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一百五十一章 军旗沉睡或飘扬(让我

    满天枪炮,不知道有多少子弹击中了大石,溅起无数锋利的碎片,像花朵一样四处散开。

    许乐抱着枪靠在石头上,双眼看着斜上方的树林,看似无视距离身体极近的呼啸子弹,透着乘小舟悠游巨浪间的自在,实际上他的身体早已经紧绷起来。

    紧接着,他将左腕间的黑色线插进卡宴轻机的后槽盖,几乎同时,握着枪把的左手一抖,卡宴从中弯折,枪管瞄准了大石方后,河滩上的景象通过光纤出现在头盔光屏之中。

    突突突!大石旁的卡宴喷吐火苗,向着河滩对面射去,然而片刻后,他的右手猛震,紧握着的半金属枪械被帝国人的射击打的崩了起来。

    身后的大石头也在不停震动,震的他后背有些麻,可以想见帝国人的火力覆盖有多猛。

    烟雾与凄厉的弹雨声中,他对着通话系统大声说了几句什么,眼角余光却忍不住又瞄了一眼石旁不远处的那具血肉模糊的身体,那名官员已经死了,他还不知道他的姓名。此时只能看清楚那一头卷糊在血中。

    许乐做出了自己的判断,这不可能是帝国人伏击圈套,因为敌人不可能事先就预判到这一次宪丨章局绝密的任务,只是对方的火力如此之猛,不知道河滩对面有多少人,只能说七组的运气确实差到了极点。

    看着宪丨章局官员尸体旁破烂不堪的微型工作台,他恼火地做出了最重要的判断:那里面的宪丨章网络修复数据已经没用了。

    “西三十二度!”

    战地系统里不时响起白玉兰的声音,他的声音依然平静,只是比平时的语快了很多“”组。

    在帝国人突如其来的狂暴火力面前,七组被瞬间打懵,但老兵和已经经受过锻炼的新兵们,做出了最专业的反应,在最短的时间内,寻觅到可靠或不可靠的掩地,一面进行躲避,一面开始进行还击,只是此时的河滩边……已经倒下了好几名队员。

    恐怖的枪声在河滩两旁不间断响起,时不时有树干被击中,冒出一络轻烟,崩出无数硬皮。

    达文西倒在河滩旁的沙石中,左膝被击中的他用肘部努力地向树林间旁(爬)去。

    啾啾!清脆却单调的枪声中,不时有子弹擦着他的身体落下,那些圆滚滚的石头上乍现白点,然后炸开,弹片开始无规律的跳射,只是瞬间,他身上的硬陶防弹衣又多了几道破损,两条腿上多了几个血洞。

    达文西瞪大眼睛看着近在咫尺,却又似乎远在天边,代表暂时安全的树林,心中生起一股强烈的不甘与惊恐。他用手抓着沙土,肘顶着硬石,拼命地爬行,却被河滩对面的弹雨压制的难以动弹。

    他的五官因为疼痛而变得苍白扭曲,但这位栖霞州州长的公子,却死死咬着牙,一声不哼,勇敢而强悍的沉默,不愿意让正在组织还击的战友们分心。

    许乐的脸色也很苍白,眼瞳却很亮,越来越亮,因为他现自己和自己的队伍都进入了绝境之中,远处林间有人影晃动,应该是帝国人的士兵从下游通过了河滩,准备包抄自己这些人的后路。

    满是烟尘的脸上闪过一丝厉色,他狠狠地扯掉卡宴机枪后端连接的数据线,咯嗒一声机械上膛,对着那边抠动了扳机,突突枪火之中,有林叶飞起,有影子倒下。

    正如许乐判断的那般,河滩旁的惨烈战斗并不是帝国人的伏击。联邦与帝国开战至今,163行星却一直保持着大尺度下的宁静,但帝国人清晰地嗅到了宁静之下的阴险恐怖味道。

    尤其是最近这几天……宪丨章光辉就像是一道绞索,他们虽然看不到这道黑色的绞索会在哪里落下,却能感觉到这道绞索收的越来越紧。

    在这颗星球上,有几十支像七组一样的队伍,舍弃了可能曝露方位的重型设备,像蚂蚁一样沉默且小心翼翼地进行着监控网络修复工作,帝国远征军怎么可能没有察觉和警惕?只是他们一直找不到这些像游魂一样突兀出现,突兀消失的家伙。

    帝**人更想知道那些见鬼的监控设备在哪里,但联邦方面一直没有启动…………幸亏他们拥有悍不畏死,不怕辛苦的战士,所以他们用了最简单原始的方法,那便是人海战术。

    在横亘星球南北的落矶山脉两侧,帝国远征军不计代价地派出了无数支小型队伍,洒向那些危险的森林,河流,平原,就像是赌命一样,他们希望能够赌赢一次。

    在这些过程中,大部分的帝国分队或是枯守十余日夜,憔悴不堪中等到了给养枯蝎,或是被联邦军队安现,集中优势兵力攻击至死。

    但河滩旁边的这支帝国部队运气明显更好一些,他们只是无可奈何地等在这处,谁知道竟真的等到了一支联邦队伍,而且这支队伍里还有一名宪丨章局的官员,当此良机,他们怎能放过?

    ……

    ……

    沉寂了半分钟的帝国移动山的平射榴弹,开始再次轰击,河滩这岸的大地开始颤抖,巨大的响声快要掩盖住通话系统里的指挥声,圆石黄沙上有断肢横飞,山林里不时响起爆炸,烈日下的枯干树叶开始蓬勃燃烧。

    林间偶尔还会响起七组队员的惨呼,反击的枪声一直响着。

    一支帝国士兵正从下游林间摸了过来,七组面临着被前后夹攻的危险。

    尖锐的嘀鸣声在耳机里响起。幸亏此时还没有进行任务作业区,信号联络没有掐断,七组一直在拼命地呼救联邦的空中支援。

    击毙了两名靠近(得)最近的帝国尖兵,凭借着右侧方的火力,将下游赶过来的帝国人压制的暂时无法动弹,许乐急促地呼吸着,重新靠住了不停震动的大石头,感受着后背的麻痒。开始低头认真地倒数。

    “七,六……”

    他在计算帝国锐兔型山地炮的射击间隔时间,身为一名专业的工程师,在前线呆了这么久,从七组老队员处学到了很多东西,先前听到几声帝国炮声和着弹点迹像,他便确认了对方主火力的型号。

    倒数到三的时候,他的眼瞳猛地一缩,知道就是这个时候,对通话器大声喊道:“大熊!西32上仰三个点,横移射击!“

    几乎同时,战地步兵头盔里响起白玉兰快的补充:“左右十五度!”

    ……

    ……

    河滩这侧的树林里,猛然爆出突突的声音,一蓬艳丽的火苗如骤射的星辰,撕裂了这方的空气,带着焦灼与死亡的味道,轰向了对岸的树林。

    达林机炮终于威,河滩对面的林间左右五十米的区间内,无数树木咯喇碎裂,缓缓倒下,那些凶猛的弹着点轰然炸开,就像是一个个白色的烟团,而这些烟团从左至右扫过,连成了一条笔直的白线。

    对岸的火力被这猛烈的射击瞬间压制,不知道多少帝国士兵就在这一轮射击中肢离破碎化为血肉,仅仅是那些倒下绽开的沉重树木,都压死了十几名帝国人。

    熊临泉趴在林间的一棵横木之后。虎目圆瞪,整个的身体都随着达林旋转机炮的震动而震颤,但他强悍的臂力与射击本领,让达林喷出的六道火线,竟是没有偏移许乐、白玉兰二人指的方位一丝。

    三名七组老队员半蹲在他的身边。不间断供给链式弹匣,同时用自己的身体保护着熊临泉的安全。时不时有流弹击中他们的头盔或身体,打的他们浑身一颤,但下一刻他们又悍不畏死地蹲了起来,继续自己的工作,一脸冷漠,无比沉默。

    对岸帝国人的火力被压制了下去,趁着那短暂的空白时间段,许乐就像一颗石头般,从那块大石头后下方猛地弹了起来,向着树林里冲去。在遁入树林的途中,他右手一探。死死地抓住早已观察许久的一名伤兵,带着那人跌撞却快捷地离开了裸露的河滩。

    他根本没有注意那名伤兵是谁。只知道在开始的时刻,那个家伙被帝国人的破甲弹击中,重伤之下无法动弹。基于同样的简单理由,如猎豹般脱离帝**队射击范围,穿入树林的他,也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臀部麻了一下。

    树林内外硝烟弥漫,枪声阵阵,许乐瞪着眼睛看着河滩方向,知道七组必须马上撤退,但问题在于。相较于脱险,他现在要考虑的应该是完全(成)宪丨章局的任务今天的任务完成了。

    和修复无关,和很多东西无关,他只是非常清楚,如果七组不能完成这项任务,那么联邦重构的宪丨章光辉会出现很大的问题,也许那面飘扬的联邦军旗根本无法飘扬,而帝国人的黑槿花旗,将会艳丽的压人眼目。

    被许乐胡乱救回林间的是刘佼。腹部中了一枪,血水里是一个令人恐惧的豁口。

    他回头,准备再次冒着帝国人的弹雨捞回河滩上那几名七组的伤兵。右前方却有一名老兵快带弓身冲了出去,向着沙石间被弹雨击打的不敢抬头的达文西冲了过去。

    那个人是萧十三楼。

    (章节名错了,一百四十八有两章。这个章节名我要用,所以只好一中再中,这段情节在认真地写。所以只好中下去,请大家谅解。

    另:今天晚上去侄儿家吃饭,陪孙儿唱歌,很是耽搁了些时间,但正如前天所说,我必然是不会断更的。鞠躬下台,祝大家生活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