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一百一十八章 晨光中的面汤、广场

    简水儿洗澡的度很快,空港食堂炊事连精心烹煮的汤面被端到桌上时,她也来到了这里,安静乖巧地坐在了许乐的对面。从这一点上来说,她并不像是一位红遍宇宙的大明星。

    刚刚洗完澡的少女穿着一件墨绿色的军用衬衣,领口系的(得)很紧,但因为过于宽松的缘故,总让人对那件衬衣里的风景生出无穷探究之欲。往日蓬松俏皮的紫色短,此时像一道紫色的缎子般平滑贴着脸颊,端几滴水珠晶莹无比。就像是一朵清丽的莲花伏于安静的水面,被异光涂抹了一层妖异的色泽,浑身上下渗出湿漉漉如晨雾般的动人感觉。

    许乐抬头问道:“要不要吃点儿?”

    简水儿疲惫地摇了摇头,说道:“吐的(得)什么东西都吃不下,也不知道你怎么还有这么好的胃口。”

    说完这句话,她将头放在双臂之上,枕着餐桌,带着一丝好奇与趣味看着许乐的侧脸。

    少女的脸色此时微微苍白,又带着一抹热气与奔波所酿成的并不健康的红润,只是俏尖的下巴搁在手臂上,硬是将楚楚可怜的疲乏容颜,化出几分清美动人,唇畔的粉腮被挤的(得)微微鼓起,就像是可爱的小包子一般,直欲让人去啃一口。

    许乐拿着筷子的手微微一僵,压下心中的那抹惊艳,尴尬地不再去看她,有些笨拙地拿过桌上的胡椒瓶,机械地不停对着碗中的面条倾倒,强行不去想这位民国少女正在盯着自己,凭着本能十六,开始奋勇地面对前面的汤面起进攻。

    一筷下去便是一柱面,双手捧起便饮半碗汤,胡椒与辣椒混杂而出的辛味冲鼻而入,十分舒畅,许乐吃的满头大汗,好生尽兴,竟是真的忘了很多事情,比如昨夜的战场,原野山地的硝烟尸体以及此时坐在身边认真盯着自己看的简水儿。

    呼啦啦呼啦啦,一碗面条吃完啦,呼啦啦呼啦啦,又一碗面条吃完了。洛丘空港的军官们没有人过来打扰,空旷的大厅里一片安静,只有他们两个人坐在窗边偏僻的角落里,只有这种风卷残云的声音响起。

    窗外的晨光渐渐翻越了山林,照拂到建筑的表面,微白的光线穿透落地玻璃,映在许乐满是汗珠的脸上。

    简水儿歪着脑袋,睁着那双大大的眼睛,认真看着晨光中这张平凡朴实的面庞。她知道父亲这个学生脸上时常会带着无比自然亲切的笑容,然而在机甲的座舱之中,在某些时刻,他的笑容敛去,一脸认真凝重之时,那平凡的眉眼简,却总能绽出某种很妙的光彩。

    昨夜千里逃亡,山谷机甲大战,她一直安静乖巧地坐在许乐的身边,呗震荡的无比辛苦痛苦,然而大多数时候,她都一直认真看着机甲里的光幕,看着戴着头盔的许乐,看着他做了很多很多……

    图3

    看的多了,自然也知道的多了,好奇也便多了,对于女子来说,好奇往往是一种很致命的情绪,只是我们的国民少女在他可爱俏皮的外表下,有足够冷静的心,所以她并没有像南相家那位千金一般,一见某人便有可能误了终生,到目前为止,她依然只是好奇,谁知道将来这种情绪会展成什么样子呢?

    许乐放下第三个空碗,满足地摸了摸腹部,用充满汗臭水的衣袖胡乱擦了一下汗水和嘴。

    简水儿忽然开口认真地说道:“你是跟谁学的?”

    许乐一愣,马上明白过来她问的是什么。

    关于操控机甲,他的老师很多,比如白玉兰,比如周玉,甚至是与他交过手的李封,他从来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学习和提高自己的机会。当年最基础的入门依靠的是梨花大学那个古怪的机战室和邰家那位瘦弱的太子爷,但归根结底,他的老师只有一个,是那位老师教会了他怎样现并且习惯并且使用体内的颤抖热流。

    “是大叔教的。”许乐很认真地说道。

    简水儿的脸上露出一丝安宁的甜蜜自豪,说道:“原来我那位父亲也很厉害哩。”

    许乐笑了起来,在金星大酒店外的海滩上,面前的少女一直没有问关于大叔的更多事情,如今看来,对于亲生父亲的好奇疑惑,原来一直藏在她的心中。

    “大叔是个很了不起的人。”他望着简水儿,在心中默然想到,在这片宇宙之中,大抵也只有那位军神大人才能做大叔的对手。

    就在这时候,他手边的电话出了一声提示声。先前一进食堂,他就打了一个电话,只是这颗行星距离都星圈太过遥远,通讯耗时太长,而那位少尉军官的权限又太低,所以他既然已经十六吃完了面条,电话才正式接通,不过必须说,他吃面条的度确实和将要投胎的恶鬼有的一比。

    宇宙内即时通信的时间延迟始终无法解决,毕竟那涉及到量子物深层次的研究,就连沈老教授也无法触碰到这道有些玄妙的边缘。

    许乐拿着电话,听着从遥远处传来的女子声音,眼前浮现出来一个戴着眼镜,身上穿着油污一片的灰色工作装,却无法掩盖清雅容颜与伟大胸怀的女子。

    他微微一笑,诚恳说道:“商秋,我收到你的纸条了,谢谢你为我调适的那个家伙,很好用。如果没有这台mx,我很难完成这次的任务,等我回去之后,我请你吃饭。”

    “对了,我介绍了一个程丰实过去找你,他手里有些很有意思的东西,看看你有没有需要。”

    在机甲方面,果壳工程部一级技术主管商秋毫无疑位天才,虽然天才少女年纪渐渐大了,但除了童颜依旧之外,设计机甲的才华却没有半点儿落下。

    许乐的感谢非常诚恳,因为这一夜操控黑色mx无比顺手,他很清楚,商秋和那些工程部的同事们,为了改造这台机甲,肯定付出了极大的心力,尤其是他们并没有自己的操控数据,那需要的计算量便大的有些恐怖。

    “在机甲里留纸条,这如果拍成电影,肯定是能够吸引无数少女的战地浪漫。”简水儿望着他笑道。

    许乐挠了挠头,还真不知道应该怎么解释。他和商丘之间确实有一种难以言喻的默契感,虽然这一年里双方只能进行远程联络,但无论是以前研,还是后来编织机甲教程,这一对在工程学方面都具有某种惊艳才华的男女,总能轻而易举地知道对方想要什么,从而进行亲密无间的合作。

    然而这肯定不是男女之情,而只是拥有某种相同磁场的生物,所具有的天然吸引。许乐这般想到,然而想到先前脑海里浮现的夸张绵软胸部,又觉得自己这种想法有些自欺欺人,他对商丘是有好感的……

    现在可以不用去想戴黑框眼镜的张小萌,但偶尔也会想到戴眼镜的商丘。许乐紧紧地抓着桌子边缘,有些不安地望着窗外的晨光,忽然又想到木谷庄园里那个向自己勇感(敢)示爱的南相家小姐,想到那位秀丽女孩儿给自己带来的亲切安宁舒服的感觉。

    忽然间,许乐得出了一个令自己慌乱无措的结论,难道自己潜意识里喜欢所有……值得喜欢的女孩儿??那这算什么?多情还是博爱?滥情还是好色?自己被施公子这个流氓带坏了?

    晨光有些刺眼,许乐赶紧回头,然后便看着枕在臂上,好奇疑惑望着自己的简水儿,看到了那张无比迷人的小脸,那头一直存在于他梦中的紫色短,不禁惘然以至恐慌,赶紧站起身来,准备离这位国民少女越远越好。

    简水儿睁着若漆墨般的眼瞳,疑惑地望着他,问道:“怎么了?”

    许乐声音微显沙哑:“我先休息一会儿,然后把机甲修好,最近这些天,我肯定还要出任务。”

    简水儿吃了一惊,指着他军装后方白花花的盐渍,犹豫不确定问道:“难道不先洗个澡?”

    “这句是广告,百度间客吧的打手们辛苦了。”

    ……

    ……

    下午的阳光温暖地照进卧室,简水儿窝在被窝里,手里拿着一袋粗粮饼认真地嚼着,一面看着墙上的电视光屏,好一副家居模样,与这颗行星上此时正在四处燃起的战火景象完全搭不上界。

    联邦的军队正在浴血奋战,简水儿也没有什么心情过这种悠闲生活。

    只是帝国远征军的突袭计划已经被联邦击破,但整个洛丘空港,依然处于最高警备状态,在严密的军事管制之下,她和许乐虽然享受空港军方最优渥的待遇,可如果要出去走走,还是会有很多不方便。

    更何况此时电视上的新闻也格外重要。

    画面上,都特区宪章广场大型集会现场,一身黑色正装的帕布尔总统,正在满天的阳光下,对着成千上万的普通联邦公民宣读一份重要的公告。

    “几十年前,联邦总统曾经说过,这是一个可耻的日子。今天,我要向整个联邦,乃至整个宇宙宣告:今天,是一个值得我们铭记终生的日子……”

    说到此刻(时),面色黝黑的帕布尔总统停顿了片刻,似乎是在回顾过往那段沉重的历史,渐渐一抹笑意涌上他的面容,在阳光下显得格外浓烈自信。

    他望着广场上的群众,坚定说道:“同胞们,今天凌晨,联邦正式对帝国宣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