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一百六十一章 禁闭的日子

    “三个月亮爬上来,照着妹妹筐里的野菜,三个月亮落下来,吃光妹妹做的野菜,三个月亮不见了,妹妹也不见了,三个月亮升起来,妹妹你什么时候回来?”

    夜穹里三轮或大或小或缺或圆的伴月,照耀着安静的军营,在一片连绵屋顶上镀上一道明亮的银光,几个粗哑的声音轻声哼唱着一憨拙的歌谣,为这副美丽的夜景做了次不和谐的伴奏。

    这是一西林民谣,讲述的是几十年前163行星被帝国远征军占领之后,遗失在星球上的联邦民众的生活。联邦社会在这些年里刻意淡忘包括这颗行星在内的三颗沦陷星,但西林大区的原住民们却无法忘记,这歌摇传播甚广,七组里虽然没有西林籍的队员,但在前线呆的久了,所有人也都会唱这歌。

    许乐坐在门后的绿色布凳上,叼着根烟翘看着天上的月亮,三月同存的天文现象据说还要持续四十六天,自己还要被关多少天呢?

    “我说头儿,唱的怎么样,你总得给句意见。”

    熊临泉粗着嗓子问道,菱形基地设置在高原之上丨,海拨虽然不是太高,但空气格外干燥,加上这些军人们习惯了烟不离唇,所以嗓音较往日更加粗豪,嘴唇上面满是细细的裂口。

    “嗯,说实话确实不怎么样。”坐在门后的许乐笑着说道,他很清楚这些家伙是怕自己被关禁闭太过无聊,所以才换着法子来陪着自己打时间。

    本来极为愤怒,时刻准备疯狂咆哮的七组,如今早已平静了下来,因为接下来生的事情,让他们找不到任何飙的理由和借口。

    联邦军方指挥部查觉到了军营里的异象,极为英明地做出决断,把许乐从战舰转移到地面,关进了七组自己的营房……这究竟还算不算禁闭?除了不能走出房间自由行动,他的生活并没有什么问题。

    当然,此时的门外多了两名如雕像一般的宪兵。

    这些天,许乐一直老老实实地呆在房间里,一只脚都没有越过界线,只是一直没有等到都星圈那边的具体惩戒措施,无论是正式逮捕,押回受审,还是直接再次被关进倾城军事监狱,再坏的结果,也总比等待坏结果要好受些。

    在这无聊的日子里,他经常搬个板凳在门旁坐着,享受着队员们用谄媚表情递进来的香烟,与他们闲聊,听他们唱着难听的歌曲,说着烂熟的冷笑话,然后笑。

    他感觉自己像是回到了东林,变成了一位年老的失业矿工,沉默坐在街边,看着那些孩子们在玩耍嬉戏,脸上满是充满了岁月矿坑痕迹、格外坚韧如铁一般的皱纹。

    就像此时深夜里的七组小型民谣演唱会。

    ………………

    ………………

    阳光耀眼,空气干燥,香烟刺肺,许乐扔掉手中还剩一半的烟卷,抿了抿裂开的嘴唇,疑惑地从兰晓龙伸进门里的手中接过微型数据存储盒,联接到了自己的电话上,看着光屏上出现的那些画面,他的眉头忍不住皱了起来。

    守在门口没有任何表情的宪兵也终于皱了眉头,这些天他们被七组各式各样的慰问活动弄的实在是有些辛苦,此时看到对方似乎要违背禁闭条例,进行“暗中”的信息传递,终于忍不住想要阻止一下。

    而就在此时,用传统姿式倚门蹬墙低而立的白玉兰忽然间抬起头来,看了两名宪兵一眼,目光寒利如冰中抽出的刀,两名宪兵互视一眼,又站回了原地。

    许乐关闭了手机光屏播放的画面,望着兰晓龙恼火说道:“你觉得一个人无聊了,就应该看色丶情电影?”

    兰晓龙耸耸肩,理所当然说道:“难道沉闷的文艺片更能打时间?”

    许乐懒得理会他,心想小爷如果要看爱情动作片,随便让老东西几部过来,直接在脑海里看立体效果,你这算是什么享受?

    就在这个时候,他看到营房正门处,有一名穿着装甲师军装的战士鬼鬼崇崇地探头望了进来,与守门的七组队员小声聊了两名,最后看了一眼许乐被关禁闭的房间,才依依不舍地离开。

    许乐笑了起来。

    这些天,经常路过七组营房外的别的部队忽然间多了起来,借着各种理由,各种方式也要在大门处多停留片刻,像看神仙一般好奇看着七组队员和他们那个本来就很出名,现在名声更猛的主管。

    基地里的战士们,通过各种途径知道了宪章局与七组之间的冲突一——如果说这种大象与蚂蚁之间的对吼真算得上是冲突的话。许乐在战舰上痛殴宪章局官员的爆炸性新闻,更是早已传遍了整个基地。

    向来看不惯宪章局却警惧畏惧的联邦官兵及那些刚刚自山区撤回的铺网小组们,纷纷暗自此事叫好,摩拳擦掌之余,却也开始担心许乐和七组的下场。如今骤然密集的所谓路过,除了好奇兴奋之外,其实也是基层官兵用自己的方式来表达某种无力却格外有趣的支持。

    ………………

    ………………

    “能不能让我们和老板单独聊两句?没有什么别的事情,只是纯粹想安静地聊聊天。”

    白玉兰收回蹬在墙壁上的右腿,从军装上口袋里取出烟盒,给两名负责看守许乐的宪兵了两根,然后轻轻拍拍他们的肩膀,看着他们略显青稚的面庞,轻声细语说道。

    “这不符合规定。”一名宪兵有些犹豫回答道。

    “这几天你们应该很清楚我们头儿的性格,他是不会跑的。当然,如果他要跑,你们肯定也拦不住。”白玉兰给他们点燃香烟。

    宪兵拿着点燃的香烟,就像拿着红火的铁条,表情异常紧张,虽然对方没有威胁自己,但看着不远处树下正在摆弄链式弹匣的那些汉子们,依然感觉到有些不安。更关键的是,军方上层用这种儿戏般的方式对许乐中校关禁闭,已经代表了某种态度。

    沉默片刻之后,当了几天雕像的宪兵终于松动了身体,悻悻然地离开门口,被顾惜风一干队员亲热无比欢天喜地迎进了旁边的房间,然后那个房间里便响起了啤酒开启的声音。

    许乐坐在门内,看着门外烈日下白玉兰着光的脸,安静地等着对方开口。

    “现在基地里很多人都在说,许乐中校是条不叫的咬人狗。”白玉兰微笑说道:“当然是带着褒义的评价。”

    “我可没听出来。”许乐回答道,知道基地官兵的评价大抵是自己平时沉默略显木讷的性格,与忽然间爆出来的事件,沉默片刻后若有所思说道:“其实我不是一直这么沉默,少年时,其实也经常说些尖酸刻薄的话,不比兰晓龙差。”

    兰晓龙此时比平时沉默很多,听着这句话也只是耸耸肩表示不屑。

    白玉兰心想,你的少年生活向来是一个谜,相处这么长时间,

    七组里也没有任何人知道。

    “后来我现拳头比话语有力量,所以现在基本不愿意说什么,只愿意动拳头。”

    “我了解,但听到你在战舰上把宪章局官员揍了一顿,依然有些吃惊。”白玉兰微垂眼帘,说道:“以前七组接政丨府的暗活儿,和宪章局配合过很多次,我知道宪章局不好惹,非常不好惹。”

    “宪章是死的,人是活的,但宪章局里的官员真的很像死人,虽然听说在那幢大楼内部,他们也会像组里这些崽子样说些并不好笑的冷笑话”

    白玉兰抬起头来,看着许乐的眼睛说道:“不过昨天夜里战舰上传来一个消息,被你打昏的那名牛姓官员被接回主星治疗,可是宪章局并没有拿出对你具体的惩戒措施,还有一个很让人想不明白的事情……听说那个宪章局小组受到了局里严厉的批评。”

    许乐表情平静,哪怕身边和远方所有朋友都在担心他的安危,他一人也没有太多的忧虑,说道:“其实这几天里我一直在想,宪章局其实很重视七组,除了我们之外,你看公司里其它的小组,包括黑鹰那两家,以及青龙山的人,谁还会专门配一个宪章局的技术官员?”

    白玉兰说出刚刚探知的消息,其实是想通过许乐的反应,看看这件事情是不是他有什么关系,此时许乐的回答完全不能解决他的疑问。

    ………………

    ………………

    星球大气层外正在巡游的联邦舰队中,指挥舰的舰身并不是最大,也不是最显眼。在倒数第二层的指挥大厅中,战区最高指挥官易副司令,沉默地坐在宽大的束缚椅中,手旁的那杯咖啡早已冰凉,将军的心绪却无法完全平静。

    做为一位身经百战的高级指挥官,下方行星上激烈的战事,并不能让他情绪波动的太厉害,反而是昨天宪章局的反应,深刻地震惊了他。

    让许乐在七组营房里关禁闭,是他亲自签署的军令,这是为了保护军方年青的未来,军方护一下犊子,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只是在他想来,费城方面和邹应星很难直接对宪章局施加影响,能够从第一宪章中拯救许乐的,大概也只有莫愁后山那位夫人,毕竟邰家与许乐关系密切,而宪章局局长又刚好姓邰。

    谁知道莫愁后山这几天一直没有出手,可许乐依然安然无恙,在禁闭的日子里过的如此自在。

    ………………

    ………………

    (实在是太匆忙了,太匆忙了,一点儿没修……下面有重要的话,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