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一百二十五章 锋利

    不曾雄赳赳,只是沉默的掠过一次战场,见着几丛硝烟,几处模糊血肉,并不足以撼动或改变许乐这块东林石头太多。只是如磐石不可移动的内心,在真正见惯了生死之后,早已再次重回东林。当年在钟楼街跟着一帮孤儿厮混时,谁曾有什么家世后台,只不过是比谁的刀子更快,脑子更灵活。

    此时他隔着那丛花看着钟二郎,郎心不如铁,他的目光却如铁,冷且强硬,竟似要把鼻梁上的宽幅墨镜片都震出裂纹来。

    钟子期正愤怒于国民少女的嘲讽,忽然感受到这一双目光,无来由地感到浑身一寒。片刻后,他毫不示弱地缓缓抬起头来,冷冷地直视许乐的双眼。

    在很多人看来,甚至是在他自己看来,依仗着钟家那头老虎的宠爱,毫无疑问他是西林钟家唯一的继承人,这种身份让他有太多骄傲与狂妄的资格,当日在金星酒店,就连李封这个真正的疯子,都不敢把自己一枪崩了,更何况是面前这个年轻的中校。

    那日之后,钟子期十分用心地查了一下许乐的来历,确认了他与费城李家之间的隐秘关系,却并不怎么忌惮,更何况他今天身边还带着钟家的直属安全部队——七名面色沉厉的黑衣保镖沉默地站在钟子期的身后,他们都是西林军区退役的特种尖兵,实力异常强悍。

    有这样一群厉害保镖在身旁,钟子期并不担心自己的安全,反而有些羞愧于先前被许乐的冷冽目光震住,表情微沉盯着许乐,冷冷说道:“许乐中校……”

    许乐根本没有听他的说话,眯着的眼眸里亮光渐渐敛去,上前牵住简水儿的手,干净利落地转身,向着黑色汽车走去。

    钟子期脸色剧变,这种被无视的羞辱,实在已经到了他以及他的家族无法承担的程度。

    打开黑车的后门让简水儿坐进去,许乐转过身来,看着那丛鲜花之后的钟家少爷,缓缓取下墨镜,很认真的说道:“如果你再来骚扰她,我会打到你叔叔都认不出你是谁。”,尽在

    许乐不是装酷的人,他这句话也并没有刻意从牙缝里逼将出来,带着落日州的风,只是很平直简单地叙述一个道理,因为简单而显得格外可信。

    人有名字,树有影子。换成是一位普通的联邦中校说出这样一句话来,钟子期只会觉得荒谬到极点,放肆的捧腹大笑,然后面色一肃把这名中校整治到生死不知。

    然而说出这句话的是许乐,于是这句段位极低,极没有趣味的粗俗威胁,从薄薄的双唇里吐出来,瞬间变成冷冽到极点的5460极北冰川阴风,呼啸着在阔平的停机起降坪上刮过,让所有人都感到了无穷寒冷。

    许乐此人拥有与李疯子抗衡的个人战斗力,又有像林半山一样不守规矩的恶名。都星圈那些千世家族的主事者们,之所以一直不愿意他从黑狱中出来,之所以对这个单独任务投注那么大的警惕,不外乎便是因为他敢杀人,他能杀人,明明这个世界将他逼到了极处,他便敢毫无道理地抱起杀人,比如麦德林。

    因为愤怒而面色巨变的钟子期,听到这句威胁之后,脸色顿时变得苍白起来,因为他知道许乐说出便一定会做到。就连他身后那些沉默的,出自西林军区特营的强悍保镖们,一想到许乐中校曾经做出来的那些事迹,也不禁面色微变,小意谨慎地靠近钟二郎的身边。

    钟子期苍白的面容上泛起一丝怪异的红晕,盯着黑色车旁的许乐说道:“好,好,好……但我必须提醒你一件事情,这里是西林,这不是一个靠拳头混饭吃的世界。”

    “我已经给足了你面子。”他沉声说道:“既然你不肯还我这张脸,那我把话也放在这里,只要她还在西林一天,我便会追求一天。如果你认为这是骚扰,你尽可以来打我。”

    说这句话的时候,钟子期毫不退缩地向黑车旁走了两步,嘲讽笑道:“事实上,我这时候就准备继续骚扰,我很想知道,你会怎么打我。”

    他身后那些黑衣保镖也跟着走了上来,警惕地注视着四周七组的战斗人员,有几个人的手已经伸进了黑色正装里面,伸手的动作很自然寻常轻松,就像是摸烟一样。

    场间众人谁都知道这些人摸的肯定不是烟,而是那些锐利的杀人武器,偏生他们没有刻意遮掩,只是面无表情地做了出来,一股足够的震慑力,就随着伸手入怀的简单动作喷薄而出。

    联邦严格管制枪械,除了西林钟家这种土皇帝或者军阀,,尽在

    联邦严格管制枪械,除了西林钟家这种土皇帝或者军阀。谁敢名(明)目张胆地在军事基地里动枪?七组所有人的表情沉凝,注视着这些老辣的职业军人,沉默地等待着后续的事情展。

    钟子期的底气便在于此,虽然再愤怒的他,也不可能堂而皇之调两个营来把许乐灭在当场,但自幼成长于军区大院里的剽悍性格,却让他有了在许乐面前拔枪的冲动。

    他眼神冷戾地看着许乐,那神情似乎是在说,你来揍我,你来揍我。

    ……

    ……

    来的不是许乐的拳头,而是一把秀气的军刀。

    一只秀气的手就像拈着一朵花般,轻轻握着黑色闻香木做的流线型刀柄,倏乎其来,横割来长风基地充满了风声的空气,带起一道更凄厉的风声。

    嗤的一声,刀锋闪过,将钟子期身前的鲜花瓣从中剖开,然后刀身一拧一绞,如一道闪电般轻轻搁在了他的咽喉上。

    好快的刀。

    西林钟家那些黑衣保镖面色剧变,用一种令人瞠目结舌的度拔出手枪,瞄准了握着刀的那个人,然而却没有扣动扳机,因为那把秀气的小刀一直安静地放在钟子期脖颈的动脉上,颤都没有颤一丝。

    十分稳定的刀锋,一丝不颤其实比不停颤抖要更加可怕一些。

    被切碎了的红色花瓣簌簌落下。

    四周一阵密集的上膛撞击声响起,清脆之中夹着无穷的肃然,七组的汉子们早已端起了手中的卡宴轻机枪,冷冷地围住了那些钟家的保镖们,枪管黑洞洞的,透着股令人心寒的杀意。

    更恐怖的是一阵嗡鸣声,熊临泉站在人群外侧,肌肉棱角分明的两只强壮手臂提着一把重型卡林旋转机炮,瞄准了钟家的所有人。

    白玉兰的右手捏着那把秀气的小刀,空着的左手轻轻拨开在眉前轻荡的黑色丝,望着四周举枪瞄准的钟家保镖们,轻声细语说道:“至少现在,枪也是我们的多,我劝你们最好把枪放下。”

    七组配备的都是战场使用的重火力,随意一梭子弹过去,钟家这些训练有素的职业军人,也只有血泊满地的下场。

    钟子期脸色惨白,昂着头颅一言不。自父亲死后,他的头颅一直高高昂起,不曾落下,不过那时的高昂代表着他的尊贵和家族的荣光,此时的高昂却代表着一种屈辱与恐慌。

    恐慌来自颈上那把冰冷的秀气军刀,来自四周响起的枪支上膛声,达林噬魂的高旋转声,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些雇佣军明明知道自己是谁,怎么还敢把枪举起来,他更想不明白,身前这个看上去像娘们儿一样安静的男子,为什么敢把锋利的刀锋对准自己的要害。

    “有种你杀了我?”

    “我们是在执行军事任务,如果你再骚扰间水儿小姐,我会亲手杀了你。”

    白玉兰把许乐先前的威胁又加深了一分,他安静地看着钟子期惨白的脸,说完这句话后便再也没有开口。

    余光里看到许乐已经关上了车门,这位秀气的男子唇角翘起两道好看的弧线,手指微微用力。

    钟子期白皙的脖颈上现出一道血痕,本因愤怒而恐惧现于肌肤表面的血管,顿时被那道寒意与痛楚逼回了皮肤下,他双腿有些软,嘴唇一阵酸麻,根本说不出任何话来。

    白玉兰缓缓收回小刀,重新揣入裤兜中。看也没看身前拿着枪对着自己额头的钟家军人,轻轻伸手将枪管拨开,向自己的军车走去。

    “真是一场好戏。”兰晓龙微笑看着这一幕,心想七组的家伙们终于明白要提头儿出头,应该要摆出怎样的阵势,而国防部那些大老们一定很喜欢今天这场略显俗套的剧目。

    “收队。”他收敛心神,笑着向钟子期敬了一个军礼,挥手示意端着无数把大枪,时刻准备开枪的七组队员们离开。

    烟尘在风中弥漫挥散,钟子期捂着肚子,怔怔地看着远去的车队,脸色苍白,想到那些端枪的汉子,想到先前脖子上的那把刀……他能清晰地感觉到,先前如果真的生冲突,那把刀真会把自己的颈动脉割开,而那些卡宴机枪和那把达林真的敢开火!

    钟家少爷的后背涌出无数颗细小的寒粒,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原本的愤怒与复仇的心态,被那股寒意击碎的满地都是。

    这是一群疯子,身娇肉贵的他,怎么会愿意拿自己的生命来和一群疯子赌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