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一百五十六章 光辉的夜晚

    太空战舰中。

    指挥大厅旁的房间内,联邦军官和宪丨章局小组成员看着光屏画面,看着数据进度条的缓慢移动,被生的这一切震惊的不知如何言语。

    他们不知道正在地面上执行任务的那名军官是谁,但在这样紧张的时刻,在牵涉到无数联邦战士生命的关头,那个人竟然敢用终止任务来威胁指挥部和宪丨章局,实在是疯狂该死到了极点。

    “我不管这个军官此次能不能活下来,任务结束之后,一定要用军法处置他。”宪丨章局白副主任扑克脸上满是愤怒的绯红,恼怒地拍打着桌子。

    许乐的行为已经严重触犯了军事纪律甚至是联邦第一宪丨章,但此时战舰上的大人物们,却无可奈何地接受了他的威胁。他们不知道许乐要求保持通道畅通有什么用意,按照当前的数据传输度,这么长的传输时间,一定会曝露宪丨章局基点的方位。

    房间里的人们沉默,紧张,愤怒地猜测着接下来会生什么。人们无比担忧联邦花费了无数人力物力和时间重构的网络,会不会因为这名军官疯狂的举动而崩盘。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又有意外生。

    嘀嘀两声轻响,桌上的数据传送装置蓝光顿敛,数据通道忽然被地面单方面掐断!

    白副主任的眼镜片上闪过一道冷光,难抑愤怒地大声说道:“他究竟想做什么?进度才到十三个点。”

    易副司令双掌撑在桌上,沉默地盯着光屏,身为军方重将,他没有表现的如宪丨章局官员一般愤怒无措,但心情一样沉重。

    联邦的总攻能不能按时动,全要靠地面上的许乐中校,可此时,这名被联邦军方寄予重望的年轻人,却出乎所有人意料,再次中断了数据传输。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的指挥大厅里忽然响起一阵热烈的欢呼,声音之大,居然连战舰密封门都无法隔绝。

    易副司令霍然挺直了身躯,隔着单向玻璃幕墙往大厅里看去,一看之下,略带疲惫的苍老眼眸里骤然一缩,现出一丝不可置信的狂喜。

    宪丨章局小组不知道生了什么,疑惑愕然地站起身来,向大厅外走去。

    指挥大厅的宽幅光屏上,3行星的精密电子地图,在参谋军官们有些忘情的欢呼声中,一个有些微弱的白色光点,在落矾山脉东九区处渐渐升腾,紧接着,在这个白色光点四周,有更多的光点亮起。

    白色光点出现在山区,出现在高原,出现在原始森林,出现在海岸线,出现在野草没膝的草原,渐渐蔓延开来,占据了地图上的每一处,最后形成了一道复杂至极,用人类肉眼完全无法理解的环式网络。

    这是很美的一个过程,就像一片虚无黑暗的宇宙,忽然被伟大的造物主造出了一颗星,两颗星,直至满天繁星,光辉无远弗届,笼罩四野。

    易副司令平静地望着光屏上的地图,和那些美丽的光点环网,微微抽*动的唇角却显露他此时内心真实的激动情绪,他用沙哑的声音命令道:“由东至西,全面扫描检测。”

    “是!”指挥大厅内的欢呼声停止,参谋军官们用最快的度操作面前的工作台,随着他们的操作,战舰下方那颗行星上的画面,依次快出现在光屏上,那些画面深入帝国远征军控制区域,清晰地展示出帝国人的军力分配,电子信号强度。

    站在门口的宪丨章局小组面面相觑,尤其是那位白副主任张着嘴,被震慑的无法言语。她怎样也不想不明白,明明技术手册没有传到地面,那名该死的违纪军官怎样完成了任务。

    更令她及那些宪丨章局官员感到浑身寒冷的是,他们还没有输入绝密的启动指令,为什么行星上的监控网络就自行启动了!

    检测极快的结束,易副司令终于完全放心。他坐进大厅前方的大椅,道:“把消息传给地面基地和部队,要求各级指挥部门马上做好数据同步,我们……准备开始。”

    “是。”参谋军官们回答道。

    易副司令取下军帽,揉了揉被汗湿了的花白头,沉默片刻后,微笑着说道:“开始计算,拟定作战方案。“

    指挥大厅里响起一个机械的电子合成音。

    “是。”

    被帝国侵略者占领数十年后,宪丨章光辉终于重临这颗偏远的沦陷星球。

    ……

    ……

    “其实我们这样做不对,虽然你有第一序列权限,但你毕竟不是联邦军队的指挥官,我总觉得应该等到战舰的命令,再启动地表监控网络。”

    联邦中央电脑与许乐进行交流的时候,明显要比它在战舰上要显得罗嗦许多。

    许乐根本没有时间理会闪现在左眼瞳里的长篇大论,强撑着疲惫的身体,将基地外部保护装置重新安装好,然后仔细地重新进行了物理掩饰。

    按照第一宪丨章的规定,联邦中央电脑绝对不能进行任何直接的物理操作,它只能扮演服务者与工具的角色。但许乐并不讲究这些,他盯着腕表上的约定时间,利用自己的权限,直接命令中央电脑启动了这颗星球上的监控网络。

    他无法像战舰上的人们那样,看见无数光点在幽暗的天地间亮起,他看不见那些无声无息的信息片段和凶猛的数据流,但隐隐约约间,总觉得身边的空气里多了很多让自己感到温暖的存在。

    搞定了针叶松下的掩饰工作,许乐轻轻地扇了扇脸颊,让自己的精神稍微清醒些,从昨夜至今夜,连续不断的战斗奔跑,再加上身上那些伤口,让他的身体已经濒临枯竭绝境。

    远处林畔帝国士兵的声音越来越清楚,距离越来越近,他深吸了一口气,拾起身边的背包和长狙,困难而又缓慢地向着远方移动了十几米的距离。

    只是极短距离的匍匐前进,便让他的呼吸再次急促起来。能够撑到此刻,全部是因为体丨内那股神奇的力量,然而此时力量早竭,所有的伤势与疲惫似乎同时爆了出来,让他连动一根手指头都很困难。

    “最后的战斗吗?”

    他靠在微湿的树皮上,随意抓了一把湿漉漉的腐叶在脸上胡乱擦拭了一下,听着越来越近的帝**人的脚步声,将心中的绝望转换成最后一搏的狠劲儿,缓缓抬起手中的2126长狙,戴上夜视镜,向着那边瞄准。

    就在此时,他的左眼中再次浮现几排清晰的字符。

    “十七个人,无重火力,无强殖装甲,2126长狙是最好的选择。”

    许乐的身体猛然一僵,忽然想到,老东西已经来到了这颗星球,虽然帝国人的颈后没有芯片,但他们的身体却会散热量。

    他的眼瞳变得极为明亮,用颤抖的手指取下夜视镜,然后现左眼里快闪过从不同视角呈现的虚似三维画面,在这些画面中,那些泛红的帝国士兵身体竟是如此的清晰。

    “左前三十二度,米,等高。”

    毫不犹豫,许乐霍然举起手中的长狙向着那个方向瞄准,明明那处是一片幽暗,无法看到任何人,可他依然用力地抠动了扳机。

    嚓嗒一声沉闷的轻响,加装了消音装置的长狙喷出细微的弹尾火,而黑夜里的某一处,随之响起人体重重摔倒的声音。

    ……

    ……

    “左前29度,米,下倾……”

    左眼里再次出现提示,而那些清晰的红外成像,也为他的瞄准提供了强大的辅助作用。左臂微转,依然是对着一片黑暗,许乐再次抠动了扳机,毫无意外,又有一名帝国士兵倒地毙命。

    直到此时,那一小队帝国士兵才现了异常,然而紧接着又有一个人捂着鲜血直流的咽喉倒了下去。

    “%#@¥%……”

    帝国小队惊恐地尖叫着,四处散开,寻觅着藏身的地方,他们不知道有多少联邦士兵正在伏击自己,他们不知道那些来自黑暗里的子弹是怎样不差毫分地击中自己的同伴。

    许乐极为困难地转换了射击位置,依然是对着黑夜,微感茫然而又决然地抠动了扳机,长狙射出的子弹就像是来自幽冥的杀意,啾鸣飞舞,无视恐惧世人的躲避,无情地收割着生命。

    ……

    ……

    林间早无暮色,只有黑暗,偏生天穹里三轮高远的月亮却同时照亮了天空。

    许乐坐在半山腰一处突起的岩石间,抬头仰望夜空,现此时的夜,有些像微暗的白天,比暮时感觉更加清亮。

    他不知道联邦选择今夜总攻和这三轮明月有没有什么关系,他只是觉得天上那些云朵银色轮廊异常清晰,看上去很美。

    林间,十七名帝国士兵全部死在了他的盲枪之下,就像在s2基金会大楼中那般,战场上的杀戮似乎变成了一种游戏。

    直到此时,他自己都有些迷惘究竟生了什么,但那股占据全部身心的幸福感,让他知道劫后余生竟是如此美妙。

    忽然间,安静的月夜被呼啸巨响打破,无数导弹自西方来,拖着凄厉的线条,恐怖无比地向着帝国远征军的阵地上袭去,紧接着,夜空里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联邦战机,呼啸着攻了过去。

    联邦军队的攻击正式开始,许乐知道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还有无数联邦战车和机甲正轰隆压碾着颤栗的大地,苍白与黑泥相夹的脸颊上闪过一丝真正的放松。

    银色的月光中,他扭头望向东方的帝国阵地,看着那些如烟花般的爆炸,沉默许久,用沙哑的声音轻轻骂了两句脏话。

    身体有些冷,他颤抖着摸出打火机,点燃了唇间那根叼了很久、染着血丝的干瘪香烟。

    辛辣的烟雾灌入肺部,被呛的咳嗽了几声,他忍不住揉了揉眼睛,然后看着满天弹火,沉默无语。

    ……

    ……

    写的算自我满意,只是想了好多章节名都不满意,最后就挑了这个,基本合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