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一百三十九章 出征

    他们这些老兵心里都很清楚,因为在5460行星上许乐带着国民少女狂飙而奔,此次宪章局的秘密任务,便是七组第一次在这场战争中出任务。所以他们能够感受到许乐认真的这些香烟意味着什么那是壮行的酒烈(烈酒?)蒸浸出来的战场硝烟。

    听说身后礼堂里那些新兵蛋子渐渐扬起的噪音,他们愈加沉默,低头吸着烟一言不,神情坚毅从容。

    七组本队共计二十一名成员,还没有完,深蓝色的三七牌香烟便完了。白玉兰微微一笑,从口袋里摸出自己的三七牌香烟,自己叼了一根,给身边的兰晓龙了一根。

    许乐叼着烟卷,从电子手册上调出163行星表面地图,透过有些刺眼的烟雾看着用绿色标注的作业区域,眼睛微微眯起。

    如果军方的空中支援能够及时有力,在这片三千两百平方公里的区域间重新构织宪章光辉,并不是很难的任务,至少自己带的部队不需要像杜少卿的铁七师那样,从黄土岭一直打到北半球,惨烈的让人毛骨悚然。

    “西林军区什么时候能三维地图过来?”

    “上了战舰应该就能到手。”白玉兰回答道。

    “帝国远征军占领这颗行星已经长达四十几年。虽然他们没办法重兵布守行星上每一片区域,但我们依然等于要深入敌后,很危险……最麻烦的是,宪章局最低等级的电子监控网络铺设,在我这个专业工程帅看来都有些复杂,礼堂里的这些家伙只学了十天,能不能达到最低要求?”

    从战斗动员到与友人的争执,今夜的他难得说了很多长篇大论的东西,只是还必须说下去,他揉着有些干涩的咽喉问道。

    众人同时望向了顾惜风,这位眉清目秀的年轻人是七组的电子技师,这几天军营里的技术培训就是由他一手安排。

    顾惜风将歪着的军帽正了过来,望着许乐回答道:“报告主管,我以前曾经做过宪章局的秘密任务,那些电子设备安装看着麻烦,但可以分解成了一些清晰的隔离流程。在培训的时候,那些新兵蛋子已经被我分成了六组进行教学,他们所需要做的只是重复一些单调的铺设工艺,如果宪章局官员能在行星上与我们会合后,在(再)进行一些天的加强训练,应该没有问题。”

    许乐接着望向熊临泉。

    熊临泉用低沉的声音嗡嗡说道:“现在他们的体能状况很差劲,这十天折腾的太凶,堆积在肌肉纤维里的酸性物质太生猛,虽然吃了不少药,但一时半会儿也消化不了。

    不过如果能在战舰上拥有五天的缓冲期,那我可以保证,抵达163行星的时候,恰好是这些老爷兵体力精神最好的时间点。”

    白玉兰轻声插了一句:“目前空间通道里的航路密度太大,就算是紧急军事任务,从主星抵达163,大概也需要五天以上的时间。”

    许乐沉默翻阅着电子手册,最后抬起头来,看了一眼七组的医师官侯显东。

    侯显东自嘲地笑了笑,说道:“西林方面支援的刺激性药物全用光了,不过补充并不困难。事实上,这些老爷兵的素质有些出乎我的意料,大概是家里太有钱的关系,看上去被酒色掏空了身体,其实都非常健康,只是看着惨了点儿。至于颜丙燕那几名健美先生,更是健康到令人指。”

    “对了,今天晚上他们估计会喝的烂醉,不过问题应该不大。”

    许乐和众人都笑了起来。他看着身边下属们脸上的憔悴疲惫之色,知道这些天他们是在是劳心劳力到了极点,心中生起淡淡愧疚,如果不是因为自己这个主管的背景来历,联邦政府又怎么会选择七组来做这个麻烦到了极点的任务。

    愧疚之余,又是极直接的骄傲,看着这些黝黑坚毅的面孔,他很骄傲于自己的战斗伙伴是战场上最专业,最职业的那群人。

    兰晓龙深吸了一口烟,将烟头扔到地上踩息(熄),望着许乐耸肩说道:“为了让这些公子哥能活下来,我们能做的事情都做了,战场上会生什么,是我们无法掌控的事情,尽过心就好,不要压力太大。”

    “我没有什么压力,战场上的生死是最公平的。”许乐低着头狠狠地吸了一口微烫的烟气,沙哑着声音说道:“就象席勒大师在那出游侠戏剧里说的一样,蛋几宁施,各必踢米吧。”

    兰晓龙耸肩厌恶说道:“我最讨厌那出戏,尤其是男主角被师妹一脚踹了之后,我在被窝里憋屈了两天两夜,酸愤地浑身难受。”

    许乐看了他一眼,想到自己少年时看这出戏剧时的感觉,想起那些属于青春的眼窝酸涩,不禁大生知己之感。

    只是那些酸楚的感觉,与西林这片土地上的炮火生死比较起来,原来竟是如此的青涩。

    “早点儿休息,明天就要出了。”许乐拍了拍熊临泉宽厚的肩膀,说道:“我们七组在战场上,可不能过的那么憋屈。”

    人群散去,礼堂声歇,有醉于生梦见死的老爷兵。

    有贴枕即睡,安之若素的七组队员,有沉默坐在窗边细心擦拭秀气小刀和军刺的家伙,有满天繁星与繁星下的那个人。

    许乐看着夜穹里夺目的璀璨星幕,左眼眨了眨,在心中对那个老东西笑着说道,我要替你去播撒种子去了。

    然后他的左眼看到了谢谢两个字。

    ……

    ……

    有一颗被河水冲的亮的鹅卵石,被崩的四分五裂,就像是都特区最出门的辣皇火锅一般,让人摧心裂脉,丝丝伤痕痛楚无比。

    紧接着有更多的石块被击的碎碎,临时防弹坑前的黄沙黑土跳跃着,悲伤着弹起溅射,喷涂在人们的身上,盖上薄薄却灼热的一层。

    锡朋的手指用力地掐着身前混着血水的泥土,快递无助地喘息着,他透过面前透明的头盔,眼瞳微散看着头顶密集的白色弹痕,听着那些尖锐刺耳的尖啸声,整个人的身体已经完全僵硬,明明身躯里还充满了力量,却根本没有办法正常地通过神经系统指挥骨骼肌肉做出正确的反应。

    一秒钟前,他身边的战友被几颗帝国人的子弹击中了左半片身体,鲜血飙成了一道漂亮的直线。

    在那一瞬间,锡朋愕然转头望去,现就像是电影表现的那般,战友沉重的身躯竟被那几颗高子弹击打的向后高飞去,就像是一袋面粉遭受到重击,然后开始令人想哭地喷洒面粉。

    这便是真实的战场?

    锡朋将头埋在泥土之中,恐惧地浑身颤抖,眼瞳开始渐渐散开,他没有看到自己的同伴正端着卡宴机枪喷吐着火苗反击,也听不到不远处一名老兵正在愤怒地咆哮着什么。

    他只能听到帝国人枪炮的密集轰鸣声,只能看到眼前不时翻腾溅射的泥土,只能看到泥土中那些令人恐惧令人恶心的人血颜色。

    在港都警备区那个不三不四的八三八四部队里,他毕竟还是学了一些军营里的东西,来到这颗行星前的十天里,更是被那些冷酷无情的雇佣军折磨塞进了更多的战地应变手段。

    作为联邦副议长家唯一的男丁,他毫无疑问是真正一线的公子哥,在繁华的都星圈,光怪6离的感官世界中见过流血,毒品,甚至是死亡,然而一朝来到西林前线,他才知道以前看过的都是假的。

    在子弹呼啸与硝烟之间,他的心情有些恍惚,将原本学过的那些战术手册忘的一干二净,只知道僵硬如一根木头,怯懦如一只鸵鸟般死死趴在工事之下,根本不敢抬头。用最小心的动作抹掉脸上的鲜血,看着离嘴唇只有十公分距离的半截手指,呼吸着灼热的空气,他忽然有想呕吐的冲动。

    “3队型,全后撤!”

    战地步兵通讯系统里,响起一道声音。在此刻充满了子弹尖哨的战场上,这声音是如此的清晰平静,冷静到了极点以至于有一种淡看生死的冷漠感,就像是都特区顶级会所里的千金小姐,用淡漠的语气评价着面前带血的野牛肉。

    在西林军营里,锡朋以及很多人已经无比熟悉这个声音,因为这个声音曾经让他们在粪堆上翻滚,在烈日下浑身起泡,给予过他们无尽的羞辱与折磨,然而此时此刻,这道声音在他们的耳中,却像是天上飘来的音乐一般动听。

    是的,3队型,在那支帝国人轻型装甲部队平行密射面前,只有3队型分两翼撤走,才最有可能保住性命。锡朋感觉自己被这道声音从噩梦中唤醒,右手颤抖着扒开面前的断指,从泡沫般的土屑里找出自己的枪械,急促地喘息数声,猛地转头向阵地后方跑去。

    枪声在身后响起,比心脏剧烈跳动的声音更响,更清楚,锡朋脸色苍白,像只兔子一样拼命狂奔,越过了简易工事后方的一道缓坡。

    啪的一声,他重重地摔倒在泥水之中。

    污浊的泥水在步兵头盔上流淌而下,挡住了视线,他拼命地抹掉头盔上的泥水,却只能模糊看到身周的烟雾,根本不知道往哪里去,瞬间一股绝望的情绪冲进了他的胸膛,让他的双腿如灌了铅一般,愈觉得身后帝国人的枪声像是无数声急促的夺命鼓点。

    他傻傻地站在缓坡下方,听到四周似乎有帝国装甲车的声音,然后听到了一道破风声有手掌狠狠地扇上他的脸颊,隔着坚硬的头盔,敲出了清脆的响声。

    锡朋被重重地击倒在地,几乎在同时,一枚帝国光导火箭嗖的一声飞了过去,在他的身前绽开一片高温的火焰。

    他愕然回。

    满脸烟尘的许乐喘息着说道:“调出地图,向红点方向撤。”

    (下午就走了,如果顺利的话,大概明天晚上能到家,我只存了今天的稿子,拼命找时间搞搞,如果要请假,我会提前向大家报备的。提前祝一下新年快乐吧,回家确实挺辛苦,不比打仗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