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一百四十章 战场上的烟花

    为了打赢与联邦间的宇宙战争,这七十年来,帝国皇帝陛下不惜激国内矛盾,将生产力压榨到极致,无视七年漫漫星际征程,将巨大的人力物力——数百万名帝国士兵和以亿吨计的物资——源源不断送到西林前线。

    付出了这般大的决心和魄力,帝国远征军依然无法取得像样一些的胜利,甚至最后只能龟缩于三个行星系之中苟延残喘,那是因为联邦拥有宪章光辉。

    凭借着无处不在的多层监控网络,联邦可以掌控帝国远征军的所有军事行动,无论这些行动再如何隐秘,都无法避开宪章光辉的双眼。

    联邦都特区郊外地下的那台中央电脑,拥有难以想像(象)的计算或者称之为推演能力,在中央电脑的帮助下,联邦军队的调动可以做到最大程度的即时化、自动化。

    这就等若说两位高手相争,其中一个眼睛上蒙着黑布,另一个却能看清楚对手的所有动作,这种仗怎么打?

    帝国人前后数次不要命的疯狂进攻,最终依然在宪章光辉的冷酷照射下惨然退去,幸好一次大战期间,他们彻底破坏了联邦两个半行星系里的电子监控网络,所以才能有暂时的休养之地。

    这两个半星系,便是3320行星系,163行星系,以及半颗5460星球。

    宪历六十年代末尾爆的这场战争,这次命名为胜利的好大军事行动,所必须达成的战略目标,便是要将帝国入侵者,从他们占据了数十年的这两颗半行星上赶出去。

    要达到这个战略目标,并且尽可能地减少军事资源的恐怖投入和士兵的死亡数字,联邦军事当局先要做的事情,当然毫无疑问是重新构织重层电子监控网络,让宪章的光辉重新照破西林边陲的黑暗,让躲在这三课行星上的帝国远征军变成阳光下并不新鲜的黑点,躲无可躲,逃无可逃。

    自战火从5460行星燃起之后,联邦军方开始加快了重新构建宪章网络的步伐,无数高敏度自变轨卫星被战舰释放入太空之中,无数微型电子定位仪被不计成本地撤入草原森林大海之中。

    然而数十年的战中中,有上百万帝国士兵因为宪章光辉丧生,帝国远征军方面向来极为警惕联邦的电子监控网络,怎么可能任由联邦军队在自己眼皮下重新构建,就像无数道锁链般扼住自己的咽喉。

    在缺少舰队和远程导弹的基础上,帝**队针对高敏度卫星,展出了强大的抗监测手段及隐匿技术,并且掌握了在极短时间内,找到并且破坏那些微型电子定位仪的方法。

    于是联邦军方需要进行地面低频波段网络的铺设,而这需要大量的地面工程部队来完成。而为了躲过帝**队的密集电子监控,避免刚刚铺设的监控网络遭受敌人蛮不讲理的疯狂破坏,地面工程部队甚至无法出动重型装甲部队,更不要说醒目的机甲。

    在联邦大部队降落行星表面之前,已经有很多支这种工程部队,冒着极大的风险,悄悄潜入,而果壳机动公司第七小组,便是其中并不起眼的一支。

    ……

    ……

    第七战斗小组的运气并不好。

    在抵达163行星之后,他们马上投入到了修补宪章光辉的工作之中,今天是他们第一次执行监控网络铺设任务。暂时归入西林第三战区指挥部管辖的他们,清晨时离开临时空运转接点,用了半天的时间,在指定区域内忙乱地完成了设备安装。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就在回程的路途上,在距离轻型战舰接送点不到十公里的地方,十分倒霉的遇到了一支帝国远征军的巡逻部队。相遇是巧合,想必那支帝国巡逻部队也没有想到,会在这片青山绿水间,遇着一群鬼鬼祟祟的联邦人。

    第一次执行任务回程时遇到敌人,已经十分倒霉,然而七组更倒霉的是,他们遇到的这支帝国巡逻队竟是一支轻型装甲部队!

    子弹在头顶呼啸而过,许乐双手抱着一把制式光准枪械,背靠着缓坡上方的简易工事,低头一动不动,眼角余光,看到了正在重机枪掩护下后撤的下属们,心情稍微放松了些。

    这也是他第一次遇到真正的战斗,在5460黄山岭间,操纵机甲作战,与此时只穿了单兵套装设备完全不一样,然而不知道为什么,他眯着眼睛,听着枪炮声,嗅着淡淡焦糊的硝烟味道,并没有什么慌乱感觉,似乎充满了危险的战场本来就是他那颗大心脏最熟悉的地方。

    他用左手在防弹背心边缘拉出一条细索,索头是约指甲大小的视频收纳器,轻轻搁在被炮弹震起的浮土上。

    半秒钟后,单丘头盔前方那块小小的薄光屏上,出现了缓坡下方的图像。

    有十一辆帝国重装甲战车,高向着阵地上冲了过来,轰鸣阵阵,大地微微颤抖,而在战车队形中间,有上百名帝国远征军的士兵端着冰冷的机械,沉默而令人窒息地开始冲锋。

    帝国的轻型装甲小队。

    许乐看着这一幕,心情变得略微紧张,无声地骂了几句脏话。他下意识舔了舔干的嘴唇,现唇边那些星球上的泥土竟有些甜,不知道是本来如此,还是因为沾染了战友血水的原因。

    今天七组第一次深入交战区侧方,安装低频监控装备的工作进行的十分顺利,只可惜运气太差,在回撤的时候,误打误撞地碰见了这股帝国巡逻部队,只是这只帝国部队明显比巡逻标准配备要强大的多,缺少重型武器和装备的七组,怎么可能挡得住对方的冲锋?

    现敌情时,七组在第一时间内紧急后撤,在这道缓坡中间构置了一道简易工事,而在缓坡后方则是一片草原,如果让帝国的庄家小队动了度上的优势,七组这一百多名士兵命运堪忧。

    急促地呼吸了几次,背靠浮土的许乐脸色便得有些苍白,眼眸却是越来越亮,倏忽间半蹲起身,朝着缓坡下连续扣动了扳机。

    零点五秒钟之内,半个弹匣的子弹被他射了出去,枪火串出黑洞洞的枪管,啾啾作响。

    看上去似乎是漫无目的地扫射,然而缓坡下有好几名躲在装甲车后的帝国士兵身上骤现几个弹孔,重重地摔倒在地面。

    ……

    ……

    子弹在头顶的天空里划过灼热的微白线条,密集无比,清脆而恐怖的枪声,钻入人们的耳朵。

    手指传来清晰地反震感觉,根本顾不上去观察射击后的结果,许乐左脚深深地在浮土里一蹬,一声闷响,每一块土砾都被震的结实无比,而他的身体则是借着这道反震力,诡异无比地变成一道灰线,顺着简易工事平移五米。

    他重重地摔落地面,几乎同时,一台帝国装甲车机炮轰鸣,对准他原先所在的那片浮土开始射击,一片密集的弹雨,嗤嗤而来,直接将那片掀成了烂泥潭。

    如果先前那一刻许乐稍有迟疑,兴奋于枪枪毙命的战果,骄傲于自己从白玉兰处学到的射击能力,只怕这时候已经变成了一具死尸,纵使他穿着联邦最新研制的软陶防弹衣,在帝国装甲车的机炮轰射中,也只能有个肢离破碎的恐怖下场。

    每一对肌肉双纤维都崩的极紧,强悍的力量充斥着身体的每个角落,脸色苍白,眼眸明亮的许乐,右手拖着机械,在缓坡上方以一种令人不敢置信的方式高移动,就像是一道影子,下方的帝国人根本无法确认他的方位。

    在缓坡西方的一块大石后,许乐抹了抹脸上的汗水混着的烟尘,将身体缩成一团,几颗战场上无意义散射的子弹,刚刚击中了他身旁的大石,溅出几粒星火。

    他将手中的枪械探出石头,开始拼命开火,通过步兵头盔上的视界,清晰地看到,大部分的子弹落在了装甲车上,只有一名帝国士兵的大腿被射出了几个血洞。

    这片缓坡战场上,无数的枪管开始冒起火苗,喷吐子弹,七组队员们试图利用这一波弹量,暂时压制一下帝国人的冲锋,毕竟装甲车进入坡面时的度要受到很大限制。

    除了负责阻击的十几名老兵之外,还有一些没有来得及向草原后撤的新兵,也勇敢地站了起来,对着下方进行扫射,只是他们凭借的是勇气或恐惧激出来的动作,射击的效果并不好,而且极为危险。

    然这一波反击并没有取得意想中的效果,帝国装甲小队的队形分毫未乱,冲锋的度保持的极快,根本无视身边同伴的倒下死亡,眼看着便要来到缓坡下方。

    许乐提着枪又开始转移射击地点,找到一个不起眼的草垛子,眯着眼睛盯着光屏,在通话系统里问道:“空中支援什么时候到?”

    “还有两分钟。”耳麦里传来白玉兰冷静快的回答。

    两分钟看上去是很短的时间段,然而在这片草甸缓坡之上,枪林弹雨之中,却像是天长地久一般漫长。正当许乐一边射击一边默然思考后路时,却骤然听到向旁草垛里传出一声暴喝。

    “跑!”

    熊临泉壮猛无俦地从草垛里站了出来,震起无数草丝,大吼一声,粗壮双臂端着的达林机炮高旋转,喷出六道艳丽的烟花。

    ……

    ……

    (今天晚上估计会有很多烟花,我不知道这时候到家没有,再祝大家新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