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一百一十五章 事后烟

    态度决定一切,这只是体育比赛上很有体育精神的一句标语,而体育比赛虽然号称是和平年代的战争,但和真正的战争比起来,只不过是一场扮家家酒。

    在这颗子弹永远比道理有力量的宇宙边陲血火星球上,真正能够决定一切的,只是实力二字,再具体到今夜这一场星球西南部的伏击或突击战役中,决定一切的……是机甲的性能。

    帝国远征军枫林联队特种月狼机甲大队,这是一串很长的名字,名字的长度往往代表重要性,那些词汇可以帮助确认这些帝国机师的机控水平非常优秀,肯定要高于铁七师机甲营的水准,至少也不可能比他们更弱,然而一百多台帝国三代机甲,面对着二十几台联邦的新式机甲,却是惨败的一塌糊涂,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四周的战火与爆炸声在很短的时间内完全停歇静止,铁七师很快地肃清了外围战场,整个山地战区间,只剩下中腹部那片流凌缓坡之下,十余台破烂不堪的帝国机甲……他们处于联邦机甲群和重火力部队的重重包围之中,往日强悍沉重的黑青色机甲此时竟显得如此脆弱疲惫,根本没有任何突围的可能性。

    联邦与帝国间的战争,是一场凝结了数十年血火生死的战争,这里面有上千万人的生命为筹码,冰冷而坚硬地压上去,压得双方的心肠冰冷坚硬如铁。

    在联邦人的眼中,帝国人是野兽,在帝国人的眼中,联邦人是虚伪残忍的异种,两个生命族群间早已划上了了一道深沟,永远无法填平,数十年过去,两个邻居的遭遇战早已变成了你死我活、在浩瀚宇宙里争夺并不大生存空间的血腥种族之战。

    人类不会像一头猪投降,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道理,所以帝国人也不可能联邦投降,已经陷入末路的十余台帝国三代月狼机甲,伴着喀喇刺耳金属摩擦声,绝望而疯狂地起了最后的攻势。

    这最后的攻势依然是向着正中间许乐的黑色甲而去,而更外围,二十几台联邦黑色mx几乎同时从缓坡四周高冲了过去。

    这是一幅大环套小环的画面,却让人感觉不到荒唐与好笑,只有死亡的冷酷与疯癫,还有清晰传到山谷每一片尘埃里的惨烈之意。

    惨烈,是虚拟光荣帝国最后的机甲后的饭呢概况,巨大的金属撞击声不停响声,爆炸连连,十余朵青灰色的小型蘑菇云,在缓坡间不时生(升)起。

    许乐缓缓摘下头盔,安静地望着不远处沉重倒地的最后一台帝国三代机甲,看着那台机甲座舱内部的爆炸,心情有些异样。他能理解帝**人不投降的举动,只是无法想象,这样一群用了七年多时间来到异国他乡的军人,究竟是凭借怎样的理念,面不改色地对联邦进行无耻的侵略,对联邦的子民进行疯狂的屠杀,直至最后杀死自己。

    难道帝国人真的天生就是如此冷血无情,还是说皇权社会对帝国皇帝的狂势崇拜,会让无数人变成疯子?

    最后十余台帝国黑色机甲早已锐气尽丧,最后这次如同自杀般的冲锋,并没有对他的黑色mx带来太大的伤害,他用最快的时间脱离了战场,再也没有余力去帮助铁七师机甲营作战,只能用自己的一双眼看着,再心里默然想着。

    三分钟时间不到,铁七师全歼帝国远征军一个机甲大队,全波段强度电子干扰终于停止,甲的通讯系统里传来杜少卿一如往常般平静的声音。

    “辛苦了”

    许乐微微一怔,没有说什么,手掌轻推操作杆,让黑色机甲在缓坡上方缓缓转过身来,离开了正在打扫战场的铁七师机甲营,沉默而沉重地向着山谷外走去。

    ……

    ……

    铁七师二十几台黑色机甲,正在清理最后的战场,他们试图在那些严重内爆的座舱内找到一名或者的帝**人,然而现只是徒劳,就在这个时候,他们现那台在今夜战场上挥了最重要作用的联邦黑色mx正在离开……

    二十几台黑色机甲几乎同时极有默契地停止了动作,伴随着电机与液压管的微闷声响,对着正在走下山坡的那台黑色mx敬了一个军礼,然而沉默地目送它远去。

    直到此时,铁七师绝大部分官兵,都不知道这台立下奇功的黑色mx里是谁,但这并不妨碍他们对这台机甲致以自己的敬意。山地战区里还有一个整编团,那些重装步兵和炮兵们纷纷从自己阵地里走了出来,一边开始准备后续的战斗,一边微笑着目送那台黑色mx离开。

    目送黑色mx离开的还有很多人,比如极远处的南半球联邦指挥部,大厅里的军官一片震惊无语。某处山峰之上的杜少卿也取下了墨镜,

    看着光屏上那台黑色mx沉重甚至有些笨拙的脚步,一味沉默。

    中央电脑的即时战报已经出来了,许乐操控的黑色mx在这个夜晚,秒杀一台帝国四代月狼机甲,击溃五台三代机甲,造成四台三代机甲丧失战斗力……等于说他一个人就干掉了月狼机甲大队十分之一的战斗力。

    杜少卿的眉尖微微皱起,猛然间想起此刻应该在另一颗星球上的某位少年军官,那位少年和许乐一样也是中校军衔。五年我的时间,李疯子的战功册上便记录了一百直接访问多台帝国机甲的毁灭,这种战功毫无疑问是史上最变态的数据,然而今天短短一个小时,许乐的机甲上便可以喷上六颗星星,依照这个度,也许追上李疯子并不是不可能的事。

    当然,李封这五年多时间基本在执行特种任务,而且面对的往往是帝国皇家特种机甲营的真正高手,如此比较并不公平。

    真正令杜少卿眉尖皱起的,并不是许乐操控的黑色mx先前暴起杀敌的惊艳战绩,而是最后黑色mx引起帝国最后的机甲群在山间绕弯子的场景。

    在最后的过程里,黑色mx并没有能够击溃更多的机甲,反而显得有些狼狈和危险。但在帝国机甲不要命的疯狂追杀之下,黑色mx所做的事情看似简单,能够存活下来,已然令人吃惊。

    杜少卿的眼光何等敏锐,他清楚当时许乐的判断如果出一点儿错,操作哪怕迟缓一丝时间,都将会被那些已经疯了的帝国机甲像堆树叶一样堆上去,然后不分敌我的火力全开燃烧自己燃烧所有……

    这人的神经究竟是什么做的?居然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如般冷静,一点儿错都不会犯。杜少卿沉默想到。

    和正目送黑色mx离开的铁七师官兵不同,这位铁血师长虽然难得地对许乐道了一声辛苦,心中却没有什么感激的情绪。在他看来,许乐是联邦军人,今夜军队需要他,他又有这个能力,理所当然应该听从命令,换成了他杜少卿自己,所作的选择和许乐也并无二样。

    杜少卿师长是一位标准的联邦军人,虽然厌憎许乐,却恪守着军人的本分,绝对不会在战场上做些见不得光的事情,

    然而看着那台渐渐消失在夜色之中的黑色mx,他的心里忽然涌起一丝古怪的念头。

    如果将来有一天许乐变成了联邦的敌人,如果他在机甲之中,我需要多少人,才能逮捕或者杀死他?一个营还是一个团?或者是需要整个铁七师?

    无形存在于行星表面的老东西和联邦指挥部几乎同时,通过不同的途径告诉了许乐,前往洛丘空港的道路非常安全,南北分界线上的大部队正在进行一次高机动调配,他和他的黑色mx,可以休息一下了。

    许乐微微一怔,很是困难得脱下了身上薄却沉重的拟真系统,心神一旦放松,即便是这个很小的动作,都让他清晰地感觉到身躯肌肉纤维束里的强烈酸楚,这种酸楚到了极致便是一种难以忍受的怪痛,让他都忍不住紧紧抿着唇闷哼了一声。

    积累的汗水像漫过池畔的水一般,从他**的身躯上流下,从拟真系统里流出,打湿了整个座舱的下半部分,让闷热的舱内添加了很多并不好闻的味道。

    幸亏甲内防水做的很好,许乐一面自嘲地想到,一面困难地拖住黑箱,取出自己的衣服,胡乱擦拭了一下身体,然后赶紧穿好,就这几个动作,便让他又痛楚地连哼了好几声。

    苍白的脸上泛起一丝不怎么健康的红晕,许乐沉重地呼吸了几声,感觉到酸痛疲惫饥饿这些形容词快要击倒自己,然而洛丘空港还有很远之外……

    从军服口袋里摸出一包早已压的变形的三七牌香烟,许乐用颤抖的手指拈出一根点燃,贪婪地深吸了一口,然后喷入密闭的舱内。

    这时他才想起来,自己保护的对象,那位国民少女还坐在自己身边。

    千里奔波,机甲追逐逃亡,山谷大战,暴起杀敌,今夜的一幕幕场景,早已刺激的简水儿小脸白,尤其是许乐所展现出来的精妙机甲操控水平,更让她双眼亮,看的痴了。

    少女虽然勇敢,但毕竟不是铁打的汉子,饱经摧残的职业军人,身体早已虚弱到极点。

    此时她正掩着心口难受欲呕,忽然看到身旁年轻男人唇上的那点红光,下意识里伸过手去,微微一僵之后,小心翼翼地摘了下来。

    纤细的手指在不停颤抖,夹烟的动作显得生疏,为了掩饰慌乱,她猛地吸了一口,然后猛地咳嗽起来。

    ……

    ……

    (事后烟,没想到还能这么妙的搞搞,算是这场机甲战的后戏吧。)

    今天本累的不想说话,但终归还是必须要说两句,因为今天封推了……只要是人都知道,封推应该爆,应该努力,因为这和我们的收入有密切关系,这两天好好努力一下,所获得的回报将是非常非常大嘀。然而我……依然只能这样一章一章慢慢地,挣扎着写,真是哀莫过于此。

    这是间客的二次封推了,上次封推的时候,我在回家的路上,忙的根本忘记了这件事情,这次封推却是上个月便在手机里牢牢记下了日子,然而却又是遇着我这辈子最忙的几天。

    不是诉什么苦,只是幽怨两声,今天晚上又是九点钟才回家,而且我今天相信创了一下很多人都做不到的纪录:呃,兄弟我今天一连看了七家房子,牛不牛?本来计划中是八家的,还有一家实在是走不动了。

    本来昨天晚上就预着要把今天的写出来,然而确实是太疲惫。

    我会争取尽快把这些事情办完,然后回复工作的正轨,只是过年回家还要把驾考的后两门也就是最恐怖的桩与路考完,我感觉到有些毛骨悚然。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