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一百四十八章 军旗沉睡或飘扬(上)

    冰冷且死硬,就像是一颗扔在5460冰川深处的石头。许乐并不陌生这种性格,离开东林之后的人生里,也遇见过很多这样的人。

    对于神秘宪丨章局官员的性格,他事先曾经做过一些猜测,只是没有想到如此冰冷死硬、拥有绝对权力的官员,在这几十天的工作中,可以一直保持平静的沉默,平静沉默到甚至没有什么存在感。

    直到这个漫(满)是阳光的午餐时间,许乐有些惊愕地现,自己居然还是没有记住对方的姓名。

    “总不可能是个机器人吧。”他苦笑着望着宪丨章局官员额上的卷,对着这样一个油盐不进的家伙,除了转身离开去准备下午的任务,似乎也没有什么更好的方法。

    午餐之后,早已习惯了任务流程的七组队员们,熟练好随身轻型装备和枪械,分成两队,迈出军营的大门,乘坐军车向转基地驶去。

    军营外方的简易公路上,塞满了各式车辆,远处的山丘上还有沉重的军用m52机甲正在缓慢地前行,车队前进的度比平时慢了许多。

    许乐坐在副驾驶位上,微感担忧说道:“是不是总攻马上就要开始了?但铺网的进度还差很多。”

    从六天前开始,悬3星球太空中的联邦舰队,开始以出平时数倍,甚至几十倍的频率向地面投放战斗人员及各式重型装备。连续几个夜晚的天空,都被重型运输舰的灯光照的明亮无比,在猛烈的空中火力掩护下,至少有七个整编机械师降落到了星球的各个区域中。

    七组车队停在道边,为前方驶来的多轴重卡让路,队员们沉默地看着重型卡车上方承载的导弹,微感兴奋之余,也感到了几丝紧张。

    “西林军区承受的压力太大,163和3320的地面军事行动已经停滞了两个多月。联邦议会早就沉不住气了,总统也不可能让钟司令永无止境的拖下去。”

    白玉兰啪的一声点燃香烟,继续说道:“这是飓风二型导弹,山后面的导弹基地应该已经处于待命状态,总攻最迟不会过这个星期。”

    “为什么要这么着急?”许乐不赞同地感慨说道:“这么多小组在铺网,多铺一天,总攻的时候,士兵们就能多一份保障,总不可能因为政治的压力就要提前。”

    白玉兰吸了一口烟,轻轻叹了一口气,他们只是军队的普通的一员,影响不到大的战局指挥。

    连绵数公里的十几辆多轴重卡缓慢地向山后的导弹基地行使过去,七组的车队重新启动,时间已经过去了大半个小时,然而车队共刚启动没多久,却又被迫停了下来。

    “我丨操!”坐在车后座的锡朋,恼火地骂了一句。

    进入前线之后,这位副联邦议长的侄儿,便被调到了许乐的身边充当战地指挥联络兵。看上去似乎是人们因为他的身份,而刻意让他靠近部队的领导层,让他更安全一些。但事实上,七组所有人都清楚,并不是这么回事……

    在并不多的战斗之中,作为最高军事长官的许乐,总是会出现在最紧张的区域,最后一个离开战场。跟在这位小爷身后,非但享受不到领导先走的待遇,反而要承受更多的危险。

    也许是个体差异,也许是因为感受到七组军官们的敌意,也许是认为被故意折磨,所以锡朋这几十天的心情并不像那些同伴一样愉快,相反有些低落,今天被堵在路上这么久,终于忍不住爆了一句粗。

    “闭嘴!许乐回头看了他一眼,取下鼻梁上的墨镜,眼眸中闪过一丝愤怒和冷漠,同时坐在车内的其他人也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锡朋为之一窒,却根本生不出反驳的勇气。七组是一支奇怪的队伍,除了国防部的直接军令外,所有的规则便是……许乐中校的话语,这或许是一种潜规则,却是每个七组成员都不敢反抗的潜规则。

    基地前方驶来一辆孤单的军车,车身破旧,毫不起眼,然而包括七组车队在内,上百辆军车同时停靠在路边,安然而尊敬地等着这辆军车通过。

    锡朋的眼瞳中闪过一丝惊愕,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车内的长官们会用那种眼光看着自己。

    ……

    ……

    “对落矶山区的试探性进攻,从昨天晚上就开始了。”白玉兰静静望着那辆军车,淡声说道:“阵亡了三百多人。”

    说这这句话,他推开车门走了下去。许乐紧握着墨镜也走了下去,然后所有人都走到了军车之下,站在道路两旁,脱下头顶的军帽,沉默地举手敬礼。

    那辆孤单的军车上,有一具仅有象征意义的黑棺,现代星际战争的残酷性,很难再在战场上保有马革裹尸还是这一人生最后浪漫情节,联邦军方一向用这种简单的仪式与战友告别。

    黑棺上覆盖着一面鲜艳的联邦军旗,这颗星球上埋葬着无数香骨。

    ……

    ……

    莫愁后山,邰夫人关掉电视,习惯性地拿起润泽沁古的极品沉香残木,然后放入,久久沉默不语。

    “今晚议会山酒会上,很多人暗中痛骂帕布尔总统为了谋取政治资本,刻意做出这一出戏。”沈秘书平静的说道:“又有些人私下放肆评论,如果总统阁下真是一个大公无私的人,有本事就把太子爷扔到西林去。”

    想到刚刚收到的西林前线消息,邰夫人的面色微变,露出一丝嘲讽与疲惫,她唯一的儿子,身份无比尊贵的小家伙,就在七个小时前,正式辞去了西林司令参谋部机要秘书一职,降落行星表面,进入了最危险的秋林基地。

    她所代表的那个圈子里,确实充斥着无能的庸钝之徒及没有远见目光的蠢货。

    只是作为邰家家主,夫人永远不可能和那个圈子做完全的切割,因为那个圈子本来就是她的圈子。

    就在这个时候,靳管家安静地从侧方走了过来,取出几张薄薄的植物纤维纸,放到桌上,轻声说道:“联邦调查局传过来的消息,有几名很专业的人士从百慕大偷渡去了西林,目标可能是许乐。”

    邰夫人表情平静,看都没有看那份卷宗,直接向沈离问道:“你有什么看法?”

    沈大秘书是有资格进入三一协会的人物,他没有像杜少卿一样在西林蔓延血火,也不曾像施清海那般做出生辣至极的事迹,自从一院毕业之后,便在修束基金会内平稳渡日,直至几年前晋升为邰夫人的机要大秘书。

    听到夫人的这句话,他微微一征,嘴唇里有些干,知道自己终于将要进入千世邰家真正的决策圈子。

    沉默片刻后,沈秘书认真回答道:“这时候敢生出杀许乐念头的人,必然都是些疯狂却有实力的家伙。许乐得罪的人多,可局限在这些范围内,应该就是南明秀,林斗海,钟子期,利修竹这四个人。”

    “利家大少爷最近很安份。”靳管家用苍老的声音说道:“就算简水儿那件绯闻出来之后,他也没有什么异样的表示。”

    “总统大选一事之后,利修竹老实多了,也长进多了,就算他这时候恨许乐入骨,也不敢妄然插手到这些事情当中。”

    邰夫人眼观沉香木,轻轻搓摩着滑软的指尖,说道:“七大家里最不成器的两个晚辈,加上泥腿子的儿子……虽然都是一堆废物,但毕竟是有些背景实力的废物,他们的愤怒聚在一起,大概能有些温度。”

    她缓缓闭上双眼,沉默很久后感慨说道:“连邰之源都无法说服他,这个小家伙真以为自己是第二个老爷子?这种毫无大局观,性情强硬,只会坏事的小家伙,本就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虽然他拒绝了少爷,但这毕竟是总统阁下的计划,和他本人的关系并不大。”

    沈秘书犹豫片刻后,勇敢地说自己的意见,“他是军神看中的接班人……胜利军事行动结束后,他回到都星圈,恐怕会面临很多人的怒火,在这种时候,我们帮助他,其实就是帮助自己。”

    沈秘书并没有把话说透,但已经将那种雪中送炭,奇货可居的意味表达的非常清楚到位。

    “何谓帮助?他不会领情,我也没有这种心情。”邰夫人睁开双眼,望着雪山冰湖说道:“以军方对他的栽培力度,有人要杀他的消息也肯定瞒不了太久。”

    “老爷子活着的时候,我会保持对老人家的敬意,看许乐会左突右撞出怎样的将来。”

    “我当然不会看好那几个愚蠢的年轻公子哥,只是很好奇,有人来捋虎须,许乐这头小老虎会有怎样激烈的反应。”

    “当然前提条件是他能从前线活着回来。”

    “当然前提条件是他能从前线活着回来。”

    她这数十年来看透了联邦间的风云沉浮,非常清楚战场上什么事情都能生。一颗流弹,一块石头,都可能杀死一名未来的联邦名将。

    当年联邦与帝国绵延多年大战中,有多少像许乐这样惊才绝艳,意志惊人的年轻人,像无数树木搬被无情伐倒?夫人默然回思过往,片刻后缓缓起身,向露台外走去。

    都的天气实在太冷,她马上便要踏上度假的旅程,目前地依然是s3那座含有人迹的古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