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一百六十二章 扶门不解

    莫愁后山没有出手,却没有什么烈风来自宪章局大楼,这个事实令很多人感到诧异惊奇,更令易副司令感到脑后传来阵阵凉意,虽然他和很多军方高级将领一般,用看着初生兽雏的目光看着许乐在前线的每一步前进,也知道费城老师长对这今年轻人的期许,但眼下生的这幕,实在是令他难以理解,甚至可以说无法想像。

    被许乐殴打昏迷的宪章局官员被接回了西林主星,令所有人感到震惊的是,宪章局非但没有马上拿出对许乐的处罚意见,反而严厉地批评了在前线的三支官员小组,措辞之激烈乎人们的想像。

    这意味着什么?宪章局不打算追究许乐的责任,反而因为这个年轻中校的愤怒向自己的下属摆出冷酷的脸面?没有人敢于相信这种推论,易副司令也是如此,他透过落地舷窗,看着灰白色战舰壳体上线状雷达与视界更远处那颗蓝与灰黄分庭抗礼的星球,陷入了沉默。

    ………………

    ………………

    都特区,那条死路的尽头,青树掩映下的灰色宪章局大楼内部,正生着一场有关此事的深入谈话。

    “一天到晚只知道抱着死规章不放,在部队的面前还要扮演审判者和引导者,如果我不是前线的官兵,只怕早就端起卡宴,把这些家伙全部扫死了。”

    苍老的邰局长盯着升出桌面的光屏,微耷拉着的唇角泛起一丝深刻入骨的嘲讽,继续淡声说道:“他们在这座大楼里总能表现的如家庭喜剧演员一般和睦平和,似乎每个人都是变了性或难看些的简水儿,讲讲俏皮的笑话,让办公室和地下永远充斥着温暖的笑声……我总以为这样的一群官员,一旦外放也不至于马上就变成机器人。”

    崔聚冬沉默片刻后不安微笑回答道:“从宪章局里出去的官员,骨子里总还是有些优越感,再说,毕竟我们从事的事业牵涉到联邦的安危,总要让工作人员除了拥有高级权限之外,也要获得联邦其它部队的真心配合。”

    邰局长挥了挥手,阻止了崔聚冬的解释,说道:“有了权限,如果还要真心的配合,就不要总想着以权压人。至于说到优越感,只不过是一群服务人员,真不知道这扯淡的优越感从何而来。”

    老局长唇角的笑意越来越不可捉摸,说道:“联邦更新的安危永远只和老东西有关,和我们这些外延程序和清洁工有个屁的关系。“

    崔聚冬沉默苦笑,他知道局长说的是实情,只不过联邦普通民众和各个部门并不知道宪章局内部的工作流程,光辉笼罩四野,神秘感因为严苛的宪章纪律而越深沉,所以宪章局工作人员才会受到如此多的尊崇与敬畏。

    如果不出现什么大的意外,比如说议会忽然有三分之二的议员联邦反对,崔聚冬助理将是下一任的宪章局局长,但在一手提拨培养自己的老局长面前,他无法表达更多的劝解与反对,昨夜局长亲手签署了书面文件,对前线所有的宪章局官员做了一番披头盖脸的怒责,不知道这样能不能让官员们与前线部队间的配合变得更好一些。

    “我现在最担心的,是许乐中校的权限等级。”

    他看着局长略显疲惫的面容,不安地提起另一个话题:“现在通过各种方法,都无法查到他的确实权限等级。但根据白芝的回报以及另一名官员的证言,他确实拥有第一序列权限。“

    “如此说来,163网络最终启动程序,确实是由他出的。”

    “三个问题。”邰局长的神情变得凝重起来“,一,他什么时候拥有这个权限。二,他为什么能够拥有这种权限。三,在那个野外的基点里,他的手中并没有启动程序数据包,他是用什么方法命令中央电脑启动了整个网络?”

    邰局长缓缓闭上双眼,沉声说道:“我们其实都清楚,许乐中校就是第七十二号异常情况,我们一直在关注他,可是谁能解释这三个问题?尤其是最后一个问题,战舰上的数据监控通道,根本没有捕捉到他与中央电脑的联络,谁能解释这个问题?”

    “无法解释。”崔聚冬认真回答道。

    邰邯局长沉默很久之后,睁开双眼,用略显浑浊的眼光,看着面前光屏中不断闪烁,然后如瀑布般落下的白色机械字符,声音冷静到了极点:“老东西,这三个问题你能回答一下吗?”

    光屏上不停倾泻落下的白色机械字符骤然静止,凝成一行清晰的人类文字。

    “许乐中校第一序列权限的获得,完全符合第一宪章规定。”

    除了这句话,冰冷机械的联邦中央电脑没有给出任何补充说明。

    “这不知道是房间里的两位宪章局领导第几次尝试这种查询操作,对于中央电脑的这个回答熟悉到了极点,他们清楚,这代表着该项权限授予属于绝密。

    “连我都没有权限知道的绝密,是什么绝密?浩劫前的瑰丽画面,还是五人小组**的私生活?”邰局长微耷着的唇角再次泛起浓郁的嘲讽,只是此次是自嘲。

    宪章局的这间办公室,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甚至比总统官邸更加重要,此时的沉默死寂,清楚地显示出许乐拥有的权限等级,是如何地困扰房间中的二人。

    沉默许久之后,邰局长浑浊的双眼里忽然闪过一道微光,说道:“权限是什么时候给出去的?”

    联邦中央电脑此次毫不犹豫,给出了一个非常具体的年月日,甚至精准到了秒的单位。

    “许乐那时候已经逃离东林,在都星圈,任第七小组主管,刺杀麦德林事件之前。”

    崔聚冬这一年多的时间,一直在暗中观察许乐,做为为数极少知道许乐真实身份的人物,他警惕而不安地将许乐身上生的事件,编织成了脑海里深刻的时间链条,所以此时脱口而出。

    邰局长又沉默了很久,然后深深地吸了口气,带着一丝数十年工作生涯里凝结成的感慨微笑说道:“人类,还是永远无法了解地下这台电脑的思维模式……老东西,你说是不是这样?”

    光屏上的字符再次凝结:“我不清楚。”

    “既然都不清楚,那还搞什么搞?我不管了。”邰局长颤巍巍地站起身来,从办公椅后抽出那根一用许多年的球杆,对崔聚冬微笑说了几句,便向门外走去。

    崔聚冬目送他的背影,也忍不住苦笑了一声,局长打高尔夫三十年,却依然执拗地不肯区分铁杆木杆,大概只能这种有强迫症的厉害人物,才足以执掌宪章局。

    然而即便是老局长,也连续两次在那名叫许乐的中校面前感慨离去,不复再问……他看着光屏上再次如瀑布般倾泻的白色机械字符,眼角微微抽*动一丝,终究还是化为一声叹息。

    ……

    ……

    联邦第一宪章是七十万字还是一百七十万字?那些如瀚海般的附加注释文件,要用多少存储空间才能放下?许乐在自己的逃亡生涯里,无比畏惧这个覆盖联邦生活无数面,却像空气般隐形于身边的第一宪章,所以他在梨花大学的门房和图书馆里认真研究了许久,却也不敢说完全了解。

    从这种意义上来说,宪兵就应该是维护宪章尊严的兵?许乐坐在门内,白玉兰倚在门外,两枝烟便将对方打走,心里却都没有太多底气,哪怕是拥有宇宙大杀器的前者也是如此。

    “除了昨天夜里那个消息之外,眼下最重要的消息,就是今天上午,3320星球的总攻也正式开始。”白玉兰吸了一口烟,轻声说道。

    许乐的眼睛亮了亮。

    3320行星是此次胜利军事行动的重中之重,帝国远征军的主力部队便驻扎于此,联邦军方也在这颗星球上投入了最强大的兵力,前敌总指挥部放置在行星上方的战舰上,统率前线部队的西林老虎,也一直虎视眈眈于此。

    “这是真正的大事,我们这点儿小破事怎么能比?”他摇头说道,却没有人回答。

    因为那种隐形存在的压迫感和不知道结局如何的未知感,禁闭房间内外的闲聊其实显得格外干涩,几个人的表情显得有些木讷。

    不远处树荫下的七组队员们,也因为高原干燥的空气和闷热的气温而显得有些恹恹无力,低头沉默地进行枪械保养,再也没有什么精神去进行聊天活动或吟唱难听的民谣。

    若指挥部真的对许乐做出冷漠残酷的处罚,他们必将脑袋热,飙,哗哗变,不理最后结局如何惨淡,倒也图个快意恩仇。然而如今上层对这件事情的冷处理,却让他们有力无处使,憋闷的无以复加。

    就在这种看似日复一日,似将贯穿无数日子的沉闷生活没有尽头令人浑身干枯乏力时,忽然有一辆军车驶到了营房正门处,走下来一名军官。

    七组队员们纷纷站了起来,报以警惕的目光。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这名军官沉默走到禁闭房间之前,招手唤走两名宪兵,一句话也没有对营房里的队员们说,上了军车便绝然而去。

    队员们愕然。

    许乐站在房间门口,也愕然无比,手扶门框做思考状,心想难道这件事情就这样荒谬地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