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一百五十二章 军旗沉睡或飘扬(下)

    看到萧十三楼冲了出去,许乐马上停住了脚步,躲在了一棵大树之后。他伸出右手,用力按住刘佼腹部凄惨不堪的血肉豁口,不去看那些微黑的血从指缝里流出,瞪着眼睛望着刘佼苍白的面容,大声说道:“挺着!”

    河滩对岸的帝**队被达林旋转机炮暂时压制,但从下游摸过来的那些帝**人,却终于冲破了七组的防线。许乐回望着林子边缘影影绰绰的帝国人身形,心情有些冰凉。

    他并不是最优秀的军事指挥官,但也清楚七组现在唯一能够做的事情便是撤退。然而问题在于,撤退必须撤的干干净净,不能让这些帝国人咬住自己的尾巴……因为七组还必须完成宪丨章局最后的那项任务。

    如果不能修复宪丨章局那个愚蠢至极的错误,宪丨章光辉无法重临163行星,原定于傍晚动的联邦总攻,将出现极大的问题,那面鲜艳的联邦军旗或许要被迫再次沉睡。

    就在他快思考退路的时候,忽然听到林子里响起白玉兰一声怒嚎:“十三!”

    他眼瞳一缩,扭头望去。

    …………

    …………

    萧十三楼两双粗腿快闪动,片刻间勇敢地冲到了河滩开阔地带,一把抓住血泊中的达文西,折还向林中冲去,然而就在距离林畔不足五米的地方,帝国人的密集弹雨猛烈袭来。

    啪啪啪啪,他的身躯被强劲的子弹打的弹离地,人在半空将要失控之际,依然悍勇地腰腹用力,奋力将达文西扔进了林中,因为这个动作,他的身体被惯性拖动,向着河滩方向转了半圈。

    子弹射击在硬陶防弹背心上,军服上绽开几个焦糊的破洞,啪啪啪,又有几颗帝国人的子弹射击在他的头盔上,透明的步兵头盔瞬间如蛛网般裂开。

    此时的萧十三楼还活着,林子里的七组队员们,甚至还能看到这个家伙苍白的脸上流露出一丝农民特有的憨厚里夹着狡黠的后怕笑容。

    这是众人最后一次看见这名农夫儿子的笑容。

    下一刻,高的帝国锐兔榴弹轰到了他的身前脚下。

    河滩处的空气骤然震荡爆炸,萧十三楼强壮的身躯,就像是一个灌满了红色颜料的布袋,被炸的横直向后飞去,重重地摔落在巨石之上,出噗的一声闷响。

    鲜血从五官里喷了出来,击打在已经快要碎裂的步兵头盔上,顺着那些蛛丝般的裂纹蔓延。

    硬陶防弹衣碎了,深色的军装被炸的片片飞舞,他左肩上那面小小的联邦军旗,被弹片切削,被火苗与气浪喷飞,轻飘飘地在硝烟中舞动。

    然后落在他的头盔之上。

    血水弥漫的头盔里,萧十三楼的脸还保持着先前那一刻的怪异笑容,眼睛睁的那样大,就像是还没有死,在认真地看着头盔外那面边缘焦糊的军旗碎片。

    …………

    …………

    “高楼!”

    重重摔倒在林间石砾上的达文西,刚一清醒,便看见不远处的这幅惨烈画面,他哭嚎着站了起来,拖着受伤严重的左膝,一瘸一拐,疯癫一般向着那边冲了过去,同时右手拎起卡宴轻机枪向着河滩对面泄一般疯狂开火。

    离他不远的白玉兰铁青着脸,毫不犹豫地一脚将他踹倒在地,拖着不停挣扎哭喊的他,贴着不平的地面向林后退去。

    帝国皇家的黑槿花旗已经飘扬在河滩之上,密密麻麻的帝**人,亢奋地高声叫喊着,从对岸和下游两个方向,向着七组所在的林子起了冲锋。

    看人数这至少是一个帝国步兵营。

    许乐不再看那面象征着死亡的黑槿花旗,也不再看倒在河滩上的萧十三楼和其它几具队员浸在水里的冰冷身躯,回太急,脖颈处竟有些生痛。

    将急救包塞到身旁半昏迷的刘佼怀中,让一名经过身边的新兵将刘佼拖向林后,站起身来,对一直蹲在一从灌木后的锡朋大声喊道:“撤退!”

    河滩两岸的枪炮声太大,脸色苍白的锡朋有些失神地望着许乐,他根本没有听清许乐说了些什么,但许乐比划了的指令手势让他顿时清醒,浑身一颤,马上通过密合战地指挥系统,对所有的队员快呼叫道:“三秒钟地图传输!”

    “时间同步!”

    “旧有地点汇合,全体都有,纵深急撤!”

    “烈火方案断后!”

    腕表上嘀嘀轻响,撤退前的同步完成。按照上级布的指令,散布在河畔林间的七组队员们,取下腰间的高效炸药,向着林子里一个正在蹲着的家伙扔去。

    然后他们用沉默压抑悲伤和愤怒,或背或扶,带着所有受伤的战友,快无比地向着林后山地纵深方向撤退。

    锡朋没有撤。作为七组主官许乐的传令兵,他这两个月里已经习惯了自己的角色,一条条清晰的指令按照七组事先战斗布署的安排布了下去,按照他的阴沉,怯弱,自私,他本不应该留下。

    但他觉得今天自己的腿有些沉重,太多战友的生命和鲜血,让他的嘴唇很干,胸膛里那团焦灼的火,烧的他浑身轻轻颤抖,有一种入伍之初绝对嗤之以鼻的情绪在冲激着自己的大脑。

    “啊!”

    他带着颤音疯狂地大喊了一声,跟在许乐的身后向着林子边缘冲去,端起枪械猛烈地开火,打死了冲在最前方的一名帝**人。

    许乐的余光看到锡朋的身影,只是此时他没有时间来表达自己的诧异与激赏,他沉默地冲了过去,然后双脚如铁一般铸在一棵大树与奇石的空隙间,冷静地端起刚刚白玉兰扔过来的那把2126。

    噗,一声清脆里夹杂着沉闷的枪声响起,冲进林中的一名帝国战士眉心迸血,摔倒在地。

    他站在树旁,平端长枪,眼睛对着光学瞄准镜,再次平移视角,几乎就在移动到位的同时,食指抠动了扳机。

    又是一声清楚的枪响,又一名帝国士兵四肢向天被击翻在地。

    锡朋趴在石头上,一边疯狂地狂嚎,一边用力地喷射着子弹。

    许乐却一直站着,沉默半静地站在最前方,没有寻找任何掩体,端着长枪,瞄准,然后机械地抠动扳机,那把修长的2126长狙,在他的手中,竟然也变成了近战的利器。

    片刻之后,已经有六名帝国士兵死在了他的枪下。

    他不能退,必须给一直蹲在林间地下碎碎念的那个家伙争取时间,只有这样,正在向山地纵深撤退的队伍,才能在这个帝国营的追击下存活下来。

    站着的他并不似松,还是像那颗执拗顽抗的石头,带着青苔的石头,在河水里浸了亿万年的石头,都不会怕帝国人的子弹,可是他也不怕吗?

    不停勇敢冲在最前面的帝国士兵被击倒在地,但后续却有更多的帝国士兵悍不畏死冲进了幽暗的密林间,河滩方向,已经能够听到密集的帝国语言叫喊声和脚步声。

    起冲锋的帝**人一旦涌入林间,只需要刹那时间,便能将许乐和锡朋这两个家伙吞噬的干干净净。

    “还要撑多久?”

    许乐端枪平射,一脸沉默,看似在这硝烟间冷静到了非人的境界,实际上只有他知道自己内心的焦灼,他的眼睛已经充满了腥红,那不是疲惫的血丝,而是杀戳留下的色彩。

    嗒的一枪击倒右前方的帝国士兵,正前方的灌林从(丛)里却猛然飙出一道火舌,子弹啪啪击打在地面树干石上,打的锡朋左眉一痛,下意识趴了下去。

    子弹击打在上半身,许乐整个人就像被人从后用力拉了一把,猛地撞到三米后的树上!

    硬陶防弹衣上又多了几个冒着热气的小洞,透明的头盔上多了一个迸裂两厘米左右的创口。

    哗啦一声,树叶被撞的纷摇而下。

    就在空中树叶飘舞间,后背凄惨撞树的他,以一种难以想像的反应和度弹了起来,借势而回,就像是一道烟尘般,颤栗的双腿在地上拖出一道淡淡的痕迹,轰的一声欺入了那团灌木丛。

    灌木丛后有一名帝国士兵,这个满是络腮胡的帝国人瞪着惊恐的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这一幕,明明搭在扳机上的食指完全来不及抠下去……

    喀喇一声,许乐一掌闪电般劈下,避开了防护措施,狠狠地砍断了对方的喉骨,血水混着骨渣溅了起来。

    ……

    ……

    一直蹲在林子里的是顾惜风,他是七组最了不起的电控专家,也是最生猛的爆破专家和环境专家。他蹲在地面,当然不可能是被炮火震骇地无助画圈圈,而是在收集战友们离去前扔给他的高效炸药。

    十根看上去有些粗短的手指,在这一刻就像是钢琴名家的手一般,顾惜风仅用一只左手,便将散落身边的零散炸药完成了电控联结,同时他的左手却在工作台进行着计算,计算着林后纵深山体角度、岩石厚度、岩石种属的硬度、以及相关的力学计算。

    一边计算,他一边习惯性地碎碎念,只是今天脸上没有往日那种漫不在乎,全盘掌握的坏笑,有的只是淡淡憔悴与紧张,时间太短,他只有百分之三十的把握。

    不过这就很值得赌一把。

    用最短的时间,完成了爆破安装,左手圆乎乎的手指刚刚离开电极,顾惜风对着林子里急促叫道:“走!”

    ……

    ……

    (昨天那章最后四百字是喝迷糊了写的,不好意思。这一系列几章,其实写的很用心便是了,自我感觉不错,希望你们感觉也一样,谢谢,明天又考,希望能过,合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