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一百三十章 联邦军方的一把刀(上)

    西林今天的天气有些阴沉,军营的气压和许乐的声音有些低沉,兰晓龙微低着头,苦笑一声,算是默认了这个不怎么好听的称呼。

    懒散的老爷兵们后方有七八个明显气质不同的家伙,那些人明显没有被长途旅行的疲惫所击倒,正在那些训练器械上展现自己的水准,和身体每一处若鸡蛋般隆起的夸张肌肉。

    这些人一边将沉重的训练器械玩的虎虎生风,一边冷冷的盯着众人前方的许乐及七组成员,鼻孔虽然没有向天喷白雾,但是那充满荷尔蒙的不驯目光和略带挑衅的扫视,足以说明这几名强壮的军人内心深处正在嗷嗷叫着,准备生一点儿什么事情来打法这无聊的时光。

    透过墨镜看着那边,许乐的眼镜眯了起来,问道:“那些家伙又是什么来历?国防部的健美先生?”

    “他们也是我们十七师的。”兰晓龙耸耸肩说道:“大人物们的公子哥,最喜欢进十七师镀金,但这毕竟是老爷子当年一手**的部队,所以国防部还是挑了一些尖子塞了进来。”

    “是八三八四。”白玉兰在旁边轻声插了一句话,明显这位秀气但深含锐利的男子,绝对不愿意承认身前这些老爷兵或者是那些四肢达的蠢货是自己部队的后辈。

    兰晓龙没有理会他,望着许乐说道:“这些家伙专门用来代表本事参加国防部的各项考核,如今十七师就靠这些人挣脸,加上没有人管他们,所以这些家伙**情都有些骄傲暴躁……嗯,他们认识我,不然估计这时候早就闹了起来了。”

    不是大有背景的老爷兵便是毫无纪律的兵油子,许乐忽然觉得自己的眉毛有些痒,伸出右手食指轻轻挠了一下,环视军营四周,出乎所有人意料,一句话都没有说,转身便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这一百多名来自十七师的军人,看着那个明显是自己最高长官的中校大人就这样转身离去,并没有意想中暴潮一般的喝斥,不禁感到有些诧异。

    瘫坐在椅子上的从象征心里早已经做好了被上司痛骂,然后借势闹事的准备,谁知到所有的心理建设全部撞到了一堵沉默的墙上,反而被憋的有些难受,瘫坐的姿势都有些僵硬起来。

    梨花大学是联邦除四大军事学院外,与军方关系最深切,唯一有资格进行机甲教育的院校,他身为从不知校长的独生子,自入伍以后便备受优待,不然也不至于敢像现在这样,明着不给长官一丝面子。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只知道现在我们在西林前线,但为什么会让我们来?这是什么部队?我们究竟什么时候能回去?”

    他无比恼火地问着身边的同伴锡朋。锡朋是联邦管理委员会副议长锡安的侄子,按道理来讲,国防部有什么秘密调动,应该不会瞒过他的眼目,然而此刻这位公子哥也是一脸茫然与恨闷。

    这一批一百多名老爷兵,其实此刻的心情都异常低落愤怒且茫然,不然不可能在长官点名时,故意做出如此不守军纪的应对。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为什么国防部,会让自己这些警备区的大兵前来恐怖而**的前线……

    大概在半个月前,这些正在港都郊区生梦**的八三八四部队大兵们,忽然被上级紧急调往军事空港,同时所有的通讯设备都被没收,然后莫名其妙地上了战舰,经历了十几天告诉到令人晕眩的太空旅行,糊里糊涂就来了西林!

    “我要回去。”

    锡朋咬着牙狠狠说道:“等我找到电话,马上打给大伯,国防部是不是疯了,把我们拉到前线来,难道不知道这里会**人?”……

    ……

    在过往的数万年漫长岁月间,军队在联邦社会内部的地位向来不高,因为联邦在宇宙间根本没有什么强力的敌人。其时的社会政治架构,在联邦最高法院之外,最主要便是联邦政府、管理委员会和隐在历史阴影间七大家的制衡共存。

    然而随着帝国侵略者的出现,无数次惨败惨胜生生之后,短短六十几年间,联邦军方的地位被罡风一吹扶摇直上。

    无论是在联邦亿万名民众心目中的崇高形象,还是现实的生存需要,政治需要,都让军队成为联邦社会里最特别也是最重要的一环。

    联邦军队大幅度扩编,地位上升,权力加大,根据宪章统帅联邦军队的总统,也自然连同他的政府一同变得更加强势,与之相比较,联邦管理委员会和没有军事力量的那些家族,则渐渐失去了光芒。

    在这样的大背景大气候下,联邦形成了以军队为荣的风气,无论是政客还是经济大鳄,都想尽一切办法要与军队拉上关系。七大家之一的铁算利家,都一直在进行这方面的努力,更何况是其余的人。

    但联邦上层的大人物并不是真的愿意,让自己的家族,自己的子女,为了联邦的生存而去流血牺牲,他们需要的不过是去军营驻守在港都郊区的八三八四部队——这支由军神一手打造出来的雄师,后来却再也没有上过前线轮战的“安全部队”,毫无疑问成为了这些大人物们的选。于是……当年战无不胜的十七装甲师,变成了如今充斥着权贵庸碌惫懒气息的不三不四部队。

    通过兰晓龙语气低沉的介绍,许乐大致明白了一些历史背景,只是还没有想明白,国防部这种安排真正的意图。

    他知道自己不是一个适合带兵的角色。单枪匹马去杀个七进七出,这种勇气与魄力对他来说并不是难事,然而要把一对**变成鲜花,却完全和他的**格不符。

    然而从这一年的历程看来,费城那位老爷子似乎下定决心要看自己的好戏,他迫不得已下了决心,必须要把七组的这些家伙们**来,一方面是因为他总不能学大叔虎躯一震,收了这些小弟便不再管他们的**活前途,更重要的原因是,虽然七组一直没有机会在战场上展现出真实的战力,然而长期相处间,许乐看过他们的训练,知道他们的专业、纪律和真正军人的荣誉感……

    而那些老爷兵?

    他一个人坐在房间内,打开工作台,现军用加密邮箱里有商秋的回信。他并没有急着回信,因为最近这半年,他经常和商秋姑娘在机修方面进行交流,他轻轻敲打触式键盘,开始给远在临海州的邹郁写信。

    半个小时后,代表回信的哨声响起。

    ……

    ……

    这两年里,但凡遇着需要进行政治分析或者说是权谋计算时,许乐总是习惯先想到这位喜欢穿一身艳红的媚丽少女。这种习惯从在望都公寓开始,一路至今,未曾改变,因为许乐很清楚自己的天才大脑更适合机器语言,而对人类之间繁复的勾心斗角并不擅长。

    他的朋友邰之源肯定也拥有绝对值得信任的权谋手段头脑,然而他并不愿意这段友情之间夹杂着这些,最关键的是,这位太子爷经常玩失踪。

    邹郁的回信很快,这位少女妈妈极为冷静地用极简单的语言,替许乐分析了一下他所面临的情况,以及国防部把他拿成一把刀的真实原因。

    联邦与帝国的战事开幕,联邦一片震撼亢奋之外,依然难以避免地出现了反战的呼声,尤其是由麦德林青年军分化出来的一支乔治卡林学派分子,不知道从什么途径,拿到了军方后勤部队的人事名单,并且通过都特区日报刊登了出来,联邦民众们震惊愤怒的现,这些不需要上前线的后勤部门中,竟是充斥着联邦政客与有钱人后代的身影。

    在邮件中,邹郁用极嘲讽的口吻讽刺了一下联邦的大人物们,甚至连自己的父亲都没有放过,因为如今的国防部长正是这些年来联邦实际上的后勤主管。

    在联邦政府与上层社会的全力压制下,这个消息被压制了下来,然而帕布尔总统则是命令国防部展开了抽样调查,愤怒地指示,一定要查清楚,联邦军队的危险程度是不是与富裕程度成可耻的反比

    也许正是因为这样的背景,也许是因为费城那位老爷子早就已经看不下去十七师如今的模样,所以才有了这次令公子哥们惊恐愤怒的太空旅行,才有了今天西林军营里的这一幕。

    平民子弟的军人,在西林前线抛头颅,洒热血,这些大人物的公子们,却是躲在洪都郊区过着生梦**的日子—读完这封信,许乐眯着眼睛没有变得寒冷,反而平静了下来。

    他早知道联邦溃坏到了某种程度,只是没想到有些大佬会试图用自己这把刀子来割烂肉,沉默之余,他没有留意到,邹郁在邮件最后用愤怒的表情符号,让那个流氓不要再来*扰自己……

    ……

    ……

    许乐走出房间,来到阴沉天空下的军营中,看着那些像烂泥一样的老爷兵,戴上了墨镜,说道:“集合。”

    没有出现无人听招呼的场面,因为这毕竟是在军营之中,他是此地最高军事长官,只是集合的度显得有些慢,那些来军营镀金的公子哥们像是患了软骨症。

    许乐看着面前这一百多名军人,很清晰地从很多家伙的脸上看到了所谓优越感和有恃无恐的姿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