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一百二十章 小黑花

    简水儿在亲人面前可以娇憨吗,可以青春逼人、可爱迷人。调皮动人到浑然天成,让无数异性神魂颠倒,甘愿为了她颠沛流离,这种天然的本事大抵上有某种难以言喻的玄妙感觉。

    这是真实的她,却并不是全部的她。另一部分的她并不愿意用在一院和费城家中熏染出来的那些聪慧本事去揣摩人世间的险恶繁复,只是如今疑问挥之不去,就像是永远笼罩在夜空里的云霾,挡住了宇宙间洒下来的万千星辉,让她想让自己一颗心保持纤净透亮的理想状态,也很难做到。

    此时此刻,她需要和亲近的可信任的人讨论一下心中那抹沉重幽深的疑惑,而在这颗星球上,毫无疑问只有那个小眼睛的男人。

    经过繁复的权限检查,她被女军官带到空港地下基地深处某个大型库房外,国民少女看着眼前的画面,吃惊地掩住了微张的嘴。

    地下库房很大很空旷,一台庞大的联邦黑色甲,被挂在半悬空的平台上,受损严重的左侧机甲外壳,已经被拆卸下来,露出里面复杂到令人眼晕的机械构造,看上去就像是医学院里的人体骨架标本,只是泛着淡淡的金属光泽,而且由于过于巨大,对库房里的人们生出了一股压(强)烈的压迫感。

    黑色mx左前方,悬空于五米高度的简略型自动配装流水线,正哐当哐当地运进许多零件。

    在流水线的下方,有六名军官正在表情凝重而认真地记录着什么,手中机修记录电子本,不停地快闪动,详细地记录肉眼看到的每一个动作,左肩上的深蓝色块,表示他们是联邦机修士官。

    一名军官抹了抹额上的汗水,望着黑色机甲上的那个像只猿猴般沉默攀爬跳跃的家伙,震惊说道:“我一直以为我的机修水平已经不错,已经不错了”

    许乐站在高高的机甲上。

    一夜战火,千里奔波,即便是联邦代甲,在帝国月狼机甲大队不要命的疯狂追击之下,依然是落了个某侧千疮百孔,某些系统脆弱不堪的下场。许乐认为国防部接下来会给自己

    新的艰险任务,所以浅睡两个小时之后,便来到库房之中,想争取在最短时间内,将这台黑色mx修好。

    拉了一条很长的数据线,他眯着眼睛站在黑色机甲的下方,手指轻巧地触碰终端上面的操控器,将甲的外十六甲卸开,并不怎么在意身后这六名机修士官的注视,事实上,能够有权限进入这间库房的人,自然都有资格接近mx。

    许乐爬到了机甲的左肩下方平台,伸手掏出两根数据线,用力挣断,然后接入了工作台,伴随着电机的声音,淡银色的自动修复臂从机甲里升了出来。

    商秋对这台黑色mx做了很多的改造,一切在她看来许乐不需要的远程火力系统都全部删去,但唯独就是机甲自载的自动修复臂却强行保留了下来,因为她知道,对于许乐这种天才机修师来说,标准化的自动修复臂,比什么都重要。

    轻型合金构造的机械修复臂,被库房顶部的起重驾吊离,许乐揉了揉头,眯着眼睛闷哼了一声,双手抓住修复臂的入手扣环,按动了按钮。

    明亮的电火花从机械臂顶端喷出,早已准备好的零件构造,被惊喜地放置入破损的机甲内部,然后被焊接连通。

    “这句是广告,真的是比烟花还要寂寞。”

    许乐此时穿着一件墨绿色的背心,平日不显山不露水的肌肉,因为要操作格外沉重的机械臂,而变得线条分明,充满了一种蕴而未的力量感。

    他戴着墨镜,一边快而准确地进行着修理工作,一边对下方那六名机修师进行零件方面的要求。

    “标准**减震器。”

    “三号球状关节传递杆。”

    “没有?m52的脱节传递杆……麻烦你打磨至三netbsp;……

    ……

    他站在高高的机甲上,端着机械修复臂,喷吐着火花,就像是一位联邦最英勇的战士端着达林旋转机枪,在不停地扫射。

    他所做的每一次操作,要求的每一个零件,都会让下方那六名联邦机修士官心头猛震,因为他们从来没有见过有人进行这种模式的机修。

    黑色机甲上那位青年军官所做的每一个微操作,都是那样的精细与妥帖,任谁也想象不出来,一个人扛着一个沉重的修复臂,居然能够迅的做出如此多的修复工作,而且没有一个动作是多余的!

    更令这些机修士官们心头恐慌崇拜的是,一开始的时候,他们根本不明白许乐做的这些修复动作是什么意图,直到半分钟后,雏形渐渐拢起,他们才大致明白这些微妙到毫巅的修理思路……

    他们不得不承认,正在修复黑色mx的许乐,在机修水平方面早已过他们,不,是过联邦军方绝大多数机修师的水平太多,往常不可想象的一个人修复一台机甲的神话,在此刻竟似乎要慢慢变成现实。

    所以那名机修士官被震撼的智慧

    翻来覆去重复某句感慨,身边的机修士官也自默然同感。說閱讀,盡在

    有一人瞪着双眼,抿着嘴唇,看着掏出小刀正在割开某条封闭线路的许乐,震惊说道:“这种并行串线可以用三股重迭线代替吗?教材里面可没有这种说法。”

    “我们不明白,不代表不可行,不要忘记,来就是他设计的、”

    场间议论的声音很小,在黑色机甲上攀下爬的许乐却听得清清楚楚,回说道:“现在没材料,也只有这样将就。你们这儿有没有固化齿轮?”

    “有!我马上去找!”这名军官大声说道。

    地下库房内的机修士官们,看着许乐神乎其神的机修操作,早已经看傻了,竟是完全没注意到门外间水儿的到来,如果放在往常,这些军人看到国名少女忽然出现在身边,只怕会兴奋地晕厥过去,然而此时

    此刻,他们早已全神贯注于许乐所展现出来的机修操作之中,浑然忘怀身外诸事。

    简水儿披着一件军装,双手环抱在胸前,倚靠在门上,饶有兴致地观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她已经想起许乐本来就是一位非常天才的机修师,先前的震惊渐渐淡去,但此刻看着那几名机修师们狂热崇拜的目光,不知为何,她的心中竟也生出淡淡的骄傲情思。

    昨天千里逃亡,返山突袭,许乐给这位国民少女留下了无比深刻的印象,但很奇妙,偏是此刻许乐穿着紧身的军用背心,大汗淋漓,像端大枪一般端着修理臂的画面,真真让她心中生出了些莫名的情绪。

    “身材倒是挺好的。”简水儿看着正在机甲上忙碌的许乐虽不壮猛却棱角分明的肌肉线条,下意识里想到,旋即脸颊微红,自我解脱地耸了耸肩膀。

    ……

    ……

    黑色mx受损不是太严重,但因为洛丘空港里缺少大部分的专用零件,所以许乐只能用某些通用构件做为替代,这种做法固然会让mx的战斗力下降很多,但他能够用那些匪夷所思的点子,让这台黑色mx重新站起来,跑起来,已经非常地令人不可思议。

    一个阶段的修复工作完成,那六名机修军官离开了库房,许乐擦干净额上的汗水,轻轻地嘘了一口气,爬下了高大的机甲。

    他和一般的军方机修师有极大的不同,不是因为他太过了解这台甲,更因为当年封余大叔传授给他的修理理念——无论是战舰还是机甲,其实都只是人类使用的工具,和家用电器没有什么区别。

    禀承着这种理念,许乐修理机甲时根本没有什么畏怯心理,什么样乱七八糟的替代设备都敢往里面填,不论是自行清扫设备还是民用电器设备,反正他只要求这台机甲能够动起来……

    不得不说,正是这种理念上的差别,直把黄金当粪屎的认知,才让许乐可以肆无忌惮地瞎搞,从而搞的旁的机修师目瞪口呆,崇拜的五体投地。

    爬下机甲的他身上脸上满是黑色的机油,臀后如少年习惯时那般挂着沉重的工具,叮当乱响,颇为狼狈,恰在此时,一回头却看见那一头紫。

    简水儿微笑望着他,空旷的库房内,似乎还能听到某些金属碰撞的清脆声音,就像是风铃一样。

    “你说过父亲当年就喜欢带很多工具在身后,是不是像你现在这样?”

    “差不多。”

    许乐笑着说道,下意识里挠了挠头,手上的黑色高细密度机甲(油)全部混在了脸上,把他的脸涂成了黑黑的一片。

    简水儿噗哧掩嘴一笑,片刻之后,才回复了平静,认真问道:“国防部有新的任务给你?”

    “暂时还没有。”许乐打开工作台,开始整理工具,沉声说道:“不过我想肯定不会再让我送你回都星圈,不论国防部交给我什么任务,我总得先把自己的mx修好,离开这台机甲,我能做的事情其实并不多。”

    简水儿沉默片刻,明白许乐的意思,无论是特种机甲营还是普通的野战部队,无论是联邦还是帝国,所有的机师都会有自己专属的机甲,就像是远古神话中那些骑着骏马上战场的勇士一般。

    “这是你的机甲,过些天估计会在上面漆很多颗星星。”她笑着说道:“你有没有给它取个名字?”

    这是联邦军方的传统,一名机甲战士每击杀一台帝国机甲,便有资格在自己的机甲左机械腿上,喷涂一颗金色的星星。昨夜至今,简水儿很清楚,许乐至少有资格喷上六颗金星。

    许乐认真思考了半晌,抬起头来展颜一笑,黑污的脸上白色的牙齿分明鲜明:“我准备叫它小黑花。”

    “真是不会取名字的家伙。”简水儿默然想到。

    (我向来是不会取名字的另,我的扁桃体有如一颗鹌鹑蛋,咔哇依咧,明天见,明天不会请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