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正文 第四十二章 三有青年的暴起

    太空飞船的飞行基本上由中控电脑自动负责,除非要进行危险的空间跳跃,一般情况下商务船长或是战舰舰长都是整个飞船里最空闲的人。胖子船长接过秘书递过来的咖啡,斜靠在38区一扇舱门上美美地喝了一口,脸上露出了无尽满足的神情,他最欣赏自己这个秘书的一点,便是无论何时何地,对方都能准确地递过一杯咖啡,不拘冷热。

    小姐终于找到了,安全健康……就是脾气似乎变得更大了些,不过这又算什么呢?胖子船上摸了摸脸上的血痕,苦笑了一声。手中有咖啡在,心头巨石落地,这么多天的煎熬终于结束,哪里还有不满意的?只可惜38区是清洁区,空气里的味道不太干净,胖子船长嗅了嗅,低声骂道:“国防部也太抠门了,虽说是个退伍的小兵,怎么就给钱住这里?”

    提到了那个年轻人,秘书在一旁温和地笑了笑,轻声提醒道:“那个年轻人的身份确认了,刚刚从东林大区退伍,根本没机会接触什么**方。而且这个年轻人也没有前科,档案里很干净,或许这件事情确实就是个误会。”

    胖子船长喝了一口咖啡,回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舱门,心想里面那个年轻人不知道怎么样了,阴阴笑着说道:“我当然知道这是个误会,小姐虽然年纪小,可也不会轻易被人骗的。如果不是相信那个小子真是个傻乎乎的正义青年,你以为这时候他还能活着?”

    “那为什么还要把他关在房间里?还让那些军校的士官看守。”秘书推了推眼镜,眼中闪过一丝忧虑。先前送小姐回房的路上,他小心翼翼地打听了一下那个年轻人,对于这些天里年青人的表现反而有些欣赏,“难道还真准备用绑架儿童罪的罪名把他送到警察局?”

    “你什么时候开始戴金边眼镜了?”船长盯了他一眼,笑着说道:“放心吧,我可没这种闲心。”

    肥胖的手指轻轻地敲着舱壁,船长的眼睛眯了起来,一字一句说道:“我还是觉得这个年轻人有些古怪,还记不记得在42区舱房里看到的满地零件?这可不是一个退伍小兵能掌握的技能。”

    秘书下意识里替许乐说话:“不是失败了吗?而且……每个人也许都有他的秘密。”

    “我不想知道那个年轻人的秘密,但我……很欣赏他。”胖子船长举了举手中的咖啡杯,呵呵笑着说道:“品德优良,往往只是小朋友们才适合套用的形容词,但我忽然现这个小子也配得上这四个字。我来问你,如果是你处在他的位置上,忽然碰到一个向你求援的小姑娘,你会怎么做?”

    秘书又推了推眼镜,认真地思考了半天后说道:“应该会和太空船的工作人员联系。”

    “但他没有,他相信小姐的话。这可以说是优点,因为他善良,但从另外一方面讲,他不是很相信别的人,尤其是成年人。”船长加重了语气,“除了他自己之外。所以他宁愿冒着未知的危险,陪了小姐这么多天,而且先前还一直将小姐护在身后。”

    “您究竟想说什么?”秘书现自己有些跟不上船长的思路。

    “我很看重这个年轻人,呃……可以告诉你一件事情,一个小时前,司令大人知道这个年轻人后,也非常感兴趣,如果用看重这两个字也可以。”船长笑着说道:“有能力,有品德,有担当,这样的三有年轻人已经不多了。”

    “您的意思是……军区准备吸收他?”

    “谈不到这一步,只是观察一下,毕竟小姐很喜欢这个年轻人。”

    船长耸了耸肩,身上的肥肉让制服都荡了起来,“不过我真的很奇怪,国防部新兵办和考核处的官员是不是眼睛都瞎了?这么一个有潜质的阿兵哥,居然被派到东林大区地底下去修坑!而且修了两年就要放他回家!***,难怪现在补充前线的新兵素质越来越低,如果十几年前那场大战再来一次,你说***要死多少人?”

    “那我更不明白了。”秘书很老实地继续表达疑惑,“确认了身份,确认了无害,日后还要观察,还要建立联系,那还把他关着做什么?”

    ……

    ……

    “看什么看?不要以为你是个正义青年,我就不敢打你!”

    军校士官王猛对上了许乐没有什么情绪的目光,心头不知怎的便生出强烈的愤怒,或许是因为先前自己那一肘没有丝毫作用,让他觉得在同学们的面前失了脸面,又或许是因为他们一直拿枪口对着这个年轻人,就希望他能够表现出一些害怕来平衡自己的心理,结果却完全失效。

    所以现在,他很想向许乐的脸上打一拳。

    许乐抬着头盯着面前这个军人,太阳**一阵火辣辣的痛。先前这些军人下手就特别黑,制伏他时下的拳脚,全部是向关节处用力,如果不是他的抗击打能力莫名其妙变得强大许多,只怕这时候早就躺下了。疼痛和轻蔑的羞辱让他联想到一个月前在河西州被军人们逮捕时的惨状,尤其是听到对方无比轻蔑的话语后,心里有一团火开始升腾。

    周瑾走到许乐的面前,伸手将王猛的枪管缓缓拨开,看着床边的年轻人冰冷说道:“听说你是东林警备区的兵?怎么一点儿规矩都不懂?从军衔上算,我们都应该算是你的长官,说话老实点儿!”

    许乐没有理会这个英俊的年轻士官,只是眯着眼睛想到,如果自己通过了国防部机修士官考试的第二轮,应该会在三大军事学院或西林军校选择一处学习,或许就会和面前这些年轻而骄傲的人们成为同事。

    见许乐没有理会自己,周瑾的眼睛微微一眯,说道:“被我们抓住,你不服?”

    许乐打破了沉默,说道:“我重申一遍,我不是罪犯,我也不想逃跑,我只是不习惯被人用枪指着脑袋。”

    “你觉得这很羞辱?”周勤微笑说道,声音里却夹着一丝愤怒,“你绑架小姐,知不知道羞辱了我们多少天?我们就是要羞辱你,你又能怎么样?”

    他的头低了下去,轻轻地拍着许乐的脸,出响亮的啪啪声。他所说的话,其实便是此时房间内西林军校士官们的心声。

    许乐低着头说道:“我不能怎么样。一群爷们儿,只会炫耀手上的枪,也许你们都忘了自己的枪怎么用。”

    这话有些恶毒,却从许乐这个诚恳朴实的人嘴里说出来,显得格外刺激。房间内西林军校的士官们脸色顿时一变,沉默地将枪支收入了枪袋之中。其实他们现在都清楚这个年轻人并不是绑架小姐的罪犯,刚才之所以一直拿着枪,还不是为了吓吓对方,此时既然要私下教训对方一下,自然要把枪收起来。

    周瑾盯着许乐的眼睛说道:“刚才就看出来,你好像很能打,那我就来教教你,真正的军中格斗技应该是什么样子,记住,痛的时候不要哭着喊娘……啊!”

    毫无预兆,一记头锤直接中断了周瑾的言语攻击!

    许乐习惯了沉默地出,尤其面对着西林的军人,他有强烈的痛殴对方的意愿,更何况对方还提到了喊娘。

    他狠狠一低头,直接撞到了对方的鼻梁上!

    鲜血从英俊士官的鼻孔里喷了出来,同一瞬间,许乐从床边弹起,上半身往下一压,从对方的腋下穿过,右臂却如钢铁一般砸向后方,狠狠地击中对方的脖子。

    一声闷响,西林军校最优秀的士官之一,就这样被许乐重重地击摔在地,再也无法坐起来。许乐动作未停,膝盖一弹,一脚踹中右边扑过来的士官腰部,动作简单却干净利落至极。

    这时候,身材粗壮的王猛反应最快,狂嚎一声,扑了过来,身体却是保持着紧绷,没有一点儿漏洞,充分地展现了一名优秀军校士官的素质。

    许乐却是根本不惧,脚尖踩地,练习了四年的那**作纯熟无比地施展开来,轻而易举地躲过了迎面而来的拳头。反手抠住对方手腕软骨,用力一拗,同时右肘疾如闪电般擦着对方的肩头,击中了对方的太阳**!

    王猛魁梧的身体就这样昏了过去,摔在地上,出重重的一响。

    看似简单的三连击,实际上却是迅到了极点,消耗极大,许乐喘息了几声,双手五指分开,上下保持着三十cm的距离,护在身前,进击防守皆备,警惕地注视着室内依然站着的西林军人,盯着他们的手,微哑着声音说道:“我妈死了很多年,我很想知道……不用枪的话,到底是谁会喊娘。”

    看着地板上的血迹,听着呻吟的声音,许乐郁闷已久的情绪终于散了少许,负责扑杀老板的莱克上校,不就是西林的军人吗?自己不能替老板报仇,也得把这几个西林的小兔崽子狠狠揍一顿!

    是的,许乐是一个朴实诚恳的年轻人,他有时候自己都会忘了在很多年前的那个夜里,曾经亲手用半截锋利的液压管杀死一个帮派的头目。

    但朴实不代表着没有血性,诚恳不代表着愿意被人羞辱。他更不是一个迂腐而愚纯的人,面对着那些他痛恨的人或事,他自有灵活应对的手段;面对着蔑视自己的人,在这副憨厚的躯壳下,其实也隐藏着少年郎的好胜与强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