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一百一十一章 这就是战争(下)

    这是战场,这是战争,这不是舞台剧,这不(是?)刻意编织的剧情**,而是杜少卿刻意谋划出来的突然效果,就像一道闪电改变了天空的轮廓,就像一把火点燃了影院的屏幕,突如其来,倏然而现,震的帝国机甲群浑身颤栗,身难自主,悸然欲仙,不欲死,却骤然感到了死亡的阴影。

    散布于宽阔山区之中的黑青色机甲,那些曾经在第一波攻势里展现了强悍机动性,把生猛冷酷四个字展现的河流**的帝国机甲,在黄山岭脚下,在寂寞岭脚下,在黄色的巨岩下,在燃烧的残烬间,纷纷像自己的中队长那样僵立当场,因为他们都现自己的身前有一台或更多台的黑色机甲。

    黑色的联邦机甲看上去并不如何强大,但就如帝国人常说的那样,以貌取人终究只是取死之道,修长的机身并不代表秀气,更何况这些机甲看上去是那样的眼熟,就像两个小时前,在他们的眼皮子下不停狂奔,自己却永远无法追上的那台机甲一般。

    mx?

    联邦的mx?

    ……

    ……

    一台机甲是一台恐怖的杀人机器,一百台机甲所组成的机甲群,则是一道难以抵抗的合金狂流,即便个机械师,都难以抵抗它们高而灵动更为冷酷的作战方式。

    这样一群恐怖的帝国机甲群怕什么?

    矩炮密集阵?山地里不会有。

    高导弹射?双方的导弹基地正在拼命地射,但那些横虐于夜空间的导弹,正在南北分界线上方的空气中凄惨来往还复。

    战机对地攻击?联邦的战机正在泽丘空港与帝国夜狼舰队纠缠,还要严密看守洛丘空港的上空。

    在黄山岭与寂寞岭一线,在此时此刻的深夜里,占据了全面机动优势的帝国机甲大队究竟怕什么?

    其实那位中队长很清楚,军用机甲的敌人便只能是军用机甲,在这一秒,除非联邦派出漫山遍野的m系列联邦机甲群来对付自己,不然帝国的机甲群并(必?)将取得最后的胜利。

    然而区区一个联邦师怎么可能拥有如此多数量的m52机甲?要知道在那个讲究狗屎选举的社会里,好像还从来没有过全机甲师的说法。

    中队长的想法到此为止,山谷里的联邦师确实没有这么多的m52机甲,但这些出现在山岭间、巨岩上的黑色机甲……是什么?

    一道黑艳的丽光闪过,三台联邦黑色机甲嗤嗤破空,向着下方冲来!月狼机甲大队第一中队长操纵的青黑色机甲根本没有做出任何反应,便在连续的三重攻击中轰然倒塌!

    轰隆巨响中,半山腰那台帝国青黑色机甲就像是一个铁铊般,骨碌碌地向下滚去,然后猛然炸开!

    ……

    ……

    所有人都傻了,这里主要指的是帝国月狼机甲大队的机师们,他们已经确认了洛夫队长的死亡,然而紧接着,他们愕然看着第一中队长,就像一个皮球般,被联邦机甲轻松潇洒自如从而透着令人心悸寒意踹下了山坡,变成了一团火球。

    “mx!”

    “小心,这是联邦的mx!”

    帝国机甲群内部通讯系统内,响起尖锐愤怒而绝望的声音,他们根本不怕埋伏,也不怕联邦铁七师的所谓手段,然而骤然面对着数据全方位压倒自己的联邦新型机甲……终于,他们感到了恐惧。

    不是所有的帝国机甲,都像他们可怜的队长那般,一个人面对着三台联邦的黑色甲,更常见的情况是,三四台帝国月狼三代机甲的面前,悄无声息地站起一台黑色的机甲。

    联邦机甲扯去了黄色杂光布伪装,沉默而冷峻地站了起来,突然其来,却又堂堂正正有若这颗行星北面的流凌般,从峰顶从岩间从谷下开始进行高冲刺,狠狠地刺进早已分散成无数小队的帝国机甲群中!

    二十几条黑色的机甲残影骤然暴放,四处散开!

    沉重机甲的急脚步踏行,让山谷里的碎石漫天飞起。机炮声,合金刀破空声,爆炸声,此起彼伏地在这片方圆数十公里的战区内响起。火光,枪火,主炮流丽,不停不歇地照亮整片天空,无数偏僻的角落!

    战场上最常见的画面,是一台联邦黑色甲,宛如不要命一般,冲入三台帝国月狼三代机甲的小组队形之中。

    只不过初初一照面,短暂秒数间,便有十数台机甲惨然破损,火光冲天。

    月狼机甲大队所有的机师们,都看得出来,这些潜伏许久的联邦甲,明显不如先前那台黑色mx强悍,然而……无论是瞬间率还是火控系统还是……所有的所有……联邦埋伏着的黑色甲。在所有方面都领先于自己的机甲,把自己的机甲压的死死的难以反抗,哪怕是一对三,甚至是一对四,也是如此。

    ……

    ……

    铁七师隐忍已久的闪电手段,随着那二十几台黑色甲的闪电出击而开始,面积阔大的山谷战区间不时响起巨烈的爆炸,冲着夜穹而起的烟云一股一股升起,谁也不知道在这些时光片段内,有多少帝国机甲惨然爆机。

    低沉嗡鸣的引擎声再次在黄山岭寂寞岭下响起,无数复合装甲战车和强火力部队,就像是密密麻麻的蚂蚁一样,从先前看似空无一物的工事和山谷间鱼贯而出,如流水般,分散开来,顺着山谷的地形向着四面八方扑去!

    铁七师所有的团,所有的远程火力部队,倾泻而出,声势震天!

    ……

    ……

    一直藏到现在的铁七师最强悍的火力部队,并没有参加到战地腹部的机甲战中,官兵们操控着战车,牵引着密集阵火力基地,一脸冷峻严肃地向着山谷外驶去。

    战地腹部的机甲战已然如火如荼,二十几台联邦甲与帝国个机甲大队纠缠若四散的泡沫,彼此生死与共,相恋相依,无法分开。

    铁七师一直未动的火力密集阵根本无法进行远程打击,在那些若流光依偎的高机甲战中,任何一次火力覆盖都会伤及到自己的甲。

    事实上,铁七师也根本没有进行远程打击的意愿,无数机械部队经过已经惨不忍睹,焦黑一片的工事,经过他们的战友尸身畔,沉默地向着远方走去,近一万名联邦军人和最先进的战车用最短暂的时间,封锁了战地四周的山谷。

    气势宏伟的铁七师部队根本不去管腹部那些激烈的机甲战,他们开始变换阵形,伴着轰鸣低沉惊心的引擎轰鸣声,甚至有一个团远离战地,顺着西北方向进入了谷外的原野森林边缘地带!

    四个整编团沉默地占据了各自的战地,将所有的火控装备,对准了黑夜,对准了马上便要到来的那个帝国强攻大队。有四个机械营确实高驶离了阵地,顺着山谷下方的军事便道,封住了山谷战场的四个出口处,开始紧张快地布置平射榴炮密集阵,看这些部队的调配,似乎是要封住这片山地战场的所有出口……

    嗤嗤嗤嗤剧烈的破空声响起,西北方向那个负责用炮火和自己的生命堵死出口的机械营官兵,还没有来得及完成师部军令之前,便看到七台破损严重的帝国月狼三代机甲从自己的阵地前化为流光而过。

    “营长!”

    所有的联邦官兵们都以为自己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然而紧接着他们却放下心来。因为一台黑色的联邦甲,紧随着那七台破损的帝国机甲呼啸破空追了过去。

    ……

    ……

    “电子强行封锁三分钟,全波段封锁,自己的指挥系统也不要管,我就要这三分钟内,帝国人不能出去任何声音。我现在不要什么指挥,各级部队自己看着办,想怎么打就怎么打”

    孤单的峰顶,孤单的杜少卿站在电子地图前,看着战场上的态势,微微佝着身子,淡漠说道:“我只要求你们,在三分钟之内,把这些帝国机甲全部毁掉。”

    “是,师长!”

    甲此时已经完全压制了帝国机甲群,铁七师电子部队溢功率攻击已经开始,虽然完全屏蔽了帝国的通讯,但铁七师自己的战场指挥也完全失效。军官们对于这样一条军令并不能理解,但绝对接受,因为他们坚信,少卿师长的任何一道命令,都自有其深意。

    “国防部拟定了今晚计划时,联邦只有二百三十台mx,我铁七师区区一个师,便拿了其中的十分之一。这是总统阁下和国防部对我师的绝对信任。”

    杜少卿缓缓站直身体,看着光屏中那些狂暴出击的联邦黑色甲,说道:“我从不怀疑此战必胜,但眼下的胜利是不够的。”

    说完这句话,这位联邦最出色的少壮派将领取下鼻梁上的墨镜,揉了揉眉心,略显疲惫。

    诱帝国机甲群深入,用平射密集火力和反机甲雷阵迫使帝国机甲群分散,然后甲出动,一台对三台……黄山岭寂寞岭战场上生的一切,全部在他的推算之中。如果一开始便使用甲群攻,或者把铁七师的全部兵力全部投进去,帝国月狼机甲大队固然会溃不成军,但总有可能会逃出去几台。而他杜少卿,根本不想让这些帝国机甲能存活下一台,传出去任何一句话!

    mx我有,顽敌无束手。然而他不止要吃了这个机甲大队,还要给后方那个帝国强攻大队某种惊喜。

    敌众我寡之际,战场凶险之刻,依然有如此野望如此决心如此站意,除铁七师,除这位一脸冷峻的少卿师长,还能有谁?

    ……

    ……

    (写的少,所以要写的好,操,今天和老婆出去忙了一天,晚上喝了半斤白酒,再操,很嗨,写的也很放肆,反正是一个字没改,mmd,我就不信写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