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正文 第四十三章 一腿之威

    房间内已经打做了一团,而房间外船长和秘书的谈话还在继续。

    “你没现?刚才也讲过,这小子看上去老实憨厚,骨子里却是不怎么相信人……不对,好像是不大相信官方。”胖子船长的眉头皱了起来,“难道这小子新兵的时候被人走过后门?哈哈哈哈……”

    秘书没有笑,船长也收了笑声,咳了两声后说道:“大概在东林呆久了,这小子性格也像东林人一样,就是块石头,性子太直太倔,必须磨磨他的性子,磨柔和一些。要让他知道,这个世界,不是一个劲儿地往前顶,就能有光明未来的。”

    “你要让他知道实力权力为先?这是在毒害有志青年。”秘书不赞同地摇了摇头,“难怪你要那些军校生看管他,只怕呆会儿那年轻人要被揍惨,就算要让他知道现实的恐怖,也没必要让他头破血流,小姐问起来怎么办?你说司令对他也感兴趣,他如果记恨我们第四军区怎么办?”

    “不过是个小屁孩儿,如果这点儿屈辱都忍不了,那有什么用?再说咱们军区什么时候被记恨的少了?”船长嘲讽说道:“这小兔崽子,害老子担了这么久的心,被打一顿算是轻的了。”

    “对了,那小子叫许乐?为什么这名字总听着有些耳熟,像是在哪里听过一样。”胖子船长打了个呵欠,回头看了不远处的房间一眼。

    这些天他将那些西林军校的高材生骂的狗屎不如,那些骄傲的年轻军官心里早就窝了火,和许乐单独呆在一起,这么长的时间过去,房间里想来已经**烧了许久――船长心想,那个小伙子大概已经被揍成了猪头,该去结束这一切了,不然万一军校里那些吃屎长大的学弟真的一旦没收住手,打出个好歹来,明天怎么向小姐交待?

    船长推开了舱门,带着秘书走了进去,然后脸上的神情顿时僵住。

    ……

    ……

    房间里拳脚破风之声骤然而起,骤然而停,不过是转瞬间的功夫,许乐的身边便已经倒下了三人。啪啪啪啪,两个进步,双手一封一错,干净利落地欺身而入,再次打倒两人,许乐双腿一错,退回了床边,警惕地扫视着四周。转瞬间击倒五人,本已受了伤的他已经感到了疲惫,因为用力过猛的关系,唇角被挣破,鲜血再次流了下来,他用衣袖抹去,狠狠地看着房间内还没有来得及冲上来的那几个人,看着他们的手慢慢放到了腰畔,心中暗骂了一声,打不赢还是要拔枪吗?

    一边这样想着,许乐一边蹲了下来,双手抱头,这不是投降,只是想着呆会儿被打的时候能够不要受太重的伤,反正自己不抵抗,这些西林军校的学生总不可能拔枪把自己射成蜂窝――在蹲下去的过程中,他很认真地计算着,自己打昏了两个人,好像还有两个人的关节被自己的臂上肌肉震脱,看上去最骄傲的年轻领袖,则是被自己打的满脸是血――这样算来,就算自己再被下几次黑手,被打昏过去,怎么也都是赚了。

    就在许乐带着一丝不甘,一丝倔犟,一丝不服,一丝认真地准备被打时,舱门打开了。胖子船长看着满室的狼籍,满地昏迷痛苦的士官,脸上闪过一丝震惊,而当他看到仍然站着的那几名士官已经拔出了枪,面色却阴沉的有些可怕,噔噔噔噔走了过去,一巴掌扇到一名士官的后脑勺上,厉声骂道:“不要脸的败家玩意儿!你们老师就是这么教的?第四军区什么时候多了你们这些没出息的家伙?”

    一个面容娟秀的女学员被吓了一跳,马上解释道:“嫌疑人出手伤人,我们……”

    没有等她说完,船长冷漠地制止了她的话语,缓缓地走到许乐的身前,看着这个蹲在地上,像无辜白兔一样蒙着头的少年,心里泛起无数的疑惑,这个少年究竟是什么人?十八岁的退伍军人并不少见,可是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击倒五名军校优秀士官,这就太不可思议了。要知道西林军校虽然不是联邦最顶尖的军事学院,可是里面的优秀士官随便放到哪个部队去,也都是尖刀的不二人选,居然能够一挑五?

    略微看了一下那些士官的伤势,船长的眉头皱了起来,从手法上来看,确实是军中格斗技的风格,不过下手这么狠,哪里像是这小子表面上如此无害朴实?

    毫无预兆,胖子船长一脚踹向了地板上的许乐,肥胖的身躯在这一刻竟似乎变成了钢铁铸成的一般,那只粗腿携带着恐怖的气势,直接扫向了许乐的上半身!

    许乐已经在枪口下放弃,但没有想到那些士官居然又收回了枪,更没有想到,这个看上去连走路都困难的船长,居然会毫无预兆地向自己起攻击,而且攻击还是如此迅猛恐怖!许乐想都没有想,这四年里生硬舞蹈和杀牛所养成的本能意识,让他的眼睛眯了起来,不让扑面劲风影响自己的视线,而护着头部的两只手臂也在最短的时间内分离,一只手臂伸向前方,一只手臂略微拖后,摆了一个立体的八字,挡在了那条恐怖粗腿的前方。

    忽然从一名肥胖船长变身为冷面粗壮杀人机器,忽然而至的那条腿很轻松地震荡起恐怖的呼啸声,挟着令人震惊的力量,非常轻松地突破了许乐勉强挡在最前面那只手臂,以肉眼也看不清楚的度,扫到了许乐护在面门前的最后一只手臂。

    一片残影里,除了船长和许乐两个人之外,谁也不可能察觉到那只可怕的粗腿,轻松突破许乐第一只手臂后,度依然降低了些许,只是力量依然恐怖至极。

    手指触到了空中的风,触到了裤腿布料的质感,低着头的许乐指节白,手腕一振抓了下去,意图抓住对方的脚踝,用指头掐进麻筋,让对方失去力量。然而这终究只是种奢望,胖船长恐怖的一腿力量太大,刹那时光中,让许乐的指腹便感到了麻痛,紧接着便散开,再也抓不住,只能悲哀地等待着被这粗腿扫中的结果。

    本能,依旧是熟悉成了本能的反应,在这最危险的关头,让那道神奇的颤抖,从许乐每一对缠绕成丝的肌肉纤维里出,汇聚成一股巨大的力量,传递到他的手臂上,手指上……然而在同一瞬间,理智,机修师封余最欣赏他的冷静起了作用,他放弃了体内的颤抖,释放了力量,任由船长的粗腿扫了过来。

    击倒这些军校的学生,还可以说是自己能力惊人,如果凭借格斗的实力挡住这恐怖的一腿,也可以有说辞。可是许乐根本不敢让外人现自己体内那股神奇的力量,那种颤抖究竟是怎么回事,他并不清楚,但他知道,如果被有心人察觉到自己体内的颤抖力量和封大叔有任何关系,那么迎接自己的,必将是联邦不惜一切的调查,自己的伪装一定会被揭破!

    ……

    ……

    电光火石间的交手,根本容不得任何犹豫和放弃,许乐一瞬间的摇摆,船长那记厉狠强横的扫腿直击接中了他的胸膛,那股巨大的力量,根本不是他单靠双臂便能拦住。一声闷响之后,许乐重重地摔倒在床上,痛哼了一声,眼光里却闪过一丝疑惑。

    胖子船长的腿依旧保持着向下三十度的方向,纹丝不动,就像是钢铁铸成一般,稳定的令人生惧。

    他这一腿并没有扫实,不然那股强大的力量,足以将许乐踢的吐血昏迷。沉默片刻之后,胖子船长皱了皱眉头,缓缓收回右腿,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房间。

    “那小子水准不错,不过……很可惜不是那种天才。”胖子船长懒洋洋地走在走廊中,语气里似乎有些遗憾。

    这个评语似乎很一般,一直跟在他身边的秘书却是心头一惊。他很清楚自己服务的船长看上去只是个普通的胖子,但实际上,当年是第四军区最强悍的特种尖兵,而且不是莱克他们那种特种机甲小队成员,是真正的军区暗中王牌,深得司令大人的信任倚重,不然军区也不可能将古钟号交给他管理,也不会放心让船长送小姐去都星上学。就说先前那一腿,秘书清楚,船长可以让这一腿击中许乐的胸膛,入力三分便退,若真的全力一击,那少年肯定是个断骨丧命的下场。就这样一个深不可测的船长,居然评判那小子水准不错……看样子小姐这次失踪撞着的三有退伍青年,还真是个厉害角色。

    “军中的天才都是练出来的,他已经退伍了,军区如果要再次征召并不是难事,过往例子很多。”秘书在一旁出着主意。

    船长没有停止脚步,摇了摇头说道:“一般的人才,虽然宝贵,但哪里都有,真正的天才却是难找,那小子既然不是司令想找的好材料,留他也没有意义。”

    “哪种天才?”秘书不懂。

    “老李家那种。”船长苦涩地笑了声,“咱联邦修身的天才,似乎都在他家。”

    秘书笑着说道:“那可不是,谁让他家老爷子是那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