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一百一十二章 一台X和一群X的首次演出

    此刻黄山岭寂寞岭间,二十余台带着一丝秀气感觉,却依然沉重地碾碎岩面,撞击如钟的黑色机甲群,正在上下跃舞,双臂喷出火苗,高趋避纵横,将帝国黑青色机甲击的连连溃败。

    数月之前,果壳机动公司和国防部总装基地已经联合生产出二百余台甲,现在的数量自然更多了一些,只是需要进行一系列的战场前检测与调较,如今真正能够投入实战的,还不到一百台,而在5460行星上,联邦便投入了五十台,铁七师更是拿了其中的一半!

    去年才正式定下标准的甲,短短一年的时间,便已经正式配到一线部队,这便是联邦军方最大的秘密和信心来源。国防部敢于在这颗边陲行星上,为北方的帝国远征军布下如此一个局面,哪怕前期战争进行的如此惨烈,前敌指挥部也强行隐忍,为了整个大局不顾不管黄山岭寂寞岭一线,也正是因为这点。

    帝国机甲群已经被英勇的铁七师三团官兵引入了战区腹部,面对着突然出现的二十几台高性能甲,溃败一触即。

    关甲的秘密,隐藏到此刻,终手取得了完美的效果,然而……杜少卿还想把这个秘密再藏一藏,一直藏到帝国远征军强攻大队赶来。

    任何秘密,就像是老酒,藏的时间越久,酒香弥浓弥辣,愈能醉人,杀人。

    这一坛醉煞人的老酒,大抵也只可能在今天夜里给帝国人突然的醉意,既然如此,少卿是长自然要饮的尽性彻底。

    杜少卿看着光幕电子地图上面的战况显示,看着那些节节败退的帝国三代机甲,看着已经死死扼守住了所有关卡的部队,确认胜局已定,眉心的冷峻凝重却一丝未化。他用食指与拇指用力地揉着眉心,直到将眉心**的一片艳红,低头说道:“用预备队把三团替下来。”

    西门瑾一怔后快点头,用最快的度将师长的命令传递了下去。

    这一场山区妁狙击战,从一开始的时候,便成了帝国机甲大队堂堂正正的攻坚战,无任何奇诡可言,更谈不上出其不意。

    面对着高的机甲群,铁七师根本不可能将对方围住,却又要将对方全员消灭在这片黄色的山脉中,只有被迫采用了如此惨烈的战法。

    三团就是山谷第一线,开第一枪的那支部队。为了完成整个师的战术动作,这支英勇的部队付出了太多牺牲与鲜血,靠着一个团的兵力与火力布署,硬生生地抗了帝国机甲大队十分钟,手机轻松打的实在是太苦。

    即便是只论胜负,不计生死的杜少卿,看着画面上下属们的惨状,脸上虽不动容,心头却早已微紧。

    一支铁师不经历战场血火的洗礼,怎能成为真正的常胜之师?终于离开都星圈的演习现场,来到了血腥的前线,三团撑了下来,其余的团睁大了眼睛看着,接受了教育,铁七师经受住了第一次考验,知道了战场究竟是怎样一回事情,这是一支军事素养极高的部队成长为真正铁军的必然过程。

    杜少卿明白这一点,然而他冷峻地看着战损情况,却并不像表面如此平静,因为他也是第一次上战场,第一次看到自己的下属连风吹稻花一般齐齐倒下死去。

    他喃喃自言自语道:“杜少卿,你也受了一次震撼教育,这样很好不是吗?”

    近二十平方公里的丘陵谷地山道战场上,帝国月狼机甲大队的处境非常不好,非常凄惨。

    短短一分钟之内,便有二十几台月狼三代机甲完全爆损于联邦黑色机甲的高进攻之中。

    身周山野间黑青色机甲燃烧着坠落的景象,爆炸艳丽的光芒,让帝国机师们震惊地确认,这二十台黑色的联邦新式机甲,在各方面性能上完全压倒了帝国三代甚至是四代机甲!

    明明是以多打少的局面,却因为那些联邦黑色机甲恐怖的表现生了绝对的变化,很多时候甚至感觉是一台联邦黑色mx在围攻三台甚至是四台帝国机甲!

    这根本不是一个等量级的较量!

    临时接过指挥官位置的帝国第二中队长,绝望地看着一台台黑青色机甲葬身于山谷之间,分崩离析,却根本找不到应对的方法,更令他心头冰凉的现是,从二十几台联邦新式机甲出现的那一刻起,强溢值的电子干扰与杂噪回波,便覆盖了整片山区战场!

    如此强度和宽幅的电子压制……联邦军队自己的指挥系统也肯定全面瘫痪,联邦人赌上这么大的代价,也不让自己这些机甲向外出信息,究竟是因为什么?

    再先进的武器,再绝尊的战场态势,都不会让神经异常强悍冷酷的帝国战士们生出怯战的念头,但此时此刻,想到后方正在赶过来的强攻大队,这位中队长猛然惊醒,在通话系统里大声喊道:“撤退!梅花队形散开!脱离战场!”

    然而围杀之局已成,杜少卿和他舟铁七师怎么可能让这些帝国机甲逃出生天,向后方的大队出紧急示警?

    西南方向的山谷缓坡之下,一台右机械臂齿平全损的月狼兰代机甲,疯狂地喷吐着火苗,近乎不要命一般顺着坡道向下冲去,这台机甲距离谷口最近,虽下载-美少-女然能够清晰地看到一公里之外,联邦部队已经在谷口布好了平射炮火密集阵,可他仍然要试图冲过去。

    无论冲过去后是生是死,他都必须撤离联邦电子覆盖区,告诉正在赶来的那支大队,联邦人现在拥有一种非常可怕的新式机甲,你们要小心!

    嗖,嗖,嗖!

    三枚激光制导火箭弹从阴暗的山岩间钻出,射向着这台黑青色机甲,平衡系统严重受损的机甲,早已无法保持开战之初的高机动性,极为勉强的两个趋避,异常惊险地躲过其中的两枚,却被最后那枚激光制导火箭弹狠狠地击中了机械腿外缘。

    火光乍现,爆炸声起,帝国机甲狠狠地砸落地面!

    片刻后,这台机甲却再次强行站了起来,伴着合金结构的摩擦声,迟缓却无比疯狂地再次向着谷口走去。只能用走字,因为这台机甲的度已经慢的难以形容。

    然而此刻阴影山体间又有三枚火箭弹射了出来,就像是点红一般,精准无比地轰击到庞大机甲的身躯之上!

    帝国机甲再次倒于火光之中,然后再次站起,机甲躯体早已破损一片,焦黑的护甲缺口看上去有些狰狞,无数金属构件与线路狼狈地挂在四周,看上去零落无比,仿佛它再走一步,便会散架跌落成一地尘埃。

    事实上,这台距离谷口最近的机甲也无法踏出这一步,铁七师的中程精确火力覆盖了它的机身!

    它不停地被击中,被击碎,然后倒塌,再也无法爬起,引擎的残存功率,让地面上的机身不停抽搐弹动……就像是一个临死的昆虫。

    短短的两分半钟之后,铁七师师部已经将关注的重心转移到了下一场大战中,军官们表情严肃地调配着火力阵地,将一万多名联邦士兵分散出山区,甚至远远进行原野,准备迎接马上就要到来的那个帝国强攻大队。

    杜少卿从勤务兵的手中接过滚烫的毛巾,用力地擦拭着自己的脸庞,那些高温的水蒸气无法让他冷峻的表情融化一丝,而他当下意识望向牛顶监控设备传回的近距战场画面时,他的脸上却浮现出了一丝复杂的情绪。

    画面的正中央是一台联邦的黑色甲,仅仅这一台机甲,便吸引了多达十台帝国黑青色机甲。

    虽然这台黑色mx与铁七师配装的mx外形没有任何区别,可他还是在最短的时间内认出了对方的身份,因为……这台黑色mx没有动用任何远程火控系统,只是靠着高转合金刀,便杀的那十台帝国机甲惨不堪言,连连败退。

    那台就像是一道黑色的闪电,倏乎其上,倏乎其下,在帝国三代机甲密集的火力之中,居然成功地避开了大部分的伤害,鬼魅般趋避进退,机械臂探出的高转合金刀挥舞之间,往往便有一台帝国机甲冒着火花,惨然退后。

    如果不是这十台帝国机甲舍生忘死地彼此支援,相信那台黑色mx,早已击溃了其中的大部分。

    如此恐怖的机甲操控,杜少卿这辈子只见过两个人能够做到。

    他眯着眼睛看着光幕,眉头微皱,想起了在作训基地里,在暮色中与许乐那一次针锋相对,互不相让的讨论。

    如今看来,假设自己的铁七师有二十个许乐,不……哪怕只有十个许乐,十台黑色mx,再配合上常规外围火力,要消灭一个帝国机甲大队应该会很轻松吧?

    三团的官兵或许就不用付出先前那般惨烈的代价?,尽在

    片刻后他终于想通了这件事情,重新坚定了自己的军事理念,微微自嘲想道,像许乐这种人,宇宙里拢共也就没几个,无论是联邦还是帝国,又到哪里去偷十个来用?

    不知为什么从远方狂奔而回,参加到这场波澜壮观机甲战中的许乐,并不知道峰顶那位冷酷的少卿师长偶然间对他起了惜才的念头。

    他此时正脸色苍白地在座舱内高移动着自己的双手,身体的每一对肌肉双纤维都在挤压磨擦,传递所有的力量到mx之上,让身下的机甲变得更快,再快一些,在那些密集的机甲群内就像个鬼魅一样高移动。

    简水儿脸色同样苍白,盯着光屏的眼眸却异常明亮,此刻不似秋水似明镜,双手紧紧握着,颤抖着声音说道:“右边右边右边,右边又来了。”

    许乐默然无语,心想这并不是在打电子游戏,为什么这位国民少女还没有吓的昏过去?

    (昨喝了酒说渣话,本来就写的少,而且写的也差,结果我还不要脸地说自己写的好,今回头一看,不修那就是渣,就是渣呀……

    只是现在确实写的很认真便是,态度其实还是可以的。大家投几张推荐票不?傻傻一笑,鞠躬下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