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一百四十九章 军旗沉睡或飘扬(再中)

    此时是凌晨六点,天边的柳木白浸浸然地开始向天空漫起,绝大部分的世界依然一片黑暗。联邦最轻型的至羽型号战舰,与人类的身体相比依然无比巨大,将那些天光挡住,将黑暗沉下,映在许乐未掩怒意的面容上。

    宪章局拥有难以想像的高级权限,即便在战场之上,依然如此。这个神秘机构让七组执行新任务,从某种角度上讲,那就是军令,身为军人的许乐,没有任何理由拒绝,更不应该愤怒。

    但经历了一夜的高强度网络安装,七组的队员已经相当疲惫,而且对宪章局突然而至的任务没有做任何前期准备,加上此时天光已至,新的任务必将在白天执行,危险程度会增大很多,也许会出现严重的伤亡情况。

    而这名卷宪章局官员冷漠的态度里,显得没有把自己的队员性命当回事,所以许乐的愤怒毫不遮掩地从眼眸里投射出来。

    卷的宪章局官员没有理会许乐面容上的怒意,从黑色工作服中取出微型工作台,调出绝密的电子地图,冷淡说道:“总攻的时间定在今天傍晚。电车监控网络的铺设已经基本完毕,你们将要执行的任务,便是前往中枢交汇点,进行网状数据贯通的最后测试。”

    许乐没有接话,缓缓将双手背到身后,如鞘中直刀一般平直的浓眉微微翘起,却是执拗的一言不。

    “中枢交汇点在从中转基地过去,需要1小时12分钟34秒,我要求你们必须在下午两时整之前,完成最后的测试任务,。”

    战舰的阴影下,只有他们两个人,七组的战士们远远地看着这边,目光里渐渐生起疑问。

    宪章局官员很清晰地感受到面前这名中校沉默里隐含的抵触情绪,只是他并不在意,低着头,在工作台光屏上演示稍后七组需要进行的操作,在他看来,自己只是代表宪章局和国防部布命令,任何军事人员都必须服从命令。

    许乐看着他,忽然开口说道:“你***,整个宇宙里最尖端的科技文明,难道还需要人手去亲自激启动?我虽然不是宪章局的技术官员,但不要忘记,我终究是果壳的工程师,不是一个文科牛业的大学生。”

    这名官员微微一怔,缓缓抬起头来,正视许乐的容颜,这才想起面前这名军官的背景,心脏抽*动了一丝,脸上泛起一丝并不自然的笑容,解释道:“宪章光辉重临沦陷星,当然不可能还需要动启动,只是在最后启动之前,需要进行某项操作……”

    许乐没有回答,只是冷冷地看着他。

    卷官员沉默片刻后,勉强一笑说道:“你懂得的。”

    如果不是许乐身后几座靠山,都是联邦中最为雄阔壮丽的景色,宪章局出来的高级官员,根本不会像此时这般说一句软话,退了一步。

    然而许乐并不领情,神情凝重认真地盯着他的双眼,轻声骂道:“懂个屁,难道你还指望小爷给你留个娜箱,你给我几段色*情视频?……任务,七组肯定会接,但你必须告诉我实悄”

    许乐的声音里充满了毫不遮掩的压迫与威胁,虽然不清楚如果不告诉他实情,战后自己会迎来怎样的下场,但不知道为什么,这名宪章局官员沉默片刻竟真的开了……

    “自从上次大战结束后,有十几年的时间,宪章局都没有进行过地表铺网的工作。尤其是像163和3320这种行星地表全覆盖安装,更是几百年都没有做过的事情。”

    这名官员略带一丝尴尬和沉默说道:“虽然局里有完整的安装手册,但还走出了问题。”

    “什么问题?“许乐声音微沙紧张问道。

    “昨天晚上,指挥舰与宪章局进行信号调试时,现中枢并汇点安装的联动芯片组可能出现了一个数据错误。”这名官员看到许乐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马上继续解释道:“但局里已经给我下了全面权限,相关技术操作流程和重要参数,都在工作台里。我们只需要去进行一下修复工作,难度并不大。”

    许乐表情渐渐回复正常,暗中却是不停地在倒吸冷气。联邦已经决定于今日在星球上动总攻,结果最重要的全方位监控指挥网络,却出现了无法激活的危险。

    总攻日期的制定,牵涉到指挥、战力步署、后勤规划诸多复杂的方面,如果一旦改期或拖延,且不说帝国方面会不会有什么查觉,战争这个大系统工程的自我反噬,都会让联邦军队付出更为惨重的代价。

    他取下墨镜,揉了揉有些闷痛的眉心,看着对右手中那个高级的微型工作台,说道:“把操作规范和参数都给我。”

    “不行,

    这是绝密数据,只能由我保管六。”一旦涉及案章相关的条例,这名卷官员便恢复了死板强硬,毫不让步。

    许乐沉默片刻,知道就这个事情生争执,没有任何意义,向着战舰阴影下方的白玉兰使了个眼色。

    下一刻,白玉兰、兰晓龙等七组军官便聚集到了许乐的身边,众人凑到那台工作台边,认真地听着那名宪章局官员的任务说明,众人的脸色变得越来越凝重。

    许乐没有看,他重新戴上了墨镜,闭着双眼站在人群外围,看上去似乎在养神,实际上在暗中与老东西联络,确认宪章局所说的话是不是真的,最后他从左眼闪烁的光符里获得了确定的消息。

    没有任何犹豫,七组怀抱着对崇高神秘宪章局犯下如此幼稚错误的错愕荒谬愤怒感,再次登上了战舰,向着目标区域进。

    在出之前,许乐问了那名宪章局官员一个问题。

    “为什么是七组?”

    宪章局官员回答道:“宪章局和国脆部只信任你和你的队伍。”

    …………

    …………

    明亮的太阳悬浮在明亮的大气层上方,沿循着光滑河滩外缘小心前进的沉默军人们,不停抹着额头的汗水,队伍被刻意拉长成一道灰蛇般的长线。

    在许乐的要求下,执行联邦总攻前最后一次任务的队员,被缩减到四十人,其余的新兵都在兰晓龙的带领下,撤回了基地。

    “许乐中校,谢谢你对我们工作的支持。”卷的宪章局官员早就解开了领口,站在一颗光滑的石头旁,很认真地说道,只是他的手紧紧提着那个绝密工作台,绝对不肯放下。

    许乐没有理他,皱着眉头以防止汗水渗入眼睛,谨慎地扫视着四周的环境,总觉得此刻河滩两岸显得过于安静了些,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阳光太过炽烈的缘故,没有任何动物出没有迹像。

    十几步距离外,萧十三楼和同行的达文西正在用眼神询问能不能吸烟,然而他们的头儿一刻没有将唇间那根烟点燃,他们也不能有多余的动作。

    许乐唇间的烟卷上下晃动,没有点燃,此时正是视线最好的时刻,在这片河滩旁机动,谁也无法预估风险。

    “许中校,我姓谢,叫……,宪章局官员似乎想缓和一下自己与七组间的紧张情绪。

    “我并不想知道你的名字。”许乐将香烟从唇间取了下来,塞进口袋,望着对方很直接地说道。

    谢姓卷官员微微一怔,脸上泛起一丝不自然的笑容,紧接着他的笑容却敛没不见,因为侧前方的河畔林间哗啦一声,飞出了一只白鸟。

    七组顿时戒备。

    那只白鸟旁若无人地落在河滩浅沙中,开始低头啄食食物,无视毒辣的阳光也要尽情饱餐,难怪这只鸟的体形会显得有些臃肿。

    七组队员们放松了下来,觅着这难得的闲暇,微笑看着这一幕。

    宪章局官员有些尴尬地抹了抹额头的汗,准备回头继续向许乐说些什么。

    就在此时,许乐的眼瞳却猛地一缩,猛地探手过去,试图将这名官员雅倒在地!

    他的动作很快,却依然慢了。

    看不见的杀戮子弹,自远方飞来,割裂了空气,狠狠地命中了宪章局官员的胸膛。

    紧接着便是一蓬狠厉的弹雨,准确而恐怖地轰到了他的身上,连同他手中包含极重要数据的工作台在内,这具血肉之躯被瞬间撕裂轰击成了无数肉块血水,坍塌崩垮在河滩之畔!

    而此时,河滩两侧的枪炮声才密集而令人恐惧的响了起来。

    …………

    …………

    轰!猛烈的炮火声瞬间覆盖了整个河滩范围,无数的泥土被掀起,看不清的弹道击穿着坚硬的水磨石与滩边的树木。树皮乱飞烟尘漫天而起的画面中,不时有七组队员被击中倒下,硬陶防弹衣迸出碎片,被击中的部位鲜血狂喷。

    “敌袭!敌袭!”

    “找掩护!”

    “星状散开!”

    七组单兵头盔的通话系统中,响起一连串激烈的命令声。数十名队员用最快的度向着河滩后方的树林里退去。

    噗的一声,脸色苍白快前冲的达文西膝弯处鲜血一飙,重重地摔倒在地,哼都没有哼一声,双手扒拉着石头,试图爬行脱离河滩对面的帝国密集火力。

    许乐缩在一块大石下,躲避着头顶的弹雨。

    他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己左臂已经左弹,只是紧紧地盯着身旁不远处那名官员的尸体。

    (不好意思,如惯例要再中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