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一百二十六章 销魂者,别而矣

    第一百二十六章**者。*,★别而矣

    星酒店顶层豪华套房内。稀疏的水花声消失几分钟,水儿挽湿于颈后。穿着一身粉白的浴衣。低头擦拭水珠走出来。浴衣下方那双赤足轻轻踩在名的毯上。留下几个微湿的脚。

    许乐从沙上站了起来。目光在少女那双有如玉雕般的小脚上一掠而过。拿起自动干包递了过去。然后顺便回身将烟掐熄。

    简水儿很自然的接了过来戴在了头顶。看上去就是戴了一顶小巧的帽子。配着那张清水般的小脸。美若画出来般的五官。的十分清丽可爱。

    房内没有别的任何人。两个人独相处。沉默递物接过。显格外自然亲密。隐隐透着丝家人的感觉。而在很多人来。他们已经是一对情侣。就连桐姐都不在房内。

    简水儿坐在沙上。缩起双腿。偏头轻轻用棉签蘸着耳朵里的水。轻声说道:“我知道你和钟家的关系亲密。但这样的罪钟家未来的继承人。总不是太好。”

    柔韧的粉色棉签进出时。偶尔会碰到少女软嫩的耳垂。晶莹一片微微颤动。许乐眯着眼睛看着。心里泛起很多莫名的情绪。当年梦中的国民少女。如今居然能够像亲人一样在面前展露最私人的一面。这世事的遭逢实在有些令人感慨。

    听着简水儿微带担心的话语。他笑了笑。没有解释什么。事实上正是担心明天分离之后。那位西林钟家的少爷会不不饶的骚扰简水儿。今天在长风军事的里他才会显的如此强硬——尤其是在简水儿不愿意让世人知道自己真实家世的情况下。

    对付一名占有欲太强家庭背景太生猛的纨绔。许乐只能用绝对的死亡威胁压灭对方的野望或**。

    现许乐并不在意自己的话语。简水儿轻轻叹了一口气。漂亮的小脸上泛起一丝黠灵的味道。望着他说道:“国防部会护送我们回都星圈。你不用担心什么。”

    许乐点了点头。

    简水儿取下小帽般的干袋。揉了揉蓬松的紫色短。就像一个可爱的小狮子行过清溪之后。用力的在阳光下甩头。有一种充满生命力的美感。

    毫无预兆突如其她斜靠在上撑着自己的下颌。认真看着许乐说道:“我有件事情。需要你的意见。”

    许乐一怔回望着沙上的她。明知道这位国民少女十二岁的时候。便能毅然决然离开城李家。哪怕打了一个跨日持久的官司。也硬生生让军神李匹夫做了让步。这样一位坚定的女孩儿做任何事情都有自己的计划。什么事情还需要自己的意见?

    “我打算把头留长然后染回黑色。”简水儿眨了眨眼睛说道:“你觉怎么样?”

    许乐心情一松。原来是这种小事情然而紧接着他的心里生出强烈的不。这一头明丽的紫。是多少联公民的集体回。是自己过往年岁的痕迹。她居然要…变成黑色

    “呃。看你自己喜欢什么。”有些尴尬的挠挠头顶的黑。说道:“如果要问我意见。我当然是喜欢你现在的头颜色。”

    这句话说完。许乐忽然怔住。马上联想到了一些别的事情。用吃惊的眼光看着沙上的少。

    简水儿微微一笑安静的看着他。其实她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做出这个决定前。要询问许乐的意见。难道仅仅是因为他是父亲唯一的学生。所以觉的亲密?还是说这段日子的相处。她已经习惯了信任他?而此时许乐的反应让她确他这张诚恳面容下。果然有一颗聪慧的心。

    “这是我的最后一次演唱会。我和二十三频道的合同马上就要到期。我不会继续出演那部电视剧。”

    国民少女简水儿即将终止自己的演艺生涯。在这个充满了战争新闻的时期。想必也是最震撼的消息。而乐。则是这个宇宙里除了她本人之外。第一个知道这个息的人。

    许乐吃惊的看着她。许久说不出话来……

    “小时候离开费城都。是因我想过不一样的人生。当一位明星可扮演不同的角色。很多人生。而到后来我现我什么样的人生都过不了。”

    简水儿可爱的吐了吐舌头。说道:“我不能演坏女人。我不能拍吻戏。我不能拍裸戏。就算我想。电视台和编剧也不敢写。”

    许乐的眉梢痛苦的抽搐了一下。想不说费城那老爷子的影响力。如果编剧真敢写。视台真敢播。自己以及联邦无数的观众。只怕都会惶恐伤心的不敢。即便看也要蒙着双手。开着指缝。羞涩无比。

    他苦笑一声后说道:“

    过。你已经从一院战舰指挥系毕业。但你清楚。老爷不会允许你真的上前线。如果你上战舰。所有的操作人都光顾着看你。很容易出事故的。”

    “不说这个了。”简水儿眼帘微。长长的睫毛覆在细腻的洁白肌夫上。长长的浴巾覆在细腻的洁白双腿上。“你自己在前线要多加小心。上次我们说过的情。如果不好查。你就不要查了。”

    许乐沉默不语。在-丘空港里。他与简水儿心头的那丝疑惑需要一个答案。然而目前看来。那个答案似乎只在军神李匹夫或者是下乱命的帝国皇帝心中。要找这个答案确实十分复杂。

    “上次在那里时。我没有问关于父亲的一些事情。”简水儿缓缓抬起头来。隔着落的窗着黑夜中传涛声的银滩方向。

    那双大大的眼眸里透着一丝悲伤念。尖俏的下巴上带着一抹大概李家人特有的冷傲不屑。而片刻后这些悲伤想念和冷傲不屑融在一起化成了某些坚定。

    她回头眯眼看着许乐。不可爱却执着。认真说道:“我很想知道父亲真正的故事。我很想道他为什么会变成一个叛国贼。你想知道吗?”

    “我比任何人都想。”许乐的眼也眯了起来。“放心。如果哪天我知道了这些事情。我会马上通知你。只要我还活着。”

    第二天。胜利演唱全体团队乘的车队。再次来到长风军事基的。虽然眼下前线激战正酣。部队任务十分繁重。然而联邦军方很清楚这位国民少女和这次演唱会在此次胜利军事行动中的重要性。所以还专门举办了一个小型的送仪式。

    因为上次新闻事件缘故。许乐有站在简水儿的身边。而是悄无声的躲在人群中。

    他看着前方沐浴在光灯下的简水儿美丽身影和她身后低眉顺眼的白玉兰。心间微动。希钟家那位少在自己的威胁和白玉兰的锋利小刀下。好好的安分几天。

    军事记者们拥有比一般新闻从业者更敏锐的眼光与更深层的消息渠道。那场5460始爆的战争与简水儿之间似乎有些么隐密的关系。他们绝对不相信联邦军方的胜利军事行动与这场胜利演唱会仅仅是名字相同。

    无数大声的提问在基的起降平台上响起。闪光不时亮起。然而在西林军区文宣部军官的阻止下。没有人敢把问题的太明白。于是简水儿便可以用招牌的无敌少女笑容。无声的将这些问题挡了回去。

    “天生的明星。如果不当明星还做什么呢?”乐在人群之中。沉默的看着那处的热闹风光。一面想着昨夜少女颇有信任感觉的宣告。一面暗自庆幸于没有记者现自己的存在。

    起降平台上的轻型舰早已完成起飞的准备。晶态引擎特有的低沉嗡鸣声。渐渐掩盖场间的提问声与嘈杂声。

    大风起兮将别离。便在此时。被人群包围的简水儿脸上忽然闪出一丝莫名黠灵的笑容。清丽生动里夹着俏皮。不知吸引了多少记者的目光。

    于众人惊愕的目光。这位国民少女回身向人群里走去。

    人群自然的分开一条通道。

    穿着淡色风衣的她。到了许乐的身前。轻轻的拥抱住他僵硬的身体。温柔的贴在他的胸前。用只有二人才能听到的声音笑着说道:“不要忘记我们是相亲的对。我总要给费城家里一些交待。”

    记者们和人群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一幕。瞬间有人反应了过来。大声喊道:“是许乐中校。”

    “原来他躲在这里。”……

    许乐低着头。快的掏出那副宽幅墨镜戴在脸上。然而下一刻。无数闪光灯就在他的身周亮起。就像是无数万颗太阳。试图想将他此时僵硬石的身体里每一滴水都蒸出来。

    简水儿微笑着抱着他。靠着他。轻声说道:“忍一忍。下次我们再见面的时候。也许我已经是一名记了。”

    许乐一怔。低头看着怀中少女的美丽容颜。说不出话来。

    “在前线帮我照顾一下李封。”水儿站直了身体。轻轻牵着他的手。望着他认真说道:“这个侄儿很可怜的。”许乐此时早已听不到身周记者们的提问。眼中也没有闪光灯的艳影。只有面前这张清丽人的脸。他的脸却是无比僵硬。甚至快要抽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