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一百四十五章 夜色(下)

。不是所有人都有心情回应熊临泉粗豪的表态,锡朋和从象征,还有几名大人物家的公子哥,一直坐在角落的阴影中,避着头顶不停的陌生月亮,沉默不语地看着这一切,偶尔垂下目光。锡朋的脸色有些憔悴苍白,今天在草甸险些被帝国人干掉,全亏被许乐一巴掌忽到了地上,才侥幸拣回一条性命,此时回思当时的凶险场景,身体竟是依旧寒冷。    他用手指搓掉脸上干涸的泥浆,低头吐了一口唾沫,说道:“给我一根烟。”

    从象征微微一愣,转身进房摸出几盒纯白纸包装的香烟,撕开后递给锡朋一枝,自己叼了一枝,将剩下的几盒扔给了旁边的同伴。

    烟雾缭绕在夜色之间,几个红色的光点时明时暗,除了不时响起的不适应咳嗽声外,没有别的声音。

    不论出生时嘴里念着金匙,还是手里攥着银币,抑或泥土,只要进入前线战场,见过真正生在身边的生死,年轻的战士们都会开始吸烟,哪怕他们曾经是坚定的戒烟运动支持者。

    这是国防部后勤部门专门特供的香烟,白色的烟盒和烟身上没有任何标志。特供香烟辛辣之中蕴着醇厚,并不差劲,但锡朋这一众公子哥以前绝对不会抽这种层次的东西口然而今天不知为何,一边咳一边猛吸,他们却觉得这种辛辣如刀的口感真的不错。

    锡朋凑着烟蒂续了第二根烟,直到将肺部黄的有些生痛之后,才从白天里的恐惧摆脱出来。他微皱着眉,望向远处那间遮蔽了灯光,却泛着浓厚烟草味道的房间,想到在草甸上挨的那记巴掌,想到那今年龄和自己差不多大的许中校……

    无论这个家伙是怎么想的,但他至少做到了出征前承诺的那件事情,最后一个退走。

    …………

    …………

    五天之后,第七战斗小组二次任务前的夜晚,依然如前面的几个夜一般沉默安宁,就像山村里的静夜,隐隐听到远处小溪的流水声,只可惜基地四周看不到金黄的野生稻田。

    在营房侧前方的训练场上,几十名战士正在努力学习操作一些特制精密工具和枪丨械。按照手册上的安排,他们分成了几个小组,有的小组手持沉重的手动气压阀,努力对地面进行掘进,有的小组则是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各种电子零件按照规程进行组装,然后递入那些约三米深的小洞之中,有的小组进行波段监控及信号混编湮灭工作,有的小组则要负责最后的的地面伪装。

    一名卷的中年人站在营房前方,通过手中的步兵通讯系统,向各个小组布具体的命令和操作修正指令。

    这便是联邦军方在三颗沦陷星上最重要的工作之一,在帝国远征军的眼皮子下来,悄悄地重建电子监控网络,让宪丨章的光辉尽快覆盖尽可能多的地面区域。

    地面上不时传出一阵轻微的颤栗,有低声而简洁的口头呼号声,几个小组之间的配合虽然还有些生疏,但度明显变得越来越快。

    要潜入丨联邦与帝国之间的泛无人区进行电子监控网络安装,最需要的便是隐秘和度。

    …………

    …………

    “大概那天草甸上碰着的事情,让这些公子哥们受了刺激,知道要活下去必须做些什么。”白玉兰站在许乐身边,轻声说道:“从第二天起,他们就开始自觉加练了,当然……这些小子最关心的还是枪丨械,大熊现在是军营里的红人。”

    许乐笑了笑,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技术手册名录。这五天的时间,他一直忙于与远在都星圈的果壳工程部同仁们交流微型涡轮用于机甲的事宜,又需要掌握宪丨章局复杂到极点的技术规程,确实没有留意到七组新兵们的态度已经有了些变化。

    收好技术手册名录,他看了一眼队员之前的那名中年官员——此人是宪丨章局特派技术官员,全程负责指导宪丨章网络安装调试工作說閱讀,盡在

    ,七组要完成自己的使命工作,必须保证这个人的安排,上一次从草甸撤退时,白玉兰也是毫不犹豫地安排这名宪丨章局官员最先离开。

    看到这名沉默的宪丨章局官员,他很自然地想起神秘的宪丨章局,想起宪丨章局地下那台联邦中央电脑。

    ——联邦为了重新铺设监控网络,下了极大的决心,宪丨章局投入了巨大的人力物力,仅在,臼行星上,便有很多个像七组这样的队伍,在冒险进行工作。一旦各个节点区域联通成网,宪丨章光辉重临边陲行星,帝国远征军的末日,便要来到。

    对许乐个人来说,这件事情还有另外一个重要的意义,那就是他可以重新与那个机械思维、人类面容的老家伙保持随时联系。

    想到此节,他在心中对那个存在说道:“明天又要去帮你断肢重续,有没有什么感想?”

    中央电脑在他的左眼中泛起一行白字:“宪丨章局的术语叫种蘑菇。”

    许乐险些笑出声来。

    ………………

    ………………

    “明天任务的是傍晚标准六时出,大概凌晨才能回来口趁夜色前进,帝国人威胁最大的中程导弹应该不会出现,只是现在我们这边的网络缺损很严重,在目标区域内的定位,只能依仗手里的短波段定位仪,有可能出问题。”

    白玉兰看见他表情沉默中有些古怪,以为他在担心明天的任务,解说了几句。

    “可惜没办法用机甲。”许乐回过神来,摇头说道:“不能让帝国人现一些痕迹,什么重型设备都没办法带……我们这些小组就像是在夜色里种蘑菇的小姑娘,要把这颗星球种满蘑菇,得花多长时间?”

    白玉兰神情古怪地看了他一眼,看着许乐正经的神情,确认对方练实不知道那个著名的情丨色笑话,只好低下头去。

    “虽然说那些昂贵至极的药物,是那位医疗官为了换我的签名批下来的,但我还是很奇怪,这个偏远的菱形基地的装备补给,似乎比想像中要好很多。”

    许乐转过头望着白玉兰说道:“还有那天草甸上的空中支援,你不觉得有些古怪?”

    “确实有古怪。”白玉兰简涛回答道:“那天的战机支援来的很及时,甚至感觉太及时了一些,那些全域战机就像一直在平流层里游荡,根本不在乎浪费能量配额,就等着我们出麻烦。”

    “不是盼我们出麻烦,而是指挥部不敢让我们出麻烦。”许乐平静说道:“也不仅仅是太及时的问题口为了我们一个刚刚满百人员的战斗组,指挥部居然派了十几架战机过来,如果联邦真拥有如此奢华的战斗配比,哪里还用得着宪丨章局官员来愁眉苦脸,直接让战机、机甲平平椎过去,也能把那些帝国人的工事推平了。”

    “看来上面有人在罩我们。”白玉兰抬起头来,仰望夜空,幽蓝近黑的苍穹上星星如点,并不繁密口他表情宁静想着,总统,军神,国防部长,那都是小老板上面的人。

    似乎猜到他在想些什么,许乐微涩一笑,说道:“我倒不认为国防部的安排是针对我,依我看来,倒是总统先生也不想这些老爷兵真的死翘翘。”

    白玉兰沉默片刻后点了点头。

    七组来到西林边陲最危险的沦陷星,除了是战争本身的需要,都星圈的政治需要。帕布尔总统站在民众一方将这些公子哥送来前线浴血,但如果这些公子哥真的浑身鲜血,死伤惨重甚至殆尽,那些联邦上层大人物们的怒火,会把这个世界扭曲成什么模样?

    “我们的任务周期至少有三个半月。”白玉兰转头望着许乐,认真说道:“在战场上,国防部不可能真把一队战机派来天天给那些小子做保姆,我们还是必须小心一些。”

    “嗯。”许乐望着不远处那些神情认真无比的新兵们,看着他们手中越来越娴熟的操作,心里涌起淡淡的沉重感,说道:“虽然我并不喜欢这些公子哥,但也不想看到他们死去……但事实上,肯定会有人倒下,也许那里面还会包括你我。”

    夜色之中,这个来自东林的青年正难得有所人生感慨的时候,却被身旁递过来的收音棒横加打断。

    来自国防部金星纪录片厂的记者,好奇地望着许乐,压低声音问道:“许乐中校,对于明天将要开始的第二次任务,你有没有什么想法?我注意到刚才你一直在观看那些新兵训练,是不是你也注意到了他们这些天的情绪变化?你认为这种变化真的能够转变成为战斗力吗?”

    看见这名记者和他身后的摄像师,许乐度极快地戴上墨镜,眉头微皱认真说道:“我的想法就是,如果你们能够不天天跟着我们,那这些新兵活下来的机会应该会大很多。”

    这是他的真心话。在国防部的严令之下,七组根本无法甩掉这个被简化到极致的摄影组,在战斗之中,还需要照顾这两个非战斗人员,实在是让他和七组老兵们心情不愉快到了极点。

    “还有,不要忘记果壳公司总部和金星纪录片厂及联邦新闻频道搭成的三方协议。”许乐将摄像机镜头雅到一边,说道:“未经我允许,任何镜头不得播出。”

    “这我能理解,但我不理解,为什么你拒绝了新闻频道的直播要求。”这名军事记者非常清楚面前这名年轻中校的影响力,但依然不解他拒绝了这样一个极好的机会。

    许乐没有回答这个问题,直接转身离开,在心中默然想到,自己并不是战无不胜的杜少卿,只是一个挂着中校衔的战斗主管,更关键的是,打仗总是要死人的,不应该被拍成电视剧一样的东西供人观看、兴奋、尖叫或者哀伤。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