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一百二十八章 非毅者,不金星(下)

    非舰队登6部队,绝大部分来自西林军区,第一波登瓦在太空战舰奢侈到极点的光能主炮支援下,付出了数千名联邦官兵死亡的惨重代价,终于顶住了行星表面帝国远征军一浪高过一浪的疯狂进攻,沉重喘息中觅着了稍事休息的的盘一一联邦军队在行星东南方向的丘陵地带建立了七个登6基地,帝**队绝对不能允许这七个登6基地如梅花一般绽放在自己的腹部,不然待太空中那些冷眼等待的联邦主力部队凭借这些登6基地降至行星表面,孤守无援的帝国远征军必然会迎来失败的下场,所以这些天里,这七个登6基地迎来了常人难以想像的恐怖攻击,顶着帝国导弹强行降落的西林运输舰不断补充着兵员及武器物资,然而即便这样,也快要跟不上联楼军队伤亡的度””,,漫山遍野的帝国月狼三代机甲,呼啸蔽日的中程导弹,联邦的七个登6基地修了又毁,毁了再修,死亡重生,鲜血尸体,不停地重复又重复,基地外围的自然山丘竟被帝国的火力生生削去了大半截,由此可见战争激烈到什么样的程度,秋林基去很简陋,四十七台巨型工程机甲构造的钢铁堡垒上疮瘦一片,焦糊处处,就算不停歇的修补,依然无法让每一处工事都处于完好状态。

    这里个于七座基地的最前锋处,迎接着帝**队最强悍的攻击,短短十天时间内,士兵战损便已经达到了恐怖的百分之四十,好几次帝再的机甲群都已经突入到了基地内部,眼看着便要失守,却因为太空中的舰队主炮而获得了喘息的机会,基地前方有十七个巨形的深洞,融化的岩浆凝结之后,变成了一道道密织的线条,在傍晚冰冷的空气里犹自冒着热气,这些便是联邦战舰主炮所留下来的痕迹,“帝国黑桑联队的机甲大队已经撤离,估计要一个小时之后才会再次进攻”,一名西林参谋军官盯着雷达上的显示,大声报告道,基地主官的肩上挂着少将军衔,事实上堂堂将军很少有机会亲临前线,尤其是像秋林基地这样前线之中的前线,然而他不得不来,联邦军队和帝国远征军都清楚梅花般的七个登6基地意味着什么……司令大人都已经来到了强力的大气层外,他正在战舰上冷漠地看着自己,自己这个将军当然要来第一线,最前线!

    不知道舰队的主炮能量配额还能支持多久,不知道帝国远征军这些疯子还会不计死亡地攻击多久,难道他们就不知道认输?

    少将表情沉毅地盯着基地上方的金属缺损口,看着那台沐浴在夕阳之下的黑色机甲,心想如果不是他在这里,如果不是他让军心一直未散。或许这个基地早就已经被攻破了,如少将一般想法的还有很多人,大战之后硝烟未散,秋林基地三百台uq机甲和十台ux机甲开始打扫战场,位于基地下方的参谋军官开始评估战损,工程机甲开始嗡鸣着对钢铁基地进行修补,医疗兵专注的在医疗台上替伤兵粘合伤口“”然而所有的这些人,都会时不时地抬起头来,夕阳中,那个缺口处,联邦官兵的眼中有震撼,才崇拜,才狂热,不一而足,先前帝国远征军的密集导弹攻击,将基地西北角炸出了一个缺口,黑桑大队的集合机甲群就像是一条黑龙般,咆哮着试图从那个缺口处杀进来,钢轶洪流与地面的碰撞声是那样的清晰惊人,就在最危险的关头,那台漆满了金星、傲然不可一世的黑色机甲,率领着他的机甲营,来到了缺口处,一来便站定于此,半寸土地不肯退,就像一颗风吹不动,浪打不翻的钢轶壁障,那台似乎挟着某种魔力的黑色机甲疯狂地出击,趋避,射击,壮烈刚烈无以伦比,竞生生把帝国的机甲群拦了下来!

    每干掉一台帝国机甲,杀死一名帝国机师,便可以在自己的机甲上喷绘一颗闪闪光的金星,如果完全摧毁一台帝国机甲,却让座舱内的帝国机师活了下来,那金星的外线则必须是虚线,这是三十七宪历联邦军队不成文却异常强大的习惯,在西林前线无数硝烟大作的阵地上,经常能够看到那些骄傲的机动战士沐浴在阳光中,炫耀着机甲上醒目的金星,这是很直观的战绩展现,机甲上面的金星越多,代表这台机甲的主人立下的战功越多,绝大部分联邦机师在真正的战场上,都会将机甲表面的金星想些方法遮住,因为机甲上的金星越多,意味着他杀的帝国机师越多,帝**人在战场上看见这些金晃颇多的机甲,就像是见着杀父仇人,夺妻白脸,,尽在浑身上下生出股不要命的夺命冲动,不计代价也要进行扑杀“联郏机师不会畏怯,但也不想因为骄傲的缘故,糊里糊涂,冤屈无比地死在帝国一次绝对浪费的导弹攻击下,二十年间,敢于带着满身金星,骄傲狂放登上战场,不屑帝国人喷火目光与集中打击的机甲不多一一这就好比一个全裸的少女冲入三年不见母猪的军营之中花枝招展挥纱轻舞,太过危险,危险到随时都有被轮暴再暴,暴了再暴的恐怖可能,传闻中,当年西林军区特种机甲大队的某位田姓大队长是这种牛人。而且他是唯一如此风骚上战场后还能活下来的家伙,而如今又多了一个人敢满身金星,立于暮色之中,冷看帝国机甲如云而不退半步,因为他是军神的亲孙,他是李封中校,因为他是那个号称打遍军中无敌手的少年疯子,基地幽暗的角落里,沉重的黑色机甲伴着喷气的声音,座舱缓缓打开,李封跳了下来,重重地拍了拍机甲粗壮冰冷的机械腿,看也没有看围过来的三名专属机修工程师,沉着脸往临时驻地里走去,他身后那台黑色机甲,身上满满地喷绘着金星,如繁花一般盛放,于幽暗中依然夺目无比,一时间竞根本数不清有多少颗,“钟叔,我是一名军人,我的任务是在前线作战”,李封身材魅梧若一棵大树,清俊面容上带着一丝青春期未去的稚气,眉宇间更多的却是傲然不可一世的戾意,他对着通话器皱眉说道:

    “我会注意自己的安全,但我不可能离开秋林。”

    秋林的战争很危险,他虽,西林前线这些年里最强悍的战士,然而他也有一个世人皆知的身份,那个身份让他有资格以一名机甲营营长的身份,与太空舰队里那位前线最高指挥官保持此时的密线联系…,但这个身份也让这个机甲天才有些喘不过气来,因为他所经历的直属长官,都不敢把他放到最前线,最危险的地方一一让军神大人唯一的孙子死在自己的部队之中,让费城李家有可能断子绝孙,谁敢承担这种责任和联邦亿万公众的怒火?

    只有钟司令这头真正的西林老虎才敢用李疯子,然而即便是他,亲眼目睹了行星表面惨烈的战斗,看见无数次李疯子的机甲在更疯狂的帝国机甲群中快要被湮没的景象,也动了将他调回太空的想法,关闭了通话器,李封抿着红润的少年薄唇,想笑却习惯性的沉默冷厉,只有钟司令才敢顶着强大的压力用自己,敢把自己派到真正危险的前线,他很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所以他对这位照拂自己、看着自己战地青春的叔父非常感激,自十二岁被老爷子派到了前线,他就一直住在纬二区三十六号钟家的府邸之中,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是钟家那头老虎一手调教出来的。只,这一点,连他那位在一院当院长的亲生父亲或许都没有太深刻的认知,占地七平方公里的秋林登6基地里,最重要的就是大型运输舰起降平台,基地里的联邦官兵浴血迎战帝国远征军的攻击,连闭眼的功夫都没有,自然不会讲究什么生活措施,但李疯子毕竞是特殊的,他拥有自己单独的房间,还有一个循环用水的沐浴房,任由冰冷的地下水冲洗着疲惫的身体,李封低头扶着墙壁,身体疲惫地微微颤抖,连续这么多天的极端战斗,让他轶铸般的身体都感到了极限的到来,水花中,少年中校强壮的身躯上肌肉棱条分明,每一道肌肉里似乎都蕴含着非人的爆炸性力量,看上去夸张无比,与身体相比较他的头颅便显得有些小,洗完澡后,他看了一下时间,确认还有二十几分钟,毫不迟疑地取出自己的压机箱,连通了电源,将电极贴到了**的肌肤上,电流贯通入少年的身体,他闷哼一声,汗水如漆布狂流,无尽的痛楚,将粗壮的静脉血管激的快要钻出铜纸般的肌肤,身体每一块肌肉都开始被动地挤压磨擦,酸楚与痛苦沿循着某种固然的通道,不停延展……从很小的时候,李疯子就开始这样自虐一般地练习,若没有毅力忍受人世间罕见的痛苦,又怎样能够获得人世间罕见的力量?又怎样能在自己的机甲上漆满金光灿烂的金星?

    他如此,许乐亦是如此,凡大毅力者,必建大功业,(这两章是要揭示某个很重要的问题,涉及这个故事非常重要的问题,为什么颤抖神办”“大笑,“…不能流传开来,才很重要的原因,这里只点一点,以后自然会详细说明,然后便是写完了有所感,我也是有毅力的人,今天在床上躺了一天。媳妇儿,现在不叫领导“晚上煮的稀饭,病的确实有些麻烦,两只脚站在地上就开始飘“但。我还是写出来了不是?人呀,都是逼出来的,祝大家周末愉快,虽然我最近过的确实谈不上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