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一百二十三章 思有邪

    湿漉的内裤晾在暖风架上。*,★拧动开关。让冰冷的而降。许乐用力的搓着皮肤。直至后背一片赤红。洗澡的时间比长往日长些。在冰冷的水中。他怔的举起自己的双手放在眼前。看着指腹上那些泡出来的白皮。暗想自己的这双手应该是用来开机甲的。虽然机甲确实可以把飞机打下来…

    他不明白为什么会这场春梦。想到前几天脑中泛过的那些桃花灿烂想像。不禁有些自惊于自己的道德准下降太多。体内的雄性激素水平却上涨了太多。完全没有想到。实际上这颗行星上的战争与死亡。本身就是激**。打碎一切精神规则的无上利器。

    双手扶在冰冷的瓷盆边。他看着镜中那个有些陌生的年轻面孔。浴室内没有热雾。所以镜上也没有迷雾。不需要用手去抹掉。然而为什么那张脸看上去有些陌生

    俊直挺拔的双眉依然安份的平伏在眼眶之上。就是两把未出鞘的飞刀。许久未曾刮过,心的细毛。两条浓墨竟似要连在一处。却生不出什么强悍乖戾的感觉。与下方那双小眼睛一配。直人觉的这张脸很值人信任。

    可还是陌生。因为双眼眸显的太过平静了些。许乐看着镜中的自己。想到几年前。在东林钟楼大街吓退了那人后。自己也是在浴室镜子里沉默紧张。那人叫鲍龙涛吧?怎么都快要忘了他的名字?

    许乐现自己逃离东林大区之后。变的愈沉默平静起来。而这种沉默平静在他看来。却和淡薄有些相似的不良气息并不认为这是自己的本性。也不喜这样的外延变化。所以他盯着镜中的自己呆。

    联邦的计划究竟是什么。他不懂。简水儿说西林军区主攻那两颗陷星很艰苦。钟家老的日子很难过他不懂。帝的猛烈进攻。决然后退。联邦缜密而奇妙的军事布置。他不懂。什么战争的指挥艺术他完全都不懂。

    归根结底在波澜壮阔的宇宙战争中。是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色。他只有沉默回头修机甲然后高穿行于山林之间。这才是他的最大倚仗。

    然而他已经开始杀。那些爆炸于眼前身后的帝国机甲。那些死不目身体扭曲变形的尸体。不停刺激着他的大脑。

    在东林的时候他帝国人完全没有任何认知直到麦德林。医里的联邦重伤员。墓的上那些黑色的石碑。他才对帝国人有了最直观的认知。

    许乐杀过不少人。小时候雨夜垃圾场液压管尖滴过血。临海的下停车场里枪管冒过火。基会大楼内部死尸满的。他是好人好人也能杀人杀人时还可以不眨眼睛。更何况是杀帝国人。

    只是战场上的人太容易死去生命在这里显的太过廉价。

    深夜。被战争氛围狠狠撞了一下青春劲腰的许乐。感觉精神状态有些然。他走出了自己的居室。听着空港生活基的外杂纷乱的紧张声音。沉默低头向安静走廊尽头走去。小黑花机甲在那头安静的等待。在战争这张冷漠危险复杂巨大的网中。个人的实力再如何强悍。也只不过是个被死死粘在里。垂死挣扎的昆虫。每时每刻都可能被吞噬。无生机。他必须把自己的专属mx修好。这样才能多一套甲,。多几只锋利的砍刀。将来网中挣扎时。能闹出大些的动静……

    幽静的长廊里有军用卫星电话。乐沉默思考刹那。转过头来。拿起电话终端扫描仪放在颈后扫描了一下。通过权限认证后。按下了一串号码。

    是施清海的电话。电话接通的度很快。从这个细节中。许乐知道他已经来到了西林。心不禁变的更加沉重一些。

    “联络官做的还好吧?”许乐靠在了冰冷的墙壁上。对着电话那头的好友微笑说道。“我这边大局面没有什么问题。只局部依然有危险。不过国防部一直没有命令过来。我就在空港里混等死。”

    电话那头传来施清海爽朗迷人的笑声。

    许乐笑了笑。开始讲述自己第一次上战场的感觉。语气有些淡淡的沉重与忧虑——联邦与帝国之间的战。就像是两个岩石巨人的搏斗。每一记沉重的拳头可能不会伤到彼此。但落下来的那些石屑却是必死无疑。

    停顿片刻后。许乐到先前的那梦。脸颊微的讲了下。然后紧张的哑声问道:“我是不是应该谈恋爱了?可我怎么能同时喜欢四个?”电话那头的施清海然问道:“你是不是最近受了女人的刺激?”

    许乐摇了摇头。

    妙的是。远在异星的施清海似乎看到他的动作。微讽说道:“我现在的工作虽然忙。但也会看新闻。你和那位国民少女的绯闻闹那么大。虽然你丫戴了一个蛤蟆墨镜。难道以为就能瞒过小爷如电般的神目?”

    许乐默然。

    电话那头的施清海沉默片刻后。认真说道:“我。你应该找女人了。”

    许乐回答道:“难道不是一个意思?”

    “恋爱不见的能上床。但可能要结婚。找女人肯不会结婚。但一定要上床。”施清海嘲讽说道:“这是天差的别的两件事。”

    “你是说。泄?”许乐拿着电话。压低声音疑惑道:“这事儿…就真那么有意思?”

    “小爷啐你一脸。没意思你做梦干嘛?”

    “我只是问问。你这么大脾气做什么。”许乐有些恼火。看了一下电话上的剩余时间。忽然间认真说道:“你要保重”青龙山**军一属正式归入了政府军编制。前来西林前线做战想必再过一些时间。这士兵便会投入到战场之上。许乐很清楚。这里面不知会夹杂着多么凶险复杂的妥协与利用。施清海担任联络官的角色。非常危险。

    电话那头的施清海默片刻后说道:“你也保重。”……

    “过分高调的道德。只能培养出伪君子。在我看来咱家那位年轻的头目。虽然一向把道德两个字放在唇边。却一直顶在脑袋上。恨不的让所有人都看见。这究竟是大伪似真。还是真金白银?”战火已经蔓延至北半球的冰川森之中。帝国远征军的远程火力被压制到了崩溃边缘这条行经黄山岭寂寞岭一线的公路回复了安静。便在此时一个由数十辆军车和民用装-车组成的车队缓缓行驶过来。轰鸣的动机声打破了此间的寂寞。

    而一辆军车后厢内部。这些酸刻无比的话语却动机声显的更加刺耳一些。白玉兰低着头打。无法阻止身旁兰晓龙的念念叨叨秀气的眉毛忍不住拧起来。

    兰晓龙叨着一根烟卷眯着眼睛看着窗外山体上焦黑的弹着点。看着那些四周散落的金属残骸。暗自评估着那天夜里。这里生的阻击战惨烈到了什么程度。嘴唇皮子一翻。却是根本没有停止嘲讽言。

    “他老人家倒是好。着国民少跑了保住了个营潇洒不?风光不?可咱们呢?上了前线一枪不。虽然没有当逃兵却是当了一回剩兵。被他扔回了指挥部。”

    兰晓龙嘴唇上的烟上下晃动。看上去极为有趣。唇边的嘲讽之色却是十足:“第七战斗小组。一场不打。这马上就要被调回西林。说来也是。所有的仗都让咱们的主管大人一个人打了。我们当然也就只有跟着他**后面看戏的份儿。”

    “咱们干嘛来嘀?旅游啊?”

    车厢内熊临泉一直在细心保养那把沉重的旋转机枪。听着兰晓龙的话。脸色变的有些难起来。

    其余的第七小组士兵也差不多生出相同的感受。他们当然不会对许乐主管有什么意见。只是想着大战已起。他们这些本来很生猛的角色。却因为拥有一个更生猛的主管。而无法做出什么事来。实在是有些憋屈。

    “你原来又不是我们七组的人。”白玉兰终于轻声细语的开了口。“我一直不明白。师里派你过来做什么。”

    兰晓龙将烟卷扔到外。带着度的烟头落在焦黑的榴弹基台上。溅起一点火花。

    他说道:“当然是保护联邦瑰宝。我们的许乐中校。”

    白玉兰眉尖一蹙。心道***。哪有派个少校来保护中校的道理。更何况这家伙军事素质相当一般。倒是在港8384队了多年。不三不四的军风格相当鲜明。

    兰晓龙没有理他。车厢里低头无语的七组汉子们说道:“咱家主管上了机甲。咱们当然跟不上。但你们想想。他已经是中校了。总不可能一辈子开台mx冒充小兵四处厮杀。”

    “在西林在帝国。在山区在草源不停杀进杀出。个七进七出的英雄主义。最后力竭而死。走进末路?我呸。”

    “他总的当部队主官。比如什么团长师长之类的。但咱们都知道。那家伙虽然前几个月天天抱着一院的指挥教材在读。但要说起指挥领兵。可真是没什么前途。比人杜少卿种牛人差了几条街。你说到时候。咱们这些亲兵能帮他做些什么?”

    “顾惜风。刘佼。熊临泉。你们都的好好想想。”

    兰晓龙像个流氓一样指手划脚。一直低头无语的玉兰却是心头一凛。想到国防部直接把这家伙从十七装甲师调进自己组里。想到自己的七组怎样也无法消除掉的十七师背景。

    白玉兰渐渐品咂出来一些味道。细细丝隔着的双眼里。骤放一道明亮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