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一百四十一章 被弹道切割的草甸

    达林制式旋转机炮,纯机械复古设计,六个大口径枪管半自动高填弹,自重及载弹量极为惊人——因为恐怖的杀伤力及火力覆盖面积,被称为“收割之王”——每当它始呜啸着旋转,它的面前,便会有无数的人死去。

    威力惊人,重量也自惊人,经过最高效率减震后的后座力依然能让地动山摇,所以除了m系列机甲用达林机炮作为标配之外,只有全域战机和强攻重型直升机才会采用,极少有6战部队使用——用尽了吃奶的力气都提不动丝毫,怎么用于战斗?

    战场上总是有传奇的,许乐以前就听说过某些传闻,联邦军营里有些变态人物,可以扛着达林上战场,后来看到熊临泉,才知道所谓传奇就在身边。

    只是这一刻,第一次亲眼看见熊临泉端着达林机炮,疯狂一般喷吐烟花的壮猛场景,他仍不禁有些心神摇晃。

    那两只手臂肌肉紧绷,全部力量展现出来后,竟似比一般女子的大腿都要粗上几分,沉重而冰冷的达林机炮不停轰鸣烟火,熊临泉整个人也在随之颤抖,带动着地面都似乎颤了起来。

    沉闷巨大的枪声之中,达林旋转机炮与枪声相较格外秀气的弹壳,密密麻麻若急雨般弹到许乐的身上,脸上,一片生痛微烫,但他没有如熊临泉提示那般,立即转移射击阵地,而是大声吼道:“你丨疯了!”

    熊临泉此时如天神般站在缓坡上方,却也是最明显的靶子。许乐身体肌肉一紧,准备弹起将他扑倒,余光却忽然震惊无比地现,这条汉炮喷射的密集弹雨,竟暂时压制住了下方整个帝国装甲小队的火力!

    低沉的入膛出膛撞击声连绵不断响起,整个草垛子都散了开来,无数凌厉泼(破)天的高子弹,从高旋转的六根枪管里喷出,从高处狂暴射下,重重地击打在装甲车上,草甸石头上,帝国战士的身体上,就像是一道锋利到了极点的斧线,由西侧直劈而下!

    嗒嗒嗒嗒,石头碎裂成白粉,水潭被弹片切割成浑浊的两块,草叶没有碎,而是直接被轰成了齑粉,帝国装甲车上火花四溅,地上亦是如此,从草垛至远处潭边,缓坡上出现了一道斜斜掠下,深可见行星之骨的恐怖直线。

    在这条笔直的直线上,有十几名帝国士兵瞬间之内,身体崩出无数烟尘及后涌出的血花朵朵,然后爆开,倒下,用腥腥血色涂满身下的深沟。

    沉重无比的达林旋转机炮,在熊临泉粗壮的手臂中,就像是无可抵御的开天之斧,偏生他还能强悍地在巨大反作用力下死死地维系着射击的精确度,这等若是用工笔画的细致来做一幅山水大墨图。

    何其生猛。

    ……

    几乎就在熊临泉震碎草垛,天神暴击的同时,战地步兵指挥系统里响起了白玉兰冷静的命令声。

    在战斗中始终显得异常沉默,根本无法现有人存在的缓坡东侧潭畔矮灌之中,嗖的一声,一枚肩扛式火箭带着尾烟,向着最边缘的一台装甲车轰去。

    熊临泉达林旋转机炮的直线狂暴射击,瞬间压住了帝国装甲小队的绝大部分火力,那些暴雨般落在装甲车上的高弹片,当当脆响惊魂,竟是让这些装甲车里的帝国士兵都被打的不敢抬头,忘了反击,只有最东侧的几台装甲车在攻击范围之外,正在高进行火炮校准,而这枚无声无息,似乎来自空无间的火箭弹,正是瞄准了他们。

    那枚火箭弹准确而狠狠地击中了装甲车,然而帝国装甲车里的帝国的军官却是冷漠地继续着自己的操作,因为他们坚信联邦的制式火箭弹,如果不能破甲击中车辆的动力装置,那便根本无法对自己造成致命伤害。

    然而令缓坡上绝大部分人都感到震惊的是那枚火箭弹不止没有击毁这台装甲车,甚至根本没有生爆炸,就像是一把秀气的小刀插进了深厚的肥沃原野,钉进了装甲车的外壳,安静的如此莫名。

    距离潭畔矮灌约二十米的地方,浑身灰土的顾惜风眯着眼睛,于烟雾沙尘之中,盯着那台骄傲的帝国装甲车,手指在身旁的电触装置上快跳跃摁动,就如同是在跳舞或是弹钢琴。

    电触装置嘀的一声轻响。

    火箭弹外壳滋滋剧响,有金属片屑飞起,隐隐能够看见某种装置,正像刨土豆皮一般快削薄着装甲车的外壳。

    紧接着,火箭弹中芯脱离,尾部二级动力重启,喀喇一声闷响,竟生生在帝国装甲车上钻了一个眼,然而(后?)钻了进去!

    枪林弹雨,刺耳嘈乱之中,泥潭畔似乎安静了刹那。

    一声闷响。

    帝国装甲车内部爆炸,猛地震离地面,只不过是些许距离便又重重落下,如一个脆弱的深色纸盒,被内部破坏结构的力量拉扯的扭曲变形,凄惨不堪。

    无数淡粉色的烟雾从这辆装甲车的缝隙处往外冒,里面的帝国士兵应该死的无比透彻,先前耀武扬威的它再也无法动弹,僵死当场。

    顾惜风此时早已经小心翼翼地顺着同伴的弹雨掩护向后方爬去,浑身泥土掩饰,早于潭畔的土地混为一体,只有手指依然在快地进行区域电控操作,遇敌太突然,布置防御的时间太短,他必须用红外手段,将同伴们仓促布下的那些装置动(引)爆。

    随着他的爬行,身后有爆炸响起,有可爱蘑菇般的烟云升腾,眉清目秀的他慌乱爬着,手指快动着,引爆一颗又一颗那些混俅(球)全不负责扔在自己**后面的反步兵地雷,不知为何,脸上却露出几丝欢快的笑容。

    ……

    ……

    时不时有尖啸的子弹破空声响起,简易工事的泥土间时不时有联邦士兵探出头来,冷漠沉默地进行精确射击,下方便有一名帝国士兵死去或重伤倒地。

    狂暴的熊临泉,清秀狠辣的顾惜风,一直冷静指挥战斗,却始终没有开过一枪的白玉兰,隐于环境之间保存自己杀伤敌人的脆脆枪声,合拢在一起,便是果壳机动公司第七战斗小组。

    这个曾经被主管许乐几乎夺去所有光泽的队伍,终于在今天的遭遇战中,淋漓尽致地表现出了老辣到有些辛辣的战斗力。

    手按在地面,许乐用肉眼观察了一下缓坡四周的局面,手掌被滚烫的达林弹壳硌的有些难受,却有些笑不出来。

    七组仓促布下的步兵地雷,看上去声势惊人,然而有效的杀伤并不大,确实把那些帝国单步兵压制的全部扑到在地,却无法真正摧毁那些装甲车。

    身旁熊临泉狂吼射出的暴雨子弹,射的那些装甲车啪啪乱响,外壳惨不忍睹,但因为弹着面逐渐扩大的缘故,根本无法造成决定性的摧毁效果。

    七组虽然展现出了强悍的战斗力,但终究缺少重型装备,坡下的帝国装甲车队已经变得越来越近。

    ……

    ……

    在缓坡简易工事及泥潭旁边,防守的七组成员大概有三十几名,而后方的草原间,还没有看到联邦战机的身影,反而令人心焦的是,率先撤退的那些士兵背影还是如此清晰。

    两分钟,能顶住吗?如果让这个帝国装甲小队直接冲过缓坡,进入可以挥装甲车大功率,高机动性的草原区域,那七组真就惨了。

    草甸四周的射击密集程度略有降低,当然,熊临泉手中的沉重旋转机炮还在狂吼,谁也想不明白,这个生猛的枪械师究竟随身携带了多少弹药,居然能够维持这么久的火力压制。

    “熊临泉,右边!”

    许乐眯着的双眼里忽然闪过一丝异色,注意到有五名帝国士兵正悄无声息地绕了远路,避开了达林机炮的狂暴射击范围,沉默快地顺着侧后方靠近,正试图开枪射击。

    身为七组主管,遇敌之际,他毫不犹豫地将指挥权交给了白玉兰,那是因为他拥有一种优秀的品质,知道自己擅长什么,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所以站在达林弹壳热雨之中,他根本没有站起来一同开火的念头,即便此刻现侧后方有异动,也只是大吼了声:“大熊。”

    “什么,头儿?”

    熊临泉黝黑的脸色涨的通红,粗壮的双臂上青筋暴现,似乎随时可能爆炸,一脸沉峻地维持着艰难痛苦的火力覆盖,以他的体力或许也快要抵达极限,听到许乐的话后,竟是看都没有看那边一眼。

    这汉子无视身边不时掠过的凌厉弹痕与烟尘点点,无视侧方摸了过来的帝国尖兵,不停抠动着扳机,厚厚的嘴唇里不停地碎碎念着某些重复的话语。

    “anetbsp;“妈的,老子就是要anetbsp;“anetbsp;“谁能给我一把anetbsp;……

    ……

    熊临泉没有反应,许乐在这刹那学会了一件事情——战场只需要团队作战,铁一般的军事纪律。

    要掩护那些新兵撤退,要撑到联邦空中支援到来,熊临泉手中达林旋转机炮造成的火力覆盖,是最关键的一环——就算死了,只怕这条汉子都会一直抠动着扳机。

    他的脑筋转的很快,身体的反应更快,嗖的一声从熊临泉身后闪了出去,踏上简易工事上的泥土,佝下身子贴地高突进,向着侧后方悄悄摸上来的帝国士兵们扑去。

    这一瞬间,穿着灰色军装的他,就像是一只纵横炽热原野间的豹子。

    ……

    ……

    (这几天依常规喝麻了几次,晚上又有一顿,俺会保重那可怜的胃及大脑的。暂时和领导分离段日子,我抓紧时间在这边把驾照拿到,大家新年过的如何?其实还没过完,羡慕你们的幸福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