的判断。事实上,百幕大那两名专家进入西林不到两天,所有的踪迹已经被老东西盯死,然后传给了许乐。

    宪章光辉就像是许乐身后的一团圣光,在联邦之内,谁能暗杀他?

    白玉兰沉默片刻,看了一眼他身旁的女孩儿,轻声说道:“注意影响。”

    五分钟后,许乐和露露手牵着手,来到了距离夜总会不远处的一家夜市。

    因为海风有些微燥?是在战场上见了太多的生离死别?又或许是在远离家乡的前线,偶遇再相见的旧日姑娘,夜晚的落日州没有人会认识他……他放肆地牵着女孩儿的手,软软的很舒服。

    前方是海畔一大片秋菊花园,故而这家夜市被称为菊花夜市。

    坐在环形食盘转台之畔的高脚凳上,许乐来不及去轻撩女孩儿颊畔被海风吹乱的丝,微眯的目光便落在了两边。

    夜市两侧分别坐着两群军人,其中一群军人军装色调略浅,没有任何标志,坐姿端正,军纪严明,正沉默地吃着饭,正是前来西林前线支援的青龙山反*政*府军。

    另一批满是敌意眼光盯着青龙山反*政*府军的军人,则是来自第二军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