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一百一十章 这

    黑青色机甲机械臂前端射出的火舌,其实是高锐利的子弹,击打在山谷崖壁之间,溅出无数碎片,藏在隐藏工事之后的三名联邦士兵中弹倒地,只不过是一个瞬间,那三具鲜活的尸体便成了容纳鲜红色料的布袋……

    漫山遍野的火舌狂喷中,无数泥土翻起,战车燃烧。连绵沉闷的恐怖机炮声中,坚固的山体下缘阵地千疮百孔,鲜血与断肢横飞。

    最恐怖的是这些黑青色机甲的机动能力,在联邦的山地榴炮密集阵不顾自身伤亡的疯狂覆盖打击下,依然存活下来了绝大部分。

    帝国机甲群就像是一群不知疲倦的草原狼,残忍而又疯狂地冲入了铁七师的伏击圈,亮出了自己锋利的尖牙,狠狠地向着联邦阵地上咬去,然后用最快的度改变了队形,化整为零,趁着铁七师伏击一线阵地的偶溃败,变成了十几个小队阵形,四处散开,顺着山谷自然的水线也缓坡,起了第二次冲锋。

    啾啾的尖啸声响起,藏在山体中的铁七师官兵一直沉默而坚强地做着反击,联邦2126长狙喷射出的子弹,狠狠地命中几台帝国机甲,然而却只是在那些坚固的合金护甲上留下浅灰色的痕迹和密集的陷痕。

    一台帝国右机械臂抬起,向着斜三十二度上角射主炮,伴随着沉重的轰鸣声,威力巨大的炮火,没有击中目标,却击中了那处工事的凝水泥工事,爆炸让那片凝水泥轰然粉碎,四处溅射!

    潜伏在工事里的五名联邦军人有四名瞬间被石块压死,鲜血顺着爆炸残余的痕迹以及石间的缝隙流了出来。

    还有一名士兵没有马上死去,他戴着的单兵头盔挡住了大部分的高石砾,但护目镜却已经被击碎,他惨声狂吼着,满脸血与翻出来的肌肉丝络,在生命最后一刻,端起手中的mp5冲锋枪,对着山下不停地扫射。

    他的双眼已瞎,鲜血纵流于脸上,双手端着的冲锋枪火光喷射,却是漫无目的,根本无法击中面前的黑青色机甲,下一刻,他一脚踩空,狠狠地摔下了山崖。

    那台帝国黑青色机甲冷漠地看着这一幕,没有丝毫犹豫,继续沿着缓坡向前冲锋,斜刺里却有一枚马尾重型火箭弹嗤的一声射了过来,准确命中了机甲的侧腹部。

    巨大的爆炸声后,是喀喇沉闷的金属构件摩擦声,这台帝国机甲引擎外甲严重受损,功率输出出现偶障碍,本来调整的行迹模式,顿时迟缓了下来。

    只不过迟缓了一瞬间,联邦七八枚精确制导火箭弹,同时从四面八方高飞来,命中了它沉重庞大的机身,爆炸声与刺眼的火光不停响起闪亮,这台帝国机甲浑身焦黑,构件严重损坏,平衡仪全面失效,惨不忍睹的向山崖下摔去,摔成了一团合金垃圾!

    就像刚才那名联邦军人一样。

    ……

    ……

    这样剧烈的战场画面,出现在黄山岭下,出现在寂寞岭下,帝国机甲大队的狼群高散开,冲锋到哪里,战斗便在哪里打响,惨不忍睹的画面比比皆是,每一位死在山脉间的联邦战士,其实都有属于他们的人生故事,然而在这种时刻,并没有多余的时间来回顾,来感慨……因为这里是战场。

    这,就是战争。

    今天的伏击战是铁七师第一次上战场,面对着如群狼般阴狠疯狂的帝国机甲群,感受山谷间的烟火轰炸,听着身边四周熟悉的惨呼,看着躺卧于石砾间,山崖中,粉碎的,燃烧的战友尸体,他们这才清楚地认识到,战场不是演习,死了的战友不会像以前那样拔掉身上的阵亡指示器,便能重新站在自己的面前……

    在帝国机甲的高冲锋下,铁七师第一道伏击线有混乱甚至是溃败的迹像。

    无论杜少卿治军如何严苛,指挥如何冷静无误,军队毕竟是由人组成,不是由真正的机器组成,铁七师官兵像他们的少卿师长一样坚毅不拔,军纪森严,军事素养极高,但他们抠动破甲重机枪的手指也会疲惫,会抖,他们会喜会悲会哭会笑也会痛,而现在他们甚至有些惘然和……恐惧。

    但是

    但他们毕竟是铁七师!

    十年军演不败,联邦王牌部队铁七师,数十年后再一次回到西林,回到前线,回到5460,怎能被恐惧击倒?他们的骄傲,他们的坚忍,怎能允许自己失败!

    负责第一道狙击线的铁七师第三团官兵,在最危急的时刻,终于开始了爆。他们从山崖间站了出来,抹去脸上的灰烬,忍着伤处的剧痛,无礼扑面而来的高帝国机甲,将那些死在机甲合金她下的战友尸体当成强心剂,狂吼着起了反击。

    铁七师的官兵的英勇,并不足以改变战场上的态势,一直帝国机甲大队,本来就拥有与一个联邦师正面对抗的能力,更何况这是山脉间的伏击战,机甲群的高度机动性,会拥有某种先天的优势。

    事实上,如果不是联邦国防部错误地判断来袭的帝**队兵种,那么铁七师的伏击地点选择,一定有另外的深层次含义。

    激烈的战场迅即从山谷入口处向着四面八方散开,为了避开联邦山地榴弹密集阵的火力覆盖,这是帝国机甲群的必然选择,他们也拥有这样的能力,去完成这种分散作战。

    看了一眼远方寂静岭下的红火硝烟,西门瑾放望远镜,心情异常难受,有一个帝国机甲小队已经冲过了反机甲雷阵,那处的汹涌爆炸虽然起到了很好的效果,然而却没有对对方的机甲造成致命的打击。而且帝国机甲的高性能,让联邦的火箭弹起不了太大的作用。

    “如果国防部能够把配下了,三团也不至于打的如此苦。”

    联邦军队普通的反器材狙击枪,根本无法对帝国的三代机甲造成致命的伤害,除非是配上高旋转钨合金破甲弹,然而那把传说中的大枪造价太过昂贵,国防部总装基地就算有这个意愿,议会山预算委员会也无法通过。

    师部里死寂一般的沉默,军官们在各自的工作台前拼命地工作,谁也不敢去看坐在后方的师长。

    面对帝国机甲群的凶猛攻势,铁七师到目前为止,硬是只派出了一个团的兵力,甚至连弹药基数都死死地限定在三分之一的限值内,所有人都不知道,师长心里究竟在想什么。

    杜少卿沉默地坐在椅子上,戴着小羊皮手套的手搁在膝头。

    似乎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其实这位联邦最年轻的少将,深受总统和军方常识的少壮派将星,也是第一次跳上真正的战场,在铁七师的官兵眼中,少卿师长已然如神,绝对不会犯错,所以此刻谁也没有注意到,他墨镜下方眼角有青筋一现即隐。

    联邦军方在这颗星球上的计划是撒网,用简水儿这个莫名其妙的诱饵将帝国人引向南方,然后南北分界线上的西林雄师牵网北进,一下网住帝国远征军的枫林联队,再用铁七师来系上最后一根绳子。

    但帝国那位安布里老将军,明显没有看透这是个圈套,却不知道为什么从一开始的时候,就近乎疯狂地向南北分界线起猛烈的进攻,直接将联邦布置下的网子撕了下七零八落。

    如此一来,铁七师这根绳子,便要面对千里突袭的帝国机甲大队和后续的强攻大队,要知道一个机甲大队的战斗力已经无比恐怖,更何况帝国强攻大队的编制甚至比联邦一个师还要大!

    绳子,赫然变成了没有什么布缕遮身排斥的网底,铁七师的任务无比艰巨。

    ……

    ……

    “西门,这颗星球几乎一大半的帝国机甲全部在我们的眼皮子底下,三团打成这样,已经很不错了。”

    杜少卿平静了下来,因为现在面临的形势,所以他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花最小的代价,完整地吃掉这一百台帝国机甲,不,现在只剩八十六台机甲了。只有这样,铁七师才能应付马上就要到来的那个帝国强攻大队。

    所以铁七师开战至今,强行压下大部分的火力未动,也要将那群已然疯狂的帝国机甲引至战场深处,让他们逃无可逃。只是铁七师付出最小的代价,第一线的官兵便要付出最惨烈的代价。

    ……

    ……

    “波段出现!波段出现!”帝国机甲群的内部通迅网内响起预警尖锐的警报声。

    轰隆巨响连绵而作!

    埋藏在山脉中的联邦反机甲雷阵尽数爆炸,大地因之而震动,山谷因此而碎黄,壮丽的烟尘与流光不停地缭绕在宛如烧红了的夜空之中。

    早已散成突刺散开队形的帝国机甲群,再次成暴散趋势,就像无数个汽球被炸开,又变成了更小的汽球。

    月狼机甲大队的第一中队长通过视界看着后方的壮丽爆炸,确认还有八十台左右的机甲没有问题,信心再增,只是却有些担心队长的生死。洛夫队长一世英雄,想去生俘那台联邦mx,却被mx机甲杀死难道联邦的新式mx机甲真的如此恐怖?幸亏联邦暂时还没有能力大面积配装。

    中队长正这般想着,眼瞳却猛然一缩。

    他面前的山坡上,赫然出现了数台黑色的联邦机甲,这些机甲看上去有些怪异……又有些眼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