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一百零三章 铁

    集阵平射矩炮群,喷涌出艳丽的光芒,每秒钟内有:弹,呼啸着划破天空,向着帝国铁流轰整个大地都在颤动,如此密集的弹药施放量,在这片宇宙中大概已经有十年没有出现过了,今夜在行星腹部骤然盛放,令人无比战栗难安。

    冲在前列的重型装甲车被连续命中十几炮,轰然一声爆炸开来。

    避在战车后方的帝国机甲,就像是鬼魅般壮烈扑前,然而四面八方的空气里充斥着如暴雨般的高旋转破甲弹片,机动性能强悍的夜狼机甲,在这样的恐怖防御火力群前,根本无法展现自己的机动性能,只不过是多支撑了三秒钟,便被击溃成一滩废铁。

    迸!迸!迸!迸!在紧接而至的后续轰击中,夜狼机甲被击的火花四溅,肢离破碎。

    空旷的丘原间满是尖锐的恐怖利啸,联邦的防御阵地火力全开,夜空中满是火光与烟尘,遮蔽了天与地,渐渐落在帝国破损的战车与军人的尸体之上,然而不得安逸便被更猛烈的轰击爆炸震了起来。

    然而峭烟之中,表帝国皇族的黑色木槿花旗一直飘摇,虽然旗帜已经被薰染的有些陈旧,却依旧卷着风,迎着炮火,冷酷沉默地向前,向前。

    又是一波集团装甲攻击,队一步不停,一气不歇,根本无视不停化为烟尘的战车机甲,沉默地送别倒下的同袍乎疯狂一般联邦的第三道防御阵地冲杀过去!

    ……

    ……

    战场上的态,就像深墨大海里的白色滔天巨浪,在狂风的夜里,不停地拍打着海岸线的礁石,看上去礁石无比坚固,然而巨浪却根本没有后退之意,不顾自己的粉身碎骨浪紧随前浪,誓要将那些黑色的礁石拍打成痛苦的粉末。

    5460行星腹地环形带上。像样地场景一共有十几处。帝国远征军枫林大队十七个装甲团。就像是十七只扛着黑矛地魔鬼暴地试图刺穿联邦最厚实地这道防御线。

    大尺度地行星表面战争中。十七个装甲团看似相隔千里而战实际上隐隐间却各有联系。帝队地主攻方向。就在看似疯狂无理地攻击中。悄无声息地向着两个方向靠拢。十七只黑色地长矛。快要变成两只无法抵挡地巨箭。

    刚稳定阵脚地联邦防线这一波攻击面前顿时变得摇晃欲崩。天上地机群损伤虽然不多不得不一波又一波地起飞降落。补充能量弹药。地面上地永久工事里经有百分之二十三地主炮因为使用过度。而宣告报废连耗资巨大地密集阵矩炮平射群。也因为要不停抵挡帝国铁流。溢值太过严重。快要进入能量不稳阶段。甚至已经有几处阵地地密集阵开始报警……

    联地军官们愤怒而不可思议地看着光屏上不要命地帝国铁流。震惊之余。更是无穷惑。为什么帝方会如此不惜代价地进攻。在联邦立体防御系统地打击下。他们每进一步。便要付出无比惨烈地代价……

    可他们依然在进攻!不停进攻!

    这种疯狂地进攻。必然会带来严重地战损。虽然联邦中央电脑还没有做出帝力战损地评估报告。但仅凭目测。前线指挥官就确认。在先前那幕恐怖地连续进攻中。帝国枫林联队至少有六分之一地战力。就这样在瞬间失去。

    以联邦强大的深境防御体系,和先进的火力布置,按照枫林联队如今的减员度,就算让他们一路逆天打到指挥部基地下,他们又还能活下来几个人?

    ……

    ……

    帝国枫林联队的目标,就是联邦行星战区指挥部。

    高呼着陛下万岁,向着死亡冷漠冲刺,最终不停倒下,葬身在这片远离故土不知多少光年的遥远异乡。帝国的军人不会将愚蠢当成壮烈,但为了完成陛下的任务,为了实践司令部的战略企图,从最基层的班到那些穿行于战场间,令无数人瞩目的重型月狼机甲,没有任何人退一步,甚至是……多想一秒钟。

    如果说联邦军方花了很多年建成的四层立体防御体系,就像是一张南半球从黑色的草原到辽阔的天空,无所不包容的巨大钢铁幕布……那帝国枫林联队疯狂而不计代价的集群攻击,此时就像是两个拳头,无坚不摧的炮火巨拳!

    看原野间的炮火密度和帝国铁流冲锋展露的坚狠决心,毫无问,北半球基地里的安布里老将军,宁肯让这两个拳头全部毁掉,也要将这块铁幕撕开一道口子!

    全面进攻的枫林联队已经收指为拳,十七个装甲团,变成了挟着巨力的合金拳,狠狠地砸向联邦的防御阵地,要将对方砸穿,然而砸向对方的要害!

    十个整编装甲团是帝国枫林联队的右拳,他们尖锐而狂放地砸向了行星夜区东北方向的联邦指挥部,剩下的七个团则是

    攻去,合围向击,狠狠一拳砸向南半球最重要的军需

    对于联邦军队来说,无论是指挥部,还是军需基地,都是他们必须守住的绝对重地,指挥部是军队的大脑,而军需基地则是联邦军队的心脏,源源不断地提供着养料。

    不论联邦军方最初的设计如何,不论纳尔逊中将能不能看穿帝国那位老将军的军事计划,面对着这两枚粗暴不讲理,已然血迹斑斑,却依旧抰着恐怖威力的拳头,联邦都必须马上调整防御战略,将对方源源不断的攻击挡住。

    联邦的战士们踩着同伴的死尸,瞪着无数双腥红的双眼,大声地喊叫着终于没有让帝国人瞬间突破。

    南半球的铁幕联邦军队的艰苦抵抗下,勉强地支撑住了。然而在近赤道部位,这张铁幕已经开始扭曲变形,露出了最薄弱的地带。

    便在此时,枫林队那支最后压上战场的整编全机械自动化大队,则是冲着铁幕变形之处,狠狠地扑了上去。

    负责正面惨烈强攻的十个装甲师已经鲜血横流的拳头,这支人数多达三万人的整编帝国大队,则是一张狼嘴,此时已经露出了狰狞白锋的狼牙狠地去咬上一口。

    狼牙所向,正安丘空港与洛丘空港之间那片平缓的山区。

    ……

    ……

    安布里老将军捧着茶脸平静地看着电子地图上的军情回报,确认狼牙大队已经进入指定区域,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微显疲惫的脸上泛起一丝带着血腥味道的鲜红。

    做的事情都已经做了,剩下的……就交给命运吧。老将军微佝着身子,挥手拒绝了勤务军官的跟随默地走出指挥大厅,乘坐电梯到环形基地的最高处,迎着北半球凄冷的风着森林那头南半球的微光。

    方的联邦人肯定想不到自己会这样疯狂,你们想钓鱼却要将你们的鱼竿折断。

    安里老将军沉默地想着,但他更清楚,在西林……在这片联邦的土地上,就算今夜能够取得一些胜果,帝国本土一天无法突破晚蝎星云和加里走廊,远征军最后的归途便只能是死亡。

    几个月前联邦开始增兵起,老将军就猜到了联邦军方,或说那位联邦军神准备做些什么,联邦人准备掀起战争,先自然是要清除掉自己这些远道而来的不受欢迎的客人。

    远征军的末路终将到来,之所以能够支撑了几十年,只不过是因为那位帝国最铭心刻骨的仇敌,一直将远征军留着。关于这一点,安布里老将军甚至比联邦国防部还要更清楚一些。

    远离故土十数载,没路将至,偏于此时收到陛下的乱命,那便借势疯狂一把吧,至少要让联邦人付出极惨重的代价才是。

    是的,今夜帝国枫林联队的凶猛攻势,只能用疯狂才能形容,虽然宇宙间帝人的悍勇无人不知,但今天晚上的战争如此惨烈,依然大大出乎联邦军方的预料,如果说南半球是个局,那么帝国远征军则是用最疯狂的方法,最血腥的方式,强行将这个局变成了一个乱局。

    联邦军方早有筹划,却依然在开战之初遭受到无比沉重的打击,正是因为他们根本无法掌握这支联队最高指挥官……甚至是这一支孤守异乡的远征军共有的沧桑厉狠心境。

    陛下有乱命,远征军便狂乱一战,疯狂恐怖地让南半球的联邦军队竟是如遭雷击,东走西顾,心生黯淡之意。

    安布里苍老的面容上泛起一丝宽慰的笑容,松开手指,任由陪伴他很多年的茶杯坠下高高的基地墙头。

    黑夜里听不到破碎的声音,他仍侧耳去听,似乎只听到南半球那些年轻人死亡时的凄厉喊声。

    “如坚玉肯碎,却再不愿躲在冰川里。”老将军望着南方轻声喃喃道:“我无法带着你们活着回到家乡,那就带着你们的灵魂和联邦人的失败一起回去。”

    ……

    ……

    全域高战机低空掠过,密集的机炮弹痕,让原野上被犁出一道深刻见碎石的恐怖痕迹。

    黑色的mx就像是黑夜里的野兽,以极高的度快穿行于烟尘之间,低空中那七架战机射的导弹,根本无法击中机甲怪异颤抖的机体,然而却有效地延缓了它的脚步。

    一个漂亮至极的左转趋避动作,黑色机甲避开一枚导弹,在原野上带着串串残影,向着前方的一处山脉高奔驰。

    ……

    ……

    (上数写错了,很无言。这章写了四个多小时才憋出来,我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脑子里面好像塞满了稻草……好在这章修过,质量马虎能过去了,希望明天的质量能好些。)