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一百四十八章 军旗沉睡或飘扬(中)

    车队离开基地,穿过金黄色的林海,集体下车配备单兵武器,携带轻型工作设备,进入等候已久的轻型战舰,斜斜冲上澄静的天空,向着远方渐落的深红色夕阳滑行,降落在落矾山脉边缘偏僻处一角。

    整个过程,七组一直沉默。

    那辆孤单进入基地的军车和车上的黑色棺木,似乎还停留在所有队员的眼眸里,脑海里,有些沉重,有些冰冷。

    现代战争的高温恐怖摧残力,让英勇牺牲的军人们很难保有完整的死后尊严全身,绝大部分的战士遗体,都不会带回西林主星或都星圈,而是在这些偏远的星练上就地掩埋。

    这是联邦军方向来的惯常做法,因为从元帅到普通士兵,所有的联邦人都娶定的认为,自己最终倒下死亡的地方,便是联邦的土地。

    离开轻型战舰,一百多号人就地稍做休整,便开始按照刚刚收到的任务细则,在暮色的遮掩下,向着落矾山脉一道深谷里行去。略微异样的气息依然笼罩着沉默的七组,一路只能听到军靴踩破落叶,不多的鸟虫轻声鸣叫的声音。

    锡朋背着沉重的工作台,困难而跟着队伍前进。他的目光穿过透明的步兵头盔,落在许乐的后背上。在前线呆了这么多天,他已经能够将议长家公子哥的冷傲与强横抹去,只是骨子里依然保存了很多,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他看着许乐,却很难调动起当初随时可油然而生的恨意。

    确实没有什么好恨的,在这些天的任务车战斗之中,许乐做到了自己当初的承诺,永远站在最危险的地方。嗯到先前在公到的黑棺仪式,锡朋的表情微显凝重,部队昨夜一场试探性进攻,便死了几百名战友,与那些野战部队相比,直到今日,依然一个人都没有死的七组……真的很轻松,很幸运。

    因为那辆军车,那副黑棺,而产生如锡朋一般感慨与自卑情绪的新兵很多,所以山谷里的队伍才会如此沉默平静。

    …………

    …………

    许乐回头看了一眼林畔的队员们,注意到有很多人的喘息比较沉重,但表情都比较轻松,不由心情也感到了一些轻松。

    在西林军营里经受了残酷的十日训练,两个月里,这些家伙也知道自己主动的加练,军事素质都已经提高了不少。这些两个月前还是老爷兵的年轻人们,如今可以扛着重达数十公斤的宪丨章局技术构件,徒步强行军一个半小时,这种进步不止让老兵们沉默赞许,想来也会成为他们自己将来人生的美好回忆。

    暂时休整区是一片缓坡,上方有林荫遮蔽,天边的幕日早就已经被大山挡住,天地间充满着微暗的沉郁气息。

    许乐不清楚为什么如此偏僻的地方,会成为宪丨章局重构监控网络里的备选区域之一,无论是从地理位置上看,还是从联邦与帝国间好战力布置看,这里都应该是被人遗忘的地带,除了林畔那一条简陋古老,不知何年何月修成的公路,似乎在说明某些问题。

    “卷头刚给的任务最上层细则。”顾惜风走了过来,拿起微型电子册说道:“为轴心平方公里地带铺网,还是三型地面复合监控网络,安装起来难度不大,关键是有几个点可能需要进行岩壁悬挂安装。”

    “就当是来旅游好了。”兰晓龙在一旁叼着烟卷,耸耸肩说道:“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就算咱们去全丨裸攀岩,帝国的巡逻兵大概也看不到。”

    没有人理会他口白玉兰从顾惜风的手里接过了电子手册。

    前一秒,锡朋已经开工作台,然后老实地退到了远处林畔。有资格接触到宪丨章局具体任务内容的七组军人,只有许乐,白玉,兰等数人,他并不包括在内。

    电子手册接入工作台,许乐几个人凑在一处,看着光屏上面的显示,眉头不由自主地皱了起来,不是因为今天的任务过于繁重或是要深入敌后去冒险,相反是因为这次任务简单轻松地似手不需要七组全员出动。

    许乐眯着眼睛,看着光屏上微微闪动的光点,手指轻触将地图的视域调到更大一些,同时默然调动自己脑海里通过后门关系储存的前几次任务定点区域,渐渐勾勒出了一幅比较完备的地图。

    确实是后门

    宪丨章局官员在每一次任务结束之后,都会销毁一切留存在七组工作台里的记录,而那些繁复的数据,也不可能通过人脑记住……许乐通过老东西走了今后门,通过自己都不明所以的第一序列权限,让远在都星圈的中央电脑,重新将那些数据,通过自己颈后的芯片后门传了回来。

    “刚才说总攻应该是在一个星期之内……我看估计会比我们想像的更早一些。”

    他抿了抿有些干的嘴唇,勉强一笑,说出自己的判断。事实上目前联邦军队只经在5460行星上取得了全面优势,在163行星上,也开始占据主动,只是听说在3320上面,双方的部队依然纠缠厮杀的极为惨烈。

    “已经两个多月了,像七组这样的队伍在这颗星球上有很多,我仔细算过,至少有百分之七十的地表面积,已经重新构筑网络成功,可是为什么在最近的军事行动中,宪丨章的作用始终没有体现出来?”兰晓龙皱着眉头说道。

    许乐看了远处石畔正在沉默吸烟的宪丨章局官员一眼,说道:“小规模战斗动用电子监控网络,帝国人会监测到,只要确认了我们埋下去的这些装备方位,他们会不惜一切来进行破坏。国防部和宪丨章局的想法很简单,把网慢慢卒,然后趁着总攻的时候,全面激活……,

    他笑了笑,叼着烟卷,啪的一声打燃防风火机。微暗的山林间,微有明亮。

    “到时候宪丨章局说:要有光,于是这颗行星便有了光,帝国那些恶鬼就会见光死。”

    …………

    …………

    最后的暮色中,最初的夜色里,一条古旧公路的两畔微秃山崖间,时不时有微弱的钻机声响起,岩石被钻开,泥土被翻起,树木被砍倒。在远处,在近处,如果用肉眼仔细去看,能看到很多穿着变彩军服的联邦战士们,正在沉默而忙碌,将原先陌生如妖怪,此刻熟悉如初恋的宪丨章局电子设备,安装到这片七平方公里的区域中。

    身上的步兵套装带有自动降温伪装效果,可以有效地瞒过帝国远征军极少脱逃联邦摧毁的高空侦察机。队员们分成了很多个小组,在山崖间,谷地里,密林中按照宪丨章局繁复甚至繁琐的要求,一丝不芶地进行着安装工作。

    在任务作业区最外围,尖临泉等胎老兵正带着颜丙燕等人,警慢地注视着远处的动静,同时不间断地通过设备出折叠信号干扰,以屏蔽稍后可能溢出的信号。

    许乐坐在一块大石下,凭借着敏锐近妖的目力,注意着最远处的队员工作画面,手指时不时打燃一下手中的密钢防风火机。

    在军营的传说中,有不少老兵就是因为夜晚点烟,而被帝国的狙击手一击轰掉了脑袋。但包括他在内的联邦军人,现在似乎并不信奉这种传说,因为这是一场在联邦内部打响,联邦拥有绝对优势的战争,所有的任务作业区都有高空卫星进行过无数次过涛梳理,排除了绝大部分危险。

    “完毕,准备调试。”他耳机里响起了顾惜风平静的声音,同时不远处的那名卷宪丨章局官员打开了自己的微型工作台。

    今天的任务完成的很轻松,许乐拍拍**站了起来,看着正忙于调试和进行物理掩饰工作的队员们,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现时间刚至半夜。

    就在这一刻,他忽然想起,宪历六十八年在几十天就已经结束了,自己此刻已经站在宪历六十九年的春天,一颗离故乡无比遥远的地方。

    …………

    …………

    部队乘坐轻型战舰回到安全区中转基地时,许乐刚刚生出的淡淡思乡之情,便被来自第二故乡s1的一封邮件成功地化为了沉默。

    这是一封国防部内务处专门转给他的邮件,邮件中严肃地说道,百幕大星域有两名异常凶残强悍的专家,偷渡进了西林,而根本联邦调查局的认真调查,判断这两名专家的目标极有可能是他。

    专家自然是杀人的专家。

    许乐沉默地看完了邮件,然后销毁。政丨府的强力部门正在调查这件事情,但他非常清楚,联邦里想杀自己的人,敢杀自己的人,一定有办法替那两名专家找到在联邦里存在的方法,宪丨章光辉虽然时至今日,也只有大叔和自己这两个漏洞,但生活在百慕大的人,并不见得颈后就没有芯片。

    有人想来暗杀自己,许乐的心里没有一丝害怕。

    战争期间,那两名据说很厉害的杀手,根本没有可能进入军营,来到自己身边。军方的强势和联邦调查局的专业,是他的安全屏障,七组队做惯杀人放火私活儿的行家,白玉兰这秀气男人和那十几条汉子在身边,再厉害的杀手只怕也要黯然失色。

    最关键的是,许乐必须不谦虚地承认,要杀死自己这样的角色,实在非常困难。

    只是一想到自己在前线为联邦出生入死,和平后方却依然有些大人物想对付自己,这种感觉让他不悲伤,很愤怒。

    更愤怒的是接下来生的事情。

    就在战舰下方,那名卷的宪丨章局官员忽然走到了许乐的面前,用一种不容抗拒的语气冷漠说道:“让你的队伍集合,我们有了新的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