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一百四十四章 夜色(上)

    两个小时之后,病床e那个小眼睛男人……因为与国民少女的绯闻,而被很多人往传奇里生搬硬套猛塞的许乐中校,终于醒了过来。

    微沉的夜色营房,孤单的病床,他睁开双眼,初一惘然,瞬间清醒后便明亮如昨,低头望了一眼下方,现自己的身体并没有因为最后的那次爆炸而缺少零件,石头心中的石头咯噔一声落了地。

    因此,他庆幸欢愉露齿一笑,整齐的牙齿和明朗的笑容依然澄净洁白,没有一丝战场上的生死硝调及负面颜色。

    揉了揉有些胀的眉心,许乐看了一眼手表,确认了下时间,开始打量四周的环境,只见自己身处一间杂乱的医疗室内,一片安静,无人前来。

    病床旁边白色用药单上的药剂针数,落入他的眼眸,让他不由微微一怔。

    蓝草麻药是宪历六十一年,由联邦科学院十一所研出来的新型麻药,效果季好,安全可靠,可以将一切美好的电视购物用词加诸其上。

    然而就像联邦军方只研制了三把的所印证的那个道理,过于完美的东西,自然也会过于昂贵。

    “居然用了这么多?”

    许乐忍不住挠了挠头,猜测联邦军方时伤病员的大方究竟到了什么程度,同时伴着些微心疼,然后恍惚间记起,回营后在手术台上由清晰的痛楚转入药物惘然之前,似乎有位医疗官让自己在什么单子上签过字……难道是病危通知书?自己的伤情比自己感觉到的要严重很多?

    “你的伤没有大碍。”白玉兰推开房门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枚通红的西林蛇果,果皮上面水滴清亮。

    他将蛇果递给床上的许乐,低头轻声细语说道:“最后那枚狼舌爆炸的时候,幸亏你的神经反应度比别人快,把大熊和达林丢出老远,自己也跳了起来……不过还是受伤了,防弹靴底全毁了,小腿肌肉也有撕裂情况生。”

    许乐接过蛇果咬了一口,说道:“那应该很快就会好起来,组里的情况怎么样?”

    “用医疗队的话来说,这次七组的运气好到逆天,受伤的很多,但一个牺牲的都没有。”

    许乐拿着蛇果的手指微微一怔,无言地笑了起来,旋即他感觉到今天的白玉兰似乎和往常有些不一样,虽然一如既往的扮着闺秀柔顺,但语气里总夹着几丝秋日燥意。

    他有些不明所以,也懒得去想,有些疲惫地闭上双眼,开始回顾这一场突如其来的战斗过程,想到草甸上方七组老队员们展现出来的冷静与默契配合,想到熊临泉的枪劈一线,顾惜风精确到恐怖的电控手段,不禁感慨说道:“经过个天才明白,你**来的七组果然很生猛,难怪政丨府当年有什么见不得光的私活儿,都让你们做。”

    白玉兰沉默,再沉默,终于打破沉默,以一种极为认真的语气对许乐说道:“今天战场上的事情,我不希望以后还会生。”

    “这是命令?”许乐睁开双眼,难得听到丫环秘书会用这种语气说话,不禁感到有些有嫣

    “七组连我在内的十八个老兵,都是有战场经验和能力的人,兰晓龙也是个油棍。老板,以后在战场上你需要学会信任我们,虽然帝国轻型装甲小队确实有些麻烦,但我们终究还是能搞定。

    “战场上需要的是配合和团队作战,不可能指望每一次打仗,都需要你蹦出去将内裤外穿扮演级英雄。你是人不是机甲,随便一颗流弹都会要了你的命,今天你能活下来,只能说明你运气好。”

    许乐又挠了挠头,心想席勒大师早期戏剧里那位级英雄人物,明明不是人类,自己哪有如此生猛。

    白玉兰紧接着说道:“而且既然你临时把指挥权限给了我,你就必须听从我的命令。在我没有明确指示之前,你就蹦了出去……这种个人英雄主义除了能害死人,给那些金星纪录片厂的摄像师兴奋的素材外……没有任何用处。”

    许乐沉默了片刻,微笑着说道:“但事实上你我都清楚,在当时的情况下,除了我蹦出去之外,没有别的办法。你我更清楚,你永远不可能命令我蹦出去,所以……我只好自己蹦出去。”

    白玉兰再复沉默,用手指理了下额头飘荡的丝。

    “我很清楚自己,我只适合当小兵。”许乐看着他认真地说道:“七组一百多号人,想多活些人回去,我只能信任你的指挥……但你也必须把我当成普通的一名士兵般指挥。”

    白玉兰摇了摇头,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不行。你将来是要当师长当将军甚至是当元帅的人,你必须学会,并且敢于在战场上指挥。”

    许乐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沉默地将蛇果放到了床边桌上。战场上的指挥或许是一门艺术,但在很多具体的战斗局面下,指挥是杀人的艺术,并且不止是杀死枚人,有时候也要杀死自己人,让自己的下属伙伴们去执行一些必死的任务,而这……正是他所能够理解,却难以达到的心态。

    安静了很久的基地里,忽然爆出了一片响亮的喝彩声,许乐用疑惑的眼神看了白玉兰一眼。

    白玉兰不知从哪里又摸出一枚红通通的蛇果,用雪白的手帕细细擦拭着,轻声解释道:“刚才整个基地里的人,都在看联邦新闻频道的即时战情转播。”

    “哪里的?”许乐问道。

    “5460。”白玉兰说道:“两个小时前,五个整编机械师开始进攻北半球冰冉要塞,看这喝采声,大概是取得了决定性的突破。”

    紧接着他用凝重的语气加了一句:“先锋主力,是杜少卿的铁七师。”

    许乐微张双唇,不可思议感慨道:“连军事行动都敢直播?国防部那帮大佬对杜少卿的信心,未免也太强了些,难道就真以为此人永远不败?”

    “事实上,铁七师已经打了六场硬仗,全胜。”白玉兰回答道。

    许乐沉默不语,想到先前与白玉兰的对话,想到所谓指挥艺术,自然想起那个总戴着一幅墨镜,敢于将士兵生死看做数字加减的少卿师长,只是此人**来的兵,也愿意为他做那些枯燥的数字,这便是其恐怖的地方。

    …………

    …………

    部队里很多人都知道钟老虎压制杜少卿的不明真相传言,与帝国开战不久,便有两名西林军方的将领因为驰援铁七师不及时,而被国防部严办,更增加了这种传言的真实感。

    联邦进攻三颗沦陷星的大部分主力部队都来自西林军区“臼行星菱形基地里的官兵更有百分之八十以上都是西林本土人。他们对杜少卿和他的铁七师自然没有什么好感。但毕竟都是联邦军人,看着有史以来第一次军事行动现场直播,看着那些令人心血澎湃,莫名激动的战场画面,看着自己的同胞一寸寸碾碎帝国人设置在冰川险恶地形里的防线,他们依然自内心为对方喝彩。

    光屏渐渐黑暗,联邦战士们兴奋地议论着,然后回到自己的营房,开始准备明天清晨或许是稍后的晚间便可能到来的战斗。

    在西南角的营房外,那一百名来自七组的老爷兵们,却很难投入到这种粗犷朴素的情绪反应之中。他们用复杂的目光看着前责,看着那些正在谈笑风生的老兵,下意识里看向自己受伤的部队,包裹的生物材料匣,情绪低落之余,又有些莫名变化。

    这些来自都星圈的宝贝儿公子哥们,今天出第一次任务,第一次上战场,便遇见了传闻中穷凶极恶的帝国人,遇见了突然其来的战斗。包括那些健美先生在内,事实上有很多人被吓的连晚饭都无法咽下去。

    虽然这些老爷兵们没有被吓到尿裤子的,但像锡朋那般在硝烟中完全找不到北的人不计其数。

    “搞的不错!”嗓门宏亮的熊临泉拉着拐棍走了回来,用力地拍打一名新兵的后脑勺,哈哈大笑说道:“那时候居然还敢留下来,有胆子!”

    最后逃跑的时候,他已经力竭将溃,全仗着许乐揪住,然后最后玩了一招掷人游戏才幸免于难,但看他此时的情绪,似乎完全没有受到这些生死之事的影响。

    被他重重打了一巴掌的新兵是颜丙燕,今天在草甸上撤退时,他勇敢地留了下来,和七组的老兵们一道组成了最后的防线,虽然一个帝国人都没有打死,但那种感觉让他内心充满了一种扎实的回味感,此时被熊临泉重重打了一巴掌,正有些摸不着头脑,听到对方大声赞扬的话,只好呵呵一笑。

    顺着一排营房,熊临泉一个脑袋一个脑袋的打了过去,啪啪作响,就像是在测试西瓜的生熟,一边打一边大声地表扬,但凡被他打了的人,全无恚色,反而都像颜丙燕一样呵呵傻笑起来,因为被打就表明今天他们勇敢地拖到了最后。

    熊临泉站到众人之前,忽然神情一肃,认真说道:“今天你们没有先撤,胆量勇气不错,但以后要听军令,毕竟你们是新兵蛋子,留在那里不见得有用。”

    “战场上就是老的带新的,死的带活的,等你们磨炼出来了,有的是拼命的时候,到时候老熊我可能就要指望你们保命,明白了没有?”

    新兵们怔了许久,才反应了过来,有些零落地大声回应道:“明白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