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一百二十九章 传说中的老爷兵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第一百二十九章传说中的老爷兵

    许乐如此辛苦而执着坚毅地活着,原因很简单,因为他想活着,他要努力瞪圆那双眯着的小眼睛,看这世上一切的不平处,以方便自己随时去挖上两锄,踹上两脚。

    而青春暴戾的李封中校活的如此辛苦的原因,却并不仅仅在于自身的所谓理想,更多在于要维系家庭的荣光。他是费城李家的独苗苗,小小年纪震落一地眼球与牙齿来到军营,他的战地人生便已经被固定在某种范围之内。

    可以死,但不能败,更不能逃。

    强劲的脉冲电流就像是无数把小刀在刮弄着他的骨膜、挑弄着他的肌肉纤维,酸与楚,痛与苦达到一种恐怖的层(程)度,然而这种极端的生理刺激,才能让他更清晰地把握身体内那股奇妙力量的走向与痕迹,也让他的大脑变得更加清醒。

    李封木然寞然默然地坐在床边,身体剧烈的颤抖,淡而薄的少年嘴唇边渗出血迹,那双惯常饱含暴力意味的少年眼眸里泛着几滴珠花般的水光,毕竟还是痛的,毕竟不是真的钢铁身躯,他毕竟只是一个未满十八岁的少年郎,然而痛与脆弱的一面,永远只在自己的单独营房内,黑暗中……

    时间到,压机箱内的脉冲电击设备自动关机,少年中校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抹掉眼角的微湿,脸上生出自我厌恶的神情。

    联邦最强大的少年机师很清楚自己拥有绝对的操控机甲的天赋,然而很可惜,自己并没有完全继承爷爷在修行方面的能力——他怔怔望着自己粗壮有力的手臂,看着那些铜纸肌肤下的强悍肌肉,心想家族在修行方面的变态能力,似乎随着血脉的淡化变得越来越弱了——事实上,他父亲李在道院长,在这方面点儿感应也没有。

    那种神秘的力量,便是军神李匹夫纵横战场不曾一败的真实底气,真是费城李家傲然世间,冷看七大家的资本。如果这种本事能让联邦所有的军人都学会,那帝国人又算什么?然而李封很清楚,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如果不是自幼便接受电流的刺激,也许自己根本无法像爷爷那样,找寻到人类身体最深层次的那抹颤抖灼热力量。

    他隐约知道,帝国皇室有些真正强大的机师,也拥有一些极为强大的能力,只不过那些人数极少,而且身份尊贵,都必须固守本土,拱卫皇庭,留在那颗天京星上,所以他这名联邦最强大的战士并没有机会见识。

    想到此节,李封的眼眸里爆出一丝精光,嘴唇紧紧珉起,身体四周无风而凝,生出强烈的战意。

    那些帝国真正的高手,那位传闻中与自己一般天才,小小年纪便过了六级的帝国公主……可堪一战?

    秋林基地里的防空警报响起,他往窗外望去,眼眸里的精光渐渐淡去,转而化为某种疑惑,在此刻他想到一个人,自己要学会家族秘传的功夫,都要付出如此大的代价,叔爷他……又是怎么把那个家伙教会的?

    想到许乐,李封的情绪变得有些复杂。他站起身来开始整理自己的军服,沉默不语间,内心却有些羡慕那个家伙这些年的故事,那个家伙不是一个职业的军人,可以凭自己的性子乱来,这乱来便是何等样值得羡慕的自由啊……

    世事展至今,李封杀许乐的心早就淡了,不是因为那声小叔,不是为了传奇的叔爷,也不仅仅是因为木子小姑与许乐的关系,而是因为一种叫做惺惺的情绪,毕竟在联邦这片宇宙之中,只有他们这两个年轻人拥有某种能力与秘密。

    然而李封想起了爷爷在倾城监狱里的那句话,不禁皱着眉尖摇了摇头,拖起压机箱,推开房门,向着那台漆满金星的黑色机甲走去。

    ……

    ……

    李疯子受折磨然后思考疑惑备战的时候,许乐也在思考疑惑备战然后感到折磨。

    他盯着军营里散落四周的那上百名军人,那两把刀般的浓眉终是忍不住皱了起来,不明白国防部为什么把这些狗屎糊到自己的脸上,也不知道这是便宜岳父邹部长的安排,还是那位老爷子的突其(奇)想。

    他及七组二十条汉子在前线的存在有些奇妙,名义上是果壳公司下辖的雇佣军,许乐这个头目却是总装基地的现役中校,偏生就连西林军区都无法对他们号施令,他们直接接受联邦国防部的命令,只是国防部最新的这条命令,实在是有些乱七八糟。

    三天后,许乐便要带领自己的队伍进3沦陷星球,为联邦部队完成一项复杂而凶险的战地测绘任务。对于擅长特种作战的七组和身负联邦军方数位大佬厚望的许乐来说,对于新任务的危险性,他们早有心理准备,只是没有料到,在如此紧张的备战时刻,国防部居然还扔了上百坨狗屎到自己的面前,要求自己带着这堆狗屎一起上路!

    怎么上路?安心上路,送这些家伙一个一个去死?不止许乐这般想,向来沉默安静的白玉兰,性情豪爽的熊临泉,七组里所有的汉子都这般想。

    他和七组此时依然在西林主星落日州,只是已经搬离了金星酒店,来到了一片山区间的军营里。

    “从象征。”

    “到。”

    “锡朋。”

    “到。”

    许乐身边,白玉兰正在轻声细语地点名,在他们的面前,有一百多名军人有气无力地回答。

    这些军人坐没坐相,站没站相,有的增之一分则胖到可以压垮机甲,有人减之一分则可以被行星上的风吹到太空里,有的是面色惨白的不良少年,有的则是在部队里混了好些年日子的无良大叔。

    这些军人是来自都星圈港都警备区八三八四部队的现役军人。国防部安排他们前来西林支援七组,作为外围战斗人员,然而看到这些家伙惫懒无赖模样,许乐和七组汉子们不禁心想,这些人究竟是来度假还是来做什么的?

    八三八四部队是一支具有光荣传统的部队,他的前身正是军神李匹夫一手打造出来的十七装甲师。自军神解甲归湖,联邦为了保证这支光荣之师的永续,将十七师调回都星圈,放在了联邦最大城市港都之畔,本是好意,却不料十几年的功夫,港都的繁华夜景蚀骨夺魂而来,却将这支铁师消磨的只剩了当年之名,如今的粉红庸钝之躯……

    事实上七组的汉子们都出自十七师,只是很早以前便被调到了白水公司,如今更是成了各自部队里的王牌,他们瞠目结舌地看着这些后辈,不禁有些后怕——如果这些年自己一直呆在港都,会不会也变成这种狗屎?

    间客吧手打组倾情奉献。

    ……

    ……

    点名结束之后,许乐站在前方一言不,沉默地看着这些属于自己的新兵,大部分的士兵瘫软地靠在椅上,根本不顾忌所谓军容与纪律,更是没有人把他这个最高长官放在眼中,甚至有些人已经开始抽起烟来。

    而在人群后方,则有几名看上去剽悍的军人正冷冷地盯着自己,眼光里充满了冷傲不驯。

    许乐沉默望着这些人,没有训斥什么,压低了军帽,正了正鼻梁上的墨镜,对身后的兰晓龙说道。

    “我记得在作训基地的时候,你就说过,老爷子很希望我把十七师重新带起来,但我怎么也想不到,老爷子当年的部队会变成这副模样,只是坐战舰来一趟长途旅行就累成了无数条瘫狗……我不是职业军人,却也知道这种样子谈不上什么战斗力,你说我能怎么带?还有国防部的大佬们是不是脑筋出了什么问题,在战场上练这些家伙,只能把他们练死,哪里能练成钢铁。”

    “我能不能不接收?”

    惯常话多尖刻的兰晓龙少校今天特别沉默,因为他是七组里唯一一个现役八三八四部队的军官,看着这些抽闷烟闲聊甚至抠脚丫子的老兵爷,他都觉得很丢脸。

    他一脸苦笑,要知道许乐向来很擅长控制自己的情绪,然而今天却恼火地说出来这么长一段话,很能说明一些问题。

    白玉兰收好了电子记事本,看着前面那些军人,即使是他也忍不住寒声说道:“师里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他是十七师的人。

    兰晓龙耸了耸肩,叹息说道:“虽说警备区天天在港都混着很幸福,但战斗力和纪律也不至于差成这个样子,依据我的了解,这次被国防部派过来的家伙,也是八三八四部队当中的极品。”

    他接过白玉兰的电子记事本,在许乐身边轻声指着说道:“尤其是这些家伙,包括玉兰油刚才点到的从象征和锡朋,还有其他几个人……”

    边说,兰晓龙一边指着军营里那些军人。那些被他指到的军人却一脸冷漠骄傲挑衅,还夹着一丝焦躁与愤怒,似乎根本都不在意他在与那位戴着眼镜的中校说些什么。

    “什么意思?”许乐问道。

    “从象征,梨花大学从校长的儿子。锡朋,锡安副议长的侄儿。”兰晓龙认真回答道:“这一百多个人里面,有一个州长的儿子,五个州议员的儿子,两个联邦议员的儿子……我必须提醒你,这很不好折腾。”

    许乐一怔,没有想到居然(应该没有这两字)那个正叼着烟卷大声骂娘的年轻人,居然是老校长的儿子,更没有想到那个像流氓一样四脚展开瘫在椅上,用挑衅目光望着自己的卷青年,居然是锡安副议长的侄儿。

    沉默片刻后,他望着这群大有背景的真正公子哥们,开口问道。

    “这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老爷兵?”

    ……

    ……

    好好休息了一下,精神好些了,谢谢大家伙的体谅。

    今日回来,只见月票榜上风云变色,史上第一混乱……咱们一起安静看书就好。这两个月真无战意战力,尽量写的好些,病猫合十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