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一百一十九章 战争的境界

    阳光下的帕布尔总统,平静地望着镜头,说道:“本次军事行动代号为胜利,因为我们……必将取得最后的胜利。”

    宪丨章广场上一片欢腾,欢腾里夹着肃穆。

    数万年以降,联邦人类孤独地漂浮在漆黑的宇宙中,在那些殖民星系和新开的星域中,他们没有找到任何亲戚,渐渐他们失去了寻找外星生命的执念,带着一丝伤感和九丝骄傲的确认,自己是宇宙中唯一的智慧结晶,万物之灵长。

    然而上一个宪历最后那几年里,人们愕然地现在晚蝎星云的那一边,居然有自己极为近似的智慧生命存在,双方虽然政治体制并不相同,但从生物学和自然选择的角度上来看,联邦人和帝国人一同昂阔步走在碳基生命进化的道路上,根本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有人类学家甚至开始大胆地怀疑无人知晓的浩劫之前,宇宙两侧的人类社会是不是隐隐有什么联系?

    联邦或许本来就不是孤儿十六我们和你们来自哪里?是不是同一个地方?

    他们缺少证据,只有一味阳光的乐观推论,只可惜这种推论根本还没有来得及演变成电影、小说、舞台剧以至宇宙外交上的温情,便被那一年的战火直接化作了硝烟。从而本可能是远亲相见执手对泣不再孤独的喜剧,变成了一旦遭逢便金花银树绽于天空、死亡鲜血流淌于黄土的惨剧!

    ……

    ……

    从战火盛放之日始,联邦与帝国之间的争夺被鲜血与死亡涂绘上了一层如地狱般的浓墨之色。

    再也没有人去探究这两个相似到令人指的文明社会之间,究竟有什么推演不尽的故事,愤怒悲伤痛苦黑暗一应负面情绪、复仇抵抗正义一应激昂词汇,涌入所有联邦公民的生命与情感,星辰闪耀至此,除了彻底击败帝国,再也没有什么别的选择。

    用乔治卡林为数极少议论帝国人的言辞解释,那便是:每一位联邦公民,都必须是天然的反帝国者。

    在宪历六十八年最后的这些天里,表面平静了十年之间(久)的西林边陲战火再起,隐忍并且等待了十年之久的联邦开始轰鸣动,上百亿的联邦公民机动兴奋,为之欢呼奔走议论不停。

    宪丨章广场的集会之后,各大电视台的新闻频道,开始调动所有的资源,全方位地对这件十年间最大的事件起报道。而占据了最权威位置的联邦新闻频道,更是取消了所有的例行新闻节目,不间断地开始用文字图片和视频的方式,对西林边陲生的战事进行现场直播。

    “联邦于今日凌晨出动了九十四个师,向盘踞在西林大区边陲三个行星中的帝国残余侵略者,起了最后的总攻。”

    表情凝重,眉眼清秀的新闻女主播微低头着,快翻动电子文字提示屏,用极快的语说道:“根据国防部来的最新战情通报,我们现在可以确认的是,此次胜利军事行动的主力部队来自西林军区,承担星际军力运载的,是联邦第二舰队。”

    此时新闻画面上出现了一段由联邦军方提供的视频,辽阔无比的暗沉宇宙之中,由四十几艘联邦巨型战舰组成的舰队,连绵数万公里,正向着远方的某处不醒目的星系而去。右后侧的恒星光辉照耀在雄伟的舰队之上,让太空战舰的舷身闪闪光,让画面看上去无比壮丽。

    新闻女主播手里拿着一支电子笔,用一种诚挚和敬畏的证据问道:“李教授,帕布乐总统已经对帝国宣战,按照您的推算,联邦究竟需要多长的时间,能够完成第一阶段的计划。”

    第一军事学院副院长李在道微笑着回答着:“帝国远征军的兵力补给一直没有中断,但只要两个空间通道一直掌控在我们的手中,第一阶段的进攻应该不会出现太大的问题。”

    李在道身为军神李匹夫的独子,在联邦军方和政界向来沉默寡言且低调,联邦民众对于他并不如何了解,依照本意,他根本不愿意来上新闻评论节目,只是联邦政丨府为了向民众解释战争信息隐瞒如此之久,不得不请他出面,毕竟他是费城李家的人,联邦民众相信他肯定多于政丨府的新闻言人。

    事实上他很清楚,,先前新闻播放的画面已经是十个小时之前的画面,这时候西林军区几乎所有的机械化部队,大概已经抵达了那两颗星球的上空,正在进行强行登6作战。

    演播室内,一位头花白的站策评论员疑惑地皱着眉头,想李院长请教道:“李院长,据我所知,帝国远征军的舰队一直谨慎游离在大区外围,那边是荒芜星域,联邦一直没有拿到准确的星图,此次第二舰队全载量高巡航,一旦那支舰队突袭……”

    “又是句广告,本更由百度间客吧打手倾情奉献。”

    西林大区战火再起,都星圈的军事学家们,最警惕最不解的便是为什么国防部敢于调用第二舰队执行全载量运输计划,要知道那支像幽灵一样摸不清位置的帝国远征军舰队,实在是个很大的麻烦。

    “帝国人的舰队现在在5460星系。”李在道有些不习惯坐在镜头之前,微笑着咳嗽了两声,说道:“不过我相信他们再也无法回到他们熟知的星域去充当幽灵了。”

    这个消息顿时震惊了演播室里所有的工作人员以及电视机前无数的观众。

    李在道院长忽然想到总统先生交付的任务,对着镜头说道:“第一阶段计划的目标,是要将帝国人从那三个资源星系里赶走,先前主持人的问题,依照我的判断,要完成这个历史使命,联邦军队最多需要一年半的时间。

    那位女主播忽然睁大了眼睛问了一个极不专业却误中要害的问题:“此次军事行动代号为胜利,和……国民少女的胜利演唱会有没有什么关系?”

    插播广告中,百度间客吧欢迎您。

    ……

    ……

    资源星系?难道真想让民众相信那里只有矿坑和军事基地,却没有联邦公民?简水儿望着电视光幕上面容平静的堂兄,眉尖微蹙,眸子里闪过淡淡的嘲讽之意。

    包括5460在内,三个落于帝国远征军之手的星系中,有近二百万名联邦同胞陷于帝国铁蹄之下已达数十年之久,而联邦政丨府为了大的战略布置却一直不闻不问,向公众隐瞒着真相……

    然而这终究是很多年以前政丨府,议会和军方不得已的决定,这一届联邦政丨府至少是在改变以前联邦所犯下的错误,做些宣传上的修饰,是可以理解的事情。

    间水儿微微低头,如此想到。片刻后,她抬起头来,看着电视上重播的帕布尔总统讲话画面,脸上浮现出一丝微笑。

    一位成熟的总统或者说政客,应该将开战的时机放在中期选举或是下个任期之前抛出,一方面会更有把握,少些风险,另一方面也可以为自己争取更多的选举资然而帕布尔总统在新式甲刚刚配装部队之际,不顾幕僚们的集体反对,用高的政治手腕分化统一议会里的反对意见,力排众议,强行通过了国防部的出兵计划。

    这种决定或许显得有些激进,但这种激进里却隐藏着某种值得尊重的政治理念。帕布尔先生黝黑而朴实的面庞下,正是这种值得尊重,与绝大多数政客截然不同的思维模式,让他赢得了很多联邦青年们的认可与尊敬,比如包括5460在内,三个落于帝国远征军之手的星系中,有近二百万名联邦同胞陷于帝国铁蹄之下已达数十年之久,而联邦政丨府为了大的战略布置却一直不闻不问,向公众隐瞒着真相……

    然而这终究是很多年以前政丨府,议会和军方不得已的决定,这一届联邦政丨府至少是在改变以前联邦所犯下的错误,做些宣传上的修饰,是可以理解的事情。

    简水儿微微低头,如此想到。片刻后,她抬起头来,看着电视上重播的帕布尔总统讲话画面,脸上浮现出一丝微笑。

    一位成熟的总统或者说政客,应该将开战的时机放在中期选举或是下个任期之前抛出,一方面会更有把握,少些风险,另一方面也可以为自己争取更多的选举资本……然而帕布尔总统在新式甲刚刚配装部队之际,不顾幕僚们的集体反对,用高的政治手腕分化统一议会里的反对意见,力排众议,强行通过了国防部的出兵计划。

    这种决定或许显得有些激进,但这种激进里却隐藏着某种值得尊重的政治理念。帕布尔先生黝黑而朴实的面庞下,正是这种值得尊重,与绝大多数政客截然不同的思维模式,让他赢得了很多联邦青年们的认可与尊敬,比如邰之源,比如许乐。

    就像很多人一样,简水儿也非常欣赏这位出身贫寒的总统先生,因为她的家世关系,她更隐约知道一些内幕。此次西林战争计划,完全是由这位魄力惊人的总统先生提议和一手推进,为了此事,总统先生还专程去了一趟费城。

    电视上开始播放国防部布的第二份视频,她认真看着画面上联邦舰队像输送鸟群一般,通过空地转运舱将登6作战部队的重型设备与兵员投往那两颗陌生的星球,看着那两颗星球上不停绽的爆炸烟团,垂在腰畔的手渐渐握紧。

    国民少女简水儿是此次战争的导火索,说来有些令(人)难以置信,但这是事实,而她更是第一军事学院战舰指挥系的高材生,家学渊源让她可爱外表之下,隐藏着聪慧的军事嗅觉。

    看到此刻,她大致(明)白了联邦军方的大计划,自己是诱饵,即便5460南半球的联邦攻势也只是伪装,联邦军方的计划从一开始就是要将帝国远征军最后那只舰队调来这片星域,然后用雷霆之势开始进攻另外两颗星球!

    那两颗行星被帝国远征军完全占领了很多年,经营了很多年,完全和5460的局势不一样,要在这样的环境中生生撕开一道口子,建立联邦大反击的前哨阵地,西林军区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一次爆性的登6突袭,而这……先需要把帝国最后一支舰队调走!

    简水儿如墨般的眼瞳里闪过一道亮光,清嫩的嘴唇微微张开,出了一丝感佩的叹息。

    这是一个简单的军事计划,虽然成功地瞒过了帝国人,甚至瞒过了很多联邦参战部队,但无论是枫林联邦的反应,帝国远征军的军力调署,以及联邦舰队的预先抵达,只要有一个步骤出现意想之外的情况,这个计划便无法执行下去……

    这个计划的制定者,却将帝国人的所有应对手段推算的无一差错,简单的轻轻落子,却落在每一处敌人的必进必退之地,这是什么样的境界!

    简水儿吃惊地想道,老头子已经退休了,为什么这次又要出山?

    更令她感到强烈沉重不安的是,为什么一向执行枯守战略的帝国远征军,会落入丨联邦军方的圈套,一见自己便疯?要知道自己只是一个明星,并不是宇宙里真正的恒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