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一百三十五章

    以联邦的科技水平,可以很轻松对(?)做出不透一丝风的墙,国防部暗中派宪兵将十七师逾百名老爷兵押上战舰,屏蔽了任何联络方式,悄无声息,雷霆一动,便将他们送上了西林前线,更是做的滴水不漏,却终究无法瞒过所有人的耳目

    这些老爷兵的身份太敏感,当那些联邦上层的大人物愕然现自己的儿子失踪后,以联邦军方的森严纪律和执行力,也无法阻止大人物们的愤怒与质询真相的努力。

    这些政客巨商们,利用自己遍织的人脉网络,只用了很短的时间,便触碰到了整椿事件的真相。

    面对着总统及国防部为平息民众愤怒而采取的措施,这些联邦大人物们知道自己的影响力,因为缺乏一个站得住脚的道德基础,而无法进行正大光明的操作方式,自然也难以打破联邦军营的铁板,然而无数家族夫人们的哭泣痛骂,让大人物们沉思之后,开始向某些方面施加自己强大的影响力,试图在那些公子哥们进入真正血腥残酷的西林前线前,将他们捞回来。

    这是一场波澜壮阔的拯救大兵行动,联邦新闻界没有嗅到一丝风声,普通的民众乃至军队系统内部大分部(部分?)人,都感受不到,那些隐藏在电波夜谈之中的焦灼味道。

    联邦议员,州议员,州长,港都大企业的董事长,这些大人物都是构成联邦上层社会的基石,一朝愤懑地集体施加压力,那是何等样的恐怖。

    国防部在邹应星部长的沉默表态下,顶下了一部分压力,却也有些焦头烂额,至于具体实施此次计划的果壳公司,更是已经感到了风雨袭来的阵势。

    果壳机动毫无疑问是联邦实力最雄厚的存在,地位然,但这家联邦最大的巨型企业所有权却在联邦,在很多方面都要受到联邦管理委员会的制衡,一旦那些大人物查到自己的宝贝儿子,现如今沦陷在果壳公司某个叫第七小组的古怪部队中,所有的压力全部倾泻了过来。

    许乐接到的第一个电话,便来自很久不见的果壳公司总裁先生,联邦总统的换届,并没有影响到总裁先生的地位,在帕布尔总统的支持下,总裁先生平静而强大地撑(掌)控着这间巨型企业的一切一切,然而这个电话却说明……即便是他,也快要顶不住都星圈拯救大兵行动的力量。

    “联邦议会马上就要进行春季财政审核,每年我都要参见那个见鬼的听证会,议员们都很想从咱们光秃秃的果壳上咬口肉下来……如果,我是说如果,这次那几位议员公子真的死在七组里,我真不知道议会上会生什么。”

    许乐拿着电话,说道:“明白。”

    果壳总裁的声音有些疲惫,说道:“能给当中某些人请病假吗?”

    许乐没有花时间去思考总裁先生的意思,望着操场月光下那些正在享受惨淡人生的公子哥们展颜一笑,露出满口的白牙,诚恳说道:“他们没病没痛。”

    总裁先生听出这个家伙话里隐藏着的执拗意思,沉默片刻后苦笑一声,淡然说道:“我不是给你压力,你按照国防部的命令和自己的意思做事就好我的亲兄弟现在正在3320上面,那些议员先生们做出来的事情确实有些丑。”

    许乐微感温暖,正准备说写什么的时候,又听着总裁先生说道:“有一件事情,我必须告诉你。”

    “你手下那些老爷兵的父亲们,已经知道他们在七组果壳只是个企业,并不想替政丨府或军队,顶着这些压力顶到吐血,所以恩我已经告诉这些大人物们,七组的主管是你。”

    许乐微微一怔,半响后犹疑说道:“这是指望我顶住他们?”

    “如果连你都顶不住,联邦里应该没有人能顶得住。”总裁先生在电话中微笑说道。

    总裁先生和军神大人共同培养的人物,关键是曾今向联邦所谓的上流社会展现过自己的生辣很历,要顶住大人物们在s1掀起的拯救大兵行动,并非许乐莫属,他自己很清楚这一点,总统选择他来做这把刀,自然是思考成熟后的结果。

    “你在西林?”许乐看着手中的电话,忽然才反应过来。

    总裁微笑回答道:“当然,要为联邦军队提供后勤支持,我必然在这里压阵。倒是你如今虽然是总装基地的中校军官,但如果哪天你不愿意在现役部队呆,就赶紧回果壳吧,不论是研究所还是工程部,位置都随便你挑,一级技术主管的职位一直给你留着的。联邦将来或许会少一个最年轻的将军,但肯定会多一个最年轻的独立技术董事。”

    对于果壳机动公司这个巨无霸来说,十年间做出最大贡献的职员,当然是为果壳带去了无数荣光与成果的许乐,但骤然听到这句话,他依然感到有些温暖,对电话回答道:“我现在本来就还是果壳的职员,不要忘记我在第七组。至于独立技术董事……”

    他想到港都夜那个雨夜,那个被利家用重金收买的中年人,说道:“我想商秋比我更有资格一些。”

    支持老猫,支持间客吧的打手们!

    ……

    ……

    正如果売公司总裁先生说的那样,s1的大人物们骤然现自家儿子所在的前线部队长官,是……传说中的许乐,拯救行动骤然平息,不是他们被许乐的凶名背景吓倒,他们其实更加担心自己儿子的生命,只是当国防部和果売公司都极为无耻地祭出许乐这张名片后,好壹貳三中文網大人物们一时间无法找到合适的手段。

    莫悉后山如画般的风景之间,别墅傲然独立于湖畔山间,清晨时分,有翠鸟鸣于翠谷,却不见得是因为它而愉快,更大的可能是鸟儿看着山间积雪,愤怒于找不到寻觅果实的方法。

    沈秘书落重脚步,走到露台上,望着天光幕下正在赏雪的夫人,目光从那件黑色的貂毛大衣上离开,平静轻声说道:“议会山办公室机要秘书又打电话来了,语气很焦急。”

    “锡安就那么一个侄儿,当珍宝一样呵护着,如今却被国防部一手拎到了西林前线,扔进了许乐那个家伙的部队,当然会着急。”邰夫人雪谷,皱眉说道:“我能体会他的心情,只是这毕竟是总统先生的意思,又是邹部长在执行。”

    帕布乐总统与邹应星部长在联邦政坛的闪耀出现,都与莫愁后山这位夫人有太过深切的关系,虽然邰夫人眉宇间偶现有所思之色,猜测着那位总统先生的最终目的,然而她并不愿意亲自出面,破坏自己盟友们的政治意图。

    “那边很理解这一点。”沈秘书说道:“听他们的意思,是想直接与许乐进行对话,征求我们的同意。”

    对于联邦上层社会来说,那个突然崛起于都的许乐中校,虽然曾经与莫愁后山之间似乎出现过一些问题,但基于他和太子爷的友谊,他的身上依旧刻着深深地邰式烙印。

    邰夫人从桌上取起半截极品沉香木到鼻端轻轻吸了一口,沉默片刻后说道:“我不会阻拦……不过在我看来,想直接说服许乐,救出他们那些没用的子弟,这只不过是奢望。”

    沈离明白自己需要向议会山转述的只是夫人的前半句话,低头在工作屏命令。

    “那个小家伙油盐不进,生冷不忌,连自己都没办法收服他,更何况那些人。”

    邰夫人紧了紧身上的裘衣,望着台前的寂寥湖面几片寂寥的残冰,在心中淡然想着。

    在夫人看来,老靳这个薄情寡义的家伙绝情绝性至极,不可要挟,他唯一的学生许乐却走了条截然不同的性情道路,但不知道是命势使然,还是这个年轻的小眼睛男人真的谨慎如斯,难得几个许乐有情有思能够倚之控制的关系不是国防部长的千金,便是自己的儿子,抑或利老七这一等油滑的世家子弟,至于绯闻中的那位国民少女,更是无法轻落指尖。

    思及此处,邰夫人的目光中出现一丝欣赏与疑惑,她再回顾许乐逃离东林之后的人生,总觉得这种命途隐隐间透着某人的影子,不然根本无从解释。

    “许乐多情至斯,却小心谨慎地与平凡人交往接触,如果这真是有意为之,我似乎还看清了他三分。”邰夫人轻声说:“他的谨慎似乎还在你之上。”

    站在她身后的沈秘书眉头微皱,眼眸里闪过一丝复杂神色。

    “他想必是爱那些平凡人生的。他不是权贵子弟、或从前的皇帝陛下们般既向往田园人生,宁静泉水,因为他本就是那些造就的小人物,如今即使已经坐在联邦权力宝座之畔,骨子里依然还是个小人物。”

    邰夫人微微转身,说道:“如此谨慎远离所好,想必活的孤单,却能证明他的坚忍毅力。这种有大毅力,狠辣手段能力,却有小人物气息的家伙……很危险。”

    沈秘书微带感慨想到,大抵只有夫人才能如此清晰轻松地摸到许乐那个看似平凡家伙的内心。

    “锡安议长就这么一个侄儿。”邰夫人沉默片刻后,忽然开口说道:“这件事情交给阿源去办,他也认识锡朋,总不能眼睁睁看着那个小家伙去死。”

    沈秘书默然无语,表情没有丝毫变化,内心确实波澜微起。

    (未完待续)h23中h23s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