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一百四十二章 天神下凡

    没有人能够用身体去抵抗子弹,军神李匹夫也不能,但那位如天神般的老爷子能躲过子弹吗?从烟雾里冲出去的许乐,并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思考这个命题。

    当军靴踏破泥块,冲下缓坡时,他就已经清楚,所谓避开子弹,其实是避过敌人的目光所向,手臂所指,枪口所瞄,然后高拉近或拉远距离,暴起近身杀人或狼狈犬遁……

    从理论上来说,一眼便是万里,加上不足一米的神经束往复判断时间,职业军人瞄准开枪的时间短到可以忽略不计,更何况战场上经常是不需要瞄准的散射,比如此时摸到草甸西侧方的五名帝国士兵。

    所以许乐扑出工事的动作虽然快若捷豹,却依然将自己陷入了绝对的危险之中。这个宇宙里没有不贪生怕死的人,壮烈暴戾如李疯子,伟岸天神若李匹夫,也不会尝试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去迎接帝国人的子弹,然而许乐却是不得不跳,不得不暂将生死置之度外……

    帝国这去轻型装甲小队的军官,大概在遭遇战爆之初,七组快后撤布防之际,已经将眼光毒辣地落到了草甸西侧。而那五名潜过来的帝国战士军事素养极高,摸的太过**,线路太过迷人,以至于伏在草甸工事上的七组队员们,根本无法进行有效的射击,然而这几名帝国战士却马上便要威胁到熊临泉的侧方。

    能让许乐把生死置之度外的事情,自然是比他的生死更重要的事情,比如此时整个七组队员们的生死。

    要干掉这五名摸过来的帝国战士,他只好冲了出去,跳了下去,冲向可能血腥惨淡的前路,跳入生死难言的大坑。

    ……

    ……

    “许乐!回来!”

    步兵系统里传出一道再难冷静的声音,趴在草甸后的联邦战士们,看到自家的最高长官居然像个敢死队员般冲出工事,不禁被惊的浑身寒,而负责阵地指挥的白玉兰,更是愤怒惊恐到了极点。

    许乐已经回不来了。

    他冲出工事后直接进入坡度最陡的草甸西缘,没有减,反而双脚快轮转,步步根根踩在松软的青苔泥土之上,直接向下冲去,在短短的半秒钟时间内,恐怖的度让他的身体变成了一道灰色的残影。

    只有克服人类本能对地心引力的恐惧,才能做出如此暴雷般的突击,须大无畏三字。

    ……

    ……

    嗖嗖嗖嗖,军靴如轻点水面般在浮土上掠过,却将沉重的力量传入地面,震出深深的脚印与烟尘。

    刹那间,许乐便如闪电般直突三十米,来到那五名帝国士兵的身前!

    五名帝国士兵看到他跳出工事,向着自己冲了过来的第一瞬间,毫不犹豫地开枪射击,弹雨喷洒,但终究还是慢了一分。因为他们没有想像到那个或者勇敢,或者愚蠢的联邦军官,竟能冲的如此迅猛,如此快。

    人还在半空之中,许乐手中那把卡宴轻枪机管已经喷涂出无数火苗,根本就不在乎什么光学精确瞄准,他只是右臂大开大阖一摆,就像是一把大刀劈下,让子弹在身前二十米的范围内,降起一道弧线。

    噗嗤密集弹落声间,那几名帝国战士的射击被压制的稍显混乱。一名帝国人被闷声击退,身上厚重的防服弹上现出七八个冒着白烟的弹孔,而几乎同时,许乐已经冲到了此人的身前——浅灰色的魅身影,竟似不比子弹慢太多。

    近身,脸色苍白的许乐,一拳破空砸下,砸中这名满脸惊恐的帝国士兵,砸断了此人绝望的大吼声,砸断了此人绝望中试图同归于尽扣动扳机的指间动中,砸断了此人坚硬的眉骨,砸断了一道说不清楚颜色的浆状物。

    噗的一声闷响,瞬间内这名帝国士兵就像一根木头般倒在湿漉的地面上,连抽搐都没有抽一下。

    就在第一名帝国士兵倒下的同时,许乐眯着的眼眸里明亮若玉却染着一丝微腥的红,右手端着的卡宴轻机横摆一扫,将剩余的子弹全部喷射了出去。

    噗噗噗噗,草甸下方的泥潭边子弹横飞。

    这一梭子弹雨,不知道有没有击中剩余的四名帝国士兵,许乐也没有考虑这些,深色军装下的身躯不停在微细幅度内颤抖,整个人的度就像影子一般不可捉摸,杀到另一名帝国士兵的近身处,已经没有子弹的卡宴机枪格的一声脆响,将此人的枪械格开,自幼拼命苦练的十个姿势,在此刻变成一种动物的本能,闪电般进击,卡宴轻枪的后三角枪把,狠狠挂中这名士兵的咽喉。

    许乐双腿一颤,大腿外缘的军裤以一种肉眼可见的度裂开,他的人又掠到了另一边,左手像是强液压的弹簧臂般闪电弹出,托住第三名帝国士兵的反肘。

    嗒嗒嗒嗒,这名帝国士兵手中的机械喷出的子弹,险到极点地擦着许乐的脸颊飘上,枪火直冲草甸上方的天空。

    脸色苍白的许乐贴近对方的身体,一膝顶向了对方脆弱的小腹。

    喀喇异响中,也不知道这名帝国士兵有多少骨头都顶碎了,像散架的木偶般滑向地面,却被许乐揪住了衣领,帮他挡住了侧方射来的几颗子弹。

    许乐左手从腰间掏出v12手枪,啪的一声,在第三名帝国士兵的双眉之间射出一个深不忍见的血洞。

    同时他闷哼一声,就地一个翻滚,如一道轻烟般缠住第四名帝国士兵,反骤横打。

    又是啪的一声,这名帝国士兵头颅与颈部奇异恐怖的扭曲,涣散的眼瞳里带着一丝惊惧与不可置信的神情,就此毙命。

    …………

    …………

    冲下草甸,挥拳砸死一人,机枪横格挂断一人咽喉,掏出手枪击穿一人眉心,反肘横打再毙一人,所有的这一切,生在短短的一秒钟之内,草甸上下的交火在持续,许乐已经秒杀四人。

    脸上混着泥水与敌人的鲜血,他的身体有些冰冷——如一道烟、如一只豹的他,已将度挥到了极致,身上的防弹背心也遭受了几次危险的子弹射击,然而此刻才第一次感觉到了寒冷与死亡的临近。

    因为他看到了黑洞洞的枪口与一张震惊中带着杀意的帝国人脸。

    最后那名帝**人,在如此荒谬恐怖的战场状况下,一人保持了绝对清醒的头脑,展现了帝国人强悍的军事素养,从许乐杀死他第一名同伴时,他就开始向外围拉远距离,此时,许乐与最后这名帝**人之间已经有了十米的距离!

    这是致命的十米。许乐先前若天神下凡般扑了下来,但他终究不是真的神袛,他只是一个有些奇异力量的凡人,此时他力未竭,人将起,想要扑杀最后一人时,却无法和对方枪口里将要射出的子弹比拼度。

    许乐的人生信条里没有放弃这个词语,他的脸瞬间更加苍白,眼眸瞬间更加明亮,身体自地面弹起,嗖的一声扑了过去,然而就在这样短暂的刹那时光里,他依然清晰地看到,对方扣在扳机上的手指微微白……这大抵是已经开始用力?

    面对死亡的时候,很多人会想起很多事,比如童年没好时光,青青河畔小草,恋上的第一个女人,上的一张温暖的床,赚的第一笔钱。

    许乐在这一瞬间却只是有些失神,有些遗憾自己来不及去回望历史。

    清脆枪声在密集的阵地枪声中,竟是如此清晰,他的身体猛然一震,摔落地面。

    然而令他震惊的是,帝国士兵必杀的一枪,并没有击中自己没有单兵头盔防护的面部,而是击中了自己的身体!

    原因很简单,因为在这名帝国士兵扣动扳机的瞬间,先后有两粒子弹从远方射来,摄入了他的头颅——此人一心想着与许乐拉远距离,却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身体也终于暴露在联邦人的枪口之下。

    那名帝国士兵轰然倒在潭边,鲜血从他的咽喉眉心处喷涌而出,身体微微抽搐下,便再也无法动弹。

    草甸上,白玉兰脸色苍白地将眼睛离开了2126长狙,这是他今天在战场上第一次出手,便展现了一名优秀狙击手的全面素质,玉兰油这个称号,对于他来说,确实是实至名归。

    草甸上下的战场上似乎安静了那么零点零几秒,频率略低了些的枪弹呼啸声,呼喊声,就像是被这颗行星上的风吹散了一般,再也觅不到丝毫。

    这是一种心理上的感受,七组和帝国的这支轻型装甲小队,都被生的这一幕震骇住了心神,敌我双方都被一种叫做不可思议的感受控制住了情绪。

    潜伏至草甸西侧的五名帝国士兵,在短短一个照面间,全部死去。

    这一切生的度太快,快到那些人惨然身死不肯瞑目,快到帝国部队反应不过来,快到工事里那些七组队员刚来得及吃惊,却来不及支援,快到准备冲出去救人的兰晓龙,右脚才刚刚踩到工事的泥土上,便愕然现这出血腥锋利的战斗戏剧在电光火石间干脆落了幕。

    令人目不暇接,缭乱高度掠过的战斗画面,并不足以让战场上高度紧张的人们弄明白生的所有细节,只有此刻那五具横乱倒伏土上的帝国尖兵尸体,还在倔强地复述、印证这个惊人的故事。

    草甸上下的人们望着潭边的许乐,被他先前展现出来的恐怖实力,震惊的无法言语。

    硝烟里那个男人,如果不是妖怪,那便是天神来到凡间。

    ……

    ……

    (假期结束了,开始上车了,马上又出门去驾校。

    与大家多日不见,泪眼婆娑,我想死你们了……可这话谁信啊?见着你们便要拼命工作,真真是相见争如不见,嘿嘿。

    祝大家新的一年一切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