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正文 第四十六章 冬日机场

    许乐眯着眼睛看着天上落下的雪花,心想这些纷纷扬扬的冰晶倒还真的蛮漂亮,这是他第一次看到真正的雪,惊喜之余,竟似乎忘了自己身上衣服的单薄,也没有注意到身周那些同行的乘客,投过来的同情眼光。穿着件单衣,立于广场风雪之中,看上去确实可怜,那些乘客都以为许乐是错误地将厚衣服放进了行李里,不禁摇头无语,不过同情归同情,大家身上带着的衣服都不多,也不会有谁会脱了自己的衣服披到许乐的身上。

    寒冬的都,风也越来越大,许乐的脸上像被几把小刀子刮过,顿时从眼前的雪景中清醒过来,感受到了身上的寒冷,缩着身体,将双肩包反了过来抱在怀里,勉强取些暖。他将身体转过来,避着风头,眯着眼睛看着远处的航空机场入口,有些奇怪为什么空6转接飞船不直接飞到那些通道口处,而是停在风雪之中。

    古钟号还停留在都星外的太空中,上面搭乘的西林官员和东林回访的官员,马上便会再次踏上旅途,此时降落到都星表面的,基本都是有公务在身的官员。许乐没有见识,那些搭乘古钟号飞船的乘客们却都是上层人物,对当前的蹊跷状况议论了起来。

    “刚才6军医院的医疗车已经走了,船上搭载着伤员?怎么没有听说过?我们不是从东林区过来的吗?这是怎么回戍?”一名中年官员皱着眉头问着自己的同伴。

    在他身后的许乐听到这句话,眼睛眯的更加厉害,不引人注意地向人群后方躲了躲,透过人群间的缝隙,看着几辆蒙着厚雪的救护车消失在航空机场的远处出口,隐约想到,那上面搭乘的一定是曾经抓住过自己的西林军人,那些军人被那道奇怪的光柱波及,一直在古钟号太空飞船养伤,看样子第四军区不敢冒险让他们回西林治疗,而是直接送到了医疗水平最达的都。

    想到那个戴墨镜的莱克上校就在救护车上,想到这么多天,自己一直离那个上校和那些受伤的机甲战士不远,许乐的心头骤然生出一丝后怕,自己的脸,那位莱克上校可是看见过,如果在飞船上两个真的碰到,那该怎么办?严寒的天气里,许乐的后背里流下一道汗水,知道自己实在是太不小心谨慎。好在以后大概再也不会和西林那边的人产生什么关系,一旦进入都星后,胖子船长和秘书先生应该也不会容易找到自己,只是小西瓜……嗯,本来就不是一个层次的人,不再相见,也许更好。

    就在许乐东想西想的过程中,航空机场的摆渡电动车终于开到了许多乘客的面前,迎接机场方面的当然是大声的抱怨和投诉的威胁。然而机场方面的工作人员只是态度极好的道歉,却是不肯解释先前究竟生了什么事情。

    “救护车那是救人,我们能理解,为什么那批乘客能直接开到通道?为什么他们能在我们前面?”

    机场的工作人员只是笑着安慰了几句。许乐顺着乘客们的手指望去,只见一架银白色的飞机正缓缓停泊在远处的专用通道之前,他眯了眯眼睛,似乎看到了一个抱着洋娃娃的小女孩儿正在很多人的护卫下走下了飞船,进入了通道。笑容堆上了许乐的脸,轻声自言自语道:“小西瓜,以后可要好好地吃饭。”

    ……

    ……

    摆渡电动车里温暖如春,抱怨的官员乘客们终于住了嘴,长期的太空旅行让大家都有些疲惫,车厢内陷入了沉默之中。这种沉默一直维系到经过射线检查通道,进入航空机场建筑内部才被打破。人群如鸟兽一般散开,按照彼此接下来的旅程和行李的仓位,分散成几条路线,消失在宏伟的建筑空间里。

    许乐明显被机场的内部构造和建筑风格震慑住了,他不知道那些泛着美妙金属光芒材质的装修材料是什么,只是下意识里觉得漂亮,这座航空机场太大了,内部空间足有十层楼高,中间没有钢梁承重,也不知道是怎么修起来的。他这一辈子基本上都在河西州那个破败的城市里生活,哪里见过如此的景象,就算在福吉州旁的警备区经过机场,可是军用机场看上去也只不过是些冰冷的水泥罢了。

    拍掉身上的雪水,将双肩包认真地背好,许乐就像一个刚入城的乡巴佬,不,他本来就是一个刚入城的乡巴佬,有些迟疑和腼腆地走到一名空中乘务员的面前,鼓足勇气开口,询问了一下相关的事宜。那名穿着天蓝色制服的空中乘务员面容娟秀,十分有礼貌和耐心,将他那些繁琐的问题回答的清清楚楚。

    许乐非常诚恳地道了谢,找了一条比较清净的通道离开。乘务员看着这个少年,忍不住微微笑了起来,觉得这个外乡人很有意思,看样子是第一次坐太空船,但偏偏问的问题却是那么细致,什么细节都没有放过,或许是来之前,在网络上查了很多旅行必知吧。

    ……

    ……

    看着面前全部由金属组成的通道,许乐的脚步变得缓慢了起来,感到头皮有些麻。他这时候已经清楚,这条长约五米的通道后方全部隐藏着联邦电子监控器,每一位旅客都必须在这里经过扫描。这是很正常的事情,不然那些天生没有芯片的帝国人或者是百慕大的流民岂不是随时都可能混进联邦?许乐吞了一口唾沫,脑袋微低,眼睛却看着不远处的出口,心知这里的监控力度是联邦里最强大的,如果自己能够通过这里中,那就代表着老板给自己的芯片,足以让自己用伪装的身份在整个联邦社会里生存下去,可是如果当自己走过通道,被联邦监控现异常的话?

    会不会有二十几枝电击枪从墙壁里伸出来,把自己烤成烧鸡?许乐难以控制地打了个寒噤,这一幕落在远处的人群里都觉得有些怪异,因为联邦公民似乎没有谁会在意这条监控通道,更多的时候,人们似乎都已经忘记了电子监控的存在。

    “看样子这小子刚才真地被冻惨了,准备件风衣给他。”一个好听的声音说道。

    许乐的脚步缓慢只有片刻,片刻后他抬起头来,尽可能平静地向着无人的通道走去,只有他裤兜里的零钱才能感觉到他的紧张和颤抖,脸上却是没有一丝流。五米的距离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是当许乐“平静”地走过这条通道后,腿都有些软,有了一种从地狱走到天堂般的喜悦和一种紧张之后的快乐释放。

    ……

    ……

    然而他的轻松狂喜并没有维持多长时间,因为他现在通道外接人的人都用一种奇怪的眼光注视着自己,许乐微微皱眉,心想电子监控都没有现问题,难道自己身上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他下意识里摸了摸脸,继续向前走着,然后现了为什么那么多人用奇怪的目光在欢迎自己,那是因为这条安静的通道外面,有一大群人正在迎接自己。

    除了最前面的那位少妇和少妇手中的小女孩儿之外,这群人全部是全副武装的军人,这样大的阵势用来迎接一个人,而且还是一个穿着单衣,像乡巴佬一样缩着身子的年轻人,难怪航空机场里的人们,都向他投来了异样的眼光。

    看着那个小女孩儿的喜悦的面庞,许乐知道这戍是躲不过去了,自己也不可能安安静静地溜走,苦着脸走到了人群的面前,只希望接下来不会有什么太过恐怖的展。

    “许乐哥哥。”小西瓜穿着一件绛色的小毛外套,戴着一顶帽子,帽沿压着她的头,出黑黑的一道线,看上去煞是可爱。

    许乐对她笑了笑,然后转向牵着小女生手的那位少妇,礼貌地开口说道:“您好。”

    “许乐,你好。”这名少妇年龄约摸三十岁左右,眉眼柔顺,顾盼间自有一份令人安喜的美丽,只是时不时亮起的目光中却藏着一丝骄傲的神采,这种骄傲并不令人反感,反而让人觉得理所当然,所谓成长的环境影响心态,大概说的便是这种人吧。她温和地看着许乐,说道:“我是烟花的母亲,非常感谢许先生这一路上对她的照顾。”

    许乐看着这张美丽而温和如玉的面容,心神微荡,下意识里觉得这个少妇很值得信任,强行压住想询问对方为什么给小西瓜取这样一个怪名字的荒谬念头,准备客气几句。不料那名浑身贵气逼人的少妇微笑着递过来一张名片,说道:“专程在这里致谢,我马上还要去6军医院有要事,十分抱歉,许先生在联邦内有何困难,希望不要介意联络我们,也让我们表示一显您的谢意。”

    “谢谢姐姐。”鬼使神差的,许乐对着少妇的眼睛,脱口而出一个极为荒唐的称呼。

    这个称呼让人群里的军人脸色剧变,便是温润平和的少妇眼中也闪过一丝异色,紧接着却转成了怜惜的笑意,摇了摇头,让身旁一名军人递过去一件军用风衣,没有再说什么,便牵着手中恋恋不舍的小西瓜,在军人们的保护中,向贵宾专用通道走去。

    许乐一手拿着风衣,一手拿着那张天然纤维名片,了呆。虽然他不识货,却也知道这种名片是多么的昂贵。他看着军人之中时隐时现少妇的背影,忍不住苦笑着摇了摇头,也觉得自己先前紧张的太过分了,老板说的对,与异性接触的太少,确实容易出问题。

    他此时已经隐约猜到了小西瓜的家世,当然也不认为那名少妇递过一张名片便转身离去有何无礼。事实上,许乐并不认为自己做的那些事情值得对方来谢谢自己,以对方的身份,能够专门等在这里和自己说句话,已经算是十分客气,更何况他清楚,这名少妇一定是急着去6军医院看望自己丈夫的亲信下属。

    与小说里那些自信自强的男主角不一样,许乐没有将这张珍贵的名片撕碎扔进垃圾箱,而是小心翼翼地贴身收好。然后他拿出老板留下的地址,穿上了暖和的风衣,顶着越来越大的风雪,走出了机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