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一百二十四章 曾经生死难纨绔

    白玉兰细长眼眸里的光芒渐渐敛去,低着头,看似无心却极为认真听着身旁兰晓龙不停地唠叨。此时他心里已经有了某些判断,再听兰晓龙这些看似痞劲儿十足的颓废文艺腔话语,品咂出来的那些味道越来越浓。

    这片宇宙里的风光者,大人物,每每都从孤寒时,无名时,身处基层时,便开始打造属于自己的团队。

    如今声震联邦的杜少卿当年初入铁七师时的下属都已成长为他最忠诚的伙伴与命令执行者;军神李匹夫在几次大战中**来的手下,今日已变身为军方各路豪杰大佬;就连深得众人尊敬的帕布尔总统,当年做穷律师当公益公司时的女书记员,现如今也是官邸秘书处的长官……

    在这一年中,联邦政丨府、费城李家、国防部那位邹部长,重新组建第七战斗小组,将这支战斗力惊人的小组送进作训基地,毫无疑问是试图让许乐拥有一个专属于他的班底团队。

    然而令白玉兰感到淡淡悲哀的是,许乐似乎对于建立班底,日后扩展影响力这种事情没有太大的兴趣——虽然经过毕业日军演和这几个月的相处后,七组的核心人员已经认同了这位年轻中校的能力与性情,但他自己却没有成为一名领导者的自觉。

    相反倒是这位来意古怪的兰晓龙少校,几个月中一直在替许乐敲边鼓,替那位像石头一样的年轻中校,启七组成员的自觉性,潜移默化地将这个团队置于许乐的影响力之下。

    白玉兰的脸上泛起一丝微笑,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一根香烟,塞进微干的唇里,极为享受地深深吸了一口。

    老板的将来或许会当十七师的师长,再更遥远一些的将来会做什么呢?一个新的元帅?七组这些家伙只要能从战场上活着回到家乡,一定会有非常不错的日子。

    ……

    ……

    车队驶入了洛丘空港,经历了战场洗礼的演出会团队以及联邦电视台的转播团队,看到不停起降的大型军舰,还没有来得及松口气,便被离开生死战场、回到和平后方的强烈冲动控制住了心神,有的女性职员更是激动地流下了眼泪。

    对于桐姐来说,近一百个小时都不在小姐的身边,是这七年里从来没有生过的事情。

    她的心情早已紧张到了极点,对于许乐不经过她同意,便擅自带着小姐离开冒险的举动,则是愤怒到了极点。然而当她看着从空港营房里并肩走过来的这对年轻男女时,心中的愤怒瞬间变成了一股淡淡的怅然。

    简水儿的身上披了一件浅色的短风衣,像一只温顺的小鸟般依偎在许乐的身边,表情平静而宁和。

    看着这一幕,桐姐有些不自在地确认,当天夜里的逃亡,已经让小姐对这个小眼睛的军官生出了绝对的信任,孤男寡女处于狭小的座舱之中,会生一些什么?桐姐不愿意去想,而且她马上想到,他们……本来就是相亲的对象,联邦绯闻的核心。

    这句不是老猫的:间客吧朵朵女王最漂亮,远胜简水儿。

    没有经过任何休整,所有人全部登上了国防部特别调的战舰,离开了这座充满了血与火的星球。

    戴着墨镜的许乐,站在阔大的舷窗边,眯着眼睛望向漂浮在黑色宇宙里的那颗多彩星球,想到那天夜里的战火硝烟和那些战死沙场的士兵,坚毅的唇角微微抿了抿,相信自己用不了多长时间便会回来。

    白玉兰走到他的身后,递上一杯新泡的绿茶,轻声细语说道:“刚刚收到公司的指令,护送简水儿小姐的任务,到西林主星为止,接下来七组就地休整,等待下面的任务。”

    想到什么,什么便来了。许乐接过茶杯,道了声谢谢,微涩一笑,马上就要与简水儿告别,而星辰间真正的战场在等待着自己和七组的汉子们。

    舷窗上方指示灯响起,舰身甲板准备闭合,轻型战舰开始加,为进入回明走廊扭率通道做准备,窗外的流光被拉成一道道如叶子般的怪异光圈。

    许乐收回目光,低头看看玻璃杯中于青汤中沉浮的绿叶,沉默不语。

    ……

    ……

    西林主星落日州,长风军事基地。无数面积广阔的起降平台,就像是一方方湖泊般密布于原野之间。

    胜利演唱会团队初抵西林时乘坐的战舰便是停泊在长风军事基地之中,只是今日的基地比当时要显得紧张繁忙太多,大战已起,无数自都星圈运送来的武器和资源,都要经由这座最大的军事基地,转运至前线。

    许乐依旧带着墨镜,站在简水儿的身后,警惕地注视着四周,目光从她的肩头掠过,看着正从战舰下方驶出的车队,尤其是属于自己的那辆黑色汽车。

    今日会去金星酒店暂住一夜,然后简水儿和她的团队便会回到都星圈,双方正式分离。

    许乐的心里并没有太多的离愁别绪,因为大叔的缘故,他与她之间有太多的故事需要说,有太多的未知可能。

    一头明丽的紫如丝绸般安宁柔顺,简水儿平静地看着前方,不曾回头,却也知道身后那个男人的余光正在看着自己,想到他是父亲惟一的学生,家里安排的相亲对象;想到这些日子的相处,想到他说自小看自己长大,想到他说知道自己的年龄生日甚至是那些私密的数据,她明明想笑,但美丽的脸颊上却出现几丝红晕…說閱讀,盡在…

    正当她准备回身和这个很有意思的家伙认真说几句话的时候,却有一束极鲜艳的玫瑰花来到她的面前,打断了她刚刚生出的某些莫名情绪。

    ……

    ……

    西林钟家在这个大区里果然拥有一般人难以想象的权势地位。钟子期这位深受钟司令宠爱的侄儿,居然在如此紧张的战争时刻,还可以轻松自如地进入军事基地保安区域。

    “我有通行证。”

    捧着鲜花的钟子期,并没有对表情微凝的简水儿说什么,反而是抢先对他身后的许乐开口说道:“你必将前途无量,我也不想得罪老爷子看中的人物,但我只是来送一束花,想必你不会有太大意见。”

    钟家的车队刚刚出现在视野中,七组的武装人员便已经做好了安控措施,只是许乐一直没有话,所以众人保持着平静。

    钟子期望着许乐说道:“上次酒店里,李疯子已经替你把脸都挣了回来。这次我决定不给你任何打我脸的机会。”

    这句话说的很真实诚恳,自从知道了许乐的背景来历之后,钟子期已经断了短时间内找他报复的念头,然而看着新闻上沸沸扬扬关于许乐和简水儿的绯闻,他的心就像是被人捅了三百刀,又揉了两罐海盐一般难受且说不出口,于是他今日带着诚意而来,带着风度而来……

    “我要和你公平竞争。”钟子期笑了笑,那张还算得上英俊的面容,却因为有些大的鼻子微皱,而显得有些可恶。

    他只知道许乐是惹不起的人物,却不知道简水儿的来历,温和有礼说道:“简水儿小姐,请收下我的花,也请不要误会我是在骚扰你。间客吧小妖无处不在”

    “要知道席勒大师曾经说过:我爱你,与你何干?”

    简水儿俏皮地挑了挑双眉,看着身前的钟子期,问道:“你确认你爱我?”

    钟子期的眉头皱了起来,想了很久后说道:“现在还谈不上,以前只觉得你是一块瑰宝,将你收入怀中感觉肯定不错,现在却是带着一份敬意的喜欢。”

    从这句话中可以想见,联邦国防部此次胜利军事行动的端隐秘,并没有瞒过这位钟家少爷。

    此时自承谈不上爱,倒让简水儿心头的隐怒淡了少许,少女甜甜一笑说道:“既然与我无干,那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哩?”

    此时那辆黑车悄无声息地滑行到众人身边,兰晓龙推开驾驶室的门,走到许乐的身后,带着一丝促狭之意,轻声说道:“许乐中校,我一直以为你应该学习一下怎样争风吃醋扮纨绔。”

    兰晓龙见他没有反应,耸了耸肩,对身后的白玉兰一干人说道:“他不会搞,你们也应该帮着搞。”

    白玉兰低着头,心想我们是军人,又不是替少爷主子去强抢良家妇女的狗腿子。

    便在这个时候,简水儿很认真地对钟子期说出最后一句话:“我允许你暗中默默遥远地喜欢我,只要你不要让我知道。”

    这句话很平静淡然,内里却含着某种很妙很尖刻的嘲弄。

    钟子期的脸色渐渐变得有些苍白,虽然因为国民少女身后的许乐而没有作,心中的怒火想必却会一直燃烧很久很久。

    ……

    ……

    许乐一直在沉默,因为他在想心思。

    透过墨镜镜片看着长风基地中在眼前在天边无数频繁起落的战舰和运输舰,他自然地想到5460行星上的硝烟血火,那两颗沦陷星上惨烈的登6作战。

    着这样战争时刻,像钟子期这种世家子弟,居然还有闲情来玩争风吃醋追明星的戏码,此时在战舰下方争锋相对斗气几分钟,在前线恐怕已经有许多联邦战士倒在沙场之上,再也无法站起。

    这种强烈的对比让他的心情有些沉重而烦闷。

    难道又要玩那种你不知道我的后台是谁,所以欺负你一下,我这边笑着看着,然后搬出后台来反欺负你一下,然后一旁观者拉出更牛逼的后台,再来欺负众人一下,爽一下……的戏码?

    这样倒是挺能打时间,拉长无聊人生中无聊故事的长度,然而这样的人生他并不愿意过。

    也许是刹那间,也许是第一次战场经历的生死惨状,尸体残骸,墓碑溃肤,终于在此刻变成了某种能够具体化的精神实质,许乐墨镜后方的那双小眼睛亮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