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一百五十三章 这该死的任务(上)

    听到顾惜风的暴喝,许乐苍白的脸上微微动容,一梭子弹蛮不讲理地扫了过去,艳丽枪火前,面前树叶切削乱飞,弹片四溅,刚刚冲入林间的帝国士兵被扫射的纷纷趴下。

    他闷哼一声,军靴深踏入土,腿上无数对肌肉双纤维猛然一崩一松,暴出强悍的力量,化作一道灰影向后退去,就在疾后退的过程中,右手如闪电般一探,抓住锡朋的脖子,就像拎着一只兔子的猎户般冲入了幽暗的山林。

    仅仅几个起落,他的身影已经冲过河畔密林,带着几片微卷不舍的叶片,向着纵深崎岖山岩间风雷一般冲刺,马上便追上了顾惜风。

    “我丨操!”已经御下全部装备,就连沉重头盔都扔了的顾惜风,看着身边泛起的那阵狂风,看着过自己的头儿,气喘吁吁地骂了一句脏话,手指将腕式军表的外盘旋转了一整圈,然后猛地向山路侧方的岩缝里扑侧。

    噗,一声极微弱的爆炸声在下方不远处的林间响起,紧接着是第二次稍响一些的爆炸,第三声……短短的一秒钟时间内,密林与岩体间的十一个埋弹点,依次快起爆,就像是鞭炮般没有留下任何缝隙,那一串爆炸的烟尘最后,凝成了一声震耳欲聋的猛烈巨响,整个河滩两岸都被震动了起来!

    就像是一股巨风从此地卷起,河滩畔的密秣猛地一挫,集体弯腰,有些细些的树干更是直接被吹断,露出新鲜却难看的树心尖茬儿。

    被崩起的碎石就像是子弹一样,不分敌我,不分方向地四处扫射,如暴雨打阔叶,啪啪作响,不知击散了多少层硝烟,击穿了多少层带着鲜血的泥土。

    不知道过了多久,这场密集阵起爆的余威才渐渐平息,林子里响起无数帝国士兵强忍伤痛的呼喊,有两具正在燃烧的人体仆倒在地,抽搐几丝再也没有动静。

    顾惜风松开抱着后脑的双手,抹掉脸上的碎土烟尘,瞪着大大的眼睛快向山下扫了一眼,确认爆炸的后果后,眼眸里现出一丝快意与后怕,根本没有察觉自己的手背已经鲜血淋漓。

    仓促起爆,却炸出了完美无缺的交果(效果),这种事先完全不敢相信的好运,让他不由感慨,是不是死在河畔的那些同伴英魂在保估着自己。

    前方山岩间的林地变得稀疏了许多,隐隐传来一声尖哨。顾惜风低着头,借着残存的烟雾向上方快爬去,在他身后数十米外,那条崎岖难行的山道已经完全被炸塌的岩体覆盖,帝国士兵无目的射出的子弹,呼啸自那些碎岩上方掠过,却已经无法威胁到撤退的七组。

    山体崩塌,狠狠地堵在了追击的帝国士兵之前,这场爆炸,断了七组的后路,也抛下了河畔那些战友的尸体。

    163行星外太空联邦战舰作战指挥室,宽幅的巨大光屏上,不停变换着地表备战的情况,联邦高级军官们行色匆匆,面色凝重,一股箭在弦上的紧迫感,无声无息地弥漫在巨大的空间之中。

    画面上,导弹基地的外装甲掩体已经移开,尖锐的弹体直指苍穹,简易军事机场上的战机已经缓缓滑行出库,准备进入跑道,随时可以升空,无数重型装甲正沉默地停放在山谷之中,等待落日最后一抹阴影将自己的身躯掩盖,三百五十台沉重的m52机甲,冷漠地行走在山林中,惊起飞鸟,还有数十台最新式的黑色mx,悄无声息地穿越各种复杂的地形,率先一步步逼近帝国人的防线。

    联邦在163的总攻,将于傍晚时分全面打响,总计十四个整编装甲师的6军部队,将从四个方向起狂飙突进般的进攻。然而此时战舰指挥大厅里的气氛有些怪异,肩上军章挂着金星的将军,年青的参谋军官们,脸上并没有太多大战来临前的兴奋情绪,他们只是沉默地盯着光屏正中间那块屏幕。

    监控卫星刚刚传送回一段生在某不知名河滩两岸的战斗,投入战斗的联邦与帝国兵力并不多,战斗也并不如何激烈,然而大厅里的所有人都清楚,这一场战斗意味着什么。

    联邦第一军区副司令易长天,此次因为胜利军事行动,由都星圈专门前来西林,负责163行星总攻计划。

    这位德高望重的将军沉默地望着光屏,手掌并没有习惯性地去抚摸自己花白的头,平静的五官里没有流露出内心任何一丝真实的情绪,虽然他心中早已经把宪丨章局所有官员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

    闭目思考片刻,他走入了指挥大厅旁边的一个秘密会议室,看着里面那九名穿着黑色工作服的宪丨章局官员,沉声说道:“国防部和你们联合推荐的那个小组,先前于河滩遇袭,暂时没有联络上,根据卫星画面分析,数据已经毁了。”

    高能塑料混着合金的战舰房间壁。透着一丝冰冷的味道。房间里这九名宪丨章局官员有男有女,却都比较年青,他们听到这句话,震惊地纷纷了站了起来。

    看着这些宪丨章局官员的表情,易副司令的眼睛微微眯起,在心里叹了一口气,谁能想到联邦总攻在即。帝国人却忽然了疯,根本不在乎人命损失,派了无数的游击营队进入了落矶山区,结果偏偏是那个小组运气差到了极点。

    “将军,您也知道,联邦已经很多年没有进入过这种大型铺网,我不是在为宪丨章局的失误辩护,但是……既然出现了问题,我们必须马上把这个问题解决掉。”

    一名女性宪丨章局官员冷淡地说道。她长着一副还算清丽的面容,只是面部轮廓太过明显,所以显得有些生硬,即便戴着一副圆形的眼镜,也没有办法改善太多。

    不是辩护,但这种冷淡与理所当然的语气,却显现了宪丨章局在联邦架构之中的然地位,面对着军方重将,宪丨章局官员依然如此强硬。

    “现在网络完成进度已经达到了百分之八十六,一旦启动,此次总攻必然胜利。”这名女官员皱着眉头说道:“我们需要修复那个小问题,眼下的问题是,现在能够赶到那个区域的工作小组,只有那个小组。”

    她盯着易副司令的眼睛,认真说道:“数据毁了,我们可以申请权限再次传输,但那个小组必须继续前进,完成任务。”

    易副司令沉默了几秒钟,伸手调出桌上的光屏画面,看着画面中先前那段战斗录像,说道:“这个小组已经损伤惨重。”房间内九名宪丨章局官员没有接话,只是安静地看着他,用这种沉默来表达某种坚定的态度。

    易副司令的唇边泛起一丝自嘲的涩笑,身为一名军人,他见过太多联邦战士的死亡,但那化组不同,在这支死亡惨重的小组里,有多少联邦大人物的孩子,还有那个许乐……将军不是不敢负责任,只是他终究是有感情的人,而不是宪丨章局这种只会按照逻辑和规章办事的冰冷机构。

    “给我接通3320,我要和钟司令通话。”将军沉声说道。

    宪丨章局官员的脸上露出一丝疑惑,不明白仅仅是一个简单的任务,为什么还要惊动西林前线的最高指挥官。

    片刻之后,司令部二级参谋宁和快步走了进来,道:“接通了七组信号,许乐中校要求通话。”

    易副司令刚刚结束与那头西林猛虎的通话,闻言眼角一挑,接通了线路,沉声说道:“报告你组的状态。”

    通话器里响起许乐沙哑疲惫的声音:“战亡十一人,重伤四人,我组处于代号骑桥山脉右方十二基地处,地理误差三百米,急需支援和医疗救助。”

    桌上光屏马上显示出七组所处方位的卫星地图,只是由于受到了帝国的电子干扰,实时画面显得有些模糊,只能隐约看见灰白色的岩体与绿色的植物间,能些黑点散布其间。

    宁和安静地站在易副司令身后。目光落在光屏画面上,负在身后的右手却已经紧紧握起,在那道秃山之上,是他曾经最亲密的伙伴与战友。而此时,他却无法帮助到他们,甚至还要将他们送入更危险的地方。

    易副司令想到先前的电话与宪丨章局的意见,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命令道:“我命令你们继续前往既定作业区完成任务,在进入信号隔离区前,宪丨章局会把相关数据传来,请保持信号通道的畅通。”

    通话器那边沉默片刻,再次响起许乐疲惫和微讽的声音:“那些是二级权限数据,以宪丨章局的死板,他们能来得及申请到权限吗?”

    听到这句话,房间内的宪丨章局官员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其中一名正在不停与都星圈宪丨章局大楼进行信息交换的官员抬起头来,说了一句:“应该没有问题。”

    室内众人同时松了一口气。

    然而此时通话器里再次响起许乐疲惫无比的声音:“我的人已经死了很多了。”

    易副司令还没有来得及说些什么,那名长着一张扑克脸的宪丨章局女官员按下了通话键,冷意十足强势说道:“我不管你们死了多少人,你们必须在四十七分钟内,赶到指定地点!”

    ……

    ……

    (谢谢大家,科目二场地也过了,明天就开始上路。今天在考场里从清晨站到四五点,被风吹的头痛无比,又写这章,忽然想到以前一个小品里的话:官僚主义害死人啊……,这是连小偷都知道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