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正文 第四十一章 正义感为什么不能泛滥?

    ……

    ……

    因为第四军区特种机甲小组的全体受伤,此时古钟号上负责搜寻工作的军人,全部来自西林军校。这些年纪在二十岁以下的年轻士官们,本身就是天子骄子,每个人都拥有极为优良的能力和成绩考评,这才能够被安排访问东林大区。如今的他们,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实力进入第四军区的精锐特种兵大队,而他们的将来,则注定要在联邦与帝国的边境线上沐浴战火,不断晋升,身周的环境以及成长历程,让他们的骨子里都带着一股骄傲。然而这些天里,小姐的下落一直寻找不到,严重的挫败感让他们的情绪无比低沉,骄傲也变成了烦燥。

    在这些西林军校士官中,周瑾是公认的领袖,因为他的个人实力最强,领导能力最强,包括此时此刻,突袭救人的计划也是他一手安排。

    周瑾今年二十岁,长相俊朗,年轻的面容上带着浓郁的军人色彩,他看着自己枪口下的那个年轻人,眉头微皱。对方应该不是什么专业人士,不然不可能没察觉到自己这些人突袭的动静,但是为什么这个人会在这么多枪口下依然保持的如此冷静?就是这个年轻人绑架了小姐,并且在自己的搜寻下,硬生生藏了这么多天?周瑾的心里闪过一丝疑虑,手底下的动作却没有丝毫迟疑,直接去抢对方怀里的小姐。

    ……

    ……

    啪的一声脆响,周瑾心头一沉,现手腕上一阵生痛,手也抓了一个空,眉头再皱,暗想这个人的擒拿技好奇怪,竟是看不出来对方是怎么伸的手。

    许乐坐在床边,小臂一抬,直接挡住了这名军人伸过来的手,右手一环将小西瓜挡在了背后,警惕地注视着对方,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许乐的平静,让周瑾感到了惊讶,因为不是谁在这么多枪口的瞄准下依然可以保持镇定。那是因为这名军校士官生并不清楚,就在一个多月前,许乐已经经历过这样的场景,而且为了保护他身边的小女孩儿,他必须保持镇定。他的一只手将小西瓜环在身后,护的严严实实的,手指夹着雪白毛巾的一角,让毛巾依然搭在小西瓜的头上,免得让她看到这些冰冷的枪口而害怕。

    许乐提出了问题,却没有人回答这个问题。因为在这一群骄傲的士官生眼中,这个年轻人是绑架小姐的罪犯,是让自己这些人无比痛恨的对象,有谁会跟一个罪犯聊天?更何况小姐还在他的手上。

    一个身材粗壮的士官猛地冲上前来,狠狠一肘打在了许乐的脖颈处,为了小姐的安全起见,他们当然不敢在这么狭小的空间里胡乱开枪,第一时间要将这个罪犯击昏或者击倒,才是最安全的选择。看着这一记强劲有力的肘尖直接击中了目标的脖子,西林军校的士官们同时在心里松了一口气,就算是一向谨慎的周瑾表情也略放松了些,枪口微垂,往前踏了一步,准备在罪犯倒地之前,将小姐与他隔绝开来。

    在这些西林骄子的眼中,任何人的后脑生生挨了王猛一记肘击,都只可能有昏厥倒地的下场。然而令他们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周瑾的手再次抓空,那个年轻的罪犯也没有倒下,反而是身子一缩,护着依然蒙着白色毛巾的小女孩儿,退到了房间的最角落处,窗子的旁边。

    周瑾眼瞳一缩。

    许乐警惕地放下了立在颈部侧方的手掌,手掌的边缘微微红,先前那一刻,面对着呼啸而至的肘尖,他下意识里按照大叔教的那**作动了起来,身体自然地反应,让他的手掌比对方更快地进入到了区域,穿过腋下的手掌很巧妙地卸下了那股巨力。

    可是此时场间的局势没有丝毫变化,在这么多枪口的瞄准下,许乐根本不敢有任何异动,也不敢试着突围,他只是小心翼翼地将小西瓜护在身后,感觉这件事情有些蹊跷,试图解释一些什么。如果对方真的是小西瓜所说的那些坏人,那该怎么办,则是需要接下来再考虑的事情。

    只是已经陷入燥狂状态的西林军校士官生没有给许乐任何辩解的机会,在最短的时间内确认了许乐的身上没有携带武器,伴随着周瑾阴沉愤怒的声音,四名军校生同时扑了过去。

    ……

    ……

    在枪械的压制下,许乐被击倒在地,他先前那刻听清楚了那名似乎是领头的军人的话语,不敢冒险。无数个拳头同时落在了他的身体上,巨大的痛楚,让他的身体缩了起来。蒙着白色毛巾的小西瓜,也在第一时间内,被那些军校生抢了过来,与他拉远了距离。

    就在这个时候,房间的外面传来一个冰冷的声音:“先打了再审,打到他妈妈都认不出来。”

    胖子船长一脸阴沉地走了进来,看到被军校生们安全保护着的小女孩身影,才略微松了一口气,紧张地来到了小女孩儿的身边,确认对方有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不要打哥哥!”小西瓜的声音透过白毛巾尖声叫了起来,清脆的童音因为愤怒而显得格外刺耳,她一下子掀起了头上的雪白毛巾,愤怒地瞪着那些将许乐压制在地板上的军人。

    房间里一下子安静了起来,雪白的布巾在空中翻起,露出那张小女生稚嫩的面容,还有那一甩一甩的黑色丝。

    “小姐……啊!”胖子船长将小女孩儿抱了起来,准备带她离开这个地方,免得稍后的刑讯逼供污染了小女生干净的眼眸。他哪里料到,小西瓜被他抱进怀里后,忽然间挣扎了起来,尖声叫着,两只手到处乱抓,就像一头小老虎一样暴烈,刨的胖子脸上血痕丝丝,惊叫出声。

    “放开哥哥!”

    ……

    ……

    “姓名。”

    微微迟疑之后,坐在床边的许乐擦去了唇角的血渍,回答道:“许乐。”

    “籍贯?”

    “工作?”

    “居然还是个退伍的军人。”胖子船长抬起手腕,等待着信息确认的内容,抬起头来,阴厉地看着许乐说道:“依照联邦太空器管理条例,在这艘太空飞船上,我有权力行使限度内执法权,我将以绑架幼童罪逮捕你。”

    绑架幼童罪是联邦里的重罪,可判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直至死刑。许乐舔了舔嘴唇上的裂口,抬起头来盯着这名自称船长的胖子,看着他脸上的血丝,嘲笑说道:“我要看你的工作证,我还要看小西瓜……钟烟花父母的管理委托书。我是一名退伍军人,我没有任何执法权,但我有理由怀疑你试图绑架一名女童,除非你杀了我,不然下船之后,我会向警察局举报。”

    船长像看着怪物一样地看着许乐,沉默半晌后,忽然笑了:“你在说笑话?”

    “我没有说笑话。如果你拿不出来她家人的管理委托书,我就有怀疑你的权利。”许乐现舌头上有些甜,这才现刚才那些军人们下手多么的黑。

    “可以,这些我都可以给你,但你怎么解释你这么多天的行为?就算你是无意之中碰到了小姐,可是难道你不清楚,这种事情应该交给工作人员处理,而不是你自己把她藏起来?”

    胖子船长的十指交插,缓缓地说道。其实他的心里在放松之余,也觉得这件事情实在是太荒唐了。先前小西瓜的拼命反抗之后,场间的人们终于大致明白了小姐失踪之后,究竟生了什么事情。西林方面的人自然也就明白了,那个被他们一开始视为**方面间谍,或者是绑架儿童罪犯的年轻人,其实只是一个受了无妄之灾的可怜人。

    基于某种不可告人的原因,船长并不打算就这样放过许乐,他依然冷冰冰地看着年轻人,向他不停地施加着压力。然而许乐似乎感觉不到这种压力,平静地说道:“小姑娘说家里有坏人,要把她拐离家乡,让她再也见不到她的父母。”

    这个时候管理委托书终于从遥远的西林传真到了古钟号上,同时飞船对于许乐颈后芯片的身份确认也已经结束。船长将两张纸递给了许乐,嘲讽说道:“你年纪不小了,怎么还会幼稚到相信一个逃家小女生的话?”

    许乐翻了几页,联想起来这段日子里小西瓜所表现出来的疑点,知道胖子船长说的话并不假。小西瓜的家人确实是想送她去都星圈上学,而小西瓜或许是误会了什么。只是听到船长嘲讽的话语后,许乐头也不抬,直接说道:“为什么不能相信她的话?我从来都愿意相信人,帮助他,哪怕她只有六岁。”

    “原来是一个正义感泛滥的愣头青。”船长微微一愣,站起身来嘲笑说道。

    许头抬起头来,盯着他的脸,认真说道:“正义感这种东西,难道不是越多越好?就算泛滥,难道不是件好事?”

    船长语塞,认真地看着许乐那张诚恳老实的脸,似乎是想分辩出这样的人,在这个世界上是不是还真的存在。

    船长离开后,房间里再次安静了起来,被软禁在房间里的许乐看着自己额头上的枪管,对那几名年轻的军人说道:“能不能把枪收起来?我不是罪犯,而且我最讨厌被人用枪指着头。”

    士官们的脸上闪过一丝鄙夷,他们这些人本来就想给他吃些苦头,这时候听到许乐的话,更是用力地拿冰冷的枪管戮了戮他的太阳**,戮的许乐一阵生痛,让他忍不住抬起来看看了对方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