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一百五十八章 一地镜片

    在修复基点的任务中,许乐清楚自己的所作所为已经触犯了很多条军纪,比如不遵军今之类看上去不能轻恕的问题,尤其是最后在地面强行逆通道联络,更是非常严重的问题。

    然而回到军营已有三日,香烟白灰铺于脚下三尺,军方上层一直没有什么表示——他以为任务胜利完成,上级们瞄了一眼自己身后的高山峻岭,便准备将此事不了了之——谁知道暗底下竟真的有一场针对自己的调查。

    “有点儿意思。”许乐表情平静地开始收捡自己的行囊,跟着那名宪丨章局官员往营房外走去,军车在大门外等着他。

    刚刚知道消息的七组队员们顿时炸了锅,他们歪戴着帽子,趿着军鞋,叼着烟卷,就像百慕大的黑道分子一样,抓着各式栓械抢出了营房,将正准备开动的军车死死堵住。

    看着那些黑洞洞的枪口,车上的宪丨章局官员和执行任务的宪兵们,脸色变得极为难看,强作威严地用军纪恐吓了几声,却没有收到任何效果。

    队员们盯着这些家伙,眼睛里如同要喷出火来。虽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最后那次任务的真相,然而他们知道七组付出了怎样的代价,头儿冒了多大的风险,才成功地完成了任务,结果这些狗丨日的上级部门,居然还要调查!

    许乐隔着玻璃看了白玉兰一眼,白玉兰明白他的意思,将烟头扔到地上踩熄,对堵在大门口的队员们沉声说道:“都疯了?把枪放下来。”

    队员们互望几眼,慢慢把枪放下,但依然一脸冷横暴戾地盯着军车里的人们,似乎如果宪丨章局官员不马上把许乐放出来,下一刻就会有无数的子弹轰到车身之上。

    深色玻璃缓缓落下,许乐看着这些家伙,说道:“散了,过两天我就回来。”

    七组里的新老队员打交道最多的长官是白玉兰,他们也最敬畏这个看上去闺秀无双,实际上却心狠手利的老兵油子。相反在这几个月的军营生活中,许乐与队员们呆在一起的时间并不多,他大部分时间都埋于办公室,很少操心残酷的训练和热火朝天的生活,更不会像一名优秀将领那般用解衣衣之,推食食之来维系自己在队伍中的权威与被爱戴程度。

    很奇妙的是,很少说话的许乐,一旦说出话来,七组上下没有一个人敢违逆他的意思,这是因为他完美实现了自己当初战前的承诺——所谓冲在最前,撤在最后,背黑锅我上,刀山还是我上。

    话语不多,做的不少,大抵这样的长官,就像是一坎坐在**下的大青石,很容易让队员们感到踏实,从而绝对信任。所以此时许乐让众人散了,七组队员们虽强烈不甘却依然极快地散开,让开了军车前行的道路。

    然后他们对着逃离般的军车卷起的烟尘狠狠吐了无数口浓痰唾沫。

    ……

    ……

    “宁参谋,我要见易副司令,我不明白,为什么那名军官明明触犯了这么多条军纪,指挥部却始终不肯拿出具体的惩处措施,在我看来,像这种目无军纪的流氓军官,就应该被清除出我们的队伍。”

    宪丨章局白副主任扶了扶鼻梁上的方正眼镜,扑克脸上闪过一丝冷漠之色,愤恕的声音都显得格外死板。

    宁和看了她一眼,平静而有礼貌地说道:“白主任,司今员连续指挥了三天,现在正在体息。至于您所提到的事情,司令员有交待,既然是宪丨章局方面强烈要求调查此事,那么请你们先调查清楚了,再由军方接手。”

    白副主任怔了怔,想到房间里那个令人愤怒的军官,想到一直保持着蹊跷态度的指挥部,眉宇间现出一丝恼恕,冷哼一声,转身离去。

    宁和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甬道中,脸上的微笑敛去,轻轻地敲了敲房门,走进了房间,对着阔大舷窗旁的那位将军沉声说道:“宪丨章局的调查好像没有什么进展,那位白副主任又来要求军纪审查。”

    身为当年七组的老队员,宁和自然不忍眼睁睁看着许乐和七组被羞辱调查,虽然明知道许乐和七组的背景耀目,但这次主持调查的可是宪丨章局——他只是名中阶参谋军官,无法做更多事情。

    易副司今缓过身来,脸上没有丝毫表情。身为军方大佬之一,他根本不需要理会这场调查,只是涉及到许乐和七组,所以他一直保持着平静的看戏心态。

    “军法处置?”将军的脸上浮现出浓郁的嘲讽之色,且不说许乐和七组把任务完成的极为漂亮,就算是真有什么问题,难道军方还真有人敢自行展开内部调查?

    一想到行星上还在进行着惨烈的战斗,宪丨章局便迫不及待的将自己的军官逮回了战舰,搞什么见鬼的调查,易副司今的心中便有些恼怒,只不过宪丨章局在联邦内部的地位太过然崇高,他也无法阻止。

    沉默片刻后,易副司今开口说道:“盯着审讯室那边的动静,务必要保证许乐中校的人身安全。”

    “如果……起了冲突怎么办?”宁和问道。

    易副司令微嘲说道:“当然是把人抢过来,再送回都,难道还留着他和宪丨章局的扑克脸们吃饭?”

    那边是宪丨章局,许乐的身后却是整个联邦军方,如果说二者都是联邦最强大的流氓,拼到山穷水尽处,拿栓的流氓终是要更凶恶些。

    ……

    ……

    安静的审讯室内,一名宪丨章局官员正在低头记录。

    许乐低头端着杯咖啡在慢慢啜吸,调查组没有人对他采取强制措施,甚至还有美味的咖啡提供,只不过一个多小时内重复回答了无数遍问题,即便牲情坚忍如他,也开始感到烦燥。

    宪丨章局的调查陷入了难堪的局面,无论是许乐不遵军今,强行打开通讯通道,还是插手这场调查,那么无论许乐怎样回答,宪丨章局也无法得出他们需要的结论。

    房门被推开,白副主任沉着脸走了进来,在许乐面前猛地一拍桌子,用尖锐而刻板的声音愤怒训斥道:“连续违抗军今,你知道不知道,每一个步骤,你都有可能造成难以挽回的巨大损失?”

    许乐放下咖啡杯,低头哑声回答道:“可事实是我成功了,没有造成任何损失。”

    “态度端正一些!把头给我抬起来。”白副主任恼怒地喝斥道。

    许乐没有抬头,反而再次拿起咖啡杯,没滋没味地喝了一口。

    “我知道你是邹部长的未来女婿,军神大人重点培养的后备军官。”白副主任沉默片刻后说道:“我知道你有大背景,大靠山,我及局内所有工作人员,都很尊敬军神大人和邹部长。”

    这位女官员的声音再次尖刻嘲讽起来:“但你要清楚,这是宪丨章局的调查,我看在某些大人物的面子上,对你已经足够客气,不然我早就把你和你那些没用的队员全部逮……”

    听到没用的队员五个字,许乐霍然招起头来,盯着这个女人的眼睛。他很清楚宪丨章局在联邦中的地位,如果真得罪对方厉害了,对方确实不需要太看军方的面子,然而对方话语间的嘲弃和对自己队员的鄙夷,却是他不能接受的事情。

    “知道我为什么一直不肯抬起头来吗?“他看着白副主任,说道:“因为我很喜欢看戴眼镜的女生,但这副眼镜戴在你这么丑的一张猪脸上,我真的很怕会吐出来。“

    白副主任一怔,方正无味的面容上涌现出愤怒的红色,浑身颤抖,指着许乐,却说不出话来。

    如此低层次的人身攻击,本不足以今她失态,只是自参加工作后,她从来没有遇到过有人敢对宪丨章局官员如此不敬!

    许乐不再理会她,将咖啡杯放到桌上,站直身来,拉直军装,便向门外走去。

    “站住!你想对抗调查?“

    “你们让我来协助调查,我来了。”许乐回头望着她和那名目瞪口呆的宪丨章局官员说道:“问了这么久,什么事情都没有,我不走做什么?”

    白副主任被许乐平静里无比轻蔑的态皮真正激怒,深吸了一口气,不再理会此人的背景,沉声说道:“你自行打开通道,已经违背了宪丨章局规……”

    许乐打断了她的言,说道:“那是宪丨章局内部工作条例,我学习过,所以你不用吓我,我不是宪丨章局的人,这些条例管不了我。”

    “是吗?宪丨章局此时很想知道,最后你是怎样启动了星球上的监控网络。”比烟花还要寂寞的看到白副主任笑了一声,笑容里夹着冷冽狠毒的意味,“这个问题我想你很难解释,也许需要跟我们回宪丨章局好好解释几年时间。”

    许乐身体微僵,终于知道宪丨章局官员们为什么会毫不顾忌国防部和费城那边的态度,也要让自己上战舰协助调查。

    一个普通的联邦军官,有能力抢在宪丨章局小组之前,自行启动监控网络,这绝对是会今宪丨章局感到惘然震惊的事情。

    他沉默思考很久,现自己本想一直珍藏在脑海里回味得意的某些资本,似乎很难像色*情电影一样未远藏在硬盘最下层了。

    “我叫许乐,你应该有我的公民编号,我建议你查一下宪丨章赋予我的权限。”

    他望着白副主任平静说道,就像宪丨章局局长在对下属布命令。

    “查完之后记得严格保密,我的权限等级只有你们两个人能知道,如果宪丨章局内部还有调查,我允许你要邰局长汇报。”

    白副主任绝对无法听懂这旬话,冷冷地看着他,就像看着一个疯子,然而紧接着,她身后传来一声闷响,那名负责记录的宪丨章局官员重重地摔倒在地。

    因为好奇而真地查了一下公民许乐的宪丨章权限,这名宪丨章局官员直接被光屏上出现的等级震惊的丧失了行动能力。

    白副主任有些不安地走到工作台前,捎下眼镜看了看光屏,右手颤抖起来,再也无法握住镜腿。

    啪!摔落一地镜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