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一百二十二章 有所思

    在大战已起的日子里,每时每刻都有英勇的联邦战士死去,西林边陲的三个星系早已陷入血火之中。政丨府有关部门绝对不会愚蠢到让各大电视台用黑字在荧幕不停刊登阵亡将士的姓名,相反,新闻上充斥着不断出现的胜利战报与嘉奖令。

    而这些战报与嘉奖令上出现最多的名字,便是联邦第三军区第七机械师。

    战争猛然爆,联邦宣传机器展开了同步的密集攻势,只不过短短数天时间,本已被联邦公众渐渐遗忘,虽十年军演不败却只在军方内部享有大名的“铁七师”以一种摧枯拉朽的气势,出现在整个宇宙面前。

    必须承认,铁七师在这次胜利战役中的表现,绝对配得上此刻所享有的荣光。5460行星上,帝国远征军悍然南侵,联邦三道防线颓然欲坠,正是铁七师在黄山岭寂寞岭一线的阻击,打响了联邦反攻的第一枪,掀起了北进的狂澜。

    这支部队在山地战区内全歼帝国月狼机甲大队,紧接着千里追击人数近两万的帝国强攻大队,然而令联邦军方和那位少卿师长没有想到的是,联邦由分界线南撤回围(?)的两个整编机械师,并没有在指定时间到达指定地点!

    然而帝国强攻大队却已经回过神来,在落冰川高原一地,就地起了凶猛的反击,试图将铁七师的追击之势钉死在红色的高原泥土中。

    戴着墨镜的杜少卿,一脸沉默地举起右手,如一枝箭般指向北方。

    箭在弦上,不得不!虽已疲惫却依然沉默骁勇的铁七师,朝着试图收拢战队,就地组织反攻的帝国强攻大队杀了过去!

    一触即爆,英勇的联邦一六开战士与冰雪磨砺出钢铁意志的帝国远征军官兵,在红色的高原地带,再次混杂绞杀在了一处,刚刚成形的编制再次被打乱了,铁七师依然冷酷地继续狂乱而凌厉的追击。

    这一场惨烈的追击战从深夜打到清晨,从清晨打到黄昏,不知有多少鲜血喷涂上天空,让晚霞红的无比妖艳……

    是夜,红霞如血时,铁七师取得了最终的胜利,然而他们也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代价。

    ……

    ……

    帝国远征军坚守了数十年的坚守待援战略,忽然间冰消雪融,就像是这颗行星三千年一次的流凌那般。枫林联队存了许多年的家底,为了皇帝陛下的一次乱命,安布里老将军远离故土的一次戾狠甚至有些绝望的恐怖决断,而全部砸了出去。

    帝国远征军所有的重型武器,秘密6基导弹基地,电控微型飞机库,军力部署乃至最真实的部队实力,都全部暴露在联邦军队的面前。

    以铁七师的惨烈胜利为端,联邦开始由南至北的快反击,无论是指挥部,还是西林军区,抑或是远在都星圈的国防部,都不会放过这样一个天赐的良机,深谋的战果。

    联邦总数近三千四百台的m52机甲,在这颗行星的南北分界线上便扔了三百多台,就像无数冰冷的铁棱石,混夹在自动化的机械部队之中,向着北方前进。

    还有几十台黑色的妖异的式机甲在山野间时隐时现。

    帝国枫林联队退的决然如潮水,联邦军队追击的狂烈如林火,漫卷而去,直让星球变做一片火海。

    “这句是广告,间客吧真的是比烟花还要寂寞。”

    ……

    帝国远征军枫林联队由九个6一六开军官方英姿上传大队和一个机甲大队组成,加上基地里的后勤与相关军官,总计二十一万八千余人,待他们退回北半球冰雪覆盖的中程导弹安全区域时,已经丢下了六万余具尸体在南方的土地上。

    枫林联队从各6军大队抽调了十七个装甲团,承担起第一线的强攻任务,最终能够保存建制完整撤回的,只剩下五个。

    更致命是,在联邦空中力量与密集远程导弹的打击下,帝**队很难再将自己的重火力装备运进冰川掩蔽的库房之中,持久战被腰斩一刀,再难持久。

    联邦国防部计划完成了三分之一,帝国远征军全面龟缩于北半球的冰雪之中,再无生机,至此5460行星大势已定。

    帝国那位军事指挥才能并不逊于联邦同行的安布里老将军,其实并没有犯错,他虽然在开始的时候并不认为这是联邦的圈套,却做好了破圈套的准备,只是没有想到联邦在这个大圈套下又悄无声息地送了另一根黑沁沁的绞索……所谓大圆环套小圆环,帝国老将军输得其所,输在源头,输在皇帝陛下的那道乱命之上。

    苍老的面容如身周冰雪般严寒,疏杂的眉毛混着冰渣的安布里老将军,站在冰雪覆盖的基地顶层,老手拍不断钢铁的栏杆,心生无限感慨与震惊,联邦为什么就能猜到皇帝陛下的乱命?还是说联邦的间谍已经令人难以置信地渗入了帝国的核心地带?

    ……

    ……

    与5460行星胜利的烟花不停绽放景象不同,国防部其余三分之二的计划,进行的并不如何顺利。

    联邦主力舰队必须一直停泊在加里走廊和晚蝎星云,哪怕枯守十万年,也要防范着帝国舰队的一秒出现,那是联邦人最害怕的场景。国防部的计划以国民少女简水儿为诱饵,引爆一场局部战争,然后以局部战争诱一场行星战争,再以这场行星战争诱使帝国远征军唯一的那支舰队离开荒芜星域……

    将那支帝国舰队诱离,那么国防部暗中准备已久的——对另外两颗沦陷星球的大登6作战,便可以获得宝贵的安全外太空环境。

    这个计划本身并没有什么题一六开,您阅读的最好选择除了联邦没有想到安布里老将军竟是直接借着联邦的计划,直接开始了一场惨烈的行星战争,除了他们没有想到,帝国远征军居然花了几十年时间,在那两颗沦陷星上布置了如此密集而狂暴的跃层火力!

    在西林大区边陲的这两颗星球上,联邦的攻势虽然谈不上愁云惨雾,却陷入了某种令人心寒的僵局,每时每刻,都有无数颇具西林本土色彩的军人姓名被打上黑框,表示他们的死亡……

    “间客吧倾情手打奉献”

    ……

    ……

    新闻上,议会刚刚通过了对铁七师的嘉奖令,同时那两支延误军机的整编师师长被就地去职,押回都星圈军事法庭受审。许乐眯了眯眼睛,然后关上了电视,开始闭目思考某些问题。

    那两个师都是西林军区的直属部队。

    铁七师不停上新闻,不停受嘉奖,许乐并不觉得奇怪,杜少卿**来的部队虽是头遭上前线,却是打出了剽悍的铁血意志,战功卓著,表示(现)突出,受到嘉奖理所当然。

    问题是西林军区担任主攻任务的那两颗沦陷星却始终打不开局面,联想到西林钟老虎一直打压杜少卿和铁七师的传言,想到那两名被逮捕的西林师长,许乐感觉有些怪异,心有所思。

    虽然西林钟家那位子期二郎真的很二,那些钟家的权贵亲戚确实很令人厌憎,但许乐的**依然坐在西林钟家这边,因为那是小西瓜和钟夫人的家。

    就这般漫无头绪的猜想着,许乐沉沉睡去,空港基地的窗外不时轰鸣响起的战舰起降声,嘈杂的引擎暴破声,整齐而肃然的军人脚步声都无法将他从睡梦中惊醒。

    因为这是一个美梦。

    梦中他紧紧地抱着商秋,伏在她丰满弹圆的胸前,像研究艺术品一样研究那道白嫩深影线条的弧度,然后下意识里张开双手十指,化为某种浩劫前神话动物的爪子,犹疑而紧张兴奋地轻轻抓了下去。

    指间陷入不知底的绵软之中,很舒服,却也很慌张,他愕然扭头,不想去看商秋如射线一般的眼睛,因为他总觉得在商秋的眼光下,自己就像是一台机甲,被解剖的一干二净。

    然而回却见窗边站着一位白裙少女,下光(午)的光线从窗外透了进来,将少女薄色纱裙中的青春身躯映照的纤毫毕现,曲线毕露,最令他心动的则是裙下那双与她身高比例不如何相符,从(反k而修长紧绷光滑的有些夸张的腿……

    少女没有回答,但梦中的许乐知道她是谁,因为她有一头紫色的短。许乐觉得自己在亵渎一幅艺术家的油画,恋恋不舍却又心慌意乱地转回头来,却见身下的商秋已经变成了那位容颜秀丽的南相家千金。

    被他强壮身体压着的南相美身上穿着一件深蓝色的高领仿毛衣,紧闭着双眼,黑色的睫毛微微颤抖,似是醒的,却不肯睁眼,似乎在期待什么,脸颊上满是羞涩的红晕,温婉之中带着一抹不忍侵犯的纯洁。

    偏在这纯洁之前,他却生出了些许暴戾的兴奋意味,抓住深蓝色毛衣的下摆,猛地向上掀起,让南相美如白玉般的**上半身暴露在眼前与空气中。

    许乐只觉一片温湿软嫩,凝脂般的肌肤上微粒栗起,似是空气有些冷。

    有些冷?门房里确实有些冷,窗外的梨花园里还在飘着雪。

    他兴奋却又惘然地抬起头来,看到了那幅(副)黑框眼镜,只是镜片下的那双眸子并没有什么正义凛然的味道,只是无比的诱丨惑清纯,女孩儿的头顶还戴着那对红色的恶魔角,就像是一个笨尽在x拙模仿小妖精的精灵……

    浑身是汗的许乐猛然醒来,怔怔地在床上坐了半晌,怔怔地看着自己的双手,然后垂头丧气地走进洗手间,拧开水龙头,开始清洗衣物。

    ……

    ……

    (是的,向大家报告,今天不是鹌鹑蛋也不是鸡蛋,今天是金蛋,有奖。

    我和领导拿证了,嗯……终于合法了,普天同庆呀。

    月初向大家说过这月有好消息报告,便是这事,我曾说过要写篇文字来纪念六年长跑,然则……你们看我累成这副模样了,自然关于庆祝的文字也只有无限期延迟。

    QQ上收到许多书友的祝贺短信,我想了许久才想起来以前曾经提过一次,就不在Q回了,在此鞠躬致谢。

    然后再一次向大家鞠躬示意,然后下台,祝大家早日不需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