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一百零九章 这

    把他杀了。”

    “已经杀了。”

    杜少卿拿着微型通话器,对已经逃离山谷地带的黑色mx出了指令,仅仅半分钟不到的时间内,那台远处的黑色mx机甲便做出了清晰有力的回应。

    简单的两句话,让峰顶铁七师师部里的所有人面色剧变!

    军官们非常清楚,那台掠过岭下的月狼四代机甲里,是帝国的王牌机师洛夫,面对这样一位强,难道那台黑色mx只用了这么短的时间,便结束了机战,杀死了对方?

    要知道此刻,师和许乐的通话声似乎还回荡在安静的峰顶,回荡在他们的耳边。

    事情生的太到军们有些反应不过来,愕然地望着指挥部里的师长,怔怔看着他打开了大功率的战地通话系统。

    ……

    ……

    西门瑾一慎地监控着山谷外围地帝国机甲群。

    相关地战术推演早已完成。师部下辖各级作战单位。对于此次伏击地战术细节了然于心。他本不应该如此紧张。但这是铁七师第一次上战场。真实地战场环境与演习终究有太大地区别。更何况帝国远征军地后备强攻大队一万多人。此时也已经在赶来地路上。

    留给铁七师地时间已经不多。幸亏台黑色mx于简单话语间。干净利落地将帝国机甲大队长斩于山后。

    与同相比。他地清醒地度要快一些。因为他曾经在s1星球蓝池谷底。见识过许乐操控下地mx是何等样地恐怖可怕。

    望着师长地背影门瑾心中涌起一丝复杂情绪。这种情绪不是因为许乐秒杀帝国王牌机师。而是师长与许乐之间简洁到极点地两句对话……

    铁七师从师长到最普通地士兵。没有人喜欢那个半路入伍地年轻中校。相信许乐对铁七师也没有丝毫好感。

    然而杜少卿想也未想,便将诱帝国机甲群入谷的关键任务交给了对方。

    许乐也是想也未想,便应承了下来且极为干净利落地完成。

    ……

    ……

    这代表着什么?这代表着绝对的信任以及信心。

    少卿师长对许乐的能力有绝对的信心,许乐对杜少卿的军事判断也有绝对的信心,而且他相信杜少卿这等典范军人对不会在战场上对战友下黑手,所以才会毫不犹豫于脱困间默然转身,冒着极大的风险,替铁七师秒杀一人。

    这种信任,并不是生在生死与共的兄弟之间,而是生在天性相逆,仇怨极深的两个人之间中意味,令人感慨。

    杜少卿不会理会下属们的心中在想些什么,表情冷峻地挥了挥手,示意部队开始做准备,然后接通了战地大功率通话系统,对着收音设备说道:“洛夫已经死了。”

    ……

    ……

    他说的是帝国语,非常标准的帝国语。

    从很久以前,整个铁七师便开展了相关方面的培训因为他们知道自己总有一天要上前线,要与帝国人正面打交道。

    师部里杜少卿的声音平静低沉,然而下一刻,黄山岭寂寞岭一线无数奇崛山峰谷地之中,瞬间响起巨大的声音!

    “洛夫已经死了。”

    联邦战地通话系统这句话通过大功率的扬声设备,传了出去轰然响彻山脉之间,将安静的南半球夜空震的片片破碎晰地传到了山谷外缘警惕待援的帝国月狼机甲大队中!

    几乎同一时间,黑暗的山谷里随着杜少卿冷冽的话语声数道明亮的光柱亮了起来,无数山峰顶部的石缝中,岩层里,铁七师事先设置的高亮度探照灯,瞬间照亮了整片天空和绵延的山谷地带。

    深黄色的山体岩面,终于在明亮的灯光下显出了真实的颜色,山谷外的帝国月狼机甲大队被强光照射,无以遁形,而山谷缓坡之上,联邦军方的山地平射榴炮密集阵也脱去了伪装,密密麻麻的复合装甲战车和联邦武装步兵显出了身形,居高临下地瞄准了帝国多达百余台的三代月狼机甲。

    帝国与联邦的空中打击力量,此时正在南半球第三道防御线上,如流光般高飞舞追逐,为地面残酷到极点的攻防血战做支援,根本无法前来支援,所以铁七师竟是放弃了常用的照明弹,而是选择了探照灯,将这天地同时照亮,无论敌我!

    铁七师那位铁血师长,在临战一刻,毫不犹豫地放弃了伏击,选择了堂堂正正的歼灭战,只看帝国人敢不敢来。这片山谷,因为探照灯的照射,变成了明亮的演唱会舞台,就像是几个小时前那场名为胜利的演唱会。

    没有倒数,没有大声的命令,只有沉默。明亮刺眼的探照灯,在无数的峰顶亮起,无数的联邦装甲与军人在山谷地**现,然后便是无数的炮火轰鸣大作,射向了山谷外的帝国机甲群。

    ……

    ……

    灯光很刺眼,但不是不能忍受。前方山谷里出现联邦的埋伏,早就在帝国司令部的战术推演之中,所以虽然看着那些密密麻麻冲过来的联邦战车士兵,帝国的军人们依然能够保持镇定,就连那些呼啸而来,尖戾无比的破空密集炮火,他们都坚信自己的高机甲能够避开大部分的战损。

    真正令帝**人们感到不寒而栗的是最开始的那个声音,那句话。他们不知道说话的人,是联邦铁七师的师长杜少卿,却因为那句话的内容而感到无比寒冷。

    “大队长死了?”

    帝国黑青色机甲群的通话系统,一直没有响起洛夫上校充满霸气而粗

    音,包括三个机甲中队长在内的所有帝**官,心中危险的兆头道联邦人并不是在撒谎。

    而此时,铁七师的第一波炮火攻势已经到了。

    “暴散趋避!”月狼机甲大队第一中队长,沉声布了命令。

    一百零四台青黑色的月狼机甲,倏的一声顺着山谷外的林地,开始进行高折返趋避动作,纵然被那个非常恐怖的消息震惊的难以相信,但这些帝国的机师们然冷静而精确地完成了自己的每一个操控动作,以极快的度向着山谷后方的原野林地里散去。

    帝国机甲群的动作是如此的干净准确,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个装了许多玻璃珠的汽球忽然间炸开,内部的所有玻璃珠溅射而飞,每台机甲之间都保持着极为合适的距离。

    轰!轰!轰!

    铁七师的密集火恐怖地落到了地面,轰炸的整个大地都开始颤抖起来,无数吨泥土被掀起震散,树火燃烧倾倒,巨石崩裂!

    然而帝国机甲群凭借着高的机动性却避过了大部分的正面伤害,黑青色的机甲们高脱离密集弹着点,躲进了山体与巨树之后,用这种天然的掩体,生生挡住了联邦第一波炮火的攻击。

    此时摆在机甲大队面前有两条路。

    一是放弃已经冲过山谷的十台机甲,括他们的大队长洛夫,马上高回撤,脱离黄山岭寂寞岭一带只要机甲群的度提起来,联邦的伏击部队根本无法追上。

    第二条路则是向山谷里进行强攻,惜一切代价削弱联邦军队的战斗力,替大队长报仇,替后方赶过来的帝国强攻部队拖住这支联邦军队。

    个整编机甲大队,确实拥有这种能力。而且山谷区域固然便于伏击一旦让机甲群突入进去,他们的高机动性是联邦机械部队的噩梦!

    ……

    ……

    “师长,十七台轻微受损只有两台机甲丧失了机动能力。”

    山谷外侧漫天升腾的浓烟火光,以及那处的剧烈爆炸声,传至峰顶处已经变小了许多,西门瑾的声音却依然极大。

    “知道了。”杜少卿一脸冷峻,沉默地看着脚下不停颤抖的大地,看着山脉间奋勇冲锋的部属,对于这个看上去十分惨淡的战果表示满意。

    ……

    ……

    铁七师的第一轮密集炮火,并没有能够给帝国的高机甲群来来什么真正意义上的损失,相反却给了帝国的军人们强烈的信心,依据火力计算,山脉里确实只有一个联邦机械师,区区一个师,难道可以挡住自己的铁流冲击?

    在那两条截然相反的路途中,月狼机甲大队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洛夫队长死亡所带来的震惊与伤痛,转化为他们的勇气与血性。一百台黑青色的机甲瞬间破开浓浓的硝烟迷雾,向着山谷里冲去!

    铁流狂奔而入,卷起狂乱的烟尘,沉重机甲群的集体冲锋,看上去是那样的势不可挡,探照灯下的山脉都开始颤栗起来。高的机动性勇,强大的火力覆盖,极适合于山区作战的机甲设计,让月狼机甲大队变成了一把凶猛的开山斧,狠狠地向着铁七师的包围圈上劈了下去!

    无数声沉闷的金属撞击声,在山谷里响起,弹火齐鸣,炮声震天,帝国机甲如无数道黑影,纵横于铁七师前沿阵地之中,凶猛无俦,犀利无比,瞬间连续突进了七百米的距离!

    在这样的机甲铁流面前,率缓慢的战车和武装步兵,根本反应不过来,突进的过程中,月狼机甲大队将度上的优势展现到了极致!

    “找到他们的m2,严密监控反机甲地雷阵启动波段!

    中队长操控的月狼机甲狠狠地扫射出一片弹雨,将百米外的联邦士兵击成血泊一片,此时他的心中有无数团火,他一心只想着替后方的大队拖住联邦的这个师,然而并没有放弃心中的警惕。

    ……

    ……

    铁七师师部,西门瑾表情凝重地看着不时上升的伤亡数字,终于忍不住看了师长一眼。

    杜少卿戴着墨镜,沉默地坐在一块大石上,看着下方惨烈的战场,看着那些帝国机甲凶猛却依然谨慎地突入伏击圈,知道对方的后补指挥官并没有陷入真正的疯狂,开口说道:“再等一等。”

    西门瑾心头一紧,要知道每多等一秒,便有更多的同袍死去。

    “我师现在需要的是时间,必须一击成功,不能让这堆机甲拖到后面那一万多人过来。”杜少卿墨镜下的双眼缓缓闭住,说道:“只论胜负,不计生死……”

    “这,就是战争”……

    (请君杀我。

    这章改了又改,还是不怎么满意。写的时候,一直在家里对领导狂嚎想死……昨的第三章倒是写的很嗨,有精神,却只是暂时的事情。

    很抱歉,很忙很累,今天只有一章,一月份,我大概也只能保证每天一章,能有多的时间和精力时,我会多写,但请大家不要等每天的第二章,因为我无法保证数量,我还很担心不能保证质量。

    这月间客应该是有封推,偏生却是最忙的一个月,想着上次封推也是如此,很是头痛,如果是上月底封推该有多好?

    我本是那伟大勤奋的人儿,奈何却被充实却繁杂的无数琐事折腾回了一个废柴。

    或许,这……就是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