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一百五十九章 拳头

    白副主任拥有一张方正古板的脸,她的人生也是无比方正古板,然而今天看到光屏上那个权限序列数字时,却骤然想到还没有进入宪章局,正在都大学数学系风华正茂、指点星辰、感慨人生时的自己,以及那些青葱岁月烙在心上的一诗。

    苍白的山上开着一朵黑色的花,花瓣上刻着多年尘埃展示的无情年华,年华在女子流转的眼眸里,眼眸一眨,眨碎了永远惨白的山崖。

    很莫名其妙,难以言喻,偏在此时她想起这与当前状况完全无关的诗。

    她阴沉愤怒的方正面容霎时变得像诗中山崖一般惨白,如大楼地底深处那台伟大般机械冰冷信奉秩序规章的心脏再也无法受控制剧烈的砰砰跳动,浑身寒冷地现年华已去,黑花蒙尘,这世界上的事情早已如那懵懂的小诗般过于意象而显得虚妄荒唐。

    第一序列权限?帕布尔总统的权限是几级?邰局长和崔助理的权限是几级?军神大人李匹夫的权限又是几级?不是宪章局内部的例行考试,这里的层级也不是那并不高的宪章局大楼的阶梯,而代表着比星辰还耀眼的权力。

    “此事保密。”

    许乐默然请求联邦中央电脑封存了自己的权限等级,对着房间内震惊的快要面瘫的两名官员说道。

    大叔赠他体内灼热酸楚的神奇力量,联邦中央电脑赠他高级的权限,身躯快要变成强悍的机器,在宪章广场中与老东西像朋友般聊天,直面刺眼阳鬼……

    生在自己身上的很多事情,都让他觉得很荒谬,觉得自己是个妖怪。

    所以在日常生活中,他越来越少与那位老东西联络,更不想让人们可能接触到自己妖异的边缘。

    如果不是面对宪章局的尖锐调查,无法解释启动163整颗星球网络,他当然不想让宪章局知道自己的权限。

    他的性情并不喜欢玩什么低调的华丽,扮着某种温驯的动物去撕咬看似威严的猛兽,只是基于上述理由,他需要宪章局替自己保密。

    随着他的请求或者说是命令,桌上那台宪章局专用工作台光屏迅即归为黑暗,从此时起,很难再有人能够查到他的权限等级。

    这个画面令没有进行任何操作的白副主任及正在从地上爬起的官员再次震惊,震惊之余的天然怀疑顿时散去大半。

    “我可以走了吗?“许乐问道,却总觉得自己好像还有些事情没有处理完。

    白副主任想扶一下眼镜,化解下心中的震惊,却现自己扶了个空,下意识里点了点头。看着许乐头也不回地离开,脸色苍白紧张的她快对下属说了一句,赶紧跟上了他的脚步,微高的仿皮鞋踩过地面的眼镜碎片,碦嗒作响。

    …………

    …………

    安静的审讯室外面是泛着金属光泽的长长甬道,通道尽头是热火朝天却并不嘈杂混乱的指挥大厅。

    右手方则是一道扫描通道,分支通道的尽头,是宪章局小组与指挥部的联合数据处理中心,中心负责战舰下方那颗星球监控网络的所有数据回馈,以及将联邦中央电脑所做的繁复战术推演结论递交指挥部以供参考,十分重要。

    许乐的身体顿了顿,忽然想起来自己要做什么事情,转身向那个显得格外安静严肃的房间走去,那道权限扫描门射出的三道淡蓝色光波在他的身上一扫而过,嘀的一声开启。

    紧跟在他身后的白副主任面部表情再次变幻,她比谁都清楚要进入数据中心所需要的权限等级,即便是指挥部的高阶军官,都需要宪章局进行临时授权,但身前的这名中校就这样大刀阔斧地走了进去,这意味着什么,已经非常清楚。

    三重门开启,许乐走入房间,看着忙碌的军官及那些表情沉漠的黑衣宪章局官员,直接问道:“是谁负责处g2337基点?”

    房间内无数台高性能的电脑正在进行并联计算,空气中充满着一种难以形容的味道,就像是无数盆仙人掌正在同时自残身躯,释放淡淡清厉滋味。

    宪章局小组的官员们正在指挥军官们进行操作,宁静的环境被许乐的问话瞬间破坏。

    他的问话谈不上有没有礼貌,只是过于简洁明了有力直接,所以在这些地位尊贵的宪章局官员耳中,便显得有些尖锐粗暴。

    “出去!“

    一名戴着眼镜的中年宪章局官员沉着脸喝斥道。

    既然这名年轻军官能够进入房间,当然是被授予了临时权限,只是这名官员几天来的心情一直有些低落不忿,尤其是听到那个基点的序号,情绪更是糟糕到了极点。

    回到局里后,还要写检查报告,甚至有可能要被降级减薪,就因为当时一个疏忽的小错误?局里已经多年没有进行过这种大范围的铺网,自己根本没有经验,难道也要怪到自己头上?

    房间里的宪章局官员们看了许乐一眼,摇了摇头,心想这名军官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居然敢在老牛面前提及他最不愿提到的事情,难怪老牛的态度十分恶劣。

    没有人理会许乐,他就这样孤单地站在门口,沉默片刻后,忽然转身对白副主任问道:“我要知道是谁负责的g2337基点。”

    此时房间内众人才看清楚自己的顶头上司白副主任跟在这名军官的身后,有些愕然地纷纷起身,不知道生了什么。

    白副主任有强烈的预感,如果自己说出来,可能会有很不好的事情生,但面对着许乐执着而坚定的眼神,想到这名军官令人震骇的权限等级,犹豫片刻后终于哑声说道:“牛得录。”

    “谁是牛得录?”许乐转身望着宪章局官员们问道,没有人回答他,但顺着那些人的目光,他眯起了眼睛,盯住了面前不远处的那名中年官员,先前也正是这名官员极为恼怒地喝斥他出去。

    “那个基点由我全权负责。”

    牛得录看着面前这名年轻军官,思绪因为白副主任的到来而微显混乱,但声音却一如既往般展现着宪章局官员特有的冷淡:“怎么了?有什么事?如果没事,那快点儿离开,我现在没心情说这些破事儿。”

    许乐看着面前这张满是冷漠表情的脸,眼睛一眨不眨,似乎是想要把这张脸上的每一个细节都全部记住。

    他是一名联邦军官,即便对那名愚蠢的宪章局官员有再多的意见,也只想着按照即定流程向上级进行申诉报告,走入数据中心,也只是很想看看究竟是哪个愚蠢的王八蛋,害死了自己这么多兄弟,并没有准备直接做什么。

    然而此时看着这名官员的脸,他明白自己还是想错了。

    宪章局就是宪章局,伟大光辉庇护下的官员们,根本不会在乎他们的错误会害死多少普通的联邦士兵,他们的心中根本没有什么后悔悲伤歉疚,相反只会愤愤不平于自己的小失误所带来的颜面损失。

    于是连续几天一把火点燃的无数根香烟凝结成的灼烫终于在胸口里翻滚起来,烫的他心口越来越热,眯着的那双小眼睛越来越亮。

    “你是猪吗?拿着技术手册还能搞错。”他看着牛得录的眼睛,用淡漠的语调说着损人的字眼,“联邦花这么多钱养着你这种人,你能不能稍微专业一些?”

    房间里一片安静,宪章局官员和军官们愕然看着这个突然来到的人物和他们所不能了解的愤怒。

    “你说什么?”牛得录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快要因愤怒而冷笑。

    许乐没有理会他:“我们是军人,服从命令是天职,我的队员从来不怕死,但我们不应该为了你的愚蠢而付出这样惨烈的代价。”

    “你知道为了你的愚蠢,有多少人死了?”

    “你是七组的许乐?”牛得录终于反应了过来,面色微变,旋即羞恼愤怒地尖声说道:“这是常规错误,是手册里允许的误差偏值!你一个大兵懂什么?你正在接受调查,有什么资格来质询我?”

    白副主任感到事态快要失去控制,急忙走到许乐身后,不安说道:“许乐中校,相关报告我们已经送回了局里,一定会有一个令你满意的处理意见,我相信到时候局里绝对会第一时间通知您和您的部队。”

    牛得录和同样开始愤怒不平起来的宪章局官员们愕然看着自己的上司,心想这几天正是您愤怒于这名军官不遵军纪和散漫作风,强力要求进行调查,怎么此时却忽然转了风向?

    “我本来只是想给国防部报告,告告小黑状。但这时候忽然想明白了,你们宪章局习惯了天上地下最大,这名官员会受到什么处理?写一篇情真意切的检讨,或者被派到矿星上去检查设备两三个月?”

    许乐用没有什么起伏的声音平静说道:“可我的人死了很多。”

    说完这句话,他便沉默无语,像石头一样坚硬的拳头却动了起来,向面前狠狠地砸了过去。

    拳头砸到那名宪章局官员的脸上,砸飞又一副眼镜,砸出一道愤怒飙上屋顶的血花,将此人砸到了地上,出一声沉重的闷声。

    然后他又一脚重重地踹了上去,清晰的骨裂声残忍地回荡在安静的房间内,不知道那名宪章局官员有几根肋骨断了。

    (明天去云南,大家都明白,呵呵,放心,绝不断更,就算喝多了,我也一定会写完再睡,只是若更的太夜,大家多原谅。

    雅荐一本老友的新作,请大家用力支持:

    生于乱世之中,身世扑朔迷离。

    我本无心向富贵,奈何富贵逼人来…………且看郑言庆如何篡唐?

    有恩怨情仇,有金戈铁马,还有那数不尽的风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