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一百三十六章 拯救联邦大兵(下)

    沈秘书目光不易察觉地自那块半焦黄的极品沉香木上掠过,又掠过别墅间充满了历史与权贵复合气意的陈设,不知为何品出了一丝陈腐的气息。他早已确认,只是今日格外清晰地感觉到,莫愁后山、议会山、那些千世家族、政客与巨商在都星圈构织了一个漂浮于云端的陈腐圈子。

    就如面前这位身份尊贵却愿意时时做些家务活儿的夫人,她或他们的社会属性永远是站在一般民众之上,他们可以殚精竭虑为联邦永续长存而奋斗,但奋斗的目标则必然是让自己的家族通过联邦的存在而获得更多的利益。

    这是一种天然的属性,家族的本能,他们维持这个联邦的存在,本来就是为了保障自己家族的利益,而帕布尔总统和国防部将那些公子哥调往西林,则是触犯了这种根本利益,如果连自己子女的生命都无法保障,联邦上层社会的大人物们,又是在为什么奋斗?

    ……

    ……

    继果壳总裁先生来电之后,身处西林军营中的许乐,又接到了很多电话或是视频邮件,但正如邰夫人判断的那般,油盐不进的他,面对着那些来自都星圈的暗中压力,那双如鞘中秀刀般的浓眉颤都没有颤一丝,他没有回复那些邮件,挂断了许多充满了咆哮之声的电话。

    都星圈大人物们拯救宝贝儿子的行动,锋利至极地刺透联邦政丨府及国防部两道铁板,直接来到了第七战斗小组面前,却被许乐这块坚硬的石头全部档了回去。

    无论是威胁,利诱,愤怒,哀怨,上层大人物们的百态在他面前展露的无遗,却全无用处。然而当他们现说情的邮件电话中,竟然还包括了焦秘书、钟夫人这两个熟人石,心中不禁生出几抹阴霾。

    焦秘书是国防部长邹应星最倚重的机要秘书,钟夫人更是西林大区的当家主母,而且这两个人与许乐的关系也极为密切。到凌晨时分,许乐甚至还收到了来自总统官邸办公室的一封邮件,落款居然是办公室主任布林先生。

    他望着操场上那些接受残酷训练的士兵,不禁有些震撼于这些家伙父辈的影响力。

    好在这三位真正对许乐有影响力的人物,非常清楚此人的性情,只是在邮件中顺便提到了一些人的名字,像总统先生那般试探了下,看有没有可能请病假,而当他们收到了许乐直接拒绝的邮件后。便再也没有进行这方面的尝试。

    焦秘书是国防部长的亲信,钟夫人和布林主任更是举手投足便有可能引风雷的大人物,然而他们毕竟要在联邦这个社会、那个圈子里生活,就像傲然清贵的钟夫人,也必须考量春天马上到来的议会预算会议,西林大区究竟能够获得多少资源援助的配额……

    人在江湖之中,星辰之下,总有诸多的不得已,许乐很明白这些,所以关闭系统之后,脸上总有几丝沉重的苦笑,并没有太多怨恨。

    他本应怨恨,因为这本来就是帕布尔总统和国防部的计划,他只不过是那把刀而已,可眼下总统官邸和国防部却无耻地将他抛出去抵挡那些大人物们愤怒的捞人手段,焦秘书和布林更是回头打了一枪。

    日后回到都星圈,将要承载多少大人物的怒火?之所以此时心情依然平静坚固,并无怨恨,大抵是因为他从一开始的时候,就没有在意过那些来自都星圈的压力、将来或许有的报复。

    他确认总统的想法是正确的,这就够了。他自己也没有进入所谓上流圈子的**,更何况战场之上生死之事稀疏寻常,谁都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回来,既然如此,何惧之有?

    望着窗外操场上越来越淡的月光星光,看着那抹将要撕开地平线的柳木白,许乐心中有些庆幸没有接到梨花大学从不知校长的说情邮件,虽然他与老校长并不十分熟稔,但那片盛开梨花的校园是他的迹启萌(蒙)之地,感情终难撕扯开来,若老校长真在电话中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担心从象征的死活,他又该如何处理?

    黎明前的黑暗已经散去,他看着瘫倒在操场上的那些老爷兵,和他们身周同样疲惫的七组成员和不停运转的医疗设备,很莫名地想到前些天自己的那番训话。

    “我是你们的最高长官,许乐。”

    在三年之前,他曾经站在梨花大学铁门帝,神定气闲,气壮山河地说道:“我是门房。”

    油然思及梨花大学的小门房生涯,许乐心中不禁有恍若隔世的感觉,如今他的身份地位已经生了极大的变化,可喜的是性情似乎一如既往。

    ……

    ……

    当天夜里,七组一百二十余名军人在礼堂内全体集合,进行开赴前线前的集体会餐,会餐之前,没有长官进行挑弄热血的高声训话,也没有光着大腿的女明星来提振士气,只是一片沉默。身体疲惫痛苦到了极点的老爷兵们,被烈日暴晒的皮肤绽裂的健美先生们,坐在饭桌旁各有所思,一股绝望的悲哀情绪便从这些思绪中脱离出来,笼罩了整个礼堂。

    九天半的魔鬼训练,让这些士兵们第一次品尝到了什么叫做生不如死的滋味,如果不是寄望于都星圈的父母能够在最后时刻把自己捞出去,他们根本无法在七组的皮鞭下支撑如此之久。事实上,就连白玉兰、熊临泉这些负责训练的军官,也已经疲惫困乏到了极点,沉默地坐在桌旁一言不。

    一顿高能量餐草草吃完,士兵们表情麻木地坐着,军姿已经没有什么问题,但眉眼间却充斥着死意,前往163行星进行宪丨章局秘密任务,谁都知道那将是一条九死一生的道路,令他们绝望的是,明天凌晨开便要登上战舰,而他们的家族父母似乎依然没有找到拯救他们的方法。

    许乐走上了主席台,将那副墨镜认真地戴在了鼻梁上,低头正准备对通话器说些什么的时候,腰间的电话却响了起来。

    “阿源?”他有些诧异于接到对方的电话,拿着电话的手指微微一僵,默默看了很久,才接通了电话。

    阿源这两个字从通话器中清晰地传了出去,那些浑身死丧气息的老爷兵没有任何反应,只有一直紧张握着拳头的锡朋,忽然间眼睛骤然明亮。

    就像一个将要落下悬崖的人,抓组了唯一的那根绳索,他霍然站起身来,狂喜无比地望向主席台。

    许乐拿着电话沉默的听了几秒钟,然后提起头来看了锡朋一眼,令锡朋不敢置信地,伸出手指干脆无比地挂掉电话。

    锡朋浑身一紧,不敢相信眼前一幕的真实性,瞬间被绝望的情绪冲昏头脑,猛地推开桌椅,向主席台上冲去,尖声疯狂喊叫道:“太子哥!我是锡朋!救我!”

    许乐露在魔境外的浓眉一蹙,白玉兰站起身来,当锡朋冲过自己身边的时候,重重一脚踏到了他的大腿外缘,狠狠地将这位议长家的公子哥踹倒在地,一时半会儿根本无法爬起。

    “这十天里,有很多人给我打过电话,给国防部打过电话。”

    许乐站在主席台上,举起手中的军事加密电话,不愿意再去看地面上痛苦翻滚的锡朋,望着台下众人说道:“这些电话来自你们的父母,来自都星圈很多大人物。”

    本来极为安静的礼堂内顿时变得更加安静,只是先前这些士兵的安静中充满了悲愤与绝望,此刻的安静却更多的是希翼与惊喜,他们此时才知道,原来家中的父母已经查到了自己遭遇到了什么。

    “你们很了不起,那是因为你们有很了不起的父母。”许乐看着他们,微微低头看着手中不停震动的手机,说道:“无数的大人物试图拯救你们,就连国防部都抵挡不住这种压力,让这些压力直接来到了七组的面前。”

    黑色的军事电话上面显示着邰之源的名字,一直沉默而极富压力的响着,许乐缓缓将手负到身后,看都没有再看一眼,自然更不会接通。

    场间这些经受了十日非人折磨的老爷兵们,并不知道锡朋先前为什么会疯,用无数双明亮和惊喜的目光盯着台上,在他们看来,只要他们的父辈出面,这个联邦有什么是他们所办不到的事情?

    然而接下来他们听到的话,让所有人的心情都从温暖的草原直接堕入了极北有冰川地域,希望破灭之后竟是那样的寒冷。

    许乐抬起头来,望着场下这些新来的下属们,停顿片刻后微笑说道:“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

    “都星圈拯救你们这帮联邦大兵的行动,全部失败。”

    全场大哗,老爷兵们惊恐悲愤的情绪宛如实质一般,将要冲破礼堂的房顶,然而受虐十天,他们心中早已生出对七组成员自内心深处的空间,竟是没有人敢起来闹事。

    电话在不停地嗡嗡振动,许乐背在身后的手握的很紧,他看着台下众人,细细地品咂着这些战士的些许进步,信心略多了一些。

    再次沉默片刻后,他用极为诚开挚的语气说道:“你们将难得地拥有一次不一样的人生片段。做为果壳机动公司白水战斗第七小组成员,你们……不,是我们,将会光荣地跟随联邦大部队,投身到反抗帝国侵略的伟大事业之中。”

    多么鼓舞人心的话语,然则此时此刻的礼堂内,终于有胆怯的公子哥们再也控制不住情绪,开始呜呜低声悲泣,祭奠自己尚未能完全展开风流、却行将埋葬在沦陷星上的纨绔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